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 愛下-二一三 西門陰風略施懲罰,驚心查看婉兒後世熱推

西門慶之九世劫
小說推薦西門慶之九世劫西门庆之九世劫
本书首发17K小说网站,支持正版阅读!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202场第1场次——西门阴风催发感冒三代。
西门大官人的阴魂听到小崔最后一句“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对花璟末的高度赞叹,激动地从椅背上一跃,跳到他的肩膀上,搂着他的脖子就是一顿kiss,还说:
“真是第一个明白人,你看得真准,有我这个三百年前的真身魂灵助他一臂之力,还有小统、千年龙珠的神力相助,他可不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千古第一人吗?”
小崔突然浑身冷得打颤,对张姐说:
“你在哪个星球得的这个厉害感冒?不就和你说了几句话吗?我浑身发冷,你来摸摸,直打颤,你的感冒过继到我这里了。看你怎么赔我吧?”
小靳听了,咯咯地笑着说:
“我只听过有过继财产的,有过继儿子的,没有听过有过继感冒的,呵呵……真逗!”
小崔白了他一眼说:
“你头发长见识短,少见多怪,怎么不会过继感冒了?我朝你打个喷嚏,看不把病毒传染给你了。”说着,他凑近了小靳就想拉扯他,小靳忙像躲避瘟疫一样躲着他,小崔在后面追赶,小靳在前面跑,他们绕着办公桌转圈圈……
西门大官人的阴魂为了感谢小崔对老九的高度看好,就一跃跃到了小靳的肩头,忍着他的口臭、狐臭,硬是拽开衣领给灌了好一阵的阴风。
张姐看到他们就像狗撵鸡一样闹个不停,灵机一动,喊道:
“孙局长来了!”
重生 日本 當 廚 神
他们来了一个紧刹车,小崔差点撞到小靳的后脑勺,小靳感到浑身冷得打颤,“阿嚏阿嚏”地打了好几个喷嚏。随后,他抱着肚子蹲在了地上,说:
“看你,真把感冒过继到我这里了。我浑身打冷战,还肚子不舒服。”
小崔笑得肚子疼,忍着笑说:
“这下相信感冒能过继了吧?到了你那里,已经是感冒第三代,还发生了突变,你马上就要肠胃不适,上吐……”
小崔的“下泻”一词还没说出来的时候,小靳已经抱着肚子跑了,边跑边说:
“不好了,我要窜稀(拉肚子)。”
看着他弯腰、抱肚、疾跑的忍俊不禁的样子,小崔和张姐都被惹得哈哈大笑,当然,还有第三种笑声,他们要是知道这个,也是开了眼界了。
哈哈……西门大官人的阴魂一路笑着,飘回了花璟末的办公室,直到附体停当,还在笑个不停。
花璟末心里默念:
“什么事笑得如此开心?”
飛揚 的 青春
爱势汹汹 蓝堇
“哈哈……老九,我对说你闲话的小碎嘴们略施惩罚,他们的感冒瞬间衍生了三代,还发生了变异,最后的小靳同学是上吐下泻不止啊,就他跑卫生间的样子让人发笑!”
花璟末翻看一份材料,头摇了摇,心里说:
“不是查异样去了吗?”
西门大官人正要开口,花璟末的手机响了,只听他答:
“嗯……嗯……马上就到!”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202场第1场次——西门大官人大使魂力。
花璟末抬腕看了一下手表——中午十一时十五分,他想等到下班再去赴约,让她多等一会儿也没事,又一想,下班时候,要是小狮子来接下班,自己恐怕又会中邪一样跟她走,像一个玩线木偶一样,被她牵着走……想到此,他立马起身,出门,下楼,走向停车场。
“老九,我们这是要去哪?”西门大官人的阴魂着急地问。
“不是我们,是——我,给你说了多少次了。”
“干嘛分得那么清?我是你三百年前的前世,你是我三百年后的今世,我们早已血脉相连、荣辱与共,还分什么你我?你不是想知道早上你去办公室,为啥气氛怪怪的吗?”
“路上说吧!”
“老九,你……先说去见谁吧?最好是位美女!”
“是婉儿打电话,说是有事要见面。”
“哇塞……是体检中心公关部的骨干分子——上官婉儿啊!太棒了!有好多关于她的事,我还没给你说道呢!”
“先说说你探知的情况吧!”
“前面红灯的时候说吧!看你一激动再来个闯红灯,你可再不敢有什么乌龙事件了,已经够出彩了!”
“你这个老古董,还知道交通规则、闯红灯?”
“跟着你,好歹在现代混了十来年了,该知道的都知道些,最早的时候你不是嫌我见啥都问吗?还给我起了一个‘西门三问’的绰号,每天只限制回答三个问题,可是把我憋坏了。”
“好了,说吧什么事?”
西门大官人的阴魂,就把早上去办公室的见闻,有声有色、声情并茂地复述了一遍,三个人分角色演绎地精彩淋漓,花璟末一听就知道是谁了。
听完了西门大官人的叙述,花璟末知道了大概情况,不由地说:
“是谁这样没完没了地和我对着干?非要把我整得不成样子不可!”
“管他是谁来?你的岳父大人在双福市一手遮天、呼风唤雨,你怕什么?就像当初我认蔡太师为干爹,仕途上不也是顺风顺水的?那些检举折子还不是到不了监察御史的手里,就被我干爹的人给处理掉了,没事!别担心!那个小崔对你的评价可谓是精准到位,说你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第一人,真是没错!”
“别听那小子胡说,办案本事、工作能力是马尾穿豆腐——提不起来,专一会溜须拍马。工作上拈轻怕重,总是抱怨事多、事烦,总把‘破烦’一词挂在嘴上,是局里有名的‘崔破烦’。”
“老九,到了吗?你和美人约在这个地方吗——百花齐放?花璟末,和你的姓很配哦。”
花璟末没有理会西门大官人,直径走了进去,寻找最美的那束花——上官婉儿。
看到了这么一个不同于小狮子、白天鹅的美,有这别样风采的美女,西门大官人从花璟末的身体里脱离出来,伏在花璟末身后的靠椅上,认认真真地打量起了这位美女。
他看到她雕塑一般皎洁光滑的脸,就想上前摸一把,但害怕身上的阴风,引发美人一场感冒,便乖乖地趴好。
他还在仔细观察着她的长相:一张鹅蛋脸,两条弯弯的柳叶眉,眼睛虽是有些丹凤眼的形状,却并不是特别的凌厉,反而温柔无限,充满了诗情画意。身材虽不是很高,却凹凸有致,有时风情万种,有时纤细飘逸,总之,还是一副典型的古典美人样。
他还在暗自打量着她:没错,正如小统所说,她最早的前世确实是被历史铭记的才女和巾帼宰相,大唐赫赫有名的上官婉儿,最后死于宫廷政变之中,不得善终。
西门大官人集中自己的阴魂,调动自己的魂力,正在查看上官婉儿之后的转世:上官之后是一只孔雀,哇塞——曾经传言武则天想把她培养成下一代女皇,终是不了了之了,上官一世转化成百鸟之王,成了吉祥、善良、美丽、华贵的象征,也算是不错了。
之后,一个个面孔在西门大官人眼前闪现:男的、女的、美的、丑的、官员、贫民、道士……直到一张脸闪现了出来,他赶紧大喊:定,就此定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