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说 《戰錘神座》-第一千兩百三十三章,警惕亞空間電信詐騙熱推

戰錘神座
小說推薦戰錘神座战锤神座
帝国历2523年的冬季正在大雪纷飞中,莱恩也趁着这段时间进行着最后的准备,首先他将能够召集的精锐部队和圣域强者们尽可能地集中到了一起,然后莱恩将众人召集在了夏隆森林附近的库伊勒乌古坟带,在那里有一座荒废的城堡,莱恩预想的是在那里迎击毁灭之种和他的混沌魔军。
而在亚空间之中,即使是ET已经到来,混沌四神的大混战依然永无止境,今天的节奏是恐虐的铁火魔堡城门大开,第一阶的卡班哈亲自率领888名恐虐大魔和8888名恶魔王子还有8888个恐虐魔军军团亲自对抗由色孽本尊率领的6666支色孽魔军,就在恐虐领域和色孽领域交接的区域,名为创物谷的战场上,数百个战场同时开战。
色孽即使本尊出动也没能占到便宜,因为从恐虐黄铜王座上砍下来的数百公里长的刀锋压得色孽无法将注意力集中在战场上,双方已经连续打了数个月。
纳垢花园异常吵闹,慈父的777个纳垢大魔正在一起张灯结彩,准备欢度新年,数百万头纳垢灵用最真诚的,滴下各种黄绿色脓水的笑容发出欢呼的声音,整整777万7777头纳垢恶魔用身体摆成了一个巨大的纳垢符号,做着最认真的准备,纳垢先锋官们从纳垢树上取下腐烂蜂酿出的恶臭蜂蜜,而纳垢兽们正在从大粪中提取昏睡红茶的秘方,还有纳垢的烂肠军、瘟蝶军们正在从纳垢花园的泥浆之中制作慈父秘制小汉堡。
这一切都是为了之后盛大的婚礼,慈父纳垢宣布自己将迎娶慈悲女神莎莉雅,所有慈父的孩子们都为纳垢的婚礼感到高兴,暂时只派出了些许军队(指不超过500万头纳垢恶魔)参与这场游戏。
而奸奇的水晶迷宫出人意料地安静,999个奸奇魔军军团陈兵边界,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而就在此时,混沌领域之中大角鼠的幽深深渊之内。
角鼠神正在观察着一切。
如果单从外貌来说,大角鼠相比起印象中的那些身材矮小而且鬼鬼祟祟的斯卡文鼠人来说完全不同,大角鼠数百米的身形修长而且充满着流线型的美感,祂强壮但是不显得臃肿或者强调力量,而是将恐虐的破坏和色孽的修长融合在一起。
在大角鼠的头上长着八根巨角,其中两根羚羊般的角上升,象征着大角鼠的力量,两根绵羊一样的角先是卷了一圈再朝两边伸开,象征着大角鼠的智慧,然后从脑后长出的四根大角则是象征着大角鼠的无穷野心和变幻多端的形态。
没有人能够知道大角鼠是从何而来,或许只有奸奇的图书馆里面有答案,无论是大角鼠创造的斯卡文鼠人,还是斯卡文鼠人的空间投影和情绪凝聚形成了大角鼠,毫无疑问大角鼠和斯卡文鼠人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存在,这个狡猾的神不朽且永远诡计多端,祂耐心地等待着大权在握的那一天,祂的孩子们将从世界的表面蜂拥而至,从内部吞噬它,熵是祂的口头禅,衰退是祂在交易中的股票。
大角鼠的信条是:“一切事物都必须腐烂,无论是象征性的还是字面上的,一切文明,艺术,和任何遥远美好的东西都必须被摧毁。”
因此,大角鼠从诞生开始,就致力于传播毁灭和背叛、瘟疫。
凡世的学者曾经认为大角鼠和纳垢类似,可能是纳垢麾下的一阶大魔或者次级神,但大角鼠的瘟疫和纳垢的瘟疫存在着很大的差别,大角鼠的瘟疫追求毁灭、快速致死,而纳垢的瘟疫则是追求传播性、感染性和病态的繁衍、不死不活中的平衡点、致死性倒是其次。
此时的大角鼠正在愤怒中,祂为埃塞克斯、邦克山和香格里拉的损失感到心痛,角鼠神决定亲自用自己的力量重塑它们的身体——这样只需要一两年时间就可以让它们再次复活,但这也意味着最近一段时间角鼠神将不再能够频繁干涉凡世。
即使如此,大角鼠也十分不甘心,祂决定做些什么。
作为一个混沌次级神,大角鼠的实力是不可能跟混沌四神抗衡的,因此大角鼠始终小心翼翼,祂让自己在大方向上和混沌四神站在一边,不经常参与混沌四神的“大博弈”,面对混沌四神的命令,大角鼠一般会答应但是不一定照做,祂永远不会同时和四神中超过三位为敌,而且尽量不让自己的实力暴露在混沌四神的眼中。
解决安格朗的计划失败了,大角鼠决定将消息告诉给祂暂时承认的邪神,正在水晶迷宫中不知道计划着什么的奸奇。
“尊敬的万变之主,一切变化、一切逻辑、一切计划的核心,圣奸奇在上,吾有个消息想要告知于您。”大角鼠将消息送出:“前升魔原体安格朗的身影已经被确认,它现在就藏匿于马旒斯世界的布列塔尼亚之中,夏隆森林之内!”
“是!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我什么都明白,你不能、也不需要质疑我的判断,一切的变化都在我的掌握之中,那么问题来了,既然我已经掌握了一切,那为什么要思考呢?不,我不需要思考,一切真理和法则都已经注定,当我的书记官将一切全都记载在书籍、卷轴和羊皮纸,包含了创造时代所记录的知识和思想的每一个碎片,已书写之事与未决定之事,真实和虚构交织的历史,以及对未来潜在的、实际的和想象的描述。”奸奇狂笑道:“那么告诉我,角鼠神喲,你付出了何等代价,以致于会把这个消息和我分享?”
“在一场激烈的战斗之中,吾设下了完美无缺的埋伏,曾经一度将这个前恐虐恶魔王子所束缚,只是时运不济,在关键时刻,封印遭到攻击而破裂,三位灾祸领主被迫回归了吾之领域。”大角鼠的话语中充满着欺骗和隐瞒,但又透露出了不少情报,还隐隐展现了祂的实力。
数百位书记官使用着粉红惧妖之血疯狂地在书卷上书写着什么,大角鼠的意志远去了。
万变之主坐在自己的圣座之上,祂先是奸笑,然后是怪笑,接着狞笑,然后欢笑,一个精心设计的消息被瞬间发出,传向了远方。
“在那夏隆森林的光与影里,
三位灾祸领主准备了秘密武器。
呵,林海之中响起风的声音。
它们将在这里猎杀死敌!
神之骨骼制成的封印神器,
鼠神之血烙印的八角法印。
鲜血横飞,碎肉满地。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从黄昏直到黎明,战斗不停。
安格朗,升魔原体,莱恩,你的仇敌,被迫撤去。
埃塞克斯,邦克山,香格里拉,回归故里。”
亚空间的时间错乱而且无序,不知道过了多久,又或许只是一个瞬间,奸奇的消息已经抵达了色孽这里。
在创物谷之上,数以百万计的混沌恶魔正在疯狂厮杀,一个数百米高的巨大美丽、危险、放荡和扭曲之物正立在了战场之中,666名色孽女妖正在祂的周身之外跳舞,在无限地痛苦和欢愉之中,高贵又骇人的双性黑暗王子此时正在为战局的不利所懊恼。
色孽打不过恐虐这是老状态了,也正因为如此,色孽在混沌领域中从来都是地盘最小的,但是祂却特别喜欢挑起和发动攻势,而且往往缺乏任何理由或者计划。
人菜瘾大是这样的。
输不可怕,对于色孽这个变态来说,战败也是很有趣的体验,但是一直输一直输就很可怕了,输麻了,没刺激了,这对色孽来说才是毁灭性的打击。
怎么才能赢一次呢?
此时,色孽接到了奸奇的消息,黑暗王子先是惊讶,然后立即发出了狂喜的呻(和谐)吟,它的尖叫声瞬间席卷战场,数万名恐虐恶魔被当场击杀!
“对,对,就是这个!啊哈~如此地、刺激,如此地、激情,真是太爽!爽死了!”色孽尖叫道,祂拼命地扭动着自己的身体,在喜悦和全新的刺激中颤抖,然后一阵阵哆嗦。
懂了!
一个计划立即形成,色孽马上朝着恐虐发起了通话。
赤炎火尊 魔鬼忘川
亚空间之中传来了一个愤怒到极点的咆哮声:“恶心的臭虫,令人作呕的骚货!”
“哦,别这样,我亲爱的朋友~”色孽婉转娇媚的声音传来:“我有个好消息,从角鼠神那里刚过来的,亲爱的,我迫不及待要和你分享了!”
妖神 紀
“什么消息?角鼠神?那头臭宅老鼠能不能现在就去死啊?”恐虐吼道:“我一斧子就劈下它的鼠头!然后再把它的头塞进它的ASS里面去!”
“别啊,兄弟~”色孽笑道:“祂可是带来了好消息,升魔原体安格朗和莱恩都找到了!你不是一直很关心他们么?听我说,朋友,我们这样对立下去,没有任何意义,撤军吧,你忙你的,我忙我的。”
“什么,绝不可能!战争一旦开始了,只有一方会站着,手里面提着对方的头颅,地上流满滚烫的鲜血!”恐虐立即拒绝了这个要求。
我有一张小地图 柴余
“听着,你这个蠢东西,角鼠神的三个灾祸领主可是用一场精妙的埋伏和预先准备好的神器彻底重创了安格朗和莱恩那两个讨厌的狗币~”色孽镇定地说道:“他们都被打得重伤,一个被砍掉了两个胳膊,一个被砍掉了一条腿,此时不抓住机会,再等什么时候?”
“什么?!”恐虐稍一确认,似乎确实有这件事:“不!狩猎安格朗这个叛徒和灰骑士莱恩的荣耀决不能假手于人!!!”
“哎呀~这不就对了嘛!”色孽狂喜,祂立即接着说道:“我们继续打下去只会让别人得利,这样吧,我们先各自退兵,来日再比过,你先去看着毁灭之种宰了那两个原体,我也要去解决了一下我和纳垢的事情,如何?这样,你先让颅骨之军撤回去,等我确认了,我的魔军也会回归竞技场和大剧院的。”
恐虐思考了一下,和色孽的战争旷日持久而且不太可能立即分出胜负,安格朗和莱恩重伤,砍下他们的头颅更加重要,血神对莱恩和安格朗的仇恨压过了一切,祂于是说道:“你先撤,我就让卡班哈撤退!”
“不,显然要卡班哈先撤,否则我怎么能够保证那个疯子不会突然又打过来?别忘了,奸奇做过的好事!”
“真的么?你可以向我保证么?”恐虐想起了斯卡布兰德的背叛。
火影之神级系统 歪嘴佩恩
“是,我向你保证守信用!”
“好,那么我们之间暂且缔结一个颅骨协定吧。”
“是,这就好了!”色孽的声音格外轻松愉快:“请让颅骨军团后撤吧。”
恐虐没有再回答。
通话结束。
“好!成了!”色孽立即叫来了自己的座下第一大魔卢克修斯:“准备,等恐虐魔军撤退大半的时候,立即给我杀!这次一定要让这个蠢东西知道我的厉害!我要肛爆祂のASS!哦,真是想想就兴奋~我要不行了~我要不行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赞美色孽,赞美欢愉!”
“赞美♂心!告诫♂心!许容♂心!”
…………我是警惕亚空间典型诈骗的分割线…………
库伊勒乌古坟带,布列塔尼亚最大的古坟集中区域,数目惊人的坟墓之中,有着一座荒废的城堡,这里曾经是库伊勒乌部落的首府,在布列塔尼亚建国之前,这里进行了一场无比惨烈的战争,数以千计的库伊勒乌骑士们和进攻布列塔尼亚的绿皮部落在这里进行了最后的决战,并全数战死于此。
这几个月来,库伊勒乌城堡已经得到了整修,莱恩将老近卫军和穆席隆冷溪近卫团集中于此,同时召集来了尽可能多的圣域强者。
当莱恩骑着狮鹫英普瑞斯靠近库伊勒乌城堡的时候,他注意到了安格朗骑着他的角鹰兽努凯利亚也抵达了,此时的吞世者原体脸上没有了日常爽朗的笑容,他非常严肃。
远处,在云雾缭绕的群山之中,库伊勒乌城堡矗立于此,城堡年久失修,老近卫军和冷曦近卫团的军队就驻扎在不远处,荒凉的石制建筑和复杂的古坟、森林地形是莱恩精心挑选的战场。
“兄长,倒了?”莱恩示意英普瑞斯落下,朝着安格朗喊道。
“你挑的什么鬼地方。”安格朗也示意角鹰兽降落,他嚷嚷道:“你以为在坟墓之中战斗就可以限制毁灭之种?”
“当然不。”莱恩认真地说道:“但至少可以让我的子民远离战场的余波。”
“呵。”安格朗点了点头,算是认同了,吞世者原体从角鹰兽身上下来,他观察了一下附近复杂的甲骨文山脉、茂密的森林和无穷无尽的古坟建筑:“莱恩,我的兄弟,这可能是我们要面临的最困难的一战了,我曾经和毁灭之种交过手,我可以告诉你,我不是他的对手,压根就没有胜算。”
“算上我呢?”莱恩的靴子落在了地面上,他认真地问道。
“加上你也不太够。”安格朗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他将草帽扔在了地上,有些伤感,又有些淡然:“如果圣吉列斯能来,或许我们有几分把握,当然如果能再加上庄森,那恐虐将失去祂最喜欢的血神王子。”
“圣吉列斯兄长和庄森兄长都来不了,不然我不介意大家一起上。”莱恩笑道。
“不,如果他们来了,毁灭之种就不会来了。”安格朗认真地说道:“莱恩,别小看毁灭之种,它是恐虐麾下那群得力干将中少数的很有计谋的存在,他从来不会轻易发起攻势,也不会让自己陷入被围攻的情况,如果有三四个原体一齐出现,毁灭之种只会暂时后退,等待下次机会。”
“嗯。”莱恩点头。
“你必须要有计划,兄弟。”安格朗叹了一口气:“该死,毁灭之种对你来说并不是个福音,它灵能免疫、魔法免疫,你的力量几乎无法对它造成伤害,就算你那几个女廷臣愿意相助,也只能依靠着将魔法能量转化为物理伤害之后才能够限制恐虐魔军。”
一世封仙 北七三生
如甲骨文群山般的压迫压到莱恩的肩头和胸口:“我有计划,当然有,当它降临时,我会直接召唤毁灭之种来到城堡附近,然后我们将和它在这里决一死战,除此之外,我们当然也有别的计划。”
“那就好,德文希尔呢?”安格朗问道:“我们可以战死,他不能出事。”
“他和暮光姐妹进入了女士的神国。”莱恩点头。
“好,那么让我们开始准备吧。”安格朗一巴掌打在莱恩的肩头:“那么,这是我们兄弟并肩作战之时和绝体绝命之刻。”
“为了旧世界,为了全宇宙,为了人类帝国。”莱恩将自己的手按在安格朗大手的上面,笑了:“也为了父亲。”
“不,只是为了德文希尔。”安格朗也笑了:“也为了莱恩-马卡多!”
决战前的准备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