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玄幻小說 妖魔哪裡走討論-669.就在眼前相伴

妖魔哪裡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裡走妖魔哪里走
王七麟一抬头正好与那鬼脸来了个对视,然后他脸色一沉吼了一声:“滚蛋!下来老子整死你!”
估计这雪金尸趴在窗口迟迟不下来是想吓唬他。
毕竟它这个架势确实挺吓人的。
结果王七麟出口就开骂,它可能没有遇到过这种人,一时之间镇住了,便没有冲他扑下来而是探着头往下看。
听到王七麟的吼声唐铭抬头看,一看头顶每一扇窗口都趴着个雪金尸,而且所有雪金尸都在阴沉沉的凝视着他们,他的裤裆当场就有点热乎了。
这时候王七麟心里忽然想到了在梦里接触的一句话,叫做老天爷给你关上门的时候一定会打开一扇窗。
他记得在梦里这话是用来开解人的,但当前来看他觉得这句话可能是陈述一件杯具。
现在他就希望老天爷别给他们打开窗了,帮他们关上窗最好。
他们两人没动弹,这些雪金尸也没有动弹,仅仅是趴在窗上阴测测的凝视着两人。
看着这些诡异的雪金尸,王七麟又想起了狼群,就问道:“你说这东西在等什么?是不是在等所有雪金尸聚齐了然后一起下来?”
唐铭惴惴不安的正要开口,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呢,又有一张鬼脸露出在窗口。
这张鬼脸一出现,所有雪金尸鬼叫一声,呜咽着张开双手向他们扑下。
唐铭只来得及骂一声乌鸦嘴就再没机会说别的话,因为有两个雪金尸扑到他头顶了。
八臂夜叉的本事展现而出,他身躯一震夜叉飞出撕扯一具雪金尸,而唐铭挥臂放出两把毒钩钉在了另一个雪金尸身上并厉喝一声:
“滚!”
两个雪金尸被打飞出去,它们落地后立马翻身而起匍匐在地——
这些雪金尸虽然是人尸但并非像人那样走路,而是野兽般四肢伏在地上往人身上扑,看起来是靠尖锐的爪子和牙齿来撕咬对手。
雨露均沾,也有两只雪金尸冲王七麟扑了下来。
见此王七麟鼓荡真气施展太岳不摧神功,不退反进上去挺肩来了个蛮牛冲撞,其中一只雪金尸便被他用肩膀给硬生生撞飞了。
另一只雪金尸劈手砸下,王七麟见此凶性大发,他没有用武器,而是眼手一条线,闪电般探出手臂来了个空手夺白刃的功夫直接掐着脖子逮住了。
雪金尸同样伸出爪子扫他脖子,它的爪子上长得不是指甲,而是能闪烁寒光的刀片!
王七麟迅疾反应来了个铁板桥,雪金尸利爪扫过划开空气发出嘶嘶声响。
短暂交锋,双方全下死手!
铁板桥避开雪金尸伸出来的爪子,王七麟变换位置一只手摁住它肩膀一拳头砸它后脑勺,同时右膝曲起向着它后腰撞去——
先弄断它脊梁骨再说!
膝盖如愿撞在了雪金尸后腰上,王七麟心头暗喜以为这东西不过如此。
结果这一撞如火星撞地球!
一股剧痛从膝盖传到他后脑勺,太岳不摧神功能护体但不代表没有疼痛感!
他这一膝盖可是狠,感觉自己好像撞在了铁板上,而雪金尸也是够惨,整个身躯已经对折,他趁机撒手,这雪金尸便被顶飞出去!
雪金尸落地,像破烂麻袋装的野草一样在地上乱翻几圈。
王七麟扫了下膝盖准备继续迎敌,没想到那雪金尸的身躯别扭的扭转几下,竟然又缓缓的爬了起来!
看样子它只是被撞飞出去,连皮都没掉一块!
又有雪金尸联袂扑来,王七麟捏剑诀一声剑出,六把飞剑齐刷刷展开。
剑雨飞洒!
有雪金尸当头落下,王七麟御剑同时反手拔刀,妖刀切开空气带着一声脆响斩落在那雪金尸头顶。
巨力砸下,泰山压顶!
妖刀刀刃从雪金尸头上扫过,声音凄厉刺耳,像是扫在了精钢上!
妖刀被压如弹簧般弯曲,王七麟强力甩出,这雪金尸便倒翻几个跟头飞了回去又落在了窗口。
它如灵猴般单爪抠着窗口挂在墙壁上,冷冷的看着王七麟。
四五个雪金尸硬顶飞剑撞上来,火光四溅,地宫外头跟元宵节放烟花的广场一般。
六把飞剑全被荡开,小阿修罗们一时发怔:这什么玩意儿?
按理说铁人也能被他们劈下二两铁来,怎么这玩意儿能扛住他们攻击?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雪金尸冲来,王七麟一看妖刀不能破防,索性回身一甩将妖刀插在地上,摆开双爪厉喝道:“来!”
当头一只雪金尸冲他上三路而来!
其他的冲他下三路而去!
这是不打算给他留后了!
当然如果他今天死在这里,那更别谈留后这回事。
王七麟眼疾手快捏火焰印四处轮转。
火焰狂飞,拍在雪金尸们身上发出砰砰砰的响声。
雪金尸力大无穷,这一记扑击就是泥头车踩着油门撞老太太!
王七麟以二牛之力出击将雪金尸拍的后退,可自己也被反震的后退。
烈焰在雪金尸身上燃烧,但逐渐便熄灭。
雪金尸身躯光滑如故。
这与黑毛干尸不是一回事,它们不怕火!
雪金尸又扑来,王七麟一看刀不怕火不怕,他索性来横的!
他错步避开雪金尸的利爪,伸手上去抓住它脚腕学挥舞敌人尸体当兵器的典韦,周围雪金尸敢扑上来一律拍上去,一时间气吞如虎!
可时间久了就不行了,雪金尸着实太沉重,以他的膂力挥时间长了腰酸背痛腿抽筋。
雪金尸速度快、力量大、防御强,简直就是一个个人间凶器。
他遭遇围攻之后力有未逮,便且战且退靠近了地宫青铜大门,以大门为依靠保护后背。
唐铭那边被围攻的也很惨,但他又抽出了一把快刀,这快刀挥舞中有阴风缠绕,雪金尸竟然不敢轻弑其锋,只能抽冷子去挠他。
王七麟有大门护住后背便冷静下来,有雪金尸跳起,他右臂擎天格挡左手捏剑诀以六剑齐出横冲直撞!
六剑加身,外表近乎金刚不坏的雪金尸也顶不住,小阿修罗御剑上前刺出,抬脚使劲抽射一记!
死门剑汹涌澎湃的杀机带起剑尖螺旋探出,雪金尸一下子捅了个口子。
虽然这下子算是重击,但王七麟不敢乐观——他知道这雪金尸无生无死更没有欢乐疼痛,就算捅伤它也不算什么。
可是事实出乎他的预料。
受伤之后的雪金尸张开嘴巴发出惨烈的嚎叫,带着凄厉叫声它倒在地上开始打滚。
少年 仙 尊
一些如水银般质地的黑色东西从伤口里淌了出来,雪金尸挣扎一下后竟然从内里开始融化,最终只剩下一张皮。
其他雪金尸也惨叫一声,不过没有趴在地上打滚,而是惊惧的退到了一边。
趁这机会唐铭推了他一把,接着三步并作两步钻入地宫内并迅速的闭合大门,他用身体死死顶住门板叫道:“还愣着干什么?顶住门,先缓一缓!”
王七麟说道:“这能缓个屁,它们可以从窗户进来!”
他纵步跳起,利索的跳上一处窗户。
雪金尸四肢着地奔跑,能够如壁虎般在墙壁上攀爬,很快便有雪金尸爬了上来。
王七麟的六剑加听雷神剑都已经埋伏在窗户内了。
雪金尸钻进来,七把飞剑一起飞出,轰它的七窍!
金石撞击声和滚雷轰鸣声不绝于耳,这钻进来的雪金尸等于落入他陷阱,被他来了个当头一锤!
雪金尸被轰的倒飞回去,顿时有七窍往外流淌黑色水银状东西。
其他雪金尸见此手忙脚乱往后退,远远站着不敢再靠近。
见此王七麟心里大喜,他叫道:“雪金尸还有意识,它们很怕死!”
唐铭苦笑道:“奶奶滴,问题是咱们没办法弄死它们!”
王七麟说道:“能,它们并非是刀枪不入,只要刀够锋利还是能伤害到它们的,而它们不能受伤,一旦受伤就会是!”
EXO之偷心保镖哪里跑
听到这话唐铭联想先前雪金尸避开自己快刀的行为,他也跟着大为欣喜,叫道:“原来如此,那七爷你快用我那把龙纹灵犀刀,龙纹灵犀刀最是锋利!”
王七麟问道:“什么龙纹灵犀刀?”
逐心
唐铭说道:“就是我给你开青铜大门那把刀!那是我爷爷当年在大雪山救了一位活佛后所得到的回报,相传那把刀乃是以天外飞铁所铸就,锋利无匹!”
王七麟讪笑道:“那把刀我刚才没注意放到哪里去了,好像是下泰山嵤之前将它给扔在了外面,你还有没有其他快刀?”
他这话是糊弄唐铭的,龙纹灵犀刀是弯刀,不长,被他用完后习惯性揣入了怀里,然后被造化炉给吞掉了。
为了打发唐铭,他将外套脱下拍了拍身上给唐铭看:
“龙纹灵犀刀真不在我身上,而且我发誓我也没有须弥芥子那种宝物,所以你到底有没有其他宝刀了?”
唐铭叫道:“你竟然把龙纹灵犀刀给随手扔掉?真是、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你才好!”
他甩手要将手中另一把宝刀扔上来,但想了想后说道:“你下来顶门,我去堵窗口!”
他算是聪明人,知道这把刀一旦落到王七麟手中怕是没有好下场。
问鼎天芒
王七麟并不贪图他的刀,听到这话便跳下来用后背堵住了门。
唐铭抽出刀夹在臂弯里用袖子擦了擦刀刃,伏击在窗户口后头低声道:“来吧,让你们尝尝新亭侯的厉害!”
一听这话王七麟大惊:“你手中的刀是新亭侯?”
新亭侯乃是九洲名刃之一。
相传此刀乃是汉末猛将张飞初拜为新亭侯时命能工巧匠取炼赤珠山铁打造而成,削铁如泥、霸气凛然。
很多人都知道张飞为给关羽报仇出征东吴结果被麾下士兵斩首一事,但很少有人知道,在这个传说里,斩掉张飞头颅的正是名刃新亭侯。
撞击青铜大门的声音没有再响起,雪金尸选择了从窗口来突袭,结果正中唐铭意下!
唐铭号称八臂夜叉,他靠的便是速度,双臂功夫施展开来带着残影当真如八臂一般。
窗口不大,雪金尸往里一钻正好卡住,就跟给他送饭一样被他一一刺伤。
雪金尸不能有伤口,它们一旦受伤便会烟消云散。
唐铭几次连击得手,顿时恍然大悟:“王大人,我悟了!”
“雪金尸不是活物,它们燮胄一般,都乃是怨气所化,一旦身上出现伤口,怨气散掉水银淌出,就变成了不折不扣的死尸!”
雪金尸没有什么脑子,它们只有对生气的追逐与攻击,以及对怨气的恐惧。
所以有雪金尸受伤怨气外泄它们会惊恐的逃避,但一旦怨气消散它们又会去追逐王七麟和唐铭的生气来发起攻击。
它们很厉害,可惜被找到了漏洞——
唐铭堵着窗口,来一个捅一个!
雪金尸逐渐被毁掉,唐铭松了口气倚在墙上喘粗气:“总算、总算把它们给整死了,呼呼,这可真把我给累坏了!”
王七麟苦笑一声,指着那生在半空的青铜大棺材说道:“别高兴的太早,剩下最后正主还在里面,要是我所知不错,里面葬着的就是泰山嵤镇压的尸王。”
何止泰山嵤在镇守,外面的千棺困宅大阵也在困守这尸王!
唐铭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那些传闻到底是不是真的?难道真有尸王这种古怪玩意?”
王七麟沉默了下来。
唐铭琢磨了一下忽然又说道:“不管它是不是尸王,咱们何必净钻牛角尖?反正现在棺材里没有动静,如此一来咱们还管他干什么?赶紧找不死药,拿到手走人不就得了。”
王七麟指向九龙藏棺说道:“如果那所谓的长生不死药,就在棺材里头呢?”
唐铭一听沉默了。
他思索了一阵后失神的说道:“还真有这个可能,它娘的,如果棺材里头真有尸王,那长生不死药很可能被它给含在了嘴里,有人用这种仙丹妙药来镇压它!”
这话顿时打消了王七麟对长生不死药仅存的一点念想。
一颗丹药被一具尸体含了一千大几百年,先不说这药是否变质,单是想一想就感觉恶心!
唐铭又说道:“这一切都是猜测,或许长生不死药不在棺材里头呢?或许它被藏在了这长生俎宫里呢?咱们先在里头搜搜看,即使找不到长生不死药,咱们总能找到点别的东西吧?”
长生俎宫就像一座寻常宫殿,里头东西很繁杂,有书架书柜、有木桌和蒲团、有笔墨纸砚。
王七麟先去看与文字相关的内容,木桌上本来有竹简,可是时间太久,穿竹简的麻绳已经腐烂了,竹简本身字迹也模糊不清。
他拿起竹简想看看,结果一提起来,整本竹简全散乱了!
竹简噼里啪啦落在书桌上,有的当场四分五裂。
声音嘈杂,他有些尴尬的看向唐铭。
结果唐铭竟然不见了!
夜行歌(下)
他快速在宫殿里头扫荡,地上没有唐铭身影。
这让他有些着急,不管是泰山嵤还是无俎地宫都透露着邪气,他第一反应是这唐铭不会给什么东西弄去了吧?
但这念头一闪而逝,他迅速想到了真相,抬头看向悬挂在半空的巨棺!
只见在巨棺正下方的诸多青铜链子中,一个猥琐的身影正在悄悄攀爬,这不是唐铭是谁?
王七麟冷笑一声挥手放出飞剑,六把飞剑叮叮当当敲在青铜链上,将它们敲得摇晃不止。
唐铭急忙换位置避开来袭的飞剑,他委屈的叫道:“七爷你这是干……”
“干干干,不用问,问就是老子要干你。”王七麟掐着剑诀凝视唐铭。
“说,你是什么人?”
唐铭愕然道:“我是什么人?我是唐铭啊!”
王七麟冷笑道:“当我傻子呢?你是唐铭?你是唐铭能被泰山嵤顶上的机关给暗算?”
“唐门机关术妙绝天下,你连上千年前古人布下的一处寻常机关都察觉不到,也有脸自称唐门子弟?”
唐铭无奈的说道:“我刚才太心急了……”
“闭嘴,这时候就咱们两个人了,你还有什么瞒着我的必要么?”王七麟喝道,“是条汉子的就摆明车马炮,咱们一对一的较量!”
唐铭叹气道:“可我真是唐铭,王大人,我怎么才能自证清白?我放出我的地行夜叉给你看不行吗?”
“我可以发誓没有在身份上欺瞒你,誓约你来立,不管什么毒誓都可以!”
他后面这句话说的斩钉截铁,听的王七麟一时疑惑。
难道这货真是唐铭?
唐铭看着他慢慢的说道:“王大人你现在怀疑我了,这很正常,我来十万大山,其实不是冲着剿灭旱神而来,我的真正目的便是为了长生不死药。”
“但我不是为了我自己,是为了我的妻子。”
“我妻子家族世世代代都以移灵术——也就是赶尸术谋生,这盏过岭灯便是我妻子家族所属。”
“前些日子有人控制了我妻子家族,以长生不死药威胁,要他们找到这东西,否则便灭杀他们。”
说到这里唐铭苦笑一声:“我妻子全家族人的性命都在人家手里,我能怎么办?只能投鼠忌器,替他们来寻找这枚不知道是否存在的仙丹灵药。”
“还好,看起来这枚仙丹灵药真的存在,而且现在恐怕就在我的眼前。”
“王大人,只要拿到不死药,我就能救下我妻子一家老少的性命,我没办法,我必须得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