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 《權寵天下》-第1532章 功成身退分享

權寵天下
小說推薦權寵天下权宠天下
冷狼门的人拖走了晏之余和苏如双,苏如双一直在狂笑,像极了一个疯婆子。
冷凤青看着他们被拖走,眼前浮现的却是晏之余带了她到苏如双的床前,听到苏如双那狠毒的话,似乎是一眨眼,那虚弱娇美的苏如双,就变成了这疯癫的婆子,让她觉得一切都像梦似的。
接管了丰都城之后,安丰亲王重新任命,丰都城不会再有什么城主,而是请朝廷和吏部甄选合适的人选,担任丰都城的知府,让丰都城不再像以前那样,独立管治,和其他州县一样,归朝廷统一管治。
安丰亲王另外修书一封,是给皇上宇文皓的,他举荐一人任丰都城的知府,但他只是建议和举荐,皇上若有合适人选,可不予理会他的举荐。
也陆续有些晏之余的余孽出现。
而安丰亲王这一次带了这么多人来,还出动了金虎雪狼和灰狼,就是要雷厉风行地镇住所有的势力,让丰都城回归朝廷,围剿半月,基本肃清。
陆源带着安丰亲王的令牌,前往附近调派五千军士,守在丰都城,防的就是死灰复燃。
四爷出资,把天算世家的坟墓重迁,这里是晏之余选的地方,临近废堆,他不愿意天算世家的人在这里安息。
代嫁:我本倾城
来丰都城差不多一个月,大军准备启程回京。
临走之前,容月去看了一眼晏之余和苏如双,看到他们在猪圈里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她心里才觉得解恨。
她没有去告知四爷和冷大娘,因为他们仿佛已经忘记了谁是晏之余。在丰都城的日子里,王爷夫妇收复失地,他们母子出去游玩,百姓知道她的身份之后,他们不管到了哪里,总会遇到用悲悯而敬佩的眼光看着他们的百姓,大秀存在感。
但是容月知道,在他们心里,晏之余这个人,起码会成为一道阴影,笼罩在他们心底很长日子。
即便如此又如何呢?如今的冷大娘幸福得很,三代同堂。
在启程之后,容月就给元卿凌发了飞鸽传书,说一切都办妥,该死的人虽没死,却也不能好活了。
京城,元卿凌接到了容月的飞鸽传书,松了一口气,纵然依旧是意难平,但是,能把晏之余所有的东西都夺走,连做人的尊严都夺走,这才是最大的报应。
老五那边也收到折子了,晚上回到啸月殿,爆了一句粗口,“这算球的报应,就算是这样,也便宜他了。”
赖在阿娘怀中的瓜瓜睁大眼睛看着他,明澈黑亮的眸子充满了好奇。
老五瞧着女儿,顿了顿,“算个藤球的报应。”
瓜瓜拍着手,笑得像一只甜枣。
宇文皓心底一柔,伸手抱了瓜瓜过来,用瓜瓜的脸颊在自己的脸颊上滚动,那叫一个心满意足。
有女万事足,说的便是他。
“四爷和冷大娘他们回京了,伯祖父顺势把丰都城给拿了回来,还举荐了个人,说是可以胜任知府一职。”宇文皓抱着乖瓜,跟元卿凌说起了正事,“这个人,我有些舍不得放手,但是,确实也是个好人选。”
元卿凌把温的羊奶倒进奶瓶里,听得这话,抬起头,“谁?”
“陆源!”宇文皓接奶瓶,放进瓜瓜的嘴里,“干饭,闺女。”
瓜瓜抱着奶瓶,就咕咚咕咚地喝了起来。
元卿凌坐下来,“他啊?他倒是适合的人选,他去了,笑红尘和红梅门也去,丰都城毕竟才收回来,三五年内,或许会有些小乱,他和红梅门的人在丰都城,确实可以放心很多。”
宇文皓从桌子上取来手绢,擦拭了一下小瓜瓜嘴边的水,“慢点喝,乖宝!”
萌学园七之冰翼之战 萌学园的守护星
等瓜瓜喝完了奶,他拿走奶瓶,轻轻地扫着瓜瓜的后背,动作十分轻柔,“乖宝怎么那么喜欢喝羊奶啊?真是怪口味,多膻啊。”
“偶尔给她喝一顿没事的。”元卿凌拿热毛巾给她擦拭嘴角脸颊,“说回正事,你决定把陆源派过去吗?”
“先问问他和红尘的意思吧,我不想强人所难,他们这些年帮了我太多,一切按照他们的意愿去办吧。”宇文皓道。
“也行!”元卿凌站起来,道:“今晚带孩子们去母后那边用膳,走吧,再耽误要等急了。”
宇文皓抱着孩子站起来,“好嘞,我们去皇祖母那边吃饭饭咯。”
宇文皓出去吆喝了一嗓子,孩子们跑了过来,一起热热闹闹地去了皇太后殿中用膳。
皇太后本有话要对宇文皓说的,但是用膳的时候孩子在没说,但用完膳,趁着宇文皓和孩子们出去玩耍,元卿凌陪着她在殿里聊天的时候,她便说了起来。
“行哥儿才出生多久呢?就派驸马到丰都城去办差了,公主得多难受啊。”
元卿凌笑着道:“不碍事,公主很通情达理,也很支持四爷去办差的。”
“话是这样说,只是产后的女子,总会需要夫婿在身边的,不过这话也就是咱家常里说说,朝中的事,我也不好妄议。”
太后并不知道四爷去丰都城真正的目的,只知道是要去处理一些乱局,她单纯地心疼公主。
“母后放心,四爷已经在归途了。”元卿凌安慰说。
太后神色微喜,“那就好。”
一家人踏着星光,慢慢地走回啸月宫。
瓜在爹爹的怀中睡着了,孩子们玩累了,跟随爹妈慢慢地走着,穆如公公带着两个宫人在后面悄然跟着走,宫里头没多少人,如今入夜了,就显得十分寂静。
“母后心疼公主,说四爷在这个时候去办差。”元卿凌说。
“埋怨我了吗?”宇文皓怕扰了怀中孩子睡觉,轻声问道。
“没埋怨,我就是提那么一下。”
宇文皓微微笑,“不管埋怨不埋怨,母后心疼龄儿,这是龄儿的福气。”
“倒也是的!”元卿凌牵着孩子的手,道。
宇文皓忽然转头压低声音对元卿凌说:“其实母后也心疼我,知道我忙,怕我不顾身体,这些日子总是亲自炖下食汤,叫穆如盯着我喝。”
宇文皓星眸莹然,温柔之色洋溢于表,幸福地勾唇。
元卿凌瞧着,既是心酸也感恩,老五的生母不怎样,但是,上天亏欠老五的,如今也都一一还回来了。
“妈妈,我们什么时候去读书啊?”包子忽然问了一句。
元卿凌看着他,“很想去吗?”
“想去,想姥爷姥姥,想大舅了。”包子一脸孝顺地道。
“是吗?”元卿凌盯着他,“你没说实话!”
包子一下子抱着她的腰,脸在她的肚子上滚了一下,“宫里头无趣,玩腻了。”
“玩腻了?那你们舍得妹妹吗?”元卿凌笑着问道。
包子睁大眼睛,“我们肯定是要带着妹妹去的啊。”
宇文皓伸脚,轻轻地踹了他一下,“休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