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主神再啓-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黑暗將近閲讀

主神再啓
小說推薦主神再啓主神再启
“你们到了这个时候也不知回头,今日我便取了你们的性命”
大成圣体怒吼,血气冲天,满头金色发丝飞舞,拳头在发光,伤口快速愈合。帝器所伤,竟然被他在第一时间治疗好了,实在是惊世,圣体一脉的体质可见一斑。
但这也侧面印证了这五大至尊此时伤势重到了何种地步,两人联手居然还被一个大成圣体给压制住了。
光暗至尊以暗盾挡住圣体一拳,弃天至尊和神墟之主也做出决定加入了征伐,“年轻人你还差些,虽然号称可以叫板大帝,但终究是未成道,我等可并非不能杀你。”
他们的年岁都是相当的古老,有的甚至临近神话,唤这大成圣体一声年轻人,那是一点都不为过。
“一群自斩一刀、靠定期剥脱亿万人生命而苟延残喘的人,也配与我叫嚣,今日必杀你等。”
大成圣体刚烈无比,气吞星河,拥有一种盖世的气概,六个人的混战开始,五大至尊先后爆发攻势,与大成圣体展开了最为可怕的大决战。
网游之风流骑士
他们此时的情况太差了,单独一人面对大成圣体只会完全落入下风,不等极致升华就直接完蛋,两个人勉强可以应对,但除非有人极致升华成功带走这圣体,依旧可能团灭。
三个人一起上的话,倒是可能有人能够活下来,但真的要看运气。但现在是五个人,每个人只出一击,先后夹击,而大成圣体只有一双拳头,就算动作更快一点,还有一个人的攻势他是防不下的。
蓋世
这是一场激烈的大碰撞,每一次对抗都有人溅起很高的血花,杀到现在,早已是杀机惊霄,声势盖世,在一轮轮攻势之下,哪怕大成圣体也无法挽回颓势,已然落入了下风。
……
“轰隆隆隆……”
就在北斗成仙路废墟之地正展开大战之时,宇宙边荒的天劫震世,压盖了一切,淹没无尽的星系,这是在灭人间界一般。
大道规则在排列,不断的改变,这一世的至强者的法道将成为唯一,压盖一切道统,主宰这片宇宙。
雷声隆隆,混沌气澎湃,炽盛电芒飞舞,每一条都跨越几个星系,让人无比震撼。
无尽的雷光中,有一道挺拔的身影独立,激烈对抗,征战大道,要让自己成为唯一,无尽的雷海扑来,每一重都显得那般的可怕。
天罚阵阵,大宇宙颤栗,各种光束飞舞,所有人都见到一尊高大挺拔的人形虚影,散发着人族大帝独特的血气,将一缕烙印渐渐融于天地大道中。
这一尊渡劫成帝的强大存在,竟然是人族,这一世的至强者居然又是人族大帝,这个结果让所有人都惊讶了。
大劫在继续,无尽雷海中,一柄神刀光芒璀璨,照亮了三十三层天,发生了前所未有的极致蜕变。
七大神金的光芒异常夺目,兼且有混沌之气和万物母气萦绕其中,这一柄神刀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竟是使用了九种仙料铸造而成,比之一般的极道帝兵更加珍贵,乃是真正的仙器之胚。
这一人一刀在雷光之中淬炼升华,一旦渡劫功成,当世将多一尊大帝,多一柄极道帝兵,他们将无敌天下。
……
北斗混沌地,连绵的大战越发的惨烈,光暗至尊施展神拳向前镇压,与前方的那只大手撞在了一起,剧烈摇动不已,嘴角溢出一缕血迹。
为了尽快镇压大成圣体,他全力出手应对,但打着打着却忘记了,他自己早已不是最强大时的至尊了,而今有缺,更是身受重伤,虽然胜过准帝,但根本禁不住太过于猛烈的折腾。
大成圣体身躯染血,浑身的伤势不轻,但面对攻势依旧是一拳友一拳向前砸去,神威盖世,满头发丝都在狂乱飞舞,浑身金光璀璨,赤色的神血飞溅四方,但他依然在强势出手,护佑众生。
六道轮回拳气吞宇宙,天上地下无敌,压迫的群星颤抖,簌簌坠落,五大至尊暗自心惊,他们联手虽然压制并且重伤了眼前的大成圣体,但对方却越战越勇,到了现在当真是骑虎难下了。
大成圣体的韧性和战力超乎他们的想象,一个人面对他们五人的连续征伐,纵然是浑身浴血也不曾后退半分,反而越发咄咄逼人,将他们五个死死的困在此间。
而宇宙边荒之地发生的一切根本躲不过他们的神念,渡劫之人已然在锻造升华自己的极道帝兵,一旦等他渡劫成功,自己等人可就真的危险了。
“我们不能继续拖下去了,尽快解决了这家伙,而后收集足够的生灵之力,回返禁区重新自封。”
石皇一戟横出,强大的威势镇压九天十地,他曾经成道,曾经统驭洪荒宇宙,唯我独尊,自然不会因为大成圣体的强势而有所退却。
“谁愿意来极致升华?我们现在的状态可都不好,极致升华之后,可都不会再有命在。”
轮回之主的身上爆发出灿烂的青光,璀璨的光芒冲击宇宙,震动人间,这是一场至尊间的大激战震撼人间。
而他也点出了现在的关键,至尊间都在互相忌惮,都不愿意自己成为那个极致升华之人。
五大至尊先是攻伐成仙路,而后又被两轮成仙鼎的爆发冲击成了重伤状态,因为大成圣体的死命阻拦,根本不得脱身去血洗星空吸收万灵生机来恢复伤势。
大成圣体虽然被他们重伤,但却越战越勇,这样子下去足以撑到宇宙边荒的那一尊存在渡劫成功,到了那个时候,他们所有人都要完蛋。
现在唯一的破局之法,便是其中一人极致升华回复道果,配合其他四人强势格杀圣体。
但极致升华本就是禁区至尊不得已才能使用的最后招数,大部分的至尊,纵然是未曾受伤的状态下极致升华,事后陨落的可能也是很大。
古老历史上,也仅有长生天尊等寥寥几位在极致升华血战之后,还能再度挺了过去重新自封。
不过现在的五人状态都是太差了,伤势极其严重,和大成圣体硬碰数招都容易牵动伤势呕血,一旦极致升华,那么便是必死无疑,会发动黑暗动乱的至尊都是惜命的,哪里会干这种事情。
“你们都不愿意,那就我来!!!”
妖孽 奶 爸 在 都市
不死山的石皇一声断喝退到四人之后,不可一世,乱发飞舞,眸子冷的可以冰封宇宙,他手持大戟举天劈去。
大戟劈落,发出蜂鸣般的颤声,龙纹崩现,一条墨龙腾起,扑杀向了大成圣体,那杆方天画戟有灵,张牙舞爪,这是至强的皇道一击。
大成圣体一双拳头燃尽金血,硬抗大戟之威,而他自己一声长啸,亦向前攻杀而去,六道轮回拳运转到了极致,轰杀向了石皇的眉心。
“轰!”
石皇一生强势,见过狠人、虚空、无始等,所经历的岁月太久远了,从来不服输。这是一场天崩地裂的大对决,仅这一次碰撞,就毁掉了大片的星海与混沌边荒,让这里成为毁灭之源。
铿锵声中,在帝道法则的迸发中,仙光亿万缕,瑞彩千万道,两人剧烈震动,先后倒退与横飞。
“他真的要升华?”
轮回之主和神墟之主等四大至尊惊到了,连忙帮着石皇挡着攻势,石皇的身上涌动神芒,气势攀升到了极点,竟是真的要极致升华一般,这个结果真的出乎他们的预料。
石皇极致升华出乎所有至尊的预料,这可等于踏上了一条绝路,真正极致升华与大成圣体一战过后,不论输赢,他都活不了。
“皇封天下!”
石皇大喝,一刹那间沸腾的神力凝固了,这个宇宙间所有混沌气都静止了,禁锢永恒。这是他的无上禁忌秘术之一,从石化极尽升华而变,可以封存永恒,定住大帝身,进行杀伐。
石皇施展此招只是嘴角渗血,显然这一招对现在的他而言还是太勉强了,但是这一招的威力也是惊人,大成圣体瞬间难以动弹,浑身像是陷入了泥沼中,遭遇了一场大麻烦。
大成圣体的对手可并非石皇一人,他遭遇了这等帝术禁锢,其余四人可不会客气,四大至尊联手一击将他打飞了出去,几乎将他身躯震碎。
石皇再度出招,身上的光华亮到了极致,整个人身合龙纹黑金的天荒战戟化为一道黑龙,破灭混沌之气,但却并非攻伐大成圣体,而是趁着这个机会欲要脱离战场。
“石皇,你~~~”
石皇的举动让正在联手对付大成圣体的四大至尊都是惊呆了,他们以为石皇准备极致升华格杀圣体,所以这么拼的替他挡住来自大成圣体的反击,谁知道这家伙竟然在演他们。
焰 魔
现在他们四人联手压制大成圣体爆发的全力反击,五大强者的气机相连,石皇能够脱身,他们若是抽手,必然是再度重伤,情况只会更加糟糕。
“我们几个的情况各自都清楚,五个人都留下来就是等死,极致升华也是死,倒不如一人闯出去血洗天下,还能送些生灵之气进来。”
石皇神情冷漠的开口,即将脱离这混沌风暴战场,会去发动黑暗动乱的至尊都是自私的,他们又怎么可能为了他人拼命到极致升华的程度。
现在他算计其余四人对付大成圣体,而自己能够脱身,自然是迫不及待的要去发动黑暗动乱。
这是一个极度冷酷的古代至尊,心早已被冰冷与无情淹没,亿万生灵死去,他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过去,他已经吞食了数百亿生灵,而今如果想续命的话,只能更多,不然不会起到丝毫作用。
这就如同服食不死药般,一次后药效必然锐减,唯有十倍、百倍的服用,才会得以继续将生命延长。
若是这样计算的话,这一世他所需要的生灵太过惊人了,最少也是数以千亿,甚至万亿大关都挡不住。
宇宙很大,有无尽的星系,但是生命古星远非想象的那么多,尤其是勾陈、紫微星域这样的主星,就更少了。
即便算上那些小星,以及诸多古代圣贤开辟的生命小界,所需这样的生灵人数依然不算是一个小数目。
这一世的黑暗动乱可不仅是他一个人,还有轮回之主、光暗至尊等数人,所需也不会比他弱多少。
他若是不用计今早脱离战场,继续纠缠下去伤势恶化之后,情况只会更加糟糕,而现在他脱离了战场,就可先一步独享宇宙之中的亿万生灵,趁着那人尚未渡劫成功,早一步回返禁区。
“石皇脱离了战场,难道黑暗动乱已经无法避免了。”
石皇的出现让黑暗中的那一缕曙光被阴影遮蔽,有些绝望的天机师仿佛见到了那一场史上最大黑暗动乱的开幕,悲观的预测,将可能会灭世了。
“这又是一世,我曾来过,也是这般血水滔天的场景,只是每次感受都不同啊。”
石皇云淡风轻的来到北斗精华之地的中州,高大的身影仿佛一尊古老的巨人俯瞰大地。
下方,无数的身影奔走,哭喊着,跪地祈祷苍天,拖儿带女,滚爬逃亡,一幕人间惨剧即将上演。
可是这有什么用,在禁区至尊眼中,这些都是蝼蚁,难以让他心中起一丝波澜,就这样一指点了下去,“你们放心吧!我会留下一些芬芳的种子,留给未来。”
石皇一指点出就要破灭这亿万生灵,享受他们的海量生命之源来弥合自己仙台之上的无数裂痕,但忽然间变故横生,一道仙光化为神幕,挡住了他这绝杀一指。
幽幽仙音响起,如歌如泣,震动星空,在那星域的尽头出现一个老人,衰败的躯体,暗淡的眸子,带着一种悲意,一步一步走来,“老夫在他渡劫之前答应过,可不能让你乱来。”
“边荒渡劫之人?”
石皇的目光远眺星空,他倒是真没有想到在边荒证道之人,居然在临走前还留了一个后手,那人应是算计到了大成圣体和他们开战的情况,笃定他们脱不开身,但就是这样还留了一个后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