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神域帝宗笔趣-9、保持清醒鑒賞

神域帝宗
小說推薦神域帝宗神域帝宗
林夕吓得一声尖叫,但是,并没有让开,不然,这老头子一拐杖下去,又要打到林兰的身上,她有些不忍心,反而把两眼一闭,把身子往前一挺。
眼看着拐杖就要砸破林夕的头,一个身影却是到了老头子的身后,一把就抓住了拐杖。
林夕没有见到拐杖打到头上,不由得睁开大眼,却是看到了丈夫不知何时到了身边,正伸手抓住了拐杖,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说实在的,她从小到大,就是个很乖的孩子,连她的父亲都没有对她动过手,还真是有些怕疼!
江老爷子也是一呆,没有想到,这半路还杀出个程咬金!还且,还是在他江家。
他看清了阳刚,不由得骂道:“又是一个坏东西!”
“不知我坏在何处?”阳刚没有生气,而是淡淡地说道。
“坏在你不懂规矩,一个小辈,到了江家不知尊重长辈不说,还躲在后厨之中与两个女人鬼混!”
阳刚面对着老爷子给他乱扣盆子,不由得笑了笑说道:“俗话说得好,捉贼见赃,不知老爷子哪知眼睛看到我与两个女人鬼混?”
“你……”
老爷子气得说不出话来,脸色也有些发红。
阳刚放开了老爷子手中的拐杖,眼睛却是看着他,接着说道:“再说了,这小辈的规矩也是从老辈人手里学来的!请问一下,一个长辈,提着拐杖乱打儿媳妇,这又是哪一门子的规矩?”
“我打我的儿媳,关你何事,你是个什么东西?”江老爷子一时找不到话来回答,他真的没有想到,阳刚敢与他顶撞。
“那你打我的女人如何解释,我的女人,就算是要打,也只能是我打,何况,我自己都舍不得打!你有什么资格打?你这不是县门前的官,管得太宽了一些!”阳刚也不再与这个老头子客气,直接一句话怼了过去。
老爷子有些无话可说,而林夕却是心里有些高兴,阳刚这样护着她,真好!
老爷子想了想,突然说道:“就算她是你的女人,我没有资格打,那我现在打我的儿媳,你就别拦着!”
说着,还真的就要动手再打林兰。
阳刚叹了一口气,说道:“怎么,就算是她是你的儿媳,有什么错你也不应该这样对他,打人是不对的,而且,还是违法的。”
“违法,在我江家,我就是法,何况,她不孝敬长辈,在这里偷吃,就该打!”
“老爷子,你这话就说得不对了,首先,林兰也是这个家的一份子,她吃点东西也是吃自己家的,怎么能说偷呢?并且,她为了这个家忙里忙外,给你们这些大老爷们做吃的,怎么能说是不孝敬长辈?”阳刚一寸不让,一点面子也不给。他还就不信了,这林兰吃了一点猪肝有什么大不了的,就与尊老爱幼背道而驰?就不信,一个大活人,还不如一片猪肝金贵?
劍 王朝
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
老爷子气得差点吐血,他也没有想到,历来无用的阳刚,会说出这么多的话来,而且,还像是有些歪理,但是,他突然眼珠一转,沉声说道:“但是,你是何人,为何会在这里,是不是也是来偷东西吃的?”
“我是她妹夫,是来帮忙的,绝不像老爷子说的那样不济,就算我再想吃,一定会自己去苦钱来买,不然,哪怕是吃了,也是软场伙,肚子一定会坏。”
七月半:百鬼宴 水儿*烟如梦隐
阳刚见到这个人如此不讲理,反过来反咬他一口,心中有些生气,还想要说下去,林夕却是拦住了他。
阳刚当然也清楚妻子的担心,是怕把事闹得太大,老爷子下不了台,以后再收拾姐姐。
但是,阳刚既然已经与这老头子把脸给撕破了,就不怕,接着说道:“这事一定要说清楚,不然,我这贼名可不好当!你老人家何时看到我偷吃你家的东西了?”
老头子一时找不到话来回答,一块脸色有此发红,就像猪肝一样。
而这时,外面的人们,听到了这里的动静,就有好事之人走了进来,想要看看热闹。
风之流
阳刚并没有妥协,盯着江老爷子要让他把话给说清楚,使得老爷子尴尬无比,老脸上有此挂不住。
江老二也到了,看到了眼眼前的情况,不由得大怒,想要冲过来与阳刚理论,给他扣个欺负老人的帽子。
林兰却是突然上前,一下子就跪到了老爷子的面前,哭泣了起来说道:“爹,这都是儿媳的错,儿熄就是想吃,吃了一点猪肝。但是,儿媳也不知怎么了,看着就想吃!”
说着,因为激动,还是什么原因,却是发起了干呕。
“真是害病想吃!”有人骂了一句,而有的人却是有些无语了起来,没有想到,这只是一块猪肝惹出来的风波,却是亲自惊动了江老爷子。
“我,我不是害病,我这是有了身孕!”林兰突然说道。
远影如黛
阳刚不由得一呆,这可是传说中的害儿,据说比害病还要厉害。
人们也是不由得议论了起来,特别是几名妇女,像是亲身体验过这种事情,觉得这想吃,也是在情理之中!
江老爷子听说儿媳妇有了喜,心情好了许多,但是,依然觉得面子上过不去,不由得拂袖而去。
阳刚看着林夕有些难过的样子,心中明白,她心痛姐姐,林兰并没有人们想象之中的那么幸福,但是,他现在也没有办法,总不能连林兰拉着离开这个江家,这样一来,他成了什么?
如果以他现在心情,真想要拉着林夕走人,眼不见心不烦,但是,他不能这么做,林夕也不会这个时候离开,她还要帮着姐姐做饭。
不过,这一顿饭,做得有些压抑,吃起来也不会让他舒心。
然而,就在这时,有几个女人却是走了进来,一起帮着林兰两姐妹做起了饭来。
大家大帮小补,饭菜很快就做好,关键是并没有太多的菜,也就是三菜一汤,不过,却是有了肉,虽然每桌只有一碗,也算是大户人家才可以做到的了。
林夕却是没有打算坐上桌子,江老爷子看不起人的话还在她的心里缠绕!
阳刚也没有上桌,而是帮着林兰忙里忙外。
然而,事情并没有结束,江老二向着他的那些弟兄使了个眼色,就有几人上来,要拉着阳刚喝酒。
阳刚摆了摆手,说是自己现在就不吃了,只是来帮忙的,忙完就走。
其实,他的心里很清楚,这些人现在想要来软的,用酒来把他灌昏。
他必须得保持清醒,这里有他要保护的人!
人们见他不给面子,也就有些灰溜溜地坐到一边喝酒去了。
一直忙到下午,林兰才忙完,吃了几个冷饭,强颜欢笑,但是,林夕就不同了,心痛得吃不下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