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小說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第二百七十七章 去武館玩兒看書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小說推薦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青梅甜宠之多多的糖
至于许多多和唐元,这对新鲜出炉的小夫妻,则自然就成了所有人的焦点。
尽管时间紧凑,许多多的假期余额已经不多,两家人还是热烈的讨论着婚礼到底该怎么办,两个孩子的结婚礼物该怎么送,新房该选在哪里……
“去哪儿?”,唐元被许多多拽着,偷偷地往大院门口走去。
“你没看我们根本插不进去嘴吗?带你出去玩儿……”,明明可以光明正大的离开,许多多非要将自己的行为搞得是偷偷摸摸,不过好在有唐元配合,两个人就这么出了门。
不过后面这句,唐元听了还是挺开心的,终于多多也开窍了,主动会创造二人世界了。
只是等到了许多多所说的玩儿的地方,唐元看着眼前这座熟悉的武馆,“多多,你说的玩儿,就是来这儿?”,语气不禁带上了几分幽怨。
许多多却还丝毫未察觉唐元的变化,只兴奋地看着眼前熟悉的地方,“是啊!我都差不多三年没过来了,再不过来瞧瞧估计那些师兄弟们都将我给忘完了,而且我们结婚的事儿,总得来拜会一下师父吧!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不是”。
说着许多多就不顾唐元还有些臭着脸,径自拉着他就往里面冲,还边安慰道,“而且你不是之前说自己没有好好锻炼吗?今天顺便也看看你的身手”。
唐元,还能怎么办,自己认定的老婆,只能宠着咯!
“那也不用这么赶着吧!”,几乎是被许多多拉着进了门,一路畅通无阻的跑到了训练的前院。
寻找前世之流年转
只是三年不见,学员们已经换了很大一批,所以只有少数人注意到许多多和唐元的动静后,“多多师姐,多多师姐回来了”。
“多多师姐”
“多多师姐去哪了,怎么好久都不来了”
男孩子们一看到许多多,瞬间就跟什么似得,直接全部围了上来,差点都将唐元给从许多多旁边挤了出去。
亏得许多多反应机敏,一把将唐元拽回怀里,并一手指着面前这些少年们,放大了声音几乎是用吼的道,“都给我站在原地,不许往上扑”。
这节课教导的老师已经又换了一批,不过还是武馆里曾经的学员,也是许多多的师弟,闻言也快速的开始整顿纪律,“一个个的都干什么呢?回来站好”。
能在杜斌的武馆当坐馆老师,自然也是有着不弱实力的,所以说话还是挺有效,学员们虽然还是看着许多多有些恋恋不舍,但是还是听话的都是回到了原位。
许多多也终于松开了怀中的唐元,而后牵着他的手就往老师的台上走去。
此时在三年间新来的一批学员们,也终于是看清楚了刚刚师哥们热情围住的主人公,一个个纷纷都睁大了好奇的眼光。
小兵野史
虽然他们没有见过本人,但是许多多的事迹,却都是听过不少。武馆中更是收藏着许多多每一次比赛的资料,且都是馆主的宝贝,偶尔他们才能去偷偷看上几眼。
所以此时面对着许多多,也丝毫不觉得陌生,甚而还有一个小女生直接举手,对着台上的许多多道,“许多多师姐,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女孩看着只有十岁左右,长得圆乎乎的很是可爱,歪着脑袋问问题的时候显得特别萌,不过让许多多惊讶的是,“咱们武馆现在也有女学员了?”,不过这话是对着唐元的坐馆师弟说的。
这位师弟名叫吴白,十四岁才过来武馆学武,天资算是一般,但是在武道一途是哪个却特别吃苦耐劳,而且一直坚持到二十二岁大学都毕业了,还是没有放弃。杜斌看他是真的有这个耐心又真心喜欢,加上武馆里刚刚走了一名老师,便问他愿不愿意留下来当坐馆老师,吴白自然欣喜万分的就答应了,反正他大学毕业也是找一份普通的工作,当然更愿意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所以吴白对于这位武馆中最为传奇的许多多师姐也是万分敬重,听到许多多问话,一时都有些紧张,以至于有些结巴道,“那,那个,就是两年前偶然小小她们几个误入了进来,刚好看见杜衡师弟在院子里练武,都是杜衡小师弟的同学嘛!这一来二去就总喜欢来,后来就非缠着师傅说要拜师”。
“之后,师傅就是没办法嘛!加上还有杜衡小师弟的面子,师傅就让我收下了,反正他一年也露不了几次面”,只有真正入门的,要往精神学习的,杜斌才会三不五时的专人指导,像这样的小孩子学个两三年图好玩的,坐馆老师已经完全够帮他们打好基础,这点吴白不说,许多多也明白了。
不过她师傅这个人,以前总说因为教了她一个女孩就够了,这下不管什么原因,自己是啪啪的打脸了。
不过许多多和吴白聊得欢,台下的小观众却不满意了,仍是刚刚的小小,这次是变成了有些生气的小表情,严肃的看着台上的许多多,“多多师姐,你还没有回答我刚刚的问题呢?”,小孩子声音清亮软糯,却硬生生装作一副你居然不理我,我很生气的庄重语气,还真是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
许多多还真的认真对着小女孩认错,“对不起小小,我刚刚没有认真回答你的问题,那你现在问吧!我能回答的一定回答”。
小女孩小小似乎没想到许多多会这样郑重的跟自己道歉,瞬间刚刚装作的生气和严肃消失不见,然后有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没,没关系!我就是想问,多多师姐,他们都说你很厉害,所以你是怎么做到,可以一直打败男孩子的”。
“哦?为什么这么问,你是有什么人想要打败吗?”,许多多走到讲台近前,蹲下身子尽量平视眼前的小女孩。
这次小女孩闻言,却没有再立刻回答,而是看了看四周同样看着她的学员们,然后像是下定决心一般开口,“以前我们被其他坏男孩欺负,是杜衡帮我们打走了他们,所以我也想像他一样那么厉害,可以保护自己和朋友。但是来了这里之后,我再怎么努力,还是最弱的那一个,他们也都说女孩子天生在武道上面就不具备优势,而且我练习时间短,比其他人弱也是正常的”。
“但是杜衡给我们讲过多多师姐你的故事,你也是女生,但是你锻炼十几年,就可以打败比你多练习几十年的前辈,所以多多师姐,可以教我们怎么变得跟你一样强吗?”。
许多多也没想到眼前的小女孩真的能讲出这么一长段话,一时间还沉默着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也正因为小女孩的认真,所以她也不想随意对待,不然未来会对女孩产生怎么样的影响,谁也不知道。
沉默半晌,许多多才正对着这名叫小小的女孩眼睛道,“你当初进来武馆,是为了能打败那些欺负你的坏男孩?”。
小小点头,“是的!”。
“那后来他们再想欺负你们,你现在可以打赢了吗?”
“当然赢了,不过后来也被叫家长了,老师和爸爸、妈妈都说打架不是好孩子”,小孩子的思维,总能瞬间跳跃,好在许多多也是从熊孩子过来的。
所以此时闻言倒是也颇有同感,“师姐我小时候也经常在学校里打架,也经常会被叫家长,不过我们都是为了正义而战,对不对”。
扛枪的巨星 上允
小小这次是开心的点头,似乎是从自己崇拜的大人跟前找到了认同感,变得无比兴奋,“对,我觉得我做的没错,我保护了我的朋友,但是爸爸妈妈他们并不理解,还总让我不要来继续学武,怕我变成坏孩子”。
许多多,只能说天下家长同一家,想当年她妈还想让她当个小仙女呢?呵呵!她现在是吗?
“小小,那你已经做到了当初的目标,保护了朋友,你已经变强了是不是”
“恩恩!现在已经没有坏孩子再敢欺负我们了,我打人可是很疼的”,小小攥紧了自己的小拳头,伸到许多多面前。
对比自己日益粗糙的手,再看看眼前这圆乎乎奶呼呼的小手,许多多有点被萌到,轻轻的握住小小的小拳头,“那你已经做到了呀!而且我们习武之人,不能总跟别人比,更要跟自己比。只要你是真的热爱,不管是为了守护还是为了战斗,只要今天的你,比昨天的你每天都有一点点的进步,那你就会越来越厉害”。
“但是你也要知道,每个人都会有天生擅长的东西,也就有自己不擅长的东西,有时候我们不要太过执着于结果,更重要的是我们因为热爱和勇气去奋斗的那个过程,知道吗?”
说着许多多还一眼撇到站在自己半步远的唐元,一把拉他手让他一起配合蹲下,然后指指唐元,“看到这位哥哥了吗?多多师姐的老公哦!他脑子特别聪明还是一位非常厉害的科学家,但是他就不擅长沟通,还不如小小你现在呢?”。
小小,“多多师姐,他好帅哦!我能要一下他的联系方式吗?”。
许多多,一把将唐元又拉着站起来,对着小小以及下面已经不少在花痴的小孩,“不行不行!多多姐姐好不容易拐回家的老公,不能分享给你们”。
“还有,小小你要注意,打架确实要注意场合和分寸,能不动手就不要动手,只要你将自己的生活平衡好了,让大家看到你只会变得越来越好,爸爸妈妈一定也会同意遵守你的意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