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說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第505章 細腰分享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小說推薦我,從西遊苟回洪荒我,从西游苟回洪荒
“许公子,不知籍贯何处啊?”宋清端起茶杯,送到嘴边轻轻地吹着热气。
“回大人,小生乃是福建人氏,家中父母双亡,不愿长久寄居亲戚门下,况大丈夫当思经世报国,故没奈何仓促借了些盘缠,赴京赶考,期许进第,也好光宗耀祖。”
“哦?是吗?你真的是想报效朝廷?”
“回大人的话,小人不敢有谎,此赤胆忠心,天地可鉴!”
“可是,”宋清悠悠地说,故意吊他的胃口,“当今大明皇帝陛下资质平庸,如今朝中诸多议论不满,更是在民间已经有人商议着起兵造反,推翻……”
“大人!”许幻冷汗直流,吓得“扑通”一声跪下,“小人不过穷困潦倒一介书生,无甚本事,即便是吃了忽律心、豹子肝、狮子腿、胆子倒包着身躯,也不敢参与到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中来!”
“我又没说是你,你这么心虚干什么?”宋清不屑地乜斜着他,“方才我已经试探过你的能力,身怀大才,想要成就大事,却如此瞻前顾后,畏畏缩缩,你究竟何时才能有出头之日?”
许幻迟疑道:“大人是指……”
宋清起身打开房门,检查了一下门外,确认没人之后又重新关上门,回到座位,神色淡淡地说:“你可听说过燕王,朱棣大人?”
许幻不明所以,但还是点点头,“知道,乃是太祖皇帝四子,当今天子的叔叔。”
宋清神秘一笑:“还有一个你不知道,他,是大明的下一个天子。”
“天子?不对吧,宗庙有法,长幼嫡庶各自有序,按说下一任天子再怎么也……”说着他的瞳孔猛然紧缩,“你们,你们是想……”
“没错!”宋清站起来抓住他的手,“顺者昌,逆者,亡!”
建文元年,燕王发动靖难之役前夕。
在离开之前,许幻还是想再见见她,现在他好歹也是朝廷的四品官员,有体面的人,有能力可以让她过上好日子了,她不用再去卖艺当风尘女子,她应该会很开心吧?不如趁着机会带她走?
绝世魔种
她说:“不。”
他不明白,当初不是说好在等自己的吗?现在他终于熬过来,她也可以熬过来了,为什么她要继续去做那糟蹋自己的行当?为什么每天要继续活在别人的流言蜚语中?难道她天性如此……不!绝对不是!他想起那天舞台上她扭转起舞的细腰,顾盼流转的眼眸,还有后来在园内两人的独处,他不相信她是这样的人,但是也只能灰溜溜的一个人离开了。
不明白,也许一个女人不要跟着你就是不要,你给什么都不要,死也不要。
鬼之书灵
靖难之役爆发,战争持续了四年,燕军以三十万兵力对抗朝廷南军百万大军,燕王朱棣长期镇守边关防御蒙古军队,雄才大略,善于谋断部署,又招揽纳用贤才,故以少胜多,消灭了南军主力,最后乘胜追击,攻下帝都应天,于建文四年即为称帝,是为明成祖。
这场战争结束之后论功行赏,许多功不可没的人都得到了新任天子的赏赐,他们或是将士,或是谋士,而许幻也在其列,在大战爆发之前他在朝廷之中是大理寺的四品官员,给燕军提供了许多的情报,也招徕了许多的能人异士,现在新朝建立,许幻升任二品大员。
现在他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穷书生了,也不至于再在小巷子里被流氓打得半死,而是每天处理着天下大事,挥斥方遒,他出门有一大批人抬着他,旁边还有一大批护卫守着他,哪里会出事?大明王朝真的是个神奇的王朝,皇帝是布衣出身,官员也是布衣出身,人生的大起大落实在刺激得不敢说。
那个人现在在哪儿?京城肯定是没有了吧?许幻自嘲的笑笑,战乱这么四年,也许是死在战乱里也说不定了呢,再说现在他每天都这么忙,根本没有时间去想这种事情,不仅头疼,连吩咐人去找也懒得吩咐,不想记得这件事了。
直到十九年后,他被委任一品江南巡抚,视察工作。
过杭州城的时候自然是要多呆一会儿的,人年纪大了,就容易贪恋繁华美好的事物,杭州的美是前人用无数笔墨描述过的,其中最为出名的当是宋朝柳七郎的《望海潮》,据说因为这首词将杭州描述的太过于富裕,所以间接地导致了后来金主完颜亮发起侵略大宋王朝的战争,这样的富庶之地,到处是有钱的商人、装饰美丽的女子、各种美食、戏曲等等,难怪人会想在这里养老,起了贪念也是可以理解的了。
可是见到那个人,却不是预想到的。
美人迟暮,虽说风韵犹存,脸上却也难免多了皱纹的痕迹,只有那细腰,任凭时间的流逝,一往如故的熟悉,她此刻身边领着一个约莫九岁大的孩童,依偎在一个商人的身边。
很好,呵呵,“老大嫁做商人妇”,是和白居易的《琵琶行》里一样,玩累了,所以就只能随便找个人了吗?他不知不觉就这样恶毒的想着。
他不觉走过去,路上行人纷纷让路行礼,她的丈夫也是,他走到她的跟前,望着她,眼神复杂,“别来无恙。”
平行线 即墨锦溟
不朽 丹 神
她低眉抬手作揖行礼,仍然是许多年前一样,没有一丝波澜,“妾身见过大人,不敢与大人高攀相识。”
我走了一程,爱了一程,等了一程,如今我又要走了,你还是那般不温不喜。
我时常想你到底有没有心,我这么多年做的一切你都看不到吗?真的是个绝情到极点的女子,冷酷的非常彻底,说不理就不理,说不爱就是不爱,就算是嫁给一个低贱的商人,也不要嫁给朝廷钦点的一品巡抚。
说得话真是丢人,一点也不像是读书人,高中过进士的人说出来的,却像是受了委屈的小孩子。
有的时候,答案真的不是应该寻找的东西,可是我们偏偏就是宁愿被答案折磨得遍体鳞伤,一个人躲在黑夜里的台阶角落哭不出来憋着抽噎,也不想怀揣着有毒的希望,在惴惴不安中带着希望进入棺材,看着它们一个个的泡泡破掉。
许幻拉回自己的思绪,笑笑,这些都是前世的事情了,现在茶还在眼前,要等的人还没有来,也许,也许没有发生,一切都还说不定,是不是?
也许吧,也许。希望我们每个人都可以足够幸运,看清楚自己的人生,不至于最后落得一个“虚幻”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