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 逢春 ptt-第322章 原形讀書

逢春
小說推薦逢春逢春
陆玄迅疾出手,捏住鸨儿手腕。
“公子?”鸨儿吃了一惊。
陆玄把帕子从鸨儿手中抽出,拎起来打量。
“公子您要干什么?”
陆玄挑眉笑:“我瞧着妈妈这方帕子有些意思。”
话音落,明显可见鸨母变了脸色。
陆玄预感猜测十之八九成真,扬声喊:“贺兄。”
听到动静的贺北走了进来:“陆兄叫我?”
毒步天下:特工神医小兽妃
陆玄把帕子提到贺北面前。
贺北眼神有些古怪。
陆玄拿这么一条花里胡哨的帕子给他干什么?
“贺兄让人捉只耗子试一试,看这帕子有没有毒。”
贺北面色微变,不由看了鸨母一眼,再看向陆玄。
陆玄微微点头。
贺北很快吩咐属下去捉老鼠。
牢房里别的不多,老鼠不少,不多时就有一名锦麟卫提着个肥老鼠进来,把那方帕子浸入盛着水的碗中一会儿,再按着老鼠喝水。
老鼠吱吱挣扎了片刻,很快躺在地上不动了。
陆玄与贺北对视一眼。
贺北沉声问:“这是怎么回事儿?”
陆玄指了指鸨母:“这就要问她了,她刚刚拿出这条帕子想要擦眼泪。”
特工皇妃1-1765
贺北上前一步,面寒如霜:“你能不能说说,随身带着藏了剧毒的手帕干什么?”
“奴家……奴家不知道……”鸨儿神色惊恐,“好好的帕子上怎么会有毒呢?一定是有人要害奴家!”
贺北一声冷笑:“不要把别人都当傻子,尤其这里是锦麟卫!”
“可奴家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啊——”
“那我来告诉你。”陆玄打断了鸨儿的狡辩。
贺北与鸨儿俱都看向他。
陆玄淡淡道:“刚刚你听我说锦麟卫若是用重刑便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害怕承受不住刑罚之苦,于是拿出藏了毒的帕子准备自尽——”
“奴家没有,奴家这么怕死,怎么会自尽呢!”
“别装了,你说什么都不可能糊弄过去。”陆玄盯着鸨儿的眼睛,一字字道,“因为杜蕊做了和你一样的事。”
鸨儿神色大变。
贺北亦吃了一惊:“陆兄,你说杜蕊?”
到了这时,陆玄不准备再隐瞒。
“因为英姑,我也一直在寻找杜蕊,运气不错让我找到了。逼问英姑下落时,杜蕊拿出一方帕子擦眼泪,随后便中毒身亡。”陆玄看着鸨儿,“我对你说杜蕊受不住重刑而死,不过是哄你的。你没想到杜蕊是服毒自尽的,竟与她用了一样的招数,现在就算百般狡辩也无用了。”
鸨儿动了动嘴,吐不出一个字来。
“这么说,她与杜蕊都和北齐有关?”贺北紧盯着鸨儿,神情凝重。
陆玄笑笑:“不止她们两个。”
贺北一时没反应过来,等陆玄说下去。
陆玄指了指鸨儿:“既然确定她与齐人有关,那她收留的梅花庵庵主呢?”
贺北一怔,变了神色。
“说,英姑到底在什么地方!”贺北逼近鸨儿,冷冷问。
鸨儿紧紧抿唇,不吭声。
贺北伸手捏住她下巴:“不说?”
鸨儿因为疼痛,面容有些扭曲,却一言不发。
“还真是嘴硬,来人——”
“等等。”陆玄出声阻止。
贺北冷笑:“陆兄不要心软,对付这种人就不能留情。他们和寻常人不同,骨头硬着呢。”
想想被个鸨儿蒙骗,贺北就窝火。
“不是,我在想一件事。”陆玄盯着鸨儿,若有所思。
“陆兄想什么?”
陆玄上前一步拉近了与鸨儿的距离,视线一直不离她的脸:“我在想,英姑哪去了呢。”
说到这,他突然伸出手,揪住了鸨母的头发。
鸨儿惨叫一声。
贺北眼睛都瞪圆了。
这种揪女人头发的行为,由熟悉的朋友做,冲击力太强了!
“贺兄,麻烦不让她挣扎。”陆玄说着撕破鸨儿衣袖,把破布塞入她口中。
贺北下意识照做。
陆玄一只手提着鸨母的头发,另一只手则落在她发际线处,一点点划过。
“陆兄——”贺北隐约有了猜测。
“让人端水来。”
贺北立刻吩咐下去。
鸨儿听了这话挣扎得更厉害了,好在陆玄与贺北都是习武之人,能够制得住。
陆玄用软巾浸了水一点点在鸨母发际线处擦拭,鸨母嘴巴被堵住,从喉咙中发出绝望的呜咽。
不知过了多久,陆玄把软巾一丢,双手落在鸨母额头处,小心翼翼揭下一层皮来。
看到露出真容的鸨母,贺北倒吸一口冷气:“人皮面具?”
陆玄盯着鸨母的脸,生出石头落地的感觉。
任谁来看,都能看出这张脸与冯锦西的神似之处。
啪啪啪,牢室中响起清脆的掌声。
“真是好心思。”陆玄盯着鸨母问,“不知是叫你妈妈,还是英姑呢?”
若不是他一直派人盯着红杏阁,清楚那段时间除了被衙役带走的鸨母并无其他人离开,谁能想到红杏阁的妈妈就是英姑呢。
江南第一媳 乡村原野
一小撮世界 雪帝峰
不得不说,选择鸨母这个身份来掩护太聪明了,如果不是早有安排,就算鸨母受刑死了,也永远不会有人知道她就是英姑。
再想想几次去红杏阁,鸨儿天衣无缝的接待,陆玄不得不感慨:论演戏,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恢复了真容,英姑神色看起来格外冷硬。
“说说吧,你来大魏的目的。”陆玄伸手取出塞着英姑嘴巴的布,冷冷问。
英姑看了看他,忽然笑了:“来寻亲。”
陆玄面无表情听着。
英姑看起来并不慌乱,甚至还抬手理了理乱发:“我是礼部尚书府冯三老爷的姨母,公子不怕皇上知道了,杀冯尚书全家吗?”
陆玄与贺北对视一眼,笑了:“你是齐人,也不怪不了解大魏的锦麟卫。你该不会以为我们站在这里审问你关于英姑的事,皇上却不知道吧?”
英姑面上终于露出意外之色。
“陆兄,英姑还是交给我来审问吧,后面的事你不好再参与。”贺北提醒道。
陆玄想了想,没有坚持:“那就辛苦贺兄了。”
再后面或许涉及两国纷争,以他的身份确实不方便牵扯太深。
离开锦麟卫衙门,陆玄第一时间与冯橙见了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