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ptt-第381章 好一個虛僞的男人閲讀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景承智皮鞭抽在驾马人的身上,一次又一次,引得对方一声声尖叫。
段勾琼也有样学样,一鞭子一鞭子抽去,可她的鞭子却比景承智的力气要小,被对方牢牢抓在手中,一个用力,差点将段勾琼带下马去。
段勾琼惊呼一声,人险些坠马,她怒道:“放肆!”
对方见状大笑一声:“是个泼辣妹子!”
景承智将人抽的嗷嗷直叫,有人被抽下马儿,鬼哭狼嚎,见情势不对,更有人怒吼:“你等着!”
然后落荒而逃……
段勾琼还在惊讶景承智的鞭法,突然感觉到脑袋一痛,人跟着晕倒下去,只是没有疼痛感传来,她似乎落入了一个怀抱之中。
而旁边,另外一个人,用坚硬的剑柄,同样敲在景承智的后脑上。
他诧异的回头去看,人不是都被他打的落马,爬不起来了么?
竟然可以将他给敲晕……
还在诧异,人已经晕了过去。
这时有人神色严肃的开口了:“手脚麻利点,快!”
有人拿着一根熏香走到段勾琼的面前,放在她的面前散了散熏香的香气。
段勾琼吸入后,原本还在昏迷,此时隐约觉得有些意识了。
“郡王,勾琼公主已经晕了,咱们下一步怎么办?将你们二人丢在这荒郊野岭吗?”
“不,附近有个陷阱,让我和她掉进去,里面有积水,会让我与他衣衫尽湿,若是在陷阱中觉得冷,便会主动对本王投怀送抱,她与本王存在了肌肤之亲……”
“本王让父皇为我们二人举办婚礼,也就顺理成章了!”
“郡王英明!上次劫走公主,已经让公主对您感激涕零了,相信这一次,入夜后单独相处,必然芳心暗许!”
一番对话,落入段勾琼的耳中,她的意识有些模糊,双眼睁不开,可那话,清晰的印在脑海中,她的意识告诉她,那不是做梦,是真的,是她听见了不该听的秘密……
京城中,倪月杉在太子府等待段勾琼回来,这时有一抹身影飞身落下,立在石桌前,倪月杉意外:“邵兄?”
邵乐成没回应倪月杉,看向景玉宸:“事情已经办妥了!”
倪月杉奇怪的看着邵乐成:“什么啊?你们是不是做了什么?我到现在没明白,你们究竟干了什么?”
邵乐成这才看向倪月杉在一旁坐下:“你一想聪明,这次怎么糊涂了?郡王和公主一起离开,自然是圈套,不然凌家为何要将马儿做奖品?”
倪月杉愕然,具体究竟是什么计划,其实她还没有猜透彻。
景玉宸这才解释:“我怀疑之前是郡王劫走公主,然后使用苦肉计,好留在京城,不被流放。”
“但公主对他并没有芳心暗许,只是单纯报答恩情,在父皇面前屡屡为他求情。”
青蛇录
“郡王其实那么容易满足的人?他一定想着将勾琼公主据为己有!这次我便联合凌家给他这个机会!”
倪月杉的神色立即就变了:“你说什么,你要毁掉勾琼的清白?”
“小月杉,太子哪里有那么卑鄙?”邵乐成端起茶杯,白了倪月杉一眼。
倪月杉住了嘴,又问:“那究竟是什么样的……”
“从今天早上,我就开始部署了,从京城,延至郊外,每隔几里路就安插十几个人,让他们随时待命,看见二人出现,等入夜就冲出去,打劫!”
“郡王必然不会放弃英雄救美的机会,出手了!可他哪里知道这不过是圈套,他主动栽在我们的手中,之后再给被打晕的勾琼公主熏一熏特质的香料,让公主处于半清醒状态!”
“然后让人模仿郡王的声音,说出一些让公主误会的话!这样公主与郡王自然就产生了隔阂!到时候郡王在公主面前清醒过来,必然一副关心又体贴的模样,询问她是否有恙!”
“可公主早误会他了,指不定一巴掌就过去了,还会与郡王决裂!”
倪月杉诧异……
这……
“凌家在接近午时的时候才过来邀请人,目的就是为了让赛马时间推晚一些,好让勾琼公主,没玩够,意犹未尽,可快天黑了,只好得了马儿做奖品在大街上策马。”
“让着公主得了第二名的郡王,必然不会放过这次表现的机会,追上去,然后邵兄安排人埋伏等候,给他们制造误会……”
倪月杉看着二人,目光在寻求答案,想知道她所想的猜想,是否都正确?
景玉宸赞赏的看着倪月杉:“没错,是这样的!”
倪月杉笑了笑:“那你是不是还才准了,今日会有晚霞?郡王为了玩浪漫会追着晚霞走?”
“那是自然,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
景玉宸一副骄傲的表情,等着倪月杉夸赞他。
倪月杉表情并没有流露出佩服,而是询问:“为何你们埋伏的路线那么准确?公主万一朝城外跑呢?那得埋伏几千人吧?哪里有那么多人……”
“你笨啊?勾琼公主住太子府,出了凌家自然往太子府方向策马,加上日落,若是追霞,也是同方向,完全不需要在城外埋伏人!”
倪月杉拖着下巴,内心也没有什么疑问了,只觉得景玉宸这步棋下的漂亮。
当初景承智上演苦肉计,英雄救美,欺骗了段勾琼,事情发生在京城外很远的地方,加上流放景承智的人和,护送段勾琼的人都被灭口,想查线索,难于登天。
所以景玉宸决定另辟蹊径,寻找线索不成,那就只好陷害人来达到目的了!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倪月杉将一切都弄了明白,对景玉宸有那么一丁点的佩服了。
“那现在只等着,公主醒过来,看清郡王的真面目?”
“是!”
景玉宸回应了一个字,倪月杉觉得这个办法很不错。
邵乐成站了起来,“好了,我去盯着进展了,你们等我好消息吧!”
邵乐成有了办法让自己脱离险境,心情好转,人也有了干劲,他脚步飞快的朝外走去。
*
入夜后,陷阱中积水很凉,人被泡在其中,没多久便清醒了。
段勾琼睁开了眼睛,感觉后脑有些疼,她伸手抚摸,等发现身所处在的陷阱,诧异只是一瞬,但很快就淡定了下来。
因为她想起来了,那些人的对话,而她动一下,果然身下是积水,在身旁摸索了一下是一个人。
“公主你醒来了?”
陷阱有点深,视线受阻,自然无法看清楚陷阱内的人是谁,只是那声音,段勾琼很快断定是景承智没错。
她轻笑一声,眼里有鄙夷闪过,但她并没有立即拆穿,而是好奇般的询问:“郡王,你不是将那些人都打败了吗?怎么此时和我一样被丢在陷阱内啊?”
“他们也是奇怪,为何不杀人?反将人丢在陷阱内呢?”
景承智听见段勾琼的疑惑,他也跟着疑惑,他比段勾琼要先清醒,所以他已经梳理了一遍。
“我猜测,他们是只劫财,并不想杀人,所以才将人丢在这里,让我们无法快速回家,然后报官抓人!”
“至于我……我确确实实是占了上风,只是可惜,有人在背后偷袭,打晕了我!”
一切解释合情合理,段勾琼也逐渐恍然:“所以呢,咱们现在都清醒了,应该上去?”
“嗯,不过我刚刚试过了,飞不上去,需要等人来找,来救!”
“呵呵……”段勾琼一阵嘲讽的笑声,让景承智一脸错愕:“公主?”
“没什么,你说的对,就应该等人来救,这里有积水,本公主觉得很冷,郡王,借你怀抱用一下可以吗?”
这句话也是带着冷意的反问,嘲讽之意无比明显。
仙界官神 画烟
落花时节到 水笔幻想
景承智有些意外段勾琼的语气,这么这么阴阳怪气?
他转而想到,或许是因为段勾琼在鄙视他,没有带着她化险为夷,反而落入他人手中,在责怪他吧……
“若是公主冷,我将我的衣服给你穿,若是还冷,我传内力给你。”
说着他开始脱衣服……
段勾琼却是没有去接,而是反问:“本公主不介意被你抱着,郡王为何拒绝?你这是腼腆,还是嫌弃本公主?”
景承智愕然,但很快他回应道:“公主若是不嫌弃,自然愿意!”
他伸手将段勾琼拥入怀中,段勾琼老实的趴在他的怀中,但眼里全然是冷意。
明明是在做戏,明明心里肮脏,可他表面上,却一副倨傲清高的表情,给她衣服?传内力?
真是会装啊!
段勾琼只觉得嘲讽至极……
天色愈发深沉后,在不远处响起了呼喊声:“郡王!你在哪里!”
“郡王!”
听到了外面的呼喊声,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段勾琼清醒了过来,她对身边的景承智开口:“你的人找来了!”
景承智面上有欣喜:“我们在这里!快来救人!”
之后有上方有脚步传来,以及火把也照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