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帶着倉庫去大秦笔趣-351 恭送鉅子

帶着倉庫去大秦
小說推薦帶着倉庫去大秦带着仓库去大秦
“你二人代表着秦墨与楚墨两派,我知道你们素来不合,但今日闹到如此地步,是让那些儒生们看笑话的吗?”
把话说到了针尖对麦芒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但事情总是要解决的,最后实在是没办法,在李凌不断冲着缠玄使眼色到眼睛都快抽筋的地步之后,还是这苦于海最先反应了过来,让他的手下全部从屋子内退了出去,直到这个时候,缠玄才刚刚注意到李凌的眼色,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待到无关人等全部退出去,屋子内只剩下了缠玄、李凌还有那个楚墨的带头大哥,那个把李凌逼到几乎泼妇骂街的苦于海。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行侠仗义自然是好事,但等到这天下一统了,国富民安,你的这些侠肝义胆应该去往何处,你想过吗?”
在李凌看来苦于海的确是有些迂腐,但整体上的出发点还是好的,而且由于他们大多一直在楚国民间,所以他坚持他现在的理论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所以即便是苦于海让自己很难堪,但李凌依旧想要收了苦于海的心。
“倘若这天下真有一天如夫子所言,侠者也不可铸剑为犁马放南山,人心莫测,难免不会出现一些败类,侠者自当执剑为民。”
“我说你是不是傻,都天下一统国泰民安了,而且有一整套的法律束缚,还用得着你们这些侠客吗?”
“恐怕是夫子太过于理想化了,人心乃是天下最莫测之物,而欲望亦是最难平之沟壑。在下已经看出夫子乃是大仁大义之士,先前在下多有冒犯还请夫子见谅,但夫子不该去妄想一个如此理想化的国度,夫子对人心还是不太了解啊。”
面对苦于海突然致歉,李凌一愣,他是没料到这家伙竟有如此心胸,看先前的表现,李凌还以为是个心胸狭隘之人,实在是有些没想到。
“此事我来替巨子解释吧。”
缠玄看了一眼李凌又看了看苦于海,直接接过了话茬,怎么说他也是秦墨的老大,一直在这当个吉祥物也不太合适。
“按照现在秦国的制度,各级官员都是不问出身只看才干,而与此同时,秦国还有一套纪检体系,是专门监督各级官员的,一旦查到这些官员有问题,都会第一时间进行处置,至于社会治安,秦国采取的是官府与公安部门并行的方案,官府、纪检、公安,三者相辅相成但又相互制衡,同时三个体系互不牵扯,没有任何利益往来,这样便可以确保不会出现官官相护欺压百姓的情况。这种制度是超前的,是凌驾于任何国家之上的制度,也是最能够实现先祖师追求的制度。”
“那…那也不该没有民间侠士,在绝对的利益面前,没有人可以保证一定不会出现官官相护的情况。”
听到缠玄的解释,苦于海其实已经有些动摇了,秦国现行的这种制度,的确是眼下最完美的方案,他似乎没有理由再抵触,可他又不希望心甘情愿的接受。
要知道解散墨者行会,设立墨学研讨会,其实就是针对的他们这种带有侠士风格的墨者,不止是楚墨,这种墨者其实墨家三大分支都有不少。
“我以后还会设置信访制度,百姓万民可以直接向信访部门举报发现的问题,而信访部门完全独立于其他任何机关单位,这样你能放心了吧?”
“……”
听到李凌说信访制度,其实苦于海就已经知道了,对于社会的治理,自己这丁点见解只能算是皮毛,根本无法与李凌相比,他知道墨家在李凌的带领下一定可以发扬光大,重现辉煌。
可是他又不能全盘接受,至于原因,还是生存问题,很多侠墨一旦被抽离了侠客的身份之后,就只能算是普通人,甚至连墨者都算不上。
“儒以文乱法,而侠以武犯禁,倘若天下一统,而政局稳固国泰民安,你能确保这些无事可做的侠客们没有别的想法吗?即便是他们没有,你若是一个地方官,你会允许你的管辖地有一群实力强横的侠客存在吗?未来,对于坏人的惩戒,应当由法律进行定罪量刑,而不是一帮侠客随意执行生杀掠夺之权!别人抢了东西,你们杀人全家,那你们也是犯罪!一旦出现这种情况,你自己说,身为地方官员,应该如何处置这些侠客?”
“……”
重生之预言师 叶落风扶柳
苦于海没有回应,陷入到了思考当中。
环境使然,李凌说过的这些问题,其实苦于海根本就没有想过,直到现在李凌提出来,他才真正开始考虑。
“我知道对于我要解散墨者行会一事,你无法接受,所以才会有今日过激之行为,但倘若你真的为了墨家考虑,你还是要好好考虑一下我说的。另外,解散墨者行会不急于一时,至少在天下一统之前,我是不会这么做的。你先回去吧,回去好好想想我说的话,希望你能够明白,也希望有一天,你我还可以坐在一起相谈甚欢。”
话点到为止,李凌起身直接离开。
灵澜侠影
醫 手 遮 香
吱呀一声,房门打开,门口墨者们围了一大圈,都想看看里面发生了什么。
“恭送巨子!”
突然,房间内,苦于海一声吼!
“恭送巨子!”
苦于海都发话了,那些楚墨一派众人自然也知道应该怎么做。
李凌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不管等这苦于海回到楚国会做些什么,至少现在,苦于海已经承认了自己的巨子身份,墨者行会的事情,总算是暂时可以让自己安心了。
“缠玄你就别送了,赶紧回去收拾一下,估计这么一闹,你们两派之间的裂痕更大,那苦于海人还是不错的,可以说的通,你得多多和他交流,毕竟真到了解散墨者行会的那天,还得靠他。”
恋恋不舍
“是,属下明白。”
离开墨者行会的据点,李凌直接返回自己的府邸,可还没等他走到府邸前,远远地就被自己家门口的阵仗给吓到了。
无数车马停在自己的大门两侧,门前站满了不知道谁家的奴隶、护卫、家丁,甚至还有士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