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大叛賊 起點-第一千三十五章 向北向北讀書

大叛賊
小說推薦大叛賊大叛贼
朝鲜的大港要说哪里有名,自然非釜山莫属。
釜山在朝鲜半岛的东南角,在朝鲜高丽王朝时期就是有名的港口,而且釜山这个地名在朝鲜语中也代表着港口的意思。
当年万历年间,丰成秀吉妄图以朝鲜为跳板入侵大明,当时日本侵略军由本土至对马岛然后首先攻占的朝鲜港口城市就是釜山。占领釜山后,日本方面就以釜山为据点,展开了对朝鲜的攻掠。
假如不是当年万历皇帝出兵相救朝鲜,最终把日本人赶回本土的话,也许这朝鲜国早就不复存在了。
而现在,朝鲜的釜山已改名南港,名义上已属于大明所有,这是当初朝鲜派使臣至大明请罪时,朱怡成直接向朝鲜索取的。不过同济州牧不同,大明对于南港并没实施类似济州的统治,也未在南港驻扎战舰和大量军队,仅仅只是以驻朝鲜大臣的名义在南港设下官邸,再加上原来朝鲜的行政衙门,对此地进行管辖。
所以说,除了名字有改动外,此地一切依旧如常。
无良神仙混都市
明军自济州出,直接航向东北驶向南港,一日之间就逼近此地。
拳坛神
当大量的明军战舰出现在海面上时,南港的朝鲜人吓得是目瞪口呆,原本朝鲜兵备就不怎么样,朝鲜军队的无能疲软是出了名的,整个朝鲜也就是他们的水师稍能打些,那些陆军除了平时压制地方欺负一下朝鲜老百姓外,根本就没太强的战斗力。
何况如今朝鲜内乱严重,国主包括摄政的王世子已经失去了控制朝鲜局势的能力,老论和少论两派各自在打得不可开交,随着王城的大乱,朝鲜各地也乱成一团,各派势力相互攻击交战不休,哪里还有谁顾得上其他?
所以当明军战舰前来时,整个南港除了在港口的水师外,其余军队包括其在南港的官员根本做不出任何反应。就算是那些水师,当见到铺天盖地的大明战舰气势汹汹而来,哪里还敢有丝毫抵抗的心思,不是直接驾着船四散而逃,就是甚至索性把船往码头一靠,直接逃下船去不知踪影。
魔炼之手 魇桦
就这样,大明登陆海军几乎没有碰到丝毫抵抗,在隆隆的炮声中直接就靠上了港口,随后架起跳板,战兵一个接着一个从船上登上了朝鲜土地,当大明军队控制住港口的同时,那些朝鲜军队基本已经跑的连人影都没了。
“就这样简单?”跟随着朱一贵踏上朝鲜的土地,黄殿神色有些古怪。虽然知道朝鲜人不能打,可这也太容易了点吧?
之前和清军作战,大明就算占据上风那也不是说赢就能赢的,原本以为再怎么样朝鲜人具有港口之便,再加上港口这边还有着炮台这些设施,至少也会打几下给明军带来些麻烦才能放弃抵抗。
而现在,仅仅只是明军的战舰放了几炮,对方却什么反应都没人就跑光了,整个登陆作战从开始到结束完全就如同平日的靠港上岸那么容易。
“派一队人由码头向外搜索,其余部队迅速集结!”朱一贵同样有些意外,但作为统帅的他却依旧下达了战时命令,让自己已经上岸的部队立即由码头向内陆进行搜索,同时集结陆续登陆的部队。
“朱帅,张帅还在后面,是否……。”一个参军有些迟疑地说了一句。
朱一贵眼珠子一瞪:“怎么?老子的命令不作数?”
“这……卑职……卑职只是……。”那参军是张鲣派来的,原本是安排在朱一贵身边作为联络官。原本他只是想提醒一下朱一贵,此次作战的真正主帅是张鲣而已。可是在朱一贵的目光扫射下,那参军顿时觉得后背发凉,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解释才好。
“军情如火,兵贵神速,张帅那边本帅自会解释,贻误战机你知道是什么后果!”
“是是……卑职这就去……。”参军连声应道,急急跑去传令了,等参军离开,朱一贵左右看了看,对身边的黄殿和吴外道:“你们两个过去瞧瞧,让各部抓紧时间,接下来究竟是吃肉还是喝汤就看我们的了。”
“明白!”
一听朱一贵这话,黄殿和吴外哪里还不懂他的意思?顿时兴冲冲地带着几个人就去收拢登陆的部队了。
片刻后,朱一贵把先行登陆的四千余人部队临时编成了四个战斗单位,随后就亲自率军向北而进,根本不管还没登陆的另外四千部队甚至包括统帅张鲣和后勤辎重什么。
当张鲣得知这个消息时,朱一贵早就领着部队一路势如破竹,也不知道打到哪里去了。见到这个结果,张鲣先是被朱一贵这番操作惊的目瞪口呆,接着又无可奈何,只能让后续部队抓紧登陆,同时派出一支部队跟随朱一贵前进的方向尾随其后,以防止朱一贵孤军深入太甚,从而吃亏。
张鲣的担心其实没什么必要,自明军登陆开始,南港的朝鲜人全都一轰而散,甚至有不少朝鲜军将见明军大舰来袭马上就明白了出了什么事,虽然在平时这些家伙喝几两酒后就习惯自吹自擂,甚至还会骂上大明几句,以表示自己是朝鲜李氏王朝的忠臣。
可到真正面对大明军队的时候,这些家伙早就吓得腿软了,天朝上国的威名一直压在朝鲜头上,何况这些年来大明是武功赫赫,无论在神州又或者海外,几乎打遍天下无敌手,面对这样的强敌,平日里只知道欺压老百姓的他们如何有胆量和大明强军对抗?
就这样,当朱一贵带兵朝着内陆猛进,朝鲜方面根本就没组织什么抵抗力量,就算有几个自认为勇猛的愣头青领着人妄图阻拦朱一贵的脚步,但在朱一贵所率的部队面前根本就没什么用。
朱一贵是什么人?如果要论起临阵指挥,在大明他足以排到前三,就连清军最精锐的部队他都丝毫不看在眼里,何况这些朝鲜兵?
一排火枪过去,简直不费吹灰之力,朱一贵就干掉了这些弱鸡,然后连战场都懒得打扫,继续挥兵向北,仿佛一口就要从这冲到汉城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