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 愛下-第二千六百一十九章 揚州刺史自得兼鑒賞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东晋北府一丘八
郗僧施还是有点疑惑:“可是,此事要是问刘裕,他若是不肯放权,让自己家那个傻兄弟刘道怜,或者是干脆留下刘穆之来当扬州刺史,那可如何是好?我们让皇帝直接下诏,让你当扬州刺史,不是更好吗?”
刘毅叹了口气:“按京八党的规矩,重要的大事,不可擅自决定,一定要三巨头共商。无忌现在应该是站在刘裕一边,如果我自行决议,会引起无忌的强烈不满,到时候可能他们会联合起来转而扶持刘敬宣来代替我的巨头之职了,但如果是我主动征求刘裕的意见,逼他表态,那无忌也挑不出什么毛病,只能站在我这边支持此事。”
“刘裕要是留刘穆之当刺史,那北伐就失了左右手,胜算大减,要是留刘道怜这个废物,那我们就可以暗中做些手脚,比如让军粮,军械,援军在路上晚个两三天,事后把这些事推到刘道怜的身上,这个笨蛋也是无法自辩的。”
莊子 魚
“如此一来,无论哪种结果,都会对我们有利。寄奴如果聪明的话,就应该主动跟我作出交易,让出扬州刺史和朝中首辅,让我移镇扬州,让孟昶担任尚书令,到这一步,我就有一万种办法,让我们的寄奴哥永镇边关,建功立业,再不用回建康啦。”
谢混猛地一击掌:“高,实在是高。希乐,你的见识,现在比我和惠脱都要高出一筹了啊。佩服,佩服!”
郗僧施也叹服地说道:“确实无懈可击。我们多年来一直苦苦相争的扬州刺史和录尚书事的职位,居然可以这样获得。只是,刘裕真的没有别的选择了吗?”
刘毅的眼中冷芒一闪:“朝中权力可以让孟昶暂代,但扬州刺史事关江北和吴地两大后勤保障之区,他要么留了刘穆之打理,要么只能给我,让孟昶的长史皮沈去向刘裕提及此事,他不是要我们都动起来为了北伐各尽其力,各司其职吗,那我们就说,现在要调粮征丁,需要名正言顺,朝中不可一日无首辅,扬州不可一日无刺史。在拿到扬州刺史一职前,我不会回豫州。”
谢混点了点头:“那如果一切顺利,你拿到扬州刺史后,这个豫州刺史…………”
召唤美妖夫
刘毅微微一笑:“到时候这豫州刺史,就交给你谢叔源啦,以后在豫州任上,好好准备,趁着北魏新君刚立,朝局不稳之时,把北魏在河南兖州一带的地方全给拿下来,有了这功劳,有朝一日回朝作为首相,也是名正言顺啦。”
谢混的脸上闪过一丝失望:“非要在外建军功才能当首辅吗?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啊。”
刘毅叹了口气:“建义之后,规矩就变了,孟昶能居此位是因为他在建义时从军立功,你想以后接替他的位置,就也得立下相应的功劳才行。放心,你们都是我的盟友,这首辅之位,大家轮流坐,都有份的。”
猎杀鬼子
郗僧施笑了起来:“那就借希乐公的吉言了,对了,那皮沈何时去找刘裕呢?”
刘毅微微一笑:“我来之前已经和孟昶说好此事了,这会儿,想必他已经在京口,刘裕的镇军将军府上了吧。”
正说话间,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外面而来,伴随着管事谢福的恭声:“哎呀,孟仆射,你怎么…………”
刘毅的脸色一变,只见孟昶一身官服,满头大汗地直冲而入,甚至后面的两个护卫也跟着一路小跑,就这样一路冲进了堂屋之中,对着众人匆匆地行了个礼,就向着刘毅沉声道:“希乐,恐怕我们想要的东西,都拿不到了。”
谢混一下子站了起来:“怎么回事,难道刘裕不肯放权?”
孟昶口干舌躁,直接上前抓起了刘毅所坐的榻前小几上摆放的一杯茶汤,灌了下去,甚至也顾不得那茶汤烫嘴,直到一大杯茶汤进了肚子,他才抹了抹嘴,说道:“皮沈是上午的时候去的刘裕那里,当时刘裕正在和刘穆之,还有一些军吏商议事务,然后皮沈就按我们的意思征求刘裕的意见,这时候刘穆之借口内急要出恭,先行离去,而刘裕也是王顾左右而言他,不正面回答,只问朝中的一些公事,陛下的龙体情况等等,过了一会儿,刘裕也推说有军务要先处理,也离开了。”
谢混恨声道:“这一定是刘穆之借口拉走刘裕商量对策。”
刘毅冷冷地说道:“彦达,你继续说,后面怎么样了。”
孟昶点了点头:“等刘裕回来后,就说,朝中的事务上次朝会时已经说的明确,暂由我来代理,但尚书令一职,牵涉重大,还需要照顾朝中各方,尤其是高门世家的意见,我毕竟不是出身顶尖世家,也没有作为主帅立过大的军功,按现在的规矩,直接当尚书令,只怕难以服众,如果这次在北伐过程中暂代朝政,为前线调兵运粮,立下功劳,到时候再转正,就名正言顺了。”
我 的 師父 很多
郗僧施不屑地摸了摸自己的胡子:“他这是借口拖延罢了,彦达,给上当了,真要这次回来,只怕是一路从军立功的那刘胖子自己会当这尚书令,你孟彦达恐怕要在这个尚书左仆射的位置上,呆一辈子了。”
孟昶淡然道:“这朝中首辅之位,倒不是最重要的,最关键的还是扬州刺史一职,我昨天和希乐商量的时候,本以为刘裕没有任何别的选择,只能交给希乐,可没有想到,刘裕后面提及此事时,却说这次北伐,需要江北六郡和吴地的人力物力,前线需要什么,后方就提供什么,如果扬州刺史不从军,那不知前线所需,可能无法按将士的需要征集物资,如果征得过多,会造成民众不必要的负担,要是供应不足,前线将士就会忍饥挨饿,或者是缺乏军械,影响大业。”
谢混没好气地说道:“这些都不过是借口罢了,难不成他自己当这扬州刺史?”
孟昶叹了口气:“不错,他就是这样说的,他把手头原来的徐,兖二州刺史中的兖州刺史完全让给了刘蕃,而自己改领扬,徐二州刺史,让刘穆之当扬州长史,全权负责征兵调粮之事。希乐,我们所有的计划,全都落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