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大神你人設崩了 線上看-582鬼醫傳人

大神你人設崩了
小說推薦大神你人設崩了大神你人设崩了
联邦跟国内不一样。
在联邦看医生很麻烦,光是排队都可能要排上半个月。
所以大部分势力都有自己养的医生跟私人医院。
而苏家他们暂时还没有设立这种私人医院。
所以在马岑临时出了状态,这些人第一时间就联系了风未筝。
没人想到孟拂也会医术。
苏娴看到风未筝一来就要拔马岑身上的金针,立马伸手阻止,“风小姐,你在干嘛?”
被苏娴拦住,风未筝面色更不好了,她侧身看着苏娴,再度问了一遍,语气不是很好,似乎在憋着怒火:“这是谁扎的针?”
“是孟小姐,她针灸完之后,太太情况好了很多,”看风未筝有些生气,二长老立马站出来为孟拂说话,“她去给太太抓药了,这针有什么问题吗?”
二长老是不知道孟拂会医术的,孟拂在跟马岑扎针的时候,他也害怕,本来想阻止,但苏娴没阻止,他也没动手。。
意外的是,孟拂扎完了针,马岑身体状态立马就好了很多。
这速度比当初风未筝还要快,所以他也相信了苏娴的话,孟拂确实很厉害,现在在跟风未筝解释。
“大小姐,孟小姐?什么孟小姐?”风长老是跟风未筝一起来的,他知道马岑的病一直由风未筝照看,马岑一旦有事风未筝这边也逃不掉的,所以跟着一起来了,此时也觉得愤怒,“苏夫人要是出了事,你们谁能担得起?”
“可我妈已经没事了,”苏娴跟苏家这些人都特别信任孟拂,尤其苏娴,她顿了一下,试图让风未筝冷静下来,“阿拂不是那种乱来的人,她给苏地治过病,医术很好……”
苏娴还想说什么。
这时候,孟拂跟苏玄回来了。
两人都能感受到客厅里剑拔弩张的气氛。
苏玄手上拿着药,扫了客厅里的人一眼,在看到风家人之,大概就了解为什么会有这种状态了,他微微顿了一下,把手里的药交给二长老,“你去煎一下药。”
“你拿的是什么药?”风未筝直接看过来。
“这是孟小姐开的药。”苏玄礼貌的回答风未筝。
二长老接过药,看着风未筝,又看看孟拂,陷入危难。
“去煎药,”苏娴自然是相信孟拂的,她让二长老去煎药,然后向风未筝道,“你应该不知道,阿拂是封老师的学生,跟你一样医药双修,她……”
“封老师的学生?”风未筝没有说话,她身边的长老挑眉,昨晚马岑的反应他就不满意了,今天苏娴的这番话更让他的怒气积攒到极点:“封老师的学生我倒认识两个,一个段衍,一个梁思,孟小姐我还真没听说过,她今年多大啊?学了几年调香,给几个人针灸过?拿过国内的什么奖吗?”
一个不知道什么地方出来的学生,苏娴竟然拿她跟风未筝相提并论。
风长老语气里有鄙薄的意思。
孟拂很多奖项都是直接给了段衍还有梁思,连封治的名额原本都是孟拂的。
段衍跟梁思都拿出了自己的招牌香料,在香协很火。
香料质量超过了大部分老师,所以两人的名气很大。
孟拂从来没有公开过自己制作的香料,也没有打出来过牌子,所以这些人并不知道。
“你……”苏娴拧了下眉。
但却说不出社么反驳的话。
全场其他人也不敢说话,一个个都看看孟拂又看看风未筝,这两人如今没一个好惹的,一个是香协的人,一个是器协的,神仙打架,除了苏娴其他人谁敢插手?
“你没什么要说的吗?”风未筝转身,将目光放到孟拂身上,也是第一次正眼看孟拂。
孟拂见二长老去煎药了,才收回目光,见风未筝似乎在跟自己说话,她不紧不慢的偏过头,“事情紧急,我着急想要救阿姨,抱歉。”
不过马岑也不算是风未筝的专属病人。
而且苏娴也拜托过自己照顾一下马岑,刚刚孟拂要不出手,马岑会有危险。
听着孟拂风轻云淡的回答,风未筝有些不耐烦了,眸子里也多了一分没怎么隐藏的厌恶,“所以,你就不打算向他们解释一下你用的什么针吗?”
“金针啊。”孟拂看了马岑身上的针一眼。
听到孟拂的回答,还有脸上看起来很无辜的表情,风未筝脸上的不耐更重了。
“这针有什么问题?”苏娴开口。
“有什么问题?”风未筝冷笑一声,她指着马岑身上的金针,冷笑道,“用金针给岑姨治病?施针的人究竟是什么门外汉?”
针灸一般临床用的都是钢针跟银针,银针比较多,因为银有公认的抗菌效果,用银针针灸也具有抗炎抑制细菌的效果。
使用金针的凤毛麟角。
临床使用银针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这是其他种类的针无法代替的。
学过针灸的人大多数都是知道这些的,风未筝以为自己问出来,孟拂会主动回答,可没想到孟拂就跟没事人一样。
她想装作没发生,但风未筝不想再看着她装了,也没陪她装下去,说的毫不留情,“你学过中医是吧?那你会不知道第一课就是选针的问题?”
事实上,风未筝说的这句话没错。
临床用的针大部分都是银针。
孟拂也知道这一点,她手上有两种针,金针跟银针,金针救人,银针……虽然是金针,但孟拂的金针跟其他人的不一样,是特质的。
效果绝对比风未筝手上的银针好。
“放心,我的金针比你的银针好用。”孟拂并不在意风未筝的咄咄逼人。
而孟拂身边,苏娴一看就是特别信任孟拂的样子。
风未筝只觉得孟拂在狡辩,她看着马岑,再看看客厅的其他人,觉得孟拂打死都不承认这件事,而苏娴也疯了一样都这么信任她。
风未筝觉得自己也没什么可说的了,她闭了闭眼,“行,你们这么信任她,那这件事你们自己解决吧,以后要是出了什么事,就都别找我了。”
她转身离开,二长老一听风未筝的话,连忙追出去,“风小姐!”
“二长老,”风长老拦住了二长老,似笑非笑的,“我们小姐要去给景队看病了,没时间跟你说话,还请原谅。”
二长老自然不知道“景队”是什么人,他昨天听过一次,这次又听到,所以愣了一下。
风长老淡淡看了二长老一眼,“看来二长老还不知道联邦姓什么呢?景队催的比较急,我们就先走了。”
风长老跟上了风未筝。
车上,风长老讽刺的一笑,“小姐,您不用生气,京城那些人不识货,免的失了身份。”
联邦现在香协那边的人哪个不知道风未筝针灸了得?都被特招进S1了。
也就苏家那些人跟鬼迷了心窍一样。
王爷,一文钱买你
“我自然不会跟他们生气。”风未筝闭了闭眼,淡淡开口,并不太在意的。
**
这边。
风未筝走后,大厅里的人大部分都低下头,不敢看孟拂他们几个。
孟拂不太在意,她看着马岑的状态,将针取下来,然后看向苏娴:“谢谢。”
这是感谢苏娴对她的维护。
創造 遊戲 世界
“我相信你的医术,风未筝的话你不用在意,她被京城那些人捧的太高了。”苏娴不知道孟拂医术怎样,但她相信苏地跟罗老,她看着孟拂取下马岑头上的针,顿了顿,又道:“不过……你有几针跟风未筝扎的位置差不多,这是香协的针法吗?”
Hello,恶魔校草!
“差不多?”这是孟拂第一次听到这句话,她的针法按道理来说这个时代是没人知道的。
天帝诀
“嗯,”苏娴点点头,风未筝给马岑施针的时候,她有看过几次,“风未筝的医术确实很好,罗老也夸奖过,你以前不在京城,不知道,当初道上有传言她是鬼医唯一的传人。”
再见了 我的纯真
孟拂:“……她???”
鬼医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