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討論-第二十章 可怕的念頭看書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迷途的叙事诗
穿过分割常识与非常识的博丽大结界……
空气宛若氤氲水幕般泛起涟漪……
眼前的景象也是豁然开朗……
神社的方位似乎毫无变化,巨大的风神之湖也仍然还在旁边,夕阳黄昏的余晖也仍然如此,但是……已经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了,这是毋庸置疑的。
同样是在山上,是在巨大的湖边,然而山下隐约可见的城市轮廓的一角,整齐划一的建筑群、鳞次栉比的摩天大楼、远处的电车轨道……等等等等,不一而足的景色已经消失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辽阔的原始森林,陆陆续续升起袅袅炊烟的古老村庄,田野上的庄稼随着晚风起伏,泛起一阵阵的波浪,不整齐的田埂如同乡间小路分隔着一块块的土地……
那巷子很黑 文蛋蛋
更远处还有很多很多——
譬如广袤的竹林。
穿越 h 文
譬如雾气弥漫朦胧的大湖。
譬如不知道是不是在反射着夕阳余晖,正呈现一片金灿灿之色,美丽让人目眩的向日葵田。
再无现代城市的丝毫红尘烟火的气息,恍若是直接穿越到了什么古代的时空,要不是就在神社前的空地上,正在热闹的举办着什么宴会,与会者都穿得颜色鲜艳,款式也很时尚,并不复古的话……
那么或许真的会让人产生这样的错觉来着。
“不管来几次,都总觉得是这么神奇呢……”雪之下阳乃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四周环境,兴致勃勃的这么感叹着。“果然,这个世界就是要有奇迹和魔法才有意思……”
“我还以为你早就习惯了这里呢。”
雪之下雪乃目不斜视,语气平淡的说道。
虽然有些微妙的不甘心,但是她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这位姐姐真的十分优秀,属于那种无论在什么环境,什么时候都能够光芒四射的人,简直就像是超人一般。
毕竟当初她自己都是花了一段时间,才逐渐接受这个魔幻的世界。
但是雪之下阳乃呢,除了当初直接面对世界观破碎的那一天,无可避免的表现得有些思维迟滞、浑浑噩噩之外……再之后,似乎仅仅只是过了一天,她就已经直接将世界观调整到位了。
就像是现在,搞不好阳乃小姐比起自己的妹妹,都还要更加了解幻想乡……
“怎么会呢,我要是真的习惯了的话,小雪乃你又得不开心了……”阳乃小姐深深的看了自己妹妹一眼,若有所指的这么说道。
“我为什么要生气?”雪之下同学蹙起眉头。
“谁知道呢,走吧,去看看——”雪之下阳乃轻笑一声,就要往前迈步,只是话语戛然而止。
“怎么了?”黑长直少女有些疑惑的问道,她下意识的顺着自己姐姐的视线定格的方向望去,而后微微眯起了眼睛。
“这个,要不我们……”阳乃小姐略显迟疑的转眸看着自己的妹妹,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发现自己反应慢了一拍,雪之下同学也已经看到了那边的一幕。
“没什么,我们直接过去就是了。”
眸光微微闪动,但是黑长直少女的表情却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只是淡淡的说了句。
咦?雪乃的反应貌似有些奇怪啊……阳乃小姐眨了眨眼睛,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不过看上去,貌似又不太像的样子。
难道是在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内,又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俩的信任度似乎又上升了?
……
……
“其实我也知道,这件事是无法避免的……但是……”
柳梦璃露出悲切之色,眼眶通红,星眸之中盈着泪光,正如她所说的那样,其实在当日下定决心,要肩负起责任,和自己的娘亲一起离开,为族人们寻找出路的时候。
她就已经明白了,或许当日那一别就是永远,往后余生就再无相见之日了……
只不过明白归明白,感性上果然还是很难接受这样残酷的事情,因为她一点儿心理准备都没有——谁能够知道,这样注定会发生的事情,竟然真的就在之后不久,就已经成为了既定事实。
“我理解,我理解……不过柳姑娘你先擦擦眼泪好不好。”
夏冉连连点头,小声的这么安慰着。
其实他也有颇多感慨来着,毕竟那也是他认识的、熟悉的一个人,当然不可能说真的毫无感触,只不过现在的重点是先安抚住柳千金的情绪……因为从刚才开始就已经不太对劲了,宴会现场的氛围九隐隐发生了变化。
各种笑声笑语不能够说是消失不见,但是明显已经弱了很多。
似乎空气都在不知不觉中安静了下来。
从四面八方甚至是天上,纷纷投来了各种各样的古怪视线,汇聚在夏冉的身上,简直像是要将他烧穿一般,其中蕴含的情绪意味深长,大有不同,或是好奇,或是兴奋,或是鄙夷,或是若有所思。
此时此刻,大概也就只有那些对此漠不关心,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少女,或者是什么都不知道,懵懵懂懂,天真无邪的萝莉幼女,才依然没有在意或者没有发现现场氛围的微妙变化。
前者譬如说风见幽香,这位女王大人只是自顾自的在酌酒,远远地眺望着群山之间的景色,身边直径三米之内,都似乎被她一贯以来的低气压笼罩覆盖着,无人胆敢靠近。
而后者则是以琪露诺这样的幻想乡最强者为首的一群小萝莉,她们不谙世事,天真烂漫,同样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只关注自己的事情,所以依旧在咋咋呼呼,笑嘻嘻的追逐打闹着。
可以说,现在的宴会现场的欢声笑语,多数还是这群萝莉幼女们咋咋呼呼,从而发出来的。
但是……
这并没有能够有效弥补现场氛围的僵硬,反而还将其衬托得更为诡异了有木有!
魔术师的头皮有些发麻,他刚刚其实就是担心这样的事情,现在看来并不是他多虑了,而是真的很有必要啊!事实证明早已证明,并不是只有人类才会有八卦之心,或者看热闹的心态。
“柳姑娘……”
一边接过夏洛特递过来的纸巾,他一边小心翼翼的给神色凄然的少女递过去。
然而柳梦璃却没有抬头,她只是在低着头默默的流泪,这件事给她的打击委实是有些大,或者说是大得离谱才对。
恍然若梦,弹指间,便是玉老千年,曾经好友的音容笑貌还历历在目,明明还是不久之前的事情……可是现在,实际上却已然是沧海桑田,物是人非,事事皆休,犹如梦魇……
“柳姑娘,我说啊,你先别哭好不好,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欺负你了……”
魔术师唉声叹气,他还没有遇到过这么麻烦的事情。
他现在都不敢转头看向四周了,因为想都不用想就能够知道,此时此刻不知道多少人正在看着自己这里,表情眼神各异,唯一共同的地方就在于那种看人渣的鄙夷视线……
嗯,当然了,也有可能是自己疑神疑鬼,神经敏感也说不定,或许她们只是好奇的在观望呢?他只是以己度人,所以才会觉得自己这个时候正在接受强势围观、众人鄙视罢了……
夏冉有些心虚的这么想着,自我安慰情况还不是特别糟糕。
他自然也明白这个是很正常的状况,毕竟眼下的情景实在是很难不让人联想到那方面去,毕竟一个女孩子面色悲切,凄然落泪,而在她身边的男人小心翼翼的在说着话,但是越说,女孩子就哭得越是凄切……
这样的情景,怎么不能让人心生联想?
搞不好的话,甚至可能已经有不少人的脑中小剧场,已经在往八点档狗血剧的方向开始演绎了啊!
真的是太渣了,一定是在欺负人!一定是这样的!
这么胡思乱想着,夏冉忍不住的扯了扯嘴角,他看了看失魂落魄的柳梦璃,还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个一向冷静从容,落落大方的女孩子竟然会有这么黯然伤心的时候。
影帝重回十八岁 纵马昆仑
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他举起了手中的纸巾,往少女晶莹如玉的脸颊上凑去——
“发生什么事情了?”
这个时候,有着平静的声音在边上传来。
魔术师转眸瞥去,只见一身休闲便装的黑长直少女已经来到了长桌旁边,在她的身旁,是笑容开朗到宛若笑意固化在脸上的面具的阳乃小姐,人如其名,简直像是走到哪里都在散发着太阳般的光芒与温暖似的。
虽然是保护色,虽然是伪装用的面具,但是面具戴久了,那其实就已经是真实的脸了。
“唔,这其实是有很复杂的原因的……”
夏冉略微迟疑了一下,这么回答道。
“哦,那就等等再说……”
雪之下雪乃了然的点点头,她直接上前一步,伸出一只白皙修长的纤纤素手,掌心平摊向上,语气平静的说道:
“纸巾给我。”
“啊,不用不用,怎么好意思麻烦你呢,雪之下同学……”魔术师条件反射举起另一只手来摆了摆,谦虚的说道。
“真的不用麻烦我吗?”雪之下冷静的凝视着他,语气和声音不变,一如之前的平淡。
“……”
“……”
“哦,其实刚刚我只是客气几句,还是麻烦雪之下同学你了,你请……”
夏冉轻咳一声,他总算是及时的反应过来,发现自己这样的举动似乎有些不太适合,于是轻轻的将自己拿着的纸巾,放在了少女依然平摊着的手掌上。
然后,他往边上的阳乃小姐的方向看去,发现这位姐姐大人的笑容貌似突然变得更加阳光爽朗了一些,在注意他的视线之后,也歪了歪头,对他轻轻的眨了眨一只眼睛。
看来这两个人的相处模式一如既往的稳定,小雪乃也是稳得不行,其实真的不用自己担心什么。
阳乃小姐的心中轻轻的呼了一口气,不过同时也觉得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这样的话,自己这个姐姐的作用不就越来越小了吗?妹妹开始信任的是另一个人,依赖的也是另一个人。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
聆听星辰
……
很快的。
柳梦璃的情绪好了很多,虽然她脸上的笑容还是过于凄然,眼眶也还是有些发红,没有那么快能够消下去。
而雪之下姐妹两人也知道了是怎么一回事,同时有些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这的确是一件很令人悲伤的事情,难怪这个女孩子会这么悲切。
“柳小姐,你还是看开一些吧……”雪之下阳乃犹豫了一下,这么开口劝慰道,就连她都罕见的有些词穷,主要是这样的事情本身就是一个非常沉重的话题来着。
事不关己,就无法感同身受。
所以外人不管说什么都没有什么意义,说得太多太花了的话,还会有种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嫌疑……再加上她也的确和对方不太熟悉,也只能够说这种干巴巴的话了。
“谢谢你,雪之下小姐……其实我知道的,离开那个世界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
柳梦璃轻轻的拭去眼角的泪珠,露出一个有些悲伤的笑容。
“也许人和人之间的缘分都是注定的……等到上天要收回的时候,连一天一刻都不会多等……再深沉的感情,再真挚的牵挂,还是会有分开的一天……到头来又怎么敌得过生离死别……”
“这个……”
雪之下阳乃张了张口,顿时无奈的苦笑起来,果然这就是作为普通人的自己,和这些非人存在之间存在的巨大差距吗?
明明看上去似乎互相之间的年龄差距不大的样子,为什么对方会有这么深沉的人生感悟了啊!阳乃小姐的确是要远比大多数的同龄人,都要更加的成熟稳重,但也仅仅只是“稳重”。
——可是对方的感悟根本就是“沉重”了啊!
——这可怎么比?!
“对不起,我的确不该说这些的……”柳梦璃似乎也反应了过来,她微笑着摇摇头,轻声的说道。
“这个没什么……”
阳乃小姐连连摇头,她有那么一刹那间的心动神摇,这个貌若天仙的绝美少女实在是美得惊人,尤其是此时此刻,那发红的眼眶和悲伤的眼神,让那笑容在很美很美的同时,也实在让人心疼。
即使她同样也是女生,在刚刚的瞬间,竟然也忍不住的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真的是太犯规了吧!
“话说回来,这件事……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吗?”几次张口,最终都没有说些什么的雪之下雪乃,终于是忍不住的问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她澄澈的漆黑眸子凝视着夏冉。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因为什么原因而莫名其妙形成的观念,让她下意识地觉得这人似乎是无所不能的,无论怎么样的事情,他都有办法解决。
“这是在另一个世界发生的事情,而且已经过去上千年的时光了……”夏冉摊了摊手,表示这个的确超出自己的能力范畴之外了,“死而复生虽然不是什么难事,但是也有一定限制的。”
“死而复生不是什么难事……吗?”阳乃小姐的嘴角微微抽搐。
妃池中物:魅后无双 月惊华
她尽管早就知道,非人的世界对应的乃是各种非常识的事情,各种各样非科学的事例,甚至反逻辑的现象都是有可能的,但是还是忍不住的觉得这人未免变态过头了。
“其实不用这么做的,夏公子……”柳梦璃却是摇了摇头,红着眼眶微笑着,“万灵盛衰,乃是常理,死生之事也本就是理所当然的,你无需如此,我也只是……只是陡闻故人噩耗,心中百感交集而已……”
“是这样吗?”魔术师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轻轻的点点头。
人其实都是不理性的,明知道是这么一个道理,但是接受不了的也大有人在,要是有机会能够挽回的话,那么绝对只会任性的遵从自己的内心,而不是保持理性。
阿尔托莉雅从拔剑之日,就知道不列颠会灭亡,她也以为自己接受了。
结果真的到了那一天,理性的王,完美的王,却是泣不成声,拒绝了自身的救赎,决意要借助奇迹的力量改变历史,扭转悲剧,也绝对不肯接受这样的破灭。
基本上就是这样。
柳梦璃也同样如此,只是她非常清楚这件事的确已经无可挽回,也不希望自己为难,所以才会这么说的罢了。
被魔术师这么深深的看了一眼,柳梦璃有些苦涩的一笑,她轻声说道:“对不起……我……我现在可能实在是没心情,就先回去了……欧阳小姐,没有办法为你接风,但是我还是很高兴能够再见到你的……”
“嗯,我明白的,柳姑娘。”
一直都没有说话的欧阳明珠轻轻颔首,她当然能够理解,因此自然不会有什么不悦。
向着众人如此一一点头道别,有着明澈而又梦幻的气质的少女带着苦涩的神色,转身离开了会场,背影显得孤单而又萧索。
“……”
“……”
气氛稍微有些沉寂。
“不去送送她吗?”雪之下雪乃收回视线,低声的问道。
“不了,她现在最需要的是一个人静静……”夏冉摇头,接着又看向四周的会场,发现气氛依然有些奇怪,安静占据了大多数的空气,但是至少不像是之前那么僵硬了。
现场的妹子没一个是普通人,只要有心的话,隔着九条街都能够听得清清楚楚,更遑论是这么一丁点儿的距离了。
所以自然都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没有人再用看人渣的眼神盯着夏冉。
像是凝固的空气慢慢的重新解冻,宴会现场虽然没有能够马上就热烈起来,但是也的确重新变得正常了起来,不像是之前那么诡异——
想想吧,夜幕降临,晚风吹拂,在神社前的空旷地上,一大群人不声不响,只是注视着中间的长桌,在听着一个女孩子的悲不成声……这场景怎么看怎么诡异,真的能够让人头皮都发麻。
“话说,我是不是不应该将这个消息告诉她的……”魔术师呼了口气,收回了目光。
“这种事情……其实还是不要瞒着比较好。”阳乃小姐摇摇头,她的看法却是完全不同。
“或许吧……”夏冉再次叹气,然后看到了有些忐忑不安的莫德雷德,向着自己等人这边的方向走了过来。
“父亲大人……”莫德雷德从刚才开始,就异常的不安恐惧起来了,因为随着落日的落下,夜色逐渐深沉,她最想见的那个人也仍然是没有出现,这让她不可避免的越发慌张起来。
如果不是夏冉这边也还有事情的话,她大概早就按捺不住,要过来询问一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是不是父王讨厌自己!
是不是她不想看到自己,故意不肯出现?
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
当然,现在她同样也按捺不住,一看到夏冉这边有了空闲,马上就过来了,努力冷静的声音之中不可避免的带上了一丝丝的慌乱,就像是被父母遗弃的小女孩一般。
“父、父父父亲大人——?!”
瞳孔猛地收缩,阳乃小姐觉得自己心脏几乎要漏跳一拍。
她下意识的转头看向自己旁边的妹妹,却是发现少女紧紧的咬着下唇,但是看样子并不是预想之中的那种表现,譬如说不敢置信,无法接受之类的,而是更像是有些恼怒这件事的发生,却又无可奈何。
等、等等!不会吧!
因为天色太黑,烛光也不太真切,所以雪之下阳乃没有能够看到稍远处正走过来的莫德雷德标志性的金发碧眸,她倒吸一口冷气,脑中几乎是瞬间冒出了一个可怕的念头。
难道是雪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