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港綜世界大梟雄-740 你跟我過來一下展示

港綜世界大梟雄
小說推薦港綜世界大梟雄港综世界大枭雄
“喔?事情办好了?”庄世楷眼前一亮,感觉速度出奇的快,手下人办事越来越雷厉风行了。
“是的,而且拜伦已经吐出来了。”蔡元琪正色直言道:“他和亨利是同学关系没错,不过并没有向亨利行贿,但是两人会定期见面,而且有次晚宴上海关监督、廉政专员、鬼佬拜伦三个人都在…”
“亨利只是轻轻和海关监督汉斯,提了一嘴两人的关系,鬼佬拜伦便抓住机会搭上海关监督的线,自此以后走私烟的生意才算迈入正轨……”
庄世楷挑起眉头,掏出一支雪茄,咔嚓,轻轻用雪茄刀切断茄帽。
“吧嗒。”茄冒跌落在桌面。
他轻轻一笑:“哈哈,果然,这就是商人!想尽办法经营关系,钻利益的缝子,赚黑心的银子,一个词!唯利是图!”
他旋转着雪茄,把玩道:“恐怕就连亨利都不知道自己当初一句话,给自己埋下要命的祸根!”
庄世楷夹着雪茄,掷地有声。
“亨利确实不知道拜伦和汉斯有利益关系,而且还是通过他搭的线,好险,我们总算逮到他的证据了。”
“虽然说起来亨利确实算个以身作则的廉署专员,起码在港岛很有原则!”
“可惜,他的金身上有黑点。”蔡元琪掏出打火机,平淡的说道:“这个黑点破了他的金身!而且拜伦与汉斯的利益输入链完整,袁浩云去海关带人的时候,汉斯还挺身出来保他!”
“不过这家伙不够勇,松手了。”蔡元琪语气带着轻蔑。
庄爷则把雪茄送到嘴里。
“啪嗒。”他上前甩开火机,擦出火苗。
“呼……”庄爷深吸口气,吐出一腔浓雾。
这次事件当中,无论是汉斯、还是拜伦、两个人家伙都是废材类型的小角色,一个松手太快,一个开口太快,面对拼命的事情根本没有拼命的勇气。
也许汉斯作为“海关监督”还能想着靠海关大佬出头、或者廉署专员站台。
可“拜伦”作为一个背着黑料的走私商人,呵呵,开口这么快,不是警队太用力,就是他太怂包,简而言之,吓破胆了!
不过,这也算是某种识趣吧。
起码能够免一场皮肉之苦。
虽然整次事件有遇到些阻力,但是目前为止大局很顺利。
庄世楷又重新拿到主动权!
接下来想怎么玩怎么玩,分分钟蹂躏ICAC至死。不过,庄爷现在的目标不是搞死小亨利,而是把华人自己的廉政专员扶上台!这中间还需要一套操作,而且亨利肯定不会甘心,必须小心亨利反打!
当然,海关监督与鬼佬拜伦的利益链,实质性与亨利有关。就算亨利没有收受贿赂,但是互相关联,就等于捏住亨利的小命,不管亨利怎么跳,庄爷都能打出绝杀!要知道,廉政专员职位的特殊性,容不得一点沙砾!
这种利益链换到其他部门长官身上,也许就是一时的停职调查、舆论影响,对于仕途不会有致命。
但对廉政专员非常致命!
“让拜伦用走私公司账户给亨利的家人打一笔钱。”庄世楷眯着眼睛,吐着气,缓缓说道:“就算泼脏水也要泼的浓一点。”
“yes,sir!”蔡元琪肃声应命,不觉奇怪。
“对了,保拜伦是海关监督官可不小,袁浩云是怎么把人抢回来的?他什么时候这么威了!”庄世楷忽然扬起嘴角,轻笑着问道。
“他开枪了!”蔡元琪神色一凛,略作沉默,组织下语言,谨慎的讲道:“我让袁浩云引用最高执法权条例,直接去海关抢人,海关监督自然是不放人!不过袁浩云果断开了两枪,带人闯出来了!”
“两枪杀了几个人?”庄世楷丝毫不以为意,低头抿着雪茄嘴。
“一枪天花板,打枪打帽子,没伤到人!”蔡元琪坦然讲道。
庄世楷瞳孔微微放大,露出很感兴趣的神色,轻笑着道:“袁sir,呵,我可真是越来越欣赏他了。”
“这次条例用的好!有条例干嘛不用!老子当年闹修例不就是为今天?”
“别说没打死人!就算真的打死一个监督,老子也撑你们!”
“啪!”蔡元琪身体立正,抬起手臂,做出一个敬礼动作,但却没有出声说话,以无声胜有声的方式向长官表达敬意。
“海关关长?由我顶着!”此刻,庄世楷手掌揣摩着下巴,眼神桀骜,态度果决。
……
“刷啦!”
中环。
五辆海关警车打开警笛,闪烁警灯。
数个路口红灯。
连连闯过!
海关关长坐在中间一辆公务车的后排……
“要玩这么大吗?”他脸色严肃,表情凝重,手中端着一个警帽,阴沉着脸喃喃自语。
只见他手中警帽的边沿处有个漆黑小洞,小洞处不规则的布料,沾染着火药,还有灼烧过的痕迹。很明显,这是一个子弹打出来的洞口。
他敏锐的嗅到一股硝烟,心知第二次“警廉冲突”可能爆发,只是没想到“警廉冲突”这把火会烧到海关身上……警队、廉署、海关又该站哪儿边?
金钟。
美利道。
廉署大楼。
“陈sir,茶餐厅送来十几袋下午茶,两百多人份。”
“怎么?你请的呀!今天这么大方!”
“哒哒哒。”亨利带着陈敬慈等一干廉署调查员们低着脑袋,步伐匆忙的回到廉记。
一名前台小姐抬起头,出声笑道。
陈敬慈表情一愣,抬眼扫过桌面上摆满如山的塑料袋,里面堆叠着一份份,全都是茶餐厅送来的下午茶。
庄sir让他们回来吃下午茶,还真给他们点了!干!而且是按照外出总计人数算的,只会多不会少!
陈敬慈低头不语的朝前台打过手势,前台小姐察觉不妙,收住嘴巴,立即闪开。
亨利则带着众人走进电梯,回到楼上开会。
……
“庄sir,海关的人来了。”两分钟后,芽子推开玻璃门,面带淡妆,轻声报告。
庄世楷抬头一眼,今天她穿着齐臀小短裤,露沟小背心,外面再套一件破烂牛仔外套,嗯,很潮。
庄爷收回目光,转向蔡元琪,端着雪茄,笑道:“刚谈到海关,海关的人就上门了。”
傾 世 之 戀 小說
“边个带头啊?”
不是够排面的人。
庄爷可懒得出场。
“海关关长,还有两名行动督查,十二名干员,身上都带着武器。”芽子如数家珍。
显然,楼下的人做过调查。
毕竟,海关关长带着兵马上门,一看就是要来找茬,怎么可能轻易放人?
“请他们上来!”
“再下掉他们的武器!”庄世楷定下基调。
“是,长官。”芽子轻声应命,合上门,转身办事。
哗啦啦,门口响起一阵人马脚步声,卓景全带着一干穿着西装,配戴武器,训练精锐的保安部警员已经抵达门外,直接沿着走廊两侧散开,完全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瞬间铺满十二层整条走廊,场面十分严肃!
庄世楷动动耳朵,侧眼扫过门外,便摆摆手对蔡元琪笑道:“阿琪,泡茶。”
“好。”蔡元琪点点头,数落的走到茶几前,拉开柜子,找出茶叶……
虽然,庄世楷觉得卓景全反应太过浩大,但是仔细想想,排场搞威风点,事情也更好谈。
他倒不惊海关署的人开枪,就那大猫小猫十几只,还不够爷的枪热身。
很快,海关长“巴特”带着一干海关探员上门。
果然,当电梯打开,他们迈步走出,望见走廊两侧的场景时,众人的心态立即就变了。
海关长“巴特”脚步还稍稍一顿,好似有些惊诧,接着才继续迈步,带人向前。
海关人马表现的也很配合,督察、干员们都卸下枪支,留在门外等候,海关长则给卓景全领进门,张开双臂,大声笑道:“庄sir,好久不见。”
“巴特!”庄世楷坐在主位上抬抬手,热情的招呼声道:“坐下喝茶。”
“好啊。”巴特轻笑着应道,态度一点都不像兴师问罪,更像是上门做客的。
而庄爷就是要把兴师问罪,变成上门做客!
“啪嗒。”海关长坐在右手边的一张沙发上,貌似随意的放下一顶帽子,把帽子摆在桌面,帽子边沿则有一个扎眼的弹孔。
巴特穿着一身西装,却专门带个警帽,目的是什么很明显了。
“阿sir,喝茶。”蔡元琪弯腰、热情的递上一杯茶。
“thankyou。”巴特接过茶杯,带着笑意。
庄世楷也接过杯茶,低头轻啜两口,接着放下茶杯,笑着说道:“巴特sir,你带顶帽子做乜?”
“要人!”巴特沉下脸,语气坚定的道:“我要带走开枪的人!!!”
他知道庄世楷不可能放走抢回来的“拜伦”,要“拜伦”没有意义,带走袁浩云更能挽回海关的面子。
底下意思就是,人给你,不过带头抢的人那家伙,给我带回去!你的目的达到了,我挽回面子了,其他的事情不再追究,和和气气的做朋友。
“哈哈哈……”庄世楷突然朗声大笑起身,绕步走出茶桌,同时俯身拍拍海关长的肩膀:“拜伦,你跟我过来。”
他带着拜伦来到办公室的落地窗前,搂着拜伦的肩膀,抬手指向外面的楼群,肆意笑道:“你看见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