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說 爛柯棋緣 txt-第972章 尋蹤波瀾看書

爛柯棋緣
小說推薦爛柯棋緣烂柯棋缘
不过不管真实情况会如何,如今梧桐洲一到,精神外松内紧的仙霞岛高人们便会有所行动,在这水潭边,就有一道传讯符从天而降,飞到了祝听涛身边,在他凝神倾听片刻后才消散。
“计先生,本宗朝元境界以上的修士大多会出岛,请先生再次稍等片刻,我去去就回,随后再一起出发。”
“好,由祝道友做主便好。”
两人简单对话一句,祝听涛便一跃而起化光离去,显然是去应掌教召集而去。
我妻
这次仙霞岛激发大挪移阵的是一批修士,前者现在差不多耗尽法力了,需要休养,所以准备寻找凤凰踪迹的是包括祝听涛在内的另一批。
显然仙霞岛一切事物都长话短说了,祝听涛仅仅离开了一刻多钟就回来了,来的时候不再是一个人,而是身后跟着御风而来的三十余人,全都至少是朝元真人修为。
“计先生,我们出发吧!这些都是随行真人,还请计先生暂时隐匿,随后我会支开他们的。”
祝听涛传音而来,计缘心领神会,直接隐匿消失在水潭边上。
祝听涛带着这群修士在水潭边短暂停留,装模作样地取了一些东西,然后带着他们再次离去。
计缘不现行踪,在祝听涛再度腾空的时候也踩风而上,来到了祝听涛身边,仙霞岛的一众真人则无一察觉。
因为计缘行事风格早已名声在外,而且确实和仙霞岛关系匪浅,再加上祝听涛的威严,就算真的说出来,众修士很可能也不会有什么说法,但祝听涛和计缘都选择暂且隐藏行踪,其中目的二人虽未交流透彻,但可不是怕有人想要闹到掌教那边去。
由于寻找神鸟凤凰的事情是仙霞岛的绝对秘事,所以岛中修士并非一窝蜂全部离开,而是分批次离去,一般为一到二名长老或者宗门高人带领一批修士,各自去往凤凰可能栖息的位置。
梧桐洲虽然被称为岛洲,但好歹也是位列天下十方之一,即便排在最末,和四方大洲和神秘难计的黑梦灵洲无法相比,可面积说小也不算太小的,其中有两大国三小国,合计算起来还要略微超过如今的大贞国土面积。
这样广阔的土地,多山多林物种丰富,从深山老林到热闹的城中,高大的梧桐古树随处可见,凤凰若是藏身,哪怕是与之有些感应的仙霞岛修士,都绝对不太好找。
计缘对梧桐洲了解仅仅限于一些听闻和纸面信息,如今又听祝听涛简单讲述了一些,但对梧桐洲的了解还是不够,倒是有一点十分清楚。
梧桐树乃是梧桐洲上公认的祥瑞之木和神木,梧桐洲上不论哪个国家,都有律法规定不得随意砍伐梧桐树,超过百年的梧桐树更是少有人会损伤分毫。
在计缘想着梧桐洲,想着凤凰之事的时候,祝听涛已经带着他们一起到了岛屿的一端海岸。
从此处望去,仙霞岛依然笼罩在迷雾之中,也依然在海上,不过隐隐能看到远方陆地的轮廓,说明离岸边很近了。
网游之神级机械猎人 逆袭的马里奥
神屠 rigk
两人就站在岸边透过迷雾看着远处的梧桐洲陆地。
“计先生,掌教真人的意思是让祝某前去寻涧云国及其周边群山寻找,当然也并未限定死了,若有线索,可直接追查下去。”
“其余仙霞岛的高人也各有划定搜寻地界?”
计缘听闻祝听涛的传音,好奇地问了一句,祝听涛依然直视前方,连嘴唇都不动一下,以传神送音之法回答。
逆子
“我们有一些模糊的地界划分,但具体方法则各行其是,涧云国是个小国,但国中梧桐古树的数量绝对不少,凰前辈曾经数次栖息涧云国。”
“对了,此番事态严重,却不宜我仙霞岛数千弟子尽知,更不宜太过在外声张,一切事务有掌教真人以传讯符通知。”
听着祝听涛的话,加上他计缘隐藏行踪,让他略微觉得有些奇怪,虽然也能说是不想大张旗鼓引起注意,但仙霞岛独孤掌教显然也有自己的一些想法,怕是并非真的不知道他计缘来了,就是不清楚祝听涛是否知情,若是之情,那就有点不够意思了,没必要瞒着他计缘的,难道还信不过他计某人?
不过计缘仔细一想,心中忽然有个古怪的念头,仙霞岛不会真的怀疑过他计某人吧,祝听涛几次提起《凤求凰》,该不会是觉得世上能拐走凤凰的,他计缘绝对算嫌疑比较大的一个吧?
不会吧不会吧?
计缘心中无语,但这种事肯定不能问出来,也就只能见机行事了。
在祝听涛等人的视线中,此刻正陆续有仙光从仙霞岛上出发,从各个方向飞往梧桐洲,大概在海岸线站了小半个时辰之后,祝听涛也下令出发。
“走吧。”
祝听涛一声令下,下一刻,他和计缘以及数十名仙霞岛真人也一步跨出,踩着水波而去。
涧云国距离他们所在的位置并不远,在踏步到岸边之后贴边而走,两个时辰之后已经到了涧云国地界。
可以说梧桐洲无愧其名,就这么缩地而行的两个时辰里,计缘已经见到了许多梧桐树,高度超过十丈的大树比比皆是。
“好,便从此处开始吧!尔等依照霞光阵布置各自行事,切记小心行事,如有消息立刻传讯于我。”
“我等领命。”
祝听涛下达命令,仙霞岛一众修士全都以两人为一组,或腾空或缩地,朝着各个方向先行离去,显然此前已经有了计划。
等其他人走了,计缘才重新浮现身形。
“哎,来仙霞岛一趟,弄得和做贼一样。”
首席女法医
“计先生海涵!”
祝听涛抱歉一句,同时从袖中取出了一个贴着符箓的锦囊,然后从中拿出了一样东西,那是一根笼罩着微弱霞光个凤凰羽毛,在计缘微微睁大眼睛的情况下,祝听涛只是对着其点了点头,然后法力一催,凤凰羽毛散发出的光辉更亮了一些。
在计缘眼中,甚至隐隐能看到凤凰羽毛上的霞光如同烟雾一样向上,但也有一定指向性,却不是因为风力和灵气流动等原因。
“计先生,此物是掌教私下交给我的,乃凰前辈脱落翎羽,无暇之羽我仙霞岛目前仅剩两枚,这是其中之一,能借其感应凰前辈驻留气息,但其居住梧桐洲多年,所经之处数不胜数,对于这些地方,此羽都会有所感应,所以其实真的想靠此物找到凰前辈可不容易。”
计缘当然明白,更觉出祝听涛似乎担子不轻,也不多说什么了。
“祝道友做主便是。”
两人缩地急行,小心呵护着凤凰之羽的霞光飘散,首先到的是一座小山的山谷处,那边有一条清澈的山间小溪流淌,还有一棵高达二十丈的巨大梧桐树。
凤凰之羽有霞光飘向那棵梧桐树,使得整棵梧桐树也有微弱霞光升起,但很显然,凤凰不可能在这里。
不过计缘已经到了梧桐树下,蹲在那清澈的小溪边,用一支竹筒贴于水面,大量的山泉溪水流入竹筒中,等差不多了计缘才站起来。
“走吧。”
祝听涛这么说了一句,继续催动羽毛和计缘离开此地,这就祝听涛的话来说和计缘自身的感知而言,施展此法就如同是某种卜算,霞光偶尔也会变化一下,显得有些不太稳定。
大约在大半天之后的傍晚,计缘和祝听涛到了一个村庄外围,在这个村庄的中心,有一棵枝繁叶茂的古梧桐,计缘只是扫了这村庄一眼,就能看出村中气相不凡,文武二道气运皆有流转,显然是有不少乡人已经出人头地。
“凤凰所落,自有福泽。”
“嗯,不过计某觉得,亦算是相辅相成,若村人无承福之相,凤凰也不会落栖此处。”
“有理,只是凰前辈不知现在如何了……”
踏足梧桐洲,祝听涛心中就一直有些不安,再次法力一催,也不停留,继续和计缘前往各处寻找凤凰踪迹。
从乡野到城镇,从溪边到江畔,从深山里到田埂间,凤凰栖息和寻常灵物不同,对于人多不多,灵气足不足的要求并不高,甚至都未必是栖息大梧桐,在一棵树龄只有二三十年的梧桐树上都有痕迹,而凤凰落枝的时候估计这树都没种下几年呢,想来凤凰在栖息各处期间,除了会收敛华光,也是会变化大小甚至形态的。
加上其他仙霞岛修士布置的阵法辅助,让祝听涛在这个国度范围内的施法达到了最高效,仅仅几天,就已经快要摸遍了涧云国区域。
但在这一天夜里,计缘和祝听涛在一棵处于乱石荒郊的梧桐树下打坐之时,前者忽然心中微微一动,立刻睁开了眼,后者有感计缘的反应,也从定中苏醒,看向计缘道。
“计先生可是觉察到什么?”
“嗯,祝道友,就当计某没来过。”
说着,计缘轻轻一跃跳到了梧桐树上,随后一催太虚玉符又施展自身匿气之法,整个人好似凭空消失了,连一点气息都不留存。
祝听涛微微皱眉,想了下再次闭目打坐,大约十几息之后,却有一道平静的声音由远及近。
“祝师弟,快快随我来,我或许知晓凰前辈在何处了,需要你的翎羽相助。”
“尤师兄?”
一名身穿蓝袍的修士踏着风飞来,看到打坐中的祝听涛惊喜万分,后者也站起来,疑惑间余光一瞥梧桐树上,然后立刻点头。
“若此事当真,我们该立刻动身!”
“我的灵觉不会骗我的,只是无法确认具体方位,师弟快随我来!”
“嗯!”
祝听涛应了一句,在那蓝袍修士才转身的那一刹那忽然暴起出手,一指点出立刻霞光如梭,打中后者的玉枕。
“啊——师弟你……”
蓝袍修士惨叫一声,直接被一击打出十几丈外,身上护身法光起伏不定,显然受了重创。
计缘在书上暗道精彩,没想到祝道友不光是印象中的爽快耿直,出手也好果断!
“哼!何方孽障,胆敢冒充我仙霞岛高人?你这一身琉璃霞光,怕是吸了不止一个仙霞岛弟子吧?”
“你,好一个祝听涛!既然如此,你便去死吧!”
那蓝袍修士大喝一声,气息刹那间变得恐怖起来,一片霞光中混合着烈焰打向祝听涛,后者一步不退,单袖甩动,舞起流光三丈扫向来袭之法。
“砰……”
大片火焰和霞光散溢,祝听涛微微一愣,对方根本不是强攻,虚晃一枪之下居然已经远遁在天边。
“孽障休走!”
祝听涛大喝一声,脚踏霞光急追而去。
计缘在树上叹一口气,刚在心中夸奖祝听涛一句,结果祝道友换了一种形式被带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