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玄幻小說 興漢使命-第1570章 松江書院閲讀

興漢使命
小說推薦興漢使命兴汉使命
包准说出了一个残酷的现实。身份烙印的确永恒。可是身死道消之后,原本的烙印也就没有多大的约束价值了。
还有就是给予这种身份烙印的主体,若是无法扛住岁月的考验,也就没有约束的能力了。
海鷗 飛 處
坐在独立的考试空间之内,刘正望着面前书桌上不知名材质的纸张,上面浮现出了一行字:
何为道?
刘正想起了一生的经历,直接就取出通元仙枪开始了书写:
道,也就是路。进一步可引申为规则,或者是秩序,最终回归于命运。
人从一开始的懵懂无知,到被动的学习模仿,再到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突破,最后走出一条与自身烙印完全匹配的道路。
蛇有蛇路,鼠有鼠路。每个人的经历不一样,所走的道路也就不一样。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这就意味着道路千万条,一个人只有两条腿,在一定的时间里可以行走的道路只有一条。
有一个成语叫做举一反三。这与道的殊途同归紧密结合在一起,就说明了无数规则之间的基本原理都是互通的。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人只要把一条规则钻研到极致,就可以融会贯通其他的规则。管中窥豹,其实就是考验人的悟性。
缘之一字,既是选择,又是命运使然。
在很多时候,因果起源于缘。有缘千里来相会,金风玉露一相逢,因果也就种下了。欢喜冤家的结果,就是无数的羁绊。
大道殊途同归,又是相生相克。
按照老子道主的说法,万物抱阴而负阳。也就是说有黑必有白,有长必有短,有大必有小,有多必有少。
世间的一切,都是相对存在的平衡体。人的身体,其实是无数物质相互牵制最后完成的平衡体。黄金比例造就的身体,就是最完美的平衡体。
有一句话说得好,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可是没有对比,谁都会失去努力的方向。
缺啥补啥,这是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倘若失去了所谓的标准的话,也就没有人知道缺什么东西,自然也就不清楚该如何补充营养了。
满招损,谦受益。
很多失败者,就倒在了功成名就之后的懈怠方面。
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其实最关键的原因,就在于功成名就的人已经进入了全新的层次面对全新的对手,这就是所谓的飞升。还有一些人长期止步不前,被后来居上的人碾压和赶超。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弱肉强食的规则,一直以来都没有变。
道就摆在面前,选择决定命运。
就像弱冠之年,文与武的选择就会成就不一样的人生。文以智慧引导苍生,武以勇力保家卫国。
文武进入各自的领域之后,就会根据实力匹配相应的阵营。
一个人能走多远,其实就得看阵营的好坏。
能力只是敲门砖,进了门之后就不再把个人能力当成唯一了,而是需要综合实力。
就拿文臣来说,在乱世的时候,大多都得依附武将才能生存。然而到了太平盛世,规则的影响力彻底的挤压了武力的生存空间。文臣对规则的领悟与操纵具备天然的优势,就可以把武将当成棋子摆弄。
武将一旦屈从于规则,就会被人从根本上阉割掉血性和勇气。恐惧是奋斗者的大敌,顾虑是武将的致命软肋。
快意恩仇,其实需要实力与胆略相辅相成。
太平盛世的维持,需要绝对武力的震慑。
天下第一的儿女,肯定不可能成为天下第二。然而作为最强武力的后代,面对真正的天下第二也不会胆怯。这就是震慑的作用。
也就是说天下第二因为害怕天下第一,即便是面对手无缚鸡之力的天下第一的后人,也会有一种恐惧。
道其实就代表着一种选择,走通了就是道,走不通就是误入歧途。
大道三千,其实都是前人已经走通的道。后人沿着前人淌出的道路前行,才能不断地把大道推向全新的高度。
一代更比一代强,这就是不折不扣的进步。可是一条道被无数人选择之后,总会有厉害的人物达到全新的高度。
大道三千,其实并没有强弱之分,至于实际情况的差异,就得看谁走得更远了。
道的强弱,其实是由同期的选择者共同决定的。
创世征战 笨神
其实世间本无道,走的人多了,自然也就变成了道。
提线人偶
大道选择的人多,出人才的机会当然就大一些。小道的选择者或许可以闷声发大财。只要瞅准机会一鸣惊人,就可以发展壮大变成大道。
规则的不断完善,源自于实际生活对新规则的强大需求。
规则需要满足时事的发展,这就是与时俱进。
刘正的书写速度不是特别的快,他的答案也实时转入了松江书院的监考中心。
一正三副四位考官都被刘正的答案吸引住了。
主考官风吟平说道:“多情谷的刘正不错,已经摸到了一点苗头。”
副考官林涛声却摇头叹息说:“把道认定为规则,也就意味着有心参与制定规则。规则的参与制定就会沾上相应的因果,因果缠身又会影响前途。”
副考官火苗却说道:“其实世间诸般际遇,有因必有果,扛得住因果就能走得更远,扛不住因果就会粉身碎骨,身死道消。公平一直都在,正义通常都会迟到。咱们不管处于什么样的层次,想要公平,先得有能力活到正义出现的那一刻。只有活着,才有资格享受迟到的正义。然而卷入是非的人沾上了某些了不得的大因果,想要活着就得付出巨大的代价,还得拥有足够对抗风险的能力。”
一直躲在角落里数蚂蚁的山付一言不发,只是专心致志的看着忙碌的地面。
“山付,你不想说两句吗?”风吟平问道。
山付摇了摇头,随口敷衍了事的说道:“有能力的人,没有必要选择;没有能力的人,选择了也只能是自取其辱。其实刘正以为拥有了制定规则的权利,也只不过是井底之蛙而已。即便是咱们这些混沌境的道主,也没有资格制定松江书院的资格。要知道通元山九大书院,都只是执行别人制定的规则而已。”
“那你觉得刘正是那种纸上谈兵式的哗众取宠,还是拥有相应实力的特殊领悟呢?”风吟平问道。
山付叹息说:“大哥,刘正的实力太低了,他可以掌控的规则,也只不过是约束问仙境的普通人。那些可笑的条条框框,在道主眼里就是摆设。”
“不,你错了。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人一旦组织起来,就得讲究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人与人之间的合作,需要相应的规则作为支撑。你所认为的规则约束不了真正的高手,其实是一种偏执和错觉。要知道规则在不同层次的人眼中,会有截然不同的体会。”风吟平说道。
风吟停顿了一下,才接着说道:“其实规则的生命力强弱,直接与普及性挂钩。其实规则一旦上升为道,就可以在所有层次的人中间通用。要知道道主也有后人,也需要借助规则的力量保护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