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第三百九十九章 馬服山的愛情傳說相伴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捡到一只始皇帝
“瑾!跟我走吧!”
獄 言
年轻人双手牢牢的抓住院墙,一双明亮的眼眸紧紧盯着院落内的美丽的姑娘,不由得大叫道。正在采桑的女孩被这声音吓了一跳,她抬起头来,看到那挂在自家墙壁的男孩,男孩笑着,眼光照在他的脸上,让他看起来更加…清澈。女孩皱起了眉头,不悦的看着他,说道:“我都不认识你!为什么要跟你走?”
“因为我看上你了!”
男孩笑了起来,他轻易的翻下院墙,站在女孩的面。瑾退后了几步,她打量着面前这个高大的年轻人,随即看向了屋内,大喊道:“父亲!!”
男孩的面色逐渐变得惶恐,看着匆促而逃的大男孩,瑾大笑了起来。
那一天,邯郸的百姓们笑呵呵的看着一位中年男子抡起锄头,气喘吁吁的追着一位年轻人满大街乱跑。
男孩常常会出现在这院墙上,哪怕父亲往这墙壁上放在了荆条,也不能阻挡他。男孩就坐在墙壁上,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周围,将很多有趣的故事讲述给桑树下的女孩,女孩大笑着,认真的听完他的故事之后,女孩就会将父亲喊来。终于,有一天,男孩请求道:“请听完我的话,不要喊你的父亲。”
随即,他紧张的念起了自己刚学的诗。
“关关和鸣的雎鸠,栖息在河中的小洲…贤良美好的女子,是君子好的…什么来着?”
豪门禁:永恒之爱 黑色彼岸
“诗都念不好,还想娶我女儿?!”,不知何时,中年人出现在不远处,再次举起了手中的锄头。
从那之后,男孩来的次数变少了,女孩总是在桑树下等着他,他每次到来,都会给女孩念上一首诗,他的进步非常迅速,不只是能念,甚至能写,还为女孩写了很多诗。终于,在一个晴朗的中午,男孩笑着敲响了女孩家的大门,中年人审视着他,这一次他没有再追赶他。
“你能照顾好我的女儿吗?你家境贫穷,甚至没有可以帮助你的亲人…我如何放心的将女儿交给你呢?”
“我不愿意让女儿跟着你受苦,你还是离开吧。”
男孩失落的走出院落,而女孩却拿出不知从哪里找来的小刀,抵在自己的脖颈上,朝着愤怒的父亲,说出了不嫁给他,宁愿去死的誓言。
他们成家了,可是他们非常的贫穷,男孩孤身一人,没有可以帮助他的亲人,女孩的父亲虽然与女婿的关系不好,却给与他们一座马服山的院落,让他们在这里生活。男孩从岳父那里借来了一辆车,女孩抱着家当坐在车上,他们没有牛马,男孩笑着拉起了车,他们开开心心的来到了新家。
男孩不肯务农,他有着自己的远大志向,他就在院落里磨练武艺,读书学习,女孩也不生气,瑾独自承担了家务,负责打理家中所有的事情,包括耕作,很多人都瞧不起男孩,怜悯瑾,瑾的父亲也是愤怒的前来,再次拿上了锄头…男孩凭借着自己的才学,被委派为官吏。
他做的是很小的官吏,只是负责在乡野收租。
大概是看到税赋的不合理,这位小小的征税官在心里思索着制定更好的税赋制度,他在发现国内贵人的亲信不肯交税之后,他愤怒的杀死了这些人,男孩的这些行为,使得投奔他的人越来越多,有个暴躁坏脾气的赵人做了他的驭者,有很多豪杰愿意服侍在他的身边。
他也因此被贵人举荐,成为了赵国内炙手可热的大臣。
那个时候,男孩也变成了男人,他抱着瑾,指着马服山的高处,说道:“我迟早在这里种满枣树!!”,很快,他们就有了孩子,可是让男人生气的是,他们的孩子不喜欢吃枣,只喜欢吃桃。男人想着或许马服山一半种枣,一半可以种桃。男人逐渐展现出了其他方面的才能。
例如训练士卒,例如统帅。
听闻强大的秦国来攻打赵国的时候,群臣惶恐,男人站起身来,傲然说道:“狭路相逢勇者胜!”,那个时候,瑾送别自己的爱人,瑾没有哭,她坚强的告诉良人,若是您战死了,我不会忘记要祭拜您。在劣势的情况下,男人带着赵国的军队,将秦军打得几乎覆灭…这是赵国很久都不曾取得的胜利。
男人因此而成为了赵国的封君。
所有的一切都变了,男人蓄起了长须,他变得威严,肃穆,赵人非常的尊敬他,可是他们不知道,就是这个威严的男人,常常会拿着锄头上山亲自照顾树苗…他对瑾的感情,没有任何的变化。他们的孩子渐渐长大,那是一个非常调皮的男孩,非常的顽劣,殴打同乡的孩童,整日舞刀弄棍,桀骜张狂,不干人事。
男人就在家里准备了一根木棍,在接下来的时日里,他也不知打断了多少根棍子。
男人既负责军事,也负责财政,他要做的事情很多很多,终于,男人也病倒了。
在离开之前,他紧紧握着瑾的手,告诉他,要照顾好自己,请别忘记了自己。
…….
赵括这段时日里,去了不少的城池,几乎走遍了整个赵国,这让他非常的疲惫,在说服各地的百姓之后,赵括不愿意打扰明年的春耕,于是乎,在这个寒冬,他返回了马服。马服已经开始准备明年的耕作,这里几乎没有什么抵抗情绪,他们在看到赵括之后,非常的开心,赵括终于也能放松一下。
马服的生活是那样的美好,有艺,有母亲,有善,没有顽劣的赵康,赵括也不知道,赵康这是随了谁的性子,如此的顽劣,肯定是在年幼的时候就被狄给教坏了!!赵括还是住在原先的府邸里,他去祭拜了平公,杜。他还抽出时间去祭拜了其他那些长辈和朋友,蔺相如,乐毅,邯郸造,虞卿,庞公,田公,许公…
在这些人的坟前,赵括总是有些悲伤。
他没有能完成这些人的期望,他还是灭亡了他们一生守护的赵国,可是,赵括很希望他们能原谅自己。坐在这里,他能说出自己心里的想法,讲述折磨自己的那些痛苦,讲述自己所面临的艰难选择。他可以随心所欲的说出自己最真实的想法,只是想要取得他们的谅解。
他很思念这些人。
马服有着家的温暖,赵括也常常会外出帮助乡人准备耕作,与从前那样,马服的乡人只觉得自己仿佛又回到了从前。赵括就仿佛回到自己年轻时的样子,不同的是,自己很多的朋友,却都已经不在了。赵母回到马服之后,常常会牵着善的手,走在马服各地,她的性格变得跟孩子一样,难以捉摸,大吵大闹。
不知为什么,她总是待在院落内的桑树下,不愿意回去休息,艺劝她回去,她只是哭着,说她还要再等一等。
母亲流泪的次数越来越多,赵括对此却有些无能为力,唯一能让赵母止住泪水的只有善,赵母哭泣的时候,善也跟着大哭,赵母就不再哭泣了。最近这些日子里,赵母总是吵着要上马服山…赵括没有办法,只好让艺带着母亲上山,赵母在山上待了很长一段时间,方才回家。
这一天,赵括正在帮着乡人修建水车,赵括从当初那个不知农事的少年,也成长为了一个老农,还是一个合格的匠人,他懂得如何修建水车,他正在与乡人们安固着水车,就看到善哭着跑来了,善擦拭着眼泪,浑身都是土,赵括急忙上前,保住她,“发生了什么事情?”
情深难负,首席的头号新宠
“大母…母亲让您回去…”
恍若一道惊雷在赵括脑海里闪过,那一刻,赵括冲了出去,他的速度那么快,有好几次,他都险些摔出去,他狼狈不堪的冲到了院落里,善跟不上他,哭着被落在身后…当赵括走进内室的时候,赵母艰难的呼吸着,浑身微微的颤抖着,艺脸上满是泪痕,她叫道:“母亲有些不对…”
“母亲…母亲…”
赵括跪坐在母亲的身边,他紧紧的抓住母亲的手,仿佛是察觉到儿子到来,赵母张开嘴,想要交代些什么,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医,医呢???”,赵括大吼了起来,艺说道:“已经去叫了…”,赵括趴在母亲的身边,“母亲…母亲…我来了,我来了。”
警察 辭職
赵母轻微的呼吸着,紧闭着的双眼,却是掉落出了泪水。
赵括惊恐的看到母亲越来越安静,母亲慢慢的熟睡….赵括哭着,他抱着母亲,大声的叫着,可是无论如何,他都钻挡不住时间,赵母不再动了,她那布满皱纹的手,牢牢的抓住儿子的手…赵括将母亲搂在怀里,失声痛哭,艺抱着善,两人也是哭了起来。
赵括觉得痛苦,觉得窒息,他无法接受。
虽然心里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可是他还是无法接受…当两个赵括的记忆融合在一起的时候,赵括脑海里占据着最多的,就是这位母亲的身影,从小时候抱着自己教自己说话,再到抓着自己的肩膀让自己走路…无数次在父亲举起棍子的时候将他护在身后,与愤怒的父亲对骂。
无数次的说教,无数次的拥抱,亲吻。
每次出征的时候,母亲总是笑着送走他,而当他回来的时候,母亲是唯一一个不关心他战绩的人,母亲只是在意自己有没有受伤,他还记得初次出征燕国,母亲看着他身上的伤痕,哭的失声。他记得母亲一次次鼓励自己,你是马服君赵奢的儿子,是英雄的儿子,我很开心,因为我拥有两个英雄。
赵母逝世了,悲痛欲绝的赵括抱着她的尸体,他不愿意承认这一点…善抱着父亲的后背,她哭着,她从来没有见到父亲如此伤心的样子…接下来,就是要发丧,要安葬赵母。赵括走出院落的时候,他神色恍惚,整个人仿佛都已经死掉了。他看着那些听闻消息,前来吊丧的乡人,却什么都没说。
赵母逝世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马服,马服乡人一一前来送别,赵母对这些乡人很好,无论是在赵奢活着的时候,还是他逝世之后,赵母都是这样,她按着赵奢的遗嘱,每年只要一点点足够让她们母子生活的赋,其余什么都不要。而且因为她的年龄,马服人都会亲切的喊她一声母。
不只是在马服,就是在邯郸,也是这样,新来的邯郸郡守唤作腾,他当初弃暗投明,带着韩国士卒投效秦国,之后担任官职,立下了不少的功绩,最后,秦王将他安排在邯郸郡,大概也是想让赵人知道,选择正确道路的人就算不是老秦人也可以得到重用。腾非常清楚赵括与秦王的关系,也明白赵母的逝世意味着什么。
至尊盛宠:权少的致命娇妻
他将这则消息传向了咸阳,而自己则是带着群臣来为赵母吊丧。
赵括依旧没有缓过来,可是他还是按着赵国葬礼将母亲安葬了,就安葬了父亲的身边。赵母下葬的那天,赵括再次大哭,他几次冲上去,马服乡人无奈的将他拉开,成熟稳重的马服君此刻仿佛又变成了当初那个顽劣的年轻人,倔强的喊着母亲,因为他太过强壮,六七个年轻人才勉强拦得住他。
母亲离开了,赵括似乎也流光了自己所有的泪水。
艺抱着他,每天都在安慰着他,赵括呆滞的坐在床榻上,拿着几颗从母亲枕下找出来的桃,一动不动。
赵母站起身来,迎着远处那耀眼的光亮,一步一步的走到了桑树下,在阳光的照耀下,她的后背不再佝偻,脸上的皱纹也消散了,她紧张不安就站在这里,左顾右盼,在等待着什么。
很快,从墙壁上冒出了一个大男孩,大男孩双手抓住院墙,坐上了院墙,他一如既往的微笑着,他看着赵母,叫道:
“瑾!跟我走吧!”
“好。”
ps:这一章,我写了很久,我很担心写过去的故事会让书友们觉得我在水字数,思索了很久,还是决定这么写。因为我要讲述的故事啊,是关于很多人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