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極夜玩家-076 生與死熱推

極夜玩家
小說推薦極夜玩家极夜玩家
灾厄之主化身成的终极灾厄越来越大,渐渐超过了兰斯洛的机械战甲形态。
兰斯洛深吸一口气,远方的星辰随之颤抖,精华无数,纷纷坠落,都是他吞吐出的至高气息,白茫茫一片,化为山河流动,从机械神国里伸出数条机械手臂,贯穿了地面灾厄神国的无数恐怖灾厄。
铿锵。
一把精致而华丽的机械符文重剑凝聚在兰斯洛手中,他连续挥动出两道剑芒,散发不朽的光辉,与天地同高,和星空同宽。
一阵又一阵狂猛的冲击波俯冲而下,将大地山脉河流俱皆摧毁,仿佛要将这片大陆都解体似的。
校園 美女
星海不断翻涌,下面刚苏醒站起的支配者有些甚至没能反应过来,就被呼啸而至的剑芒一分为二,浑身血肉消散,坠落成血雨,成为其它灾厄的养分。
人类和灾厄的战斗历经数百年,人类还曾一度被灾厄支配,差点毁灭,如今最后一战到来,将为这场蔓延数百年的战争画上一个句点。
如今人类玩家们也不再排斥机械战士,异种族战士以及那些从星海敌人演化而来的拟人化灾厄,他们现在是统一战线,是战友,是盟友,生死与共,休戚相关。
灾厄浪潮一波接着一波,被灾厄神国强化之后,这些敌人来势汹汹,威力骇人,远比当初轰塌灾厄长城的异种大军要可怕。
不少见多识广,参加过各种战役的守夜人也不觉身体微寒,只能拼尽全力去抵挡,然后寄希望于星空尽头的那场战斗能像之前一样获胜。
另一处战场,童话神国的亡者制定着游戏规则,不断蚕食着一个又一个机械都市,白莉莉的纯白神国也无法挣脱这种奇怪的法则。
她和小红帽血战,穷尽想象力,突破天际,刹那间,下方的山河已然破碎,只剩下一道道残碎废墟。
而在非陆,宇宙巨兽之王萨利莫尔以一敌三,力抗住费钰景、纪宁和复制体鸣绪的联合攻击,那些由巨兽骸骨复苏成的宇宙巨兽庞大可怕,将非陆践踏,近七成的机械都市化为乌有,难以抵挡。
这处战场最为惨烈,本就因为纪家的没落和许多9级的撤离导致防御力低下,如今再遭受宇宙巨兽的侵扰,几乎成为废土。
天空中,复制体鸣绪手执三叉戟,看着战火燃烧的大地,长叹一口气。
“这样打下去,就算能赢,这片大陆也会被废弃,成为荒芜之地,再重建不知道得多少年。”
一旁的费钰景黑发随风舞动,以共食者姿态晋升的她前无古人,气息浓厚,完全不弱于李想和鸣绪,她也是三人中最强的一个,抵挡了来自萨利莫尔的绝大部分压力。
出手
黑王纪宁一身血污,从血祭家族到后面的幡然醒悟,在小世界的一段历程,到如今念头通达,他自认为即将达到自身极限,虽然距离10级巅峰还有不小距离,也许此生无望,但是他已经满足。
扭头看年纪比自己小了那么多的费钰景,她经历了那么多,天赋卓绝,最后置之死地而后生,硬是摆脱了白莉莉的阴影,成长到如今,让他十分佩服。
“如果实在不敌,你们两个第一时间破开虚空隧道离开,我会全力拖住祂,只要李想他们赶来,不愁赢不了。”纪宁忽然低声传音给两人。
在他看来,复制体鸣绪和费钰景都和李想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后者更是影儿的母亲,等同于李想的妻子,他能以残破之躯换她们的命,很值。
费钰景身体微微一震,难以预料曾经不可一世的黑王会说出这番话来。
辛夷说他已经变了,和以前完全不同,起初费钰景还不相信,现在看,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呵,胜负还未可知呢。”她扬起头,一脸傲然地看向不远处展开完全形态的萨利莫尔。
不愧是宇宙巨兽之王,完全形态下,气势碾压他们三人联合。
萨利莫尔阴冷笑着,对于这些渺小的人类,祂一向视为蝼蚁,若不是有一个真仙太昊,此刻人类世界之主早就是祂了。
都怪这些家伙,让祂不仅丧失了自由,生命,还失去了宇宙霸主的地位。
“既然不死心,我就让你们看看我真正的形态。”萨利莫尔大笑,庞大的身躯再度变异,从背脊处钻出十二对羽翼,上面是金灿灿的羽毛,腹部轰射出一条条形状不一的触手,遍布着倒刺,每一根都有偌大的威能。
祂的形态还在进化,而气息则更进一步,似乎有突破10级巅峰的势头。
这让原本情绪还比较平和的费钰景大惊失色。
她能感受到萨利莫尔身上源源不断鼓动的力量,在超越她,并且继续膨胀,很快就来到了一个极点。
祂竟然还能变得更强!
轰隆!
一根触手悍然挥动,狠狠抽向复制体鸣绪。
后者来不及反应,只是勉力用三叉戟格挡,随后一阵爆响,身体直接被轰入一座巨大山脉中,再无声息。
这一击爆发出的威能相当于刚才萨利莫尔的全力一击,连费钰景都不敢硬接,而只有9级巅峰的复制体鸣绪被轰中,凶多吉少!
过了片刻,都没见到破碎山脉下传来动静,费钰景和纪宁同时神色剧变,意识到战局的顷刻转换。
纪宁第一时间轰开一条虚空隧道,以萨利莫尔现在展露出的实力,他们绝不是对手,强撑下去,两人都要死在这里。
“走!”
“现在想走,是不是太晚了点。”萨利莫尔狞笑,挥动触手,那个虚空隧道被时空扭曲,一下子就分崩离析了。
祂再度进化后,掌控了部分时空之力,等于有一层无形结界笼罩在他们身侧,难以突破。
走不了了。
费钰景深吸一口气,反而平静了许多。
她知道,这一战也许是她此生遇到的最艰难一战,也极有可能是最后一战。
“那就来吧。”她昂头,收敛心神。
纪宁深受感触,也放弃了送她离开的念头,全心投入到战斗中。
已经没有退路。
生,或者,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