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說 獵天爭鋒討論-第769章 海底島相伴

獵天爭鋒
小說推薦獵天爭鋒猎天争锋
海面之上,鱼夫人俯视着跌落在海水当中的二人,一改先前在商夏面前的温婉气质,目光之中更是杀机一闪。
二人狼狈的从海水中腾空而起,那老者不敢再有言语,而那老妪却犹自不甘道:“阁主想要毁诺么,难道你忘了当初你为了得到进阶五重天的机会,是怎么求我二人的吗?”
鱼夫人突的一笑,道:“怎么会?鱼瑜怎会忘记二位师叔、师姑的相助恩情,师姑请看,师侄女这不是已经从那商公子的手中为您交易来了一道完整的天地元罡么?”
说着,只见鱼夫人放开了某种禁制,一朵黑焰顿时浮现在她身前,并缓缓的向着老妪身前飘去。
那老妪身旁的老者不知道忽然想到了什么,不着痕迹的凌空向后退了几步。
鱼夫人瞥了他一眼,只作未见。
而那老妪的全部注意力却都已经被那一朵黑焰吸引了去。
“天地元罡,果真是完整的天地元罡!”
老妪伸手接过了飘过来的黑焰,当然她也不忘在掌心之中布满了自身的本源灵煞,一边欣喜的欣赏着掌心之中跳动的火苗,一边随口道:“阁主果然是信人,倒是老身刚刚枉做小人。对了,老身眼拙,敢问阁主这一道天地元罡叫做什么?”
“哦,叫做‘渊焰毒火罡’,乃是一种火毒元罡!”
鱼夫人望着已经满脸黑气的老妪,口中轻描淡写的说道。
“毒……”
老妪心中一惊,却突然察觉到自己的口中已经说不出话来,她慌忙抬眼看向鱼夫人,却只看到了一双淡漠的眸光,而后残留着惊惧之意的神情便永远僵在了脸上。
鱼夫人伸手一招,那朵黑焰自行飞回,而老妪的身躯却在这一刹那化作黑色的灰烬在半空当中飘散而去。
鱼夫人目光一转看向了不远处心怀畏惧却又偏偏不敢离开的老者,笑道:“师姑看样子福缘不够,师叔要不要也试一试?”
老者断然道:“秦师妹连一道天地元罡都接不住,还妄想要进阶五重天,得此下场乃是咎由自取!”
说罢,老者又正色道:“天地元罡何等重要,乃是事关本派根本,该如何处置自当由阁主说了算,其他人哪里有资格置喙其中?即便是阁主征求老夫意见,在老夫看来也该当由阁主自行炼化这一道天地元罡,从而在修为上更进一步!况且老夫也听说,五重天老祖在进阶五阶第二层之后,便能够剥离出一具拥有五阶战力的元罡化身,使得五阶老祖保命之力大增……”
鱼夫人“咯咯”一笑,打断了老者的话,道:“师叔谬赞了,不过这一道天地元罡本阁主炼化不得,便是师叔也用不得!”
老者面露不解之色,但还是连忙道:“一切都有阁主说了算。”
鱼夫人点了点头,反倒认真解释道:“师叔也看到了,此毒罡毒性之霸道,即便是如秦师姑这般四阶大成的修为,也是沾之即亡,更不要说炼化为本命元罡了。因此,要想借助这一道天地元罡进阶五重天,错非是在四重天的时候便开始炼化毒煞,且毒功深湛,才有可能在冲击五重天的时候不受此种毒罡反噬。”
老者闻之愕然,忍不住道:“那这一道毒罡……”
鱼夫人将那一朵黑焰重新封印了起来,道:“先留着吧,待以后宗门后辈子弟若有机缘,再将这一道元罡交给他们不迟。”
鱼夫人转身瞅了一眼仍旧在喷发当中的火山小岛,吩咐道:“这里就交给师叔了,接下来通幽学院可能还会派人前来接洽,与本派商议一应合作交易事宜,也都要有劳师叔了。”
老者连忙道:“阁主放心,本就是老夫分内之事。”
鱼夫人点了点头,身形在半空之中一闪便消失在了海面之上。
老者做出恭送的模样,直至确信鱼夫人的确已经离开,这才微微站直了身躯松了一口气。
紧跟着他的目光又看向了先前老妪化作飞灰之后飘落的海面,以及因为一位四阶大成武者身陨之后回归这方世界的沛然勃然的天地元气,微微发出一声轻叹,目光之中的兔死狐悲之意刚刚浮现便被他深深的隐藏了起来。
他的这位师妹从始至终都没有将自身的地位摆正,他们的这位师侄女,在其进阶五重天之后,便早已不能仅仅只拿她当一个晚辈弟子来看待了,更何况她本身还是天涯阁的阁主!
至尊 修羅
…………
商夏这一路从海上返回幽州,用的却都是凌空制作四阶“挪移符”的手段。
以商夏目前凌空作符的水准,也就只能在四阶武符上保持稳定。
五阶武符的话,商夏在符纸上的成符率都不高,虚空制符更加没有可能。
经过反复试验,商夏基本可以确定,凌空制成的四阶“挪移符”在苍升界内一次性挪移的距离,大约就是稳定在一千二百里左右。
与用符纸承载的四阶“挪移符”极限一千五百里的距离要差一些,不过却也可以理解。
不过无论是一千二百里还是一千五百里,都是四阶“挪移符”本身的挪移极限,却并不代表它们每次都必须要挪移如此远的距离。
事实上,在商夏这等五阶武者且掌控空间力量的武者手中,在“挪移符”的极限移动范围之内,其实是可以对其距离随意进行调节的。
商夏之所以采用这种方式赶路,一来是继续探索和进一步熟悉、掌控空间力量,二来便是为了借助五行环摸索出建立固定虚空通道的可行性。
不过这一路在海上挪移下来,商夏却发现自己最大的收获并非是上面那两个目的,而是他这虚空制符之术变得越发的精湛了。
又花了数日的时间,商夏终于从海外返回到了幽州东部海域,而这个速度其实相比于他飞遁的速度还要慢上了不少。
商夏没有惊动在这一带海域驻守的幽州四阶高手,神意感知铺开一举便能笼罩方圆数百里海域,并很快便在几座小岛上发现了几个熟悉的气机,不过却并未发现被他视作衣钵传人的海圆圆的踪迹。
那几个熟悉的气机多是曾经愿意听他讲解武道理念的弟子,如今这些弟子早已从学院三舍结业,而且多数都已经是三阶武者,有资格作为一座岛屿的驻守执事,手下往往还有有着三五个二阶武者以及若干数量的一阶武者听用。
这些原本来自于蛮裕洲陆的地陆碎片,当初从天外落入海域的过程当中,因为正合两界归一,再加上沾染蛮裕洲陆世界本源,一座座几乎都成了“宝岛”。
这些大大小小的岛屿之上,最差也是元气浓郁、地壤肥沃,乃是栽种一些易培育灵植的宝地。
好一些的岛屿上,更是有可能有各种灵材矿藏蕴育,虽现如今尚未到了开采的时候,可早早占下才是正理。
而幽、辽、济三州之所以围绕着这些破碎零散的岛屿争夺,一部分原因固然是因为各自势力要向着海外延伸而产生了冲突,但本质还是为了这些岛屿上蕴育的各类修行资源的争夺。
因为没有察觉到海圆圆的踪迹,这让商夏有些不太甘心,所以便沿着幽州东海岸一路向着海域深处延伸,直至三州势力交错的海域。
唐骑
不过海圆圆如今也才只是内舍生员,就算在海外历练,按照规定也多是在近海的岛屿当中驻守、巡守,不应当轻易深入到此地才是,而商夏来此地的主要原因,也只是心血来潮之下想要视察一下这一带的局势而已。
而在临近三方势力交错的海域,商夏很轻易便感知到这里通幽学院专程派遣有两位四阶武者坐镇,辽州一方同样也有两位四阶武者,而济州方向坐镇此地的四阶武者则有三名。
以商夏对于自身气机的控制以及对于身形的遮掩,只要他不刻意外放自身气息,别说是四阶武者,就算是五阶高手想要发现他都难。
不过让商夏感到有些好奇的是,坐镇通幽学院一方的两位四阶武者当中,却有一位对他而言却算得上是熟人。
相女种田:玩转大宅门
窦仲,这位与商夏同届的学院生员,当初可是很看不惯商夏这样出身世家大族的生员子弟。
而且此人也确然有自身的天赋、努力和机缘,特别是自从得了山长的把兄弟尚履冰的看重之后,修为更是一路突飞猛进,后来也曾数次得寇冲雪指点,如今已然是一位修为达到四阶第二层的高手。
而且商夏观其气机沉凝、根基稳固,显然已经有了在修为上更进一步的资格,只需再炼化一道天地灵煞,便能踏入资深四阶武者的门槛。
事实上,错非是遇到商夏这么一个完全不可以常理度之的存在,窦仲才是他们哪一届生员当中,最为惊才绝艳的人物。
商夏虽然觉得海圆圆不可能在这一带海域出现,但既然已经来了,他却也不介意实际了解一下这片争议地带的情况。
不过意外往往就在这个时候出现,距离他百余里之外的海面上,突然有数道身影一边从海水当中冲出,一边大打出手。
商夏心中一动,神意感知很快便察觉到了一道熟悉的气息。
强娶嫡女—阴毒丑妃 星几木
“难怪一直都没有发现,原来是躲在海底!”
商夏恍然之余,倒也饶有兴趣的观摩着百余里之外的这一场交锋。
交锋的双方共计有四位武者,其中一人修为达到了三阶武意境,占据着明显的上风,而他的对手则是三位通幽学院的生员,修为均在二阶。
三位二阶生员虽然落在下风,但凭借着手中的一套合击阵法,倒也能越阶与对手打得有声有色,短时间内不虞有落败之忧。
这一套合击阵法对于商夏而言自不陌生,正是他当初在学院当中传授便渐渐在实战当中普及开来的“两仪乾坤阵”!
只不过此时这一套合击阵法在施展开来的过程当中别有一番意境,因为此时主导这一套合击阵法的武者,正是从小便继承了商夏武道理念的海圆圆。
商夏不欲插手其中,反倒是对他们爆发斗战的原因很是好奇,神意感知沿着他们先前从海面上冲出来的位置向下延伸,虽然受到海水的重重阻隔,但还是很快便发现了原因。
“难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