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說 末日崛起 ptt-第一千二百一十一章、西陵峽

末日崛起
小說推薦末日崛起末日崛起
一盏茶的时间,天空商会一百九十二个人全部死亡,包括掌柜的和两个老祖级别的高手。天空商会的一切,成为了平安军的战利品。
天空商会倒下,宣示着黑白城正式进入刘危安时代,再也没有成气候的反对力量了。
天亮,有些因为事情耽搁,昨天没有在线的人上线,惊讶地发现,一夜之间,黑白城变天了。
“街道变得这么干净,我走错地方了吗?”
一个地方的改变,精气神的改变远没有卫生的改变来的立竿见影。之前的黑白城虽然不至于说脏乱差,但是绝对和卫生搭不上关系,而现在,整齐笔直的街道上看不见一点垃圾和污秽之物,空气都新鲜多了。
这种变化不算什么大事,却让人对平安军的第一印象很好。
“这座院子不错。”刘危安眼中露出欣赏,院子不大,风格古朴、自然,有一种淳朴的韵味,树不多,却能过滤大部分的声音,身处闹世,却仿佛是桃花源。
一草一木,都是花了心思的。
“刘城主,我家主人有请。”老仆从后堂小跑出来,态度恭敬。虽然主人对刘危安不屑一顾,他却不敢。刘危安可不是那些满口仁义道德的君子,他是连黑龙商会、天空商会都毫不犹豫连根拔除的人。
他家主人在黑白城地位超然,但是却比不上两大商会。
“有劳了!”刘危安跟在后面,妍儿双手捧着一个礼盒。
黑白城换了新主人,用百废待兴来形容不合适,但是今天绝对的是最忙碌的时候,刘危安却没有在城主府处理内务,而是出现在了黑白城三大符咒师之一的西陵峡传人布土阿木的住处。符咒,蕴含神秘的力量,以小博大,改天换地。
在如今常规渠道难以增加力量的情况下,符咒,是他能想到的最佳的办法。其实,阵道才是最好的办法,但是阵道对天赋要求太高了,相比之下,符咒稍微好一点。
黑白城三大符咒师,布土阿木是最年轻,也是出身最好的一个,剩下的两人年纪都已经过了五十。并非说刘危安不相信大器晚成,而是他没有时间等待。
騎 砍 風雲 錄
黑白城的内务,他把暂时没什么事情的杨玉儿拉进来了。杨玉儿虽然年轻,但是已经经商多年,管理公司和管理城池,很多地方是想通的。就处理政务的手段来说,刘危安是比不上杨玉儿的,让杨玉儿做这样的工作,也是发挥她的特长。
老仆把刘危安两人直接带到了布土阿木工作的地方,而非会客室。一踏进这里,熟悉的朱砂还有黄纸的味道冲进鼻端。
“主人,刘城主到了!”老仆恭恭敬敬道。
“下去吧。”布土阿木停止了画符箓,扭头盯着刘危安,不管是神态还是目光都很不礼貌,他却不自觉,语气生硬:“你就说刘危安,找我有什么事?”
“想请你帮忙画符。”刘危安笑着道。布土阿木长的很有特点,鼻孔很大,眼窝很深,肤色黝黑,浑身散发着一种野性,和这里居住的环境格格不入。
少数民族的穿着,如果手持矛枪、钢叉在山林之中打猎,一定是好手,但是拿着毛笔,表情认真的画符咒,看着很违和。
“以前的钱乐金和邱巨山也邀请过我,我没答应。”布土阿木道。
“我相信你这次会改变主意的。”刘危安道。
狼性大叔痞子妻
“武力威胁对我没用,一个游戏而已,就算你杀了我,半个月后我复活就是了,又不是真正的死亡,没什么大不了的。”布土阿木脸上看不出丝毫害怕,“我是打不过你,但是你想让我臣服,做梦!”
“杀一次,你当然不在乎了,连续杀呢,只要你敢进入《魔兽世界》,上线一次,我杀一次,上线一次,我杀一次,看你有多少时间可以浪费的。”刘危安仿佛没有看见布土阿木脸上的难看,只是平静地诉说:“我相信西陵峡的传人不止你一个,其他的师兄弟都在进步,你却一直躺在床上度过,不知道你能拖多久?当然,所谓的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熬其筋骨……或许经过这样的磨难,你的符咒之术大进也未必,要不然试一试?”
“就算我不上线《魔兽世界》,我也不会屈服于你的。”布土阿木咬牙道。
“在现实中修炼一样是可以的,不过,现实中的弊端就不用我多讲了,要不然,你也不会天天泡在线上。”刘危安见到布土阿木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不再刺激他,诚恳道:“来我这里帮忙,黄纸、朱砂、毛笔这些东西你以后就不用操心了,我会全部准备好。我知道以你的身价,这些东西不值一提,但是五级魔兽的毛制作的毛笔你应该没有吧?”
“五级魔兽?”布土阿木脸色一变。
“我刚好击杀了一头人脸蜘蛛和一头大地之熊。”刘危安道。
布土阿木不能淡定了,表情不断变幻,最后终于下定决心,抬头看着刘危安:“我可以为你做事,但是你不能限制我的自由,还有,以后击杀的高级魔兽,如果有时候制作毛笔的材料,我要优先选择权。”
“都依你。”刘危安微微一笑。
慧鑫琳海 彗星淋海
“这是我家少爷的一点小心眼!”妍儿打开了盒子,里面是一张符箓。
白狐天下
布土阿木本来想随意放在一边的,但是见是符箓,忍不住看了一眼,这一看,立刻看出了异常,忍不住拿起来了,刚一出手,就发现了不对,脸色一变。
他不顾刘危安和妍儿还在边上,仔细盯着符箓,越看越心惊,表情时而惊喜时而冒汗,最后抬头看着刘危安,激动地道:“这符咒……给我的吗?”
刘危安笑着点点头。
“这……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布土阿木忍不住问。
刘危安上前几步,拿起了一只狼毫,左右看了两眼,布土阿木仿佛是他肚子里面的蛔虫,在一个柜子里面翻找了几下,取出了一个陶罐,打开陶罐,里面装着的是弯角蛮牛的血液。
刘危安把狼毫放入血液,吸足了才提起笔,整个人的气质为之一变,专注、严肃、忘我,笔尖落在铺好的黄纸上面,一股神奇的力量生成。
手臂不动,全靠手腕的力量带动狼毫,笔尖游动,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呼吸之间,一张符箓赢完成,令人心悸的力量一闪而逝,刘危安把狼毫挂在笔架上。
“怎么可能?”布土阿木呆呆地看着符箓,眼睛瞪的很大,仿佛看见了极为可怕的事情。
朱砂与符箓的光系,好比碗与筷的关系,人血在很多时候会替代朱砂使用,但是魔兽血却不能,魔兽血太暴躁了,仿佛火药桶,一点就爆。所以明知道魔兽血是难得的材料,他却一直不敢用。
刘危安成功的例子让他的世界观崩塌了。
“请你告——”布土阿木猛然惊醒想要请教的时候,工作室已经没人了,刘危安和妍儿何时离开他都不知道。他如获至宝把符箓捧在手上,一点一点感悟……
布土阿木突然闭关了,再次出关已经是五天之后的事情了。
梅花商会。
“掌柜的,平安军要快递物品,我们——”负责日常事务的助手向掌柜的冷知秋禀告。
“我们干什么?”冷知秋看着他。
“……要不要拒绝?”助手咽了一口口水。
“为什么要拒绝?”冷知秋奇怪地看着他。
“前几天您不是接到了通知,但凡与刘危安有关的业务都不要接吗?”助手小声道。
“有吗?我怎么不知道接到了这样的通知?”冷知秋脸上的表情绝对不像是装出来的。
助手目瞪口呆。
“《魔兽世界》危险重重,什么意外都可能发生,疾风鸟虽然飞的快,但是并非没有天敌,总部或许发出了通知,但是随着疾风鸟落入了天敌的肚子里,我可什么都没看见。”冷知秋自言自语道。
“我可能记错,最近工作太慢,出现了幻觉,那我就不打扰掌柜的!”助手不是傻子,很快明白该这么做了,他退出走廊的时候,突然听见啪的一声物体坠地的声音,他扭头一看,是疾风鸟,莫名其妙的死了。
疾风鸟速度如电,只有拳头大小,是十大商会在《魔兽世界》驯养的传信利器。这小东西用是好用,就是价格太贵,一只的价格差不多300金币。
就这么死了,助手虽然可惜,但是他在退出来的时候,已经理解了掌柜的心思。反抗总部的命令,还有解释的机会,违背刘危安的话,直接就是死。死亡是小事,这个梅花商会的分店将会被刘危安吞的一点不剩,犹如天空商会和黑龙商会,那么冷知秋即使死了,也会被上面重罚的。
相比起来,反抗上面的命令的处罚反而没那么重,在可承受的范围。只要疾风鸟一死,冷知秋完全有推脱的理由,或许都不用挨罚。
当刘危安听到梅花商会已经把所有的东西发送出去了之后,脸上露出了笑意,冷知秋可以争取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