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從長阪坡開始》-第0769章屐齒之折(求月票)熱推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从长阪坡开始
成都县衙算是被关平给彻底控制住了。
刘璋向刘备投降的消息,被迅速的在成都的大街小巷开始传播。
对于刘备的态度,成都百姓也就那么一回事,总之认知就是刘备的名声比刘璋好。
只是穿翁当中的爱民如子之类的评价更多一些罢了。
即使刘璋未曾有恩于他们,但也未曾苛责过他们。
故而百姓们对于刘备的到来,也有些许的期待,万一新主来了,他减租呢?
成都的老人记得,刘焉来的时候,就减租了,可惜没过多久就死了。
关平命麾下士卒把守成都县衙,府库,控制住刘璋。
让他继续写着亲笔劝降信,命各地顽抗的守军立即向刘备军投降。
反正就来一个见字如面,免得因为不是刘璋亲手写的,会有意外的事情发生。
刘璋都投降了,关平也不想在发生什么冲突。
和平接收益州,如此才是对己方是最为有利的。
关平也开始写信,无论是正在赶来的魏延,还是远在一百五十里以外的三叔父。
最好全都汇聚在成都外,以震慑宵小,避免再发生意外。
二千人控制一座降卒两万的县城,压力着实是有些大。
可以说关平根本就没有余力,控制程度其余地方,完全就是放权给刘璋旧部。
让他们自己选择站队,是要好好表现,还是想要再搏一搏。
张松跪坐在一旁,瞧着关平在忙碌,他浑身有些轻松。
总算是撕掉了伪装,卸下了浑身的担子,尘埃落定!
四年的时间,终于帮助主公拿下益州。
日后主公横跨荆益二州,定能大展宏图。
尤其是此次关平速战速决,益州人力财物田产,未曾遭到巨大的破坏。
如今各郡县府库充盈,即使主公立即挥兵攻打汉中,那也是绝对有资本的。
美!
张松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一个劲的笑。
这些年来,他总是在夜里惊醒,生怕自己的真实身份被刘璋发现,砍了自己全家。
这种事情,刘璋他干的出来,杀何英的时候,刘璋可没有丝毫手软。
尤其是刘玄德起兵后,张松更是如履薄冰。
夜里他时长惊醒,总是睡不好,天天往刘璋这里跑,探听消息。
只不过张松这番作态,搞得刘璋是以为张松在担心自己怪罪他引狼入室。
然后一个劲的在弥补,想要与自己同舟共济之类的。
结果是刘璋自己产生了人生错觉。
“张从事,可以肯定待到我大伯父进入成都后,先生的赏赐当排第一。”
关平放下手中的笔,让人赶紧快马送出去,随口宽慰了一下张松。
张松这才长松一口气,心中欢喜异常,只是嘴上却说道:
“使不得,关小将军才是一举定乾坤之人。”
“哎,若是没有先生的前期谋划以及益州各地地形图册,我焉能有此功劳?”
关平笑了笑,以前张松死了,故而得到益州后,法正才是获得赏赐最重的那个人。
如今张松这个‘扳倒刘璋潜伏小组’的主心骨没死,那不用想,自家大伯父必然对张松的赏赐是最重的。
法正也得往后排,潜伏小组张松才是主谋,法正孟达只是羽翼。
最先接到消息的是魏延,他先前与雷铜吴兰的军队发生了遭遇战,突袭之下,没管溃军,直奔成都而来。
而吴兰雷铜二人收拢溃卒,只是派人去成都报信,并不觉得魏延会拿下成都。
他们二人反而领兵退入雒城,想要以此截断这伙敌军的退路。
结果他们两个领军进入雒城后,被二公子刘阐给率队俘虏了,更是没地说理去。
魏延紧赶慢赶,还是没赶上,夺下成都,擒获刘璋的功劳,被关平自己领军拿下。
不过好在成都县内还有二万余降卒,而关平手中不过二千余人。
稍有风吹草动,关平便会陷入被动当中。
魏延一路急行军,率领五千余人,直接开进成都县内,关平的心才算是放下来。
铁血女王进化论 佛说爱
他根本就没有控制整个成都,只是领兵控制住县衙。
万一有人脑子一热,想要来个关门打狗,也不是不可能。
魏延进入成都后,真正的自己人,才算是成功的把守了成都四门。
至于吴班与陈式二人自是好好约束士卒,现在关平的援军就已经到了,他们更是不敢轻举妄动。
以此观之,刘豫州的大军还会远吗?
该表现的机会,就该好好表现,可得抓住了!
益州已经易主!
无论是东州集团还是巴蜀集团,就等着刘玄德正式进入成都,与刘璋进行交割。
张三爷领军到了简阳县的时候,守军在严颜的招呼下,直接就投降了,根本就没有等来援军。
李福领兵五千还在路上,就遭遇了张飞的快马,直接就被张三爷下令突突一阵,蜀中士卒四散而逃。
张飞没有时间抓俘虏,他要尽快赶到成都那里,为大侄子撑腰。
严颜瞧着张飞这股狠劲,不断的催促士卒,怕是到了成都,麾下士卒也没有什么战斗力。
“翼德,可是要命令士卒歇息一会?”
严颜策马执鞭道:“就算我们赶到成都外,如此急行军下,士卒也丝毫没有战力。”
“无妨。”张飞手执长矛,望着远方道:
“只要俺领军到了成都县外,不用攻城,只需站在那里,给俺大侄子撑腰便可。”
严颜无奈,他本来觉得张飞已经算是冒险轻进的将军了。
没想到当世名将关云长儿子关平,他更加过分!
那小子领着两千余人就想要混进成都内,擒了刘璋。
这能行吗?
要是他败了,对于刘璋而言,那岂不是送到手里的把柄!
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太喜欢冒进了!
“报,我军大胜,大胜!”
被关平派出来的哨骑小分队,一路宣扬。
张三爷勒住缰绳,直接策马往前大喝道:“那厮,你且过来。”
“张将军。”负羽士卒同样勒住缰绳高声道:
“少将军让我告诉将军,他已经擒获刘璋,控制整个成都,将军可放心慢行,主公的大军正在往成都汇聚。”
“你是说俺大侄子,他擒住了刘璋?”
“没错,少将军他一举定乾坤,直接就擒住了刘璋。
劝服了围攻府衙的将士,刘璋的许多文臣武将自行回家。
少将军还让守城士卒仔细巡逻,免得有宵小之辈作乱,等待主公大军的到来。”
“哈哈哈哈。”张三爷举着长矛放声大笑。
倒是把对面汇报的负羽士卒震的双耳轰鸣,脑子嗡嗡的。
严颜捏着花白的胡须,一时间也被这个消息惊的说不出话来。
没成想,这小子真的成功得手了。
刘璋那得多憋屈啊!
还未曾怎么抵抗,就这么被人给生擒了。
算了。
严颜摇摇头,关平能取得这般功劳,自己就不该对刘璋在抱有什么期待!
重兵把守之下,本应该最为严密的州治场所,刘璋是一点戒心皆无。
关平不能擒了他,简直没处说理去。
严颜看着张飞还在狂笑,心里有些疑惑,他的气息真的可以如此绵长吗?
张三爷哈哈笑完之后,长呼一口气,痛快啊!
“痛快!”张飞单手拽着缰绳,对着两眼发懵的负羽士卒道:“俺那大侄子,一出手就立下了大功。”
“额,嗯。”负羽士卒茫然的点头。
“严将军,你听听!”张飞咧着大嘴瞪眼道。
严颜只得拱手笑道:“恭喜将军了。”
“恭喜俺做甚,那是俺大侄子立下的功劳。”张飞哈哈大笑:“你得恭喜俺大侄子。”
严颜无奈,只能满口答应,随即道:
“将军还是勿要疾行赶路,否则士卒到了成都县外,全都累倒了,如何能立下威严?”
张三爷面露迟疑之色,可是大侄子那里状况不是很乐观,威胁依然极大。
严颜一见他面露迟疑,又抓住机会:“更何况关小将军还建议将军勿要疾行。”
“嗯,俺大侄子说的对。”张飞这才听从了严颜的劝谏,命令士卒休息,埋锅造饭。
待到修养好了,必须要威威风风的出现在成都县外,为自家大侄子撑腰。
张苞挠挠自己的脸,大哥关平说的话,父亲怎么就愿意听呢!
搞得他像是父亲亲生的一样?
张苞疑惑的念头一闪而过后,紧接着就被他父亲下了战马,来回手舞足蹈的样子所惊到了。
拿下益州,是三兄弟社团的在赤壁之战后夺得荆州后,最重要的一步战略方向。
整整四年的时间,终于得到了,饶是张飞,也未免激动的直跳舞大笑,发泄自己的喜悦之情。
~~
刘备亲率大军赶往成都,如今更是刚到绵竹,前方还没有传来消息。
参军李严正在极力接待自己的这位新主公。
不仅早就准备好了饭食,还是专门精心准备的。
刘备面上带笑,与李严说着话。
其实他的心思早就不在这里了,庞统与法正等人皆是主公的心思。
只不过接连赶路,每日行军四十里,麾下已经算是精锐之卒了。
饶是他们也需要有充足休息的时间。
“报,有消息到。”负羽士卒带着关平的捷报送到。
众人面色一禀,皆是看向负羽士卒。
刘备放下手中的碗筷,接过竹筒,打开里面的纸张,展开一瞧。
法正与庞统对视一眼,看着主公,关平中心开花的战术,到底成没成?
李严更是有些紧张,此时此刻,他不知道要不要发问。
可是刘备看完之后,便把纸张放在一旁,端起碗,拿着筷子继续吃自己面前的菜。
自家主公的这番动作,直接就让陪坐的人十分迷惑。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赢了还是输了,主公给个准话啊!
法正给了庞统一个眼神,主公这番表现,是不是关定国他败了?
庞统同样回了一个眼神,我哪知道啊?
关平那小子平常做事可是稳重的很,不会轻易被人抓住把柄的。
倒是黄忠憋不住了,直言想问:“主公,关定国他是赢了还是败了?”
刘备嘴里嚼着菜淡淡的道:“没什么,定国已经擒获了刘璋,控制住了成都。”
什么叫一石激起千层浪!
整个厅内的文臣武将,都被刘备的话给惊的说不出话来。
甚至真的有人惊的掉了手中的筷子,可惜没有一声响雷来配合他。
李严张着嘴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最终只是阿巴阿巴的话音。
法正摇着头嘿嘿的笑了两声。
庞统捏着胡须发笑,不知道心中在想着什么。
嘭。
黄忠猛的拍了下矮案,大喊道:“上酒啊,主公!此事应该庆祝一番。”
“哎。”刘备放下手中的碗筷道:“待到了成都后,再犒赏三军,诸位且好好吃,一会还要赶路。”
“喏。”黄忠这才重新坐回去。
刘备拿起矮案上的手巾擦了擦,起身往后面的屋子走去。
待到四下无人后,他才开始手舞足蹈,嘴里发出一阵阵笑声。
舞跃入室,被门槛绊倒了,把脚上的木屐的屐齿都碰断了,也无所谓,刘备顺势就躺在地上大笑。
~~
跟在张飞后面统领大军的诸葛亮与赵云同样接到了关平的最新战报。
诸葛亮万万没想到益州战事,会如此快的就结束。
主公面前有三道防线要突破呢,一一攻克时间必定不会短。
在他的规划当中,兵分三路,以平定益州东部中部各地郡县,解决筹粮来源,然后会师成都,逼迫刘璋投降。
令张飞为南路,从外水南下平定将养郡、犍为郡。
令赵云为北路,北上平定巴西郡,德阳县等。
诸葛亮自己为中路,三路大军在益州的东部和中部地区配合自家主公作战。
然后张飞擒了严颜后,突飞猛进,战线拉的极长,可是粮草筹集的问题也已经解决了。
诸葛亮便与赵云合兵一处,跟在张飞后面直扑成都。
诸葛亮已经做出了详细的谋划,但万万没想到,关平抛弃第一道防线涪县的守军,连破三城,直接擒了刘璋!
这着实是有些让人措手不及。
不仅刘璋都没有准备好,诸葛亮等人更是没有做好准备。
战事结束的太突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