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 黑科技制霸手冊 線上看-第六百五十四章 量力而爲鑒賞

黑科技制霸手冊
小說推薦黑科技制霸手冊黑科技制霸手册
“唔……啊……额……”
张浩然此刻真觉得自己是欲仙欲死。
仙的是体内能量磅礴如川流一般奔腾而出,死的则是这些能量的迅速流逝造成了张浩然自身的空缺,哪怕是他已经动用了浅蓝系统中的储备,却仍然无法与吴冬的摄取速度持平。
那么此刻的情况就非常明了,要么是吴冬吸够了能量彻底清醒,那个时候张浩然也还活着。
要么嘛,
前置条件不变,唯一的区别就是那个时候张浩然或许早就被吸干了。
情况嘛,
自然就是这么个情况,已经非张浩然能够主导。
可以说此时吴冬的任性算是将他们兄弟二人亲手送入了某种绝境,这个时候如果元央界意志突然选择动手的话,那么吴冬与张浩然几乎没有还手的可能。
不过它没有,
并非是秉承着什么契约精神,而是它自认为小心谨慎,更将吴冬与张浩然之间所发生的蝇营狗苟当做了是一场秀。
没错!
元央界意志就是这般谨慎,这般小心,这般步步为营,这般的……从心。
不同于当初一力将吴冬与张浩然留在自己的世界内,也不同于之前与张浩然斗得天塌地陷,甚至不惜重炼地水火风之时的英豪行径,今时今日的元央界意志认为自己应该小心谨慎,毕竟已经胜券在握了嘛!
“我就不出去,我就是在这看戏,我倒要看看你们能演到什么程度,我就不信还能弄死一个不成!”
本着如此想法,元央界意志愣是没有主动出击,就选择了这般于外面安静看戏。
摄取始终都没有停下来,张浩然已经明显呈现出了一种不支的样子,可就算是这样,对于毫无意识的吴冬而言,他对于外界能量的索取只不过是出于本能了,完全不在意这能量来自与谁,又或者会有什么后果。
“大佬……你能听到吗……我不行了……我真的……真的坚持不住了……如果你在不停下的话……我……我恐怕……”
这边,
自身储备能量已经下降到危机线的张浩然几乎就要涌读遗言了。
且外边的元央界意志也看的清楚,张浩然此刻的状态非常不好,随时都可能肉身崩溃,所以这几乎没有作假的可能。
但就算是如此,元央界意志也丝毫没有出手的打算。
“演!我倒要看看你们能演到什么程度!要是演死一个那就太好了!”
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演绎奖杯,不然的话此刻元央界意志恐怕都要给张浩然颁一座最佳苦情奖。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实在是太特么的真实了。
那样子,那苍白且几乎被掏空的身躯,简直将一个快要被吸干的人演绎的入木三分。
幸好,
吴冬那毫无节制的摄取终于赶在张浩然被彻底掏空之前停了下来。
也不知是如元央界意志所想的那般,这一切都只是剧本,还是说赶巧这里的时候吴冬到量了。
噗通!
如同断线的木偶一般,张浩然在吸力断开的那一刻迅速栽倒。
“呼…..呼…..呼……”
此刻张浩然的样子真当是只见出气不见进气。
当然了,
以张浩然目前的层次其实早就已经告别了呼吸这种对能量低级的摄取方式。
不过谁让他现在是处于近乎被掏空的状态呢。
反正张浩然是没觉得他自己在装,这个时候的他就是已经快要不行了。
“大佬?大……佬?”
都这个时候了张浩然都没有忘记他家的吴大官人,只因他认为,既然吴冬已经不再对外摄取能量,这是不是代表着吴冬苏醒所需的能量已经足够,甚至于这个时候他都已经醒了?
“……”
没有任何的恢复,这让张浩然有一种平白费工夫的失落感。
“算了,再等一等,等一等吧……”
没有迫不及待的暴力唤醒吴冬,且张浩然此刻也已经没有这个力气了。
就这样,
哥俩都这般静静的躺着没有丝毫动弹的打算。
岁月静好?
元央界意志可不这么认为,反倒是觉得此刻应该是到了他出场的时候。
不过这个出场并不是跳进去收割,而是作为一个时常串门的老邻居去看看,再表现出自己的惊讶。
“呦!怎么这样了!”
元央界意志甚至都已经构想出张浩然在见到它之后,哪怕硬撑着早已被掏空的身体也要站起来与之对视。
“这样就很有意思呢……”
想着想着,元央界意志一直便有某种难以抑制的欢快心思,这已经是它不知多少岁月以来都未曾产生过的情绪。
奈何想法虽好,但现实却总是那般不尽人意。
这边元央界意志还在思考着如何奚落张浩然的时候,异度空间内蓦然发出一阵强烈的能量波动。
啵!
仿若被戳破了一般,顿时引起了元央界的愤怒。
女儿国记事
“这孙贼!”
毫无片刻犹豫,元央界意志瞬间降临,对着张浩然便发动了猛攻。
“!!!”
已经处于瘫软状态的张浩然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感觉一阵剧烈的能量波动,随即身体便仿若被中子星结构的磨盘碾压一般,成为了无数份。
好在,
张浩然的底蕴没有尽失,哪怕是被这般对待仍旧保留着自我意识不灭。
刷!
下一刻,张浩然的身躯瞬间复原,只不过当看到眼前的一幕之后,张浩然却是发出了远超元央界意志的愤怒吼叫。
“你特么敢动手!”
动手就动手呗,
又不是没有动过。
况且这些年虽然两方都保持着表面上的平和,但暗地里彼此都知晓,如果事情又变的话,那么再次动手也只不过是迟早的事情。
所以对此张浩然早有准备,哪怕元央界意志搞什么偷袭的手段,他也不会又任何意外。
可张浩然怎么都没有想到元央界意志选择动手的目标竟然不是他,而是仿佛仍旧处于昏迷状态的吴冬。
一直以来,张浩然都将吴冬处于一个相对安全的位置,怕得就是元央界意志狗急跳墙,做出什么卑劣的举动。
不过这些年以来它都算是相当安分守己,出了没有什么恰当动手的机会之外,更多的还是由于张浩然的防御堪称无死角。
可今天却是不同,
张浩然不仅自身处于一个极度微弱的状态,对吴冬的防御也不在如曾经那般完美,甚至于就连一直当做备用能量源,外加起到防护作用的晶体棺椁也已经被吴冬彻底吸收。
这就相当于是给了元央界意志一个堪称极度舒适的出手时机。
不动手都对不起自己!
是这样吗?
反正张浩然是这么认为的,在他的心中,元央界意志就是认为有机可乘这才动手的。
“孙贼!”
几乎与元央界意志之前所表现出的愤怒无二,这会的张浩然也是一瞬间便进入了搏命的状态。
无他,
张浩然必须要保证吴冬的安全。
“君临!”
怒吼声中,张浩然的身躯暴涨,原本由于亏空而导致瘦弱的身躯反倒是更加健硕了一些。
君临,
取自君王降临之意。
是张浩然在将巨神兵因子与修士书法结合之后所构架的方程式,在短时间内已不惜代价燃烧自己,让自身实力始终都处于一个巅峰状态。
这里的燃烧自己只不过是生命刻印,是哪怕张浩然彻底将自己燃尽之后,也又办法弥补,而不是如吴冬当初那般,是已自身灵魂可刻印为代价。
两者之间存在着本质性的区别,切张浩然也没有办法以自身灵魂刻印为引,做到吴冬当初那般以己心代天心的壮举。
“去死!”
完全没有理会张浩然的爆发,此刻元央界意志仿佛将所有重心都落在了吴冬的身上,投入全部心神要弄死他。
就是要弄死他!
“大佬!”
张浩然究竟还是慢了一步,相比于元央界意志果断的率先发难,张浩然这边就算是想要围魏救赵都来不及了。
我意已决的元央界意志,
奋死扑救的张浩然,
大明 之 雄霸 海外
还有依旧是处于昏迷状态的吴冬。
这三方形成了一个彼此孤立却又环环相扣的圈子。
只不过相比元央界意志与张浩然这两方搏命的家伙来讲,吴冬却是处于一个非常特殊的状态。
首先,
吴冬始终都是处于昏迷状态,无论是之前张浩然风险了自己的一身精华,还是说此刻被元央界意志杀心昂然,吴冬完全没有任何动作。
可就是这样一个几乎不存在任何威胁的人,元央界意志为何要一心杀了他?
毕竟吴冬虽然是张浩然的大佬,元央界也在窥探吴冬的记忆之后了解到这一点。
但今日的小弟已非昨日的张浩然,而吴冬却还是曾经的那个样子,甚至由于灵魂上的缺失,还完全不如曾经的自己。
那么元央界为什么非要对吴冬痛下杀手呢?
当!
终归还是张浩然晚了一步。
元央界意志以它蕴含整个世界的冲击落在了吴冬的身上。
如果是当初,吴冬虽比不了今日的张浩然,能够硬顶着元央界意志的攻击与其对轰,但怎么着也能够抗两下
而如今,
吴冬也只不过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废人罢了。
最起码在张浩然看来是这般。
不省人事的大佬,
乘人之危的元央界意志。
还有那近在眼前所发生的事情,这些都让张浩然深深自责于他的无能,无力。
“不!!!”
愤怒的咆哮着,张浩然瞬间改变了自己的轨迹,由想要为吴冬挡身变为了直扑元央界意志,疯狂的想要与之同归于尽。
但这也只是笑话罢了。
从始至终,吴冬也好,张浩然也罢,他们完全不具备与元央界意志鱼死网破的资格。
无论如何人家都是一个世界,是万千众生之力,完全无法测量的庞大能量。
而之所以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无非就是元央界意志的贪图,想要以张浩然还有吴冬,乃至是奎恩与乔娜留在元央界,然后将其彻底转化为世界的一部分。
虽不可比拟,但这对于元央界意志来讲,就是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的伏笔,亦如吴冬要走万里路一样,元央界意志也是这般的打算。
可它出不去,作为世界意志的存在,生来便是无比强大这是它的幸运,可生为世界意志也是它的不幸。
吴冬可以走万里路,是因为他在自己的世界,亦为物质主宇宙,但元央界意志不同,它生在元央界,长在元央界,物质主宇宙虽好,却是它无法触及的远方。
所以对吴冬等人,元央界意志说是爱才,惜才也好,吾肯奈何也罢,总之它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让吴冬去死,就更不要说是人道毁灭了。
这也就让张浩然产生了一种错觉,一种老子能反杀的积极错觉。
彼此的定位不同,更不在一个层次上,元央界意志哪怕注意到了张浩然的举动,但是它仍旧没有任何反应。
不过这里所说的反应也只是相对而言。
元央界意志没有在意张浩然,除了它清楚张浩然不会对它造成真正伤害之外,更多的还是因为它的注意力集中在其他地方。
其他能够对它造成伤害,影响,乃至是更加严重的点上。
“噗!”
凶猛撞了过去的张浩然又重重的弹了出去。
直到这一刻,张浩然才明白,他与元央界意志之间的差距究竟又多么大。
毕竟人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生命体,更不是物质主宇宙的存在,所以人家完全可以不遵守基本规则。
不过强就是强,
张浩然也没有服气。
只因在张浩然看来,动了他家吴大官人,就是结下了不死不休的仇怨。
更别说与元央界意志的态度始终都说不上一个‘好’字。
“万国!”
心中愤恨的张浩然这边刚打算继续拼命,可就在此刻剧烈且莫名的波动与头顶到达了巅峰。
“?”
见到这一幕的张浩然初时是迷惑不解,其后则是仿佛瞬间开窍了一般,脸上呆着未褪的震撼喃喃道:“难不成……难不成……”
这边张浩然是刚刚才明白发生了什么,可另一头的元央界意志却是打一开始心里便明镜一般。
所以在这会上方能量波动达到了一个巅峰的时候,元央界意志当即出手。
“妄想!”
妄想什么?
元央界意志没说明白,但另一个声音却是为其挑明道:“妄想?不做而空想才是妄想,想而去做,且能够做得到这就叫——力所能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