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棺山太保 ptt-第七百二十二章火焰師火融

棺山太保
小說推薦棺山太保棺山太保
对于万三千的安排,我没有做任何的建议。
而是询问了他有关如何去往南天城的事情。
万三千道:“你先把眼前的烂摊子处理好再说吧……!”
“南天城那个是非之地,我也没有亲自去过。”
“我唯一去过的朋友也失踪了……!”
在南天城这件事情上,万三千并没有跟我解释太多。
而是双手背后,站在悬崖边上。
此时的夜风很大,但他却能十分稳健地站在那里。
浑身上下充满了一种寂寥之感。
天下四分 寒缘子
半晌之后,万三千道:“走吧,咱们直接去等他们……!”
“而接下来的事情,就是你跟黑崖两人去做了,我就不参与了……!”
“这样也能很好的麻痹王道那王八犊子,当然还有那玄宗之人。”
“……”
万三千说的老地方是在距离负阴城有二十多里地的一处村庄之中。
这个村庄甚至可以说是万三千的村庄。
因为这个村庄是后来建设起来的。
里面住的都是那些被万三千收留的一些孤儿。
以及从全世界各地解救出来的人。
而当我们来到这里的时候,万三千就直接住进了村长原本住的房子之中。
而那栋房子也是整个村庄,唯一的现代建筑。
三层高的小洋楼,在外面能看到六扇门。
里面具体什么样子就不得而知了。
万三千进去之后,一连几天是谁也不见,也足不出户。
留在了我自己在村子之中乱转。
从我们这里能隐隐约约看到负阴城的模糊轮廓。
负阴城与正阳城不同的是,这负阴城是建在山上的。
但却不是那种连绵不断的山脉。
在负阴城的四周,全都是那种断壁式的悬崖。
与其说是山上,不如说是岛上。
而我也在闲暇之余,修炼长生诀。
在修炼的途中等待黑崖带着人来。
时间并没有过去很长时间。
黑崖是第六天早上回来的。
他回来的时候,带着一位身材矮小,头发火红的男子。
经介绍,男子名叫火融,是一名十分专业的火焰师。
这里的火焰师,其实就是现世世界中那些玩火.药的存在一样。
而我也算是明白,为什么万三千要找这个火焰师前来了。
作为现代人的我来说的话。
再没有比炸,药威力还大的武器了。
火融的性格就如同他的专业一样,说话,行为做事都是属于那种超级火爆型的。
一进到村子就嚷嚷着要见万三千。
当我告知黑崖,万三千从来到这里就进来那栋楼。
黑崖点头道:“火融,淡定点,咱们的任务是去救人……!”
可火融才不管这些。
依旧是我行我素。
一抬胳膊就朝着那栋楼走去。
口中还不停地喊道:“我不管,这万三千,用得着老子的时候,知道让你来找我了。”
“这用不到的时候,就一脚把老子踢回火云山了,这像话吗?”
就在火融骂骂咧咧的声音之中,我们就来到了村子东部的三层小白楼跟前。
火融想要进去。
但这里看门的人却只认万三千不认我们。
神武龙盘 开裆圣堂
就算是村长来了也不好使的那种。
这气的火融差点就卸下了自己背上的冲天炮准备轰开大门了。
正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
从小白楼之中走出来一位小孩。
小孩的年纪也就在十多岁的样子。
他的手中拿着一个只有一尺有余的竹筒。
隔着铁大门把竹筒递到了黑崖的手中。
同时用略带稚嫩的声音说道:“这是爷爷让我交给你们的……!”
“爷爷还说,让你们办完任务把人交给木先生之后,就可以原地解散了……!”
“竹筒之中有你们想要知道的一切……!”
小孩说完就离开了。
火融指着小孩喊道:“嗨,你回来,让万三千那老东西出来……!”
可回答他的只有啪的一声,重重的关门之声。
随后便是火融的埋怨。
“我去,这万三千什么态度,这是找人办事的态度?”
“黑崖,你信不信老子我不干了……”
“你别拦着我,我要炸了这里……”
看着我身旁骂骂咧咧的火融,心中不由得一阵好笑。
但还是装作很是尊敬的样子说道:“那个,火融哥,黑崖兄已经走了……”
“什么?走了?”
火融转头看向身后,发现黑崖已经离开了。
这才有些尴尬地说道:“晦气,真是晦气……”
说完也快步跟而来上去。
我原以为,这火融脑子不太好使。
但当黑崖跟我讲过之后,我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原来,这火融最早就是个打铁的出身的铁匠。
火融本身是玄武城的人。
但又一次他们村庄遭遇抢劫,被很多外族之人给打砸抢烧洗劫一空。
甚至火融的父母都在那一场灾难中丧失了了性命。
是万三千救了他,并且培养火融成为了一名火焰师。
刚出道的火融是负责万三千的一些矿产产业,负责炸山,爆破之类的事情。
但他因为一次金矿的开采,火融不小心把整个矿脉都给炸毁了。
所以才被万三千发配到了,人迹罕至,气候条件十分恶劣的火云山之中。
因为南岸与北岸环境的不同,甚至有些地理人文的不同。
科技侧重点的不同。
所以南岸能见到的现代通讯设备,现代工具十分地少。
所以南岸用的就是一些稀有物品,来替代现代设备的运用。
而在火云山中便有这些东西。
也不知道是万三千故意的,还是真的忘记了。
火融这一去就是五年,五年就呆在那种天气炎热,人迹罕至,的地方生活。
也难怪这火融如此的怨气。
这要是换做旁人估计寂寞都寂寞死了。
至于万三千给黑崖的竹筒,里面是一张负阴城的地图。
地图不是特别地详细,但对于我们的行动路线,以及关押陈野的地方。
以及四周的布局,人员守卫,撤退路线,都已经一一给我们做出了详细的标注。
当我询问黑崖杜仲消息的时候。
黑崖看了我一眼道:“他已经去了他该去的地方……!”
听闻此话,我心中有些诧异。
更多的则是黑崖看向我的眼神。
有关杜仲的事情,我只是随口问问,并没有特别特殊的含义。
但没想到,我问完之后,黑崖竟然是这样一个眼神。
我刚想开口解释的时候,黑崖便道:“木兄,咱们做好咱们自己的事情就行了……!”
第二天天色都还没有亮起,我们三人便踏上了负阴城的路途。
而为了加快进程,我们是直接骑着大雕前往的负阴城。
在负阴城约莫五公里的地方,我们就停了下来。
随后各自整理背包,朝着西北方向走去。
我们也压根没有想要走正门进入。
而是直接来到了关押陈野的牢房后面。
这里是整个负阴城的末端,毗邻悬崖峭壁。
我们用飞狐爪勾,缠绕住最上方的岩石,然后一点点地朝着上方攀爬。
不是我们不想骑着大雕上去,而是因为负阴城的原因。
当我与火融两人准备好之后。
黑崖道:“准备好了吗?”
“木兄你负责掩护,火融主攻,我接应你们……!”
“一旦救到人,就立马离开,不要与任何人纠缠清楚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