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平步青雲 愛下-第430章 李富凱的臉腫了相伴

平步青雲
小說推薦平步青雲平步青云
柳浩天听完之后只是轻轻的撇了撇嘴:“李富凯同志,我慎重的提醒你一句,最好立刻收回你刚才所说的话。
难道你忘记以前的教训了吗?
你记不记得,你曾经亲自跟着我外出了两次,每次回来之后你都匆忙的作出结论,但每次都会被你自己的结论打脸。
现在,报名日期刚刚过了一半,你为什么就如此着急的想要下结论呢?
难道你不怕再次被打脸吗?”
李富凯不屑的一笑:“柳浩天同志,我坚定我的意见,我认为,这次全国中医大赛已经再也没有回天之力了,一半的时间都过去了,报名人数只有这么点,怎么可能组织的起来呢?我看不如直接宣布作废吧!
没有任何意义了!”
柳浩天笑了:“李富凯同志,说实在的,你年纪轻轻能够做到如今这个位置,按理说,你应该是一个很有头脑的人,是一个做事非常稳重之人,但是你的表现让我真的非常失望。
这样吧,既然你不主动收回你刚才所说的话,我们还是骑驴看唱本儿,走着瞧吧。
说实在的,咱们既做过同学,现在又是同事,我真的不想看着你的脸被自己打的啪啪作响,但是既然你不领情,我也无话可说。
散会吧!我想,不会超过5天,你会看到蜂拥而至的报名者的!”
李富凯不屑一笑:“我怎么就那么不相信呢?”
柳浩天没有回答他,直接站起身来转身离开。
当天晚上,一个让半个中医圈子非常震撼的消息传了出来。
妇科圣手刘相鹏报名参加了降龙县举行的这次全国中医大赛,而且直接报名参加妇科大赛。同时,刘相鹏还发布了一个消息,将会在这次全国中医大赛上,参加一个由会务组组织的论坛,向与会的中医同行介绍自己从事中医妇科几十年来的行医经验。
一时之间,整个中医妇科领域彻底沸腾了!
因为很多人都清楚,这位来自山东聊城沙镇齐楼村的乡村医生,乃是在全国妇科领域,尤其是在不孕不孕领域的顶级高手。
现在,刘相鹏竟然亲自出山来参加比赛,足以看出他对这次比赛的重视。
亿万首席,请息怒! 容瑛
而刘相鹏所说的,要向中医同行介绍自己的从业经验,这对很多妇科领域的中医来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一时之间,很多乡村中医纷纷报名参加这次的全国中医大赛。
因为他们知道,这位刘相鹏与他们一样,都是从乡村中走出来的名医,他的经验介绍十分难得。
即便是很多大型中医院的妇科中医同样非常重视,因为刘相鹏在不孕不育领域水平非常之高,更是拥有独家配方,效果神奇。
然而,这仅仅是第1波次的冲击而已。
第2天上午早晨9点,被称为民间骨科第1人的曹天龙也正式宣布参加这次的中医大赛。在这次简短的网络视频中,曹天龙直接放出豪言,要挑战天下所有外科中医。
总裁霸爱甜甜妻 莞蔓
对于曹天龙,很多骨科领域的医生都略有耳闻,此人乃是北一省一位武林世家出身,家传医术,自幼习武,曾经得到过多位外科名医的启蒙与点拨,在16岁时,曾经拜在衡水形意拳大师李文军门下,修炼形意拳,时到如今,已经成为了一名内功精湛,内外兼修,精通中医的武林名家,中医骨科大师,并且汇总前人的技术,加上自己的创新和发展,尤其是配合形意拳所修炼的内功,创造出了独门骨伤科的技术,被外界称为曹氏技法。
曹天龙的曹氏技法融汇正骨手法、手针点穴经络调理三种技术于一体,不仅擅长中医骨科,也能治疗中医内科,手针点穴更是独门技术,很多内科疾病都可应手而愈。
曹天龙在骨伤外科领域拥有很高的知名度。
正因为如此,曹天龙的出生更是将这次中医大赛的知名度推上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但是,真正让这次中医大赛彻底火爆起来的,却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乡野郎中,他的名字叫马海瑞。
马海瑞今年50岁左右,身材瘦削,额下一缕山羊胡,看起来十分精神。
他在最近录制的视频中,一边泡着功夫茶,一边笑吟吟的说道:“我叫马海瑞,只是一名普通的乡野郎中,我已经报名参加了这次的全国中医大赛,如果不出意外,这次中医大赛的第1名一定是我的。
可能很多人认为我是在吹牛,但是,恕我直言,请问各大省级中医院的主任医师们,他们如果不用西医的检测手段,他们敢给病人直接进行诊病吗?
他们的思想早已经被西医思想腐蚀,他们看病早就失去了中医8纲辨证的思路和手段,这些人所教出来的学生,哪怕他是博士生,又如何呢,一个个的不过是空有一些基础理论,熟练西医检测套路的、放在古代连入门中医都不如的江湖郎中罢了!
就算是古代的江湖郎中,也是要懂得号脉的!
但是,从我得到反馈的一些信息来看,很多中医院的医生在给病人看病的时候,号脉只是做做样子,甚至有些人所写的脉象与所开的药完全是驴唇不对马嘴,反正病人也不懂。
当然,或许我的观点有些偏激,但是,我可以下一个结论,中医医术的传承要靠这些大型中医院不假,但是真正的顶尖中医高手永远不在这些大医院,而是在民间!
现在,我马海瑞,以一个普通的民间中医的身份,挑战天下所有的各大医院的名医,我知道,你们这些人有的是硕士毕业,甚至是博士毕业,甚至有的人还是硕士生导师,博士生导师,甚至你们也主持了很多的科研课题,但问题是,你们真实的水平到底如何,无从检验。
因为你们所在的医院系统,属于事业单位,医疗技术水平并不是决定你们身份和地位的关键因素。
当然,你们如果想要证明自己,来参加这次的全国中医大赛吧,赢了我,你们可以为省市一级中医院的水平来证明!
如果连我都赢不了,就不要说我的观点偏激了,用一句俗话来讲,是骡子是马牵出来溜溜,不敢站出来参加这次全国中医大赛的中医,不是好中医!”
这段视频,有几分钟的时间,马海瑞在风轻云淡之间,直接指出了如今中医看病所存在的严重的问题之处。
司马谋看完了这段视频之后,直接一个电话打给了柳浩天:“老大,我敢保证,这个视频绝对是你策划的,你知不知道,你这次玩得有些太大了,弄不好会得罪整个圈子的!”
柳浩天苦笑着说道:“你以为我想吗?但是,你可知道,我现在的心理有多急吗?
我为什么要举办这次的全国中医大赛,我就是想要让全国那些大医院的那些披着中医明浩的各位主任医师甚至是硕士生导师、教授们都好好的清醒一下,他们现在的诊病方式或许可以说是先进的,中西医结合的方式也许是能够达到最佳治疗效果的,但是,他们的这种做法已经让中医的传承濒临灭亡的边缘,他们现在太过于依靠西医的检测手段了,甚至有些人如果不依靠西医的检测手段,连如何开药看病都不会了,他们已经失去了中医的看家本事,他们现在的发展思路,已经完全是数典忘祖了!
我举办这次中医大赛并不是说要否定西医的检测手段,检测手段没有任何问题,而且绝对是现代中医的有益补充,但是,有些看起来十分典型的中医病症,完全没有必要使用这些检测手段,但是某些中医不管是为了金钱也好,为了减轻自己的责任也好,只要是与看病能够沾边儿的检测,都会让病人检测一遍。
雲 中 鶴
这和西医已经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了。
我是希望通过举办全国中医大赛,能够好好的启发一下全国的各大中医院,希望他们能够在中医院里面设置纯正的中医专科,这些中医专科不能使用西医的检测手段,或许这种做法刚开始肯定会起步困难,但是,这才是中医发展和传承的正确道路,而且这种模式虽然启动速度慢,但是发展起来的话,绝对不会比现在的这些省级中医院的经营模式要差,甚至要远远超过他们。
我想要通过这种比赛,给全国的中医院打造一个经典的样板!我要让他们知道,真正有技术有水平的中医,完全可以抛弃西医的检测手段,成为治病救人领域的高精尖人才!”
司马谋听柳浩天说完之后,他沉默了,良久之后,轻轻的点了点头:“老大,你真是良苦用心呢,不过我估计,一定会有很多人说你是皇上不急太监急。连那些中医们都不着急,你替他们着急什么呢?
不过,我理解你,支持你!
因为我们都是中医真正的爱好者、受益者,更是中医文化的传播者、传承者。老大你说的没错,如果我们连中医都不自信,又何谈文化自信?”
说到此处,司马谋突然问道:“老大,你对西医怎么看?”
柳浩天笑道:“西医和中医都是医术的门类,西医有西医的优势,中医有中医的优势,两者都必不可少。中西医结合也是一条不错的医术发展之路。
这与我举办这次中医大赛的目的并不相互矛盾!”
就在柳浩天和司马谋打电话聊着的时候,这个视频在网上已经彻底火爆了起来。
马海瑞几乎在短短几个小时之内,便陷入了舆论疯狂抨击的汪洋大海中。
因为马海瑞原本只是一个小透明,没有人知道他,很多人都直接抨击他,说他发布这样的视频,是为了出风头,是为了成为网红,是想要收割流量。
但是,不得不说,马海瑞的这番话确确实实刺痛了很多省级中医院的这些主任医师。
他们真的愤怒了!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一个乡野郎中竟然敢向他们挑衅!
此时此刻,柳浩天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柳浩天看了一眼电话号码,苦笑着接通了。
电话那头立刻传来了一个不满的声音:“柳浩天,你小子快要害死老夫了!”
柳浩天连忙说道:“老师,我知道现在的你很委屈,已经陷入了舆论的汪洋大海之中,不过,我相信您的实力,以您的水平,如果拿不下这次大赛的第1名,实在对不起我柳浩天师傅的名头呀!”
马海瑞听柳浩天这样说,心里舒服了不少,不过还是抱怨着说道:“你小子呀,这么多年不出现,一出现就给老夫甩了这么大一个锅,我告诉你,要是这次全国中医大赛你搞得不好的话,以后不要叫我师父!”
柳浩天连忙说道:“老师,您放心,我心中有谱。
有您出来搅局,我相信一定可以让这原本处于温水煮青蛙状态的中医圈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现在的中医系统,再不进行自我革命,自我拯救,我真的担心中医的传承会出现问题!
唯一庆幸的是,现在国家已经开始重视中医了,有这个大前提,我只需要再推波助澜一把,就一定能够让我们中医医术和中医文化大放光彩!”
马海瑞叹息了一声说道:“柳浩天呀柳浩天,老夫我也就是看在你小子一心一意想要发展中医的份儿上,我才会违背我马海瑞医生的做人谦逊的原则,直接向整个中医圈叫板,你可知道,这需要顶着多大的压力呀!
实话跟你小子说吧,我和很多省级的中医院的那些大师们也接触过,也近距离观察过,里面还是有高手的,而且不乏连我都要发怵的顶级高手。
你小子这是让我坐在火山口上炙烤啊!”
柳浩天毫不犹豫的一个马屁拍了过去:“老师,我相信您的实力。
您可不要忘了,20多年前,我才10来岁,而你也才30来岁,我那两位大师傅都对您赞不绝口,现在20多年过去了,我相信,您现在的中医技术绝对可以碾压90%以上的所谓的中医大师了!”
柳浩天这个马屁拍的正是时候,拍的非常精准。
马海瑞原本一肚子的气,被柳浩天这个马屁直接拍没了。
马海瑞说道:“柳浩天,我发现你小子的运气真的不错,那一僧一道绝对属于中医领域的顶级高手,你能够跟在他们身边游走天下,是你的幸运。
他们这两人真的为你着想。
那个时候,以我的水平在他们二人面前还是不够看的,但是他们二人竟然为了你,在我那里整整停留了半年的时间,结果你小子把我的独门针灸之术以及我全新的中医脉络理论全都给揣摩透了。
只是我万万没有想到,你小子最后居然当官儿了,实在是太可惜了你这一身医术了!”
最強 升級 系統
柳浩天微微一笑:“老师,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上医医国,中医医人,下医医病。
而我,小的时候更是亲眼目睹了,我父亲任职期间,他所主政区域内所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老百姓生活所发生的巨大改变,那个时候我就已经立下誓言,要像我父亲一样为了我们这个国家的繁荣昌盛、为了我们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贡献出自己的一生!”
马海瑞笑了,笑得非常开心,没有在和柳浩天过多的废话,直接挂了电话。
能够有这样的徒弟,他又何惧现在网上这滔天的批判的舆论呢。
网民只看到了自己的嚣张,却又有谁知道,刺激的真才实学呢?
这一次,马海瑞打算给很多人上一上课!他要让这些人知道,高手在民间!
不得不说,随着马海瑞这个视频的发出,降龙县那边接收到的报名人数疯狂激增,短短的两天时间,报名人数已经突破了300人,其中不乏一些中大型医院的医生,这些人都是冲着马海瑞去的!
此时此刻,李富凯看到手下拿过来的报表,脸上一阵青一阵红的变换着,手微微有些颤抖。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短短的几天的时间,报名人数竟然疯狂激增。
现在,李富凯可以肯定,现在报名的这三个人肯定都和柳浩天有着一定的关系,这绝对是柳浩天的激将法。
李富凯现在特别气愤,为什么这些报名的人不动脑筋呢,为什么非得要上柳浩天的当呢?
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更不会以李富凯的心意为转移。
此时此刻,李富凯再次被自己的言论打脸了。
当天下午的例行常委会上,李富凯低头沉默不语,生怕柳浩天注意他,但柳浩天偏偏是一个得理不饶人的主,直接拿着手中的一份名单,满脸含笑着抖了抖说道:“同志们,大家看看吧,这是我们这次全国中医大赛的最新报名人数,到现在应该有500多人了吧,我记得不久之前,我们有一位同志说,我们这次中医大赛报名时间截止,最多也就60个人,现在看来,那位同志又是自己打自己的脸了!真的是不长记性啊!
算了,我就不得理不饶人了,我们换一个话题吧…”
会议室内的众人顿时一阵无语。
虽然柳浩天说是换一个话题,但实际上,柳浩天的手已经在李富凯的脸上打得啪啪作响了。
虽然柳浩天没有真的动手,但是他的这番话,每一句都如钝刀子割肉一般,让人痛不欲生!”
李富凯已经气的火冒三丈了,但是却偏偏不得不压抑着自己内心深处的愤怒。
他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此时此刻,宋瑞强内心深处也是非常愤怒,毕竟李富凯是他的盟友。拿着名单看了一会儿之后,宋瑞强突然眼前一亮,冷笑着说道:“柳书记,这份名单上好像还没有一家大型医院来参加你所组织的团体比赛吧,如果要是没有各大医院组团参加的团体比赛,恐怕我们这次的全国中医大赛也不够圆满呀?”
听宋瑞强这么一说,很多常委们也纷纷点头。
宋瑞强说的没错,在这份名单上,全都是个人参赛,没有一个参加团体赛的团队。
众人的目光纷纷看向了柳浩天,等待着柳浩天给出一个解释。
柳浩天笑了:“这个呀,太简单了,一会儿散会了,王向东同志以这次中医大赛组委会的名义,给全国各省卫健委发去一份邀请参赛文件,过不了三天,参加团体赛的队伍便集结差不多了!”
宋瑞强轻轻地摇了摇头:“柳书记,我感觉你有些言过其实了吧,别说是咱们组委会了,就是以咱们县委的名义给各个省的卫健委发过去,人家也未必搭理咱们!
不要忘了,咱们降龙县,不过是一个处级单位而已,而人家各个省的卫健委都是正厅级单位,谁会鸟咱们呢?”
其他的县委常委听完之后再次点头,这的确是一个棘手的问题,众人的目光再次看向了柳浩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