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三國之龍圖天下-第一千六百六十九章 戰起河東 (除夕,炮竹一聲除舊歲!)展示

三國之龍圖天下
小說推薦三國之龍圖天下三国之龙图天下
雒阳城。
牧景穿着一件普通的长袍,手握折扇,带着两狗腿子,走在的熟悉又有些陌生的街道上,看着物是人非的一切的,心中有些百感交集。
仿佛在雒阳的时候,还是昨天的事情,可一转眼,已经十年过去了,天下也早已经变幻的面目全非了。
“孟起!”
牧景摊开折扇,摇晃了两下,有点公子哥的气质了,他看着路边那些陌生的人,笑着说道:“你知道朕当年入第一次进入雒阳城,是啥感觉吗?”
宫心为上锁君心
他这一次出来了,是溜出来的,身边就马超和金九,神卫营的将士藏在暗中护航,安全性倒是不愁。
不过要是被人发现了,少不了一顿唠叨,万金之躯,岂能轻易冒险,那么掉一根汗毛,都得地震半天的。
“不知道!”
马超耿直的回答。
牧景顿时有些无趣,这种人,聊天特别容易聊死了,不过兴趣来了,他还是说下去了:“朕第一次进入雒阳,其实感觉不是很深刻,那时候一心想要为父亲谋一个出身,觉得出身贼寇,难成大事,从汝南战场进入大汉都城,朕也也算是经历了一番苦折,当时看着雒阳城的城门,还是有感觉的,那时候单纯想法,这座城要是我爹的,我又何必这么辛苦呢!”
“陛下已经完成了对先主的承诺!”马超想了想,说道:“这座城,已经是大明的了!”
“是啊!”
牧景点点头,但是又有些感叹:“只是父亲已经不在了,看不到牧氏的辉煌,也看不到朕的成功,所以有时候,朕又觉得,拼得这么多荣誉,权力,没啥意义!”
“先主在天之灵,总能看到的!”
马超面容多了一抹感伤:“陛下起码能觉得,先主是愿意看着陛下的荣誉的,可末将而言,我的父亲,未必愿意看到我的名字出现在大明的功臣之中啊!”
“哈哈哈!”
牧景突然大笑了起来了,还拍了拍马超的肩膀,非常无情的说道:“你这么说,朕的心情倒是好很多了,果然应了那句话,快乐是建立在别人的悲伤之上的!”
马超的脸色有些难看,眼前这人要不是他的主子,他保证翻脸,没见过这么恶劣性格的人,好心安慰一些他,他倒是把自己踩两脚才舒服。
“八月酒肆?”
牧景抬头,看到了一间酒肆,有些熟络:“这酒肆还没有倒闭的,生命力倒是顽强的很!”
“陛下来过这么喝酒?”
马超好奇的问题。
“没有,但是做过生意!”牧景笑着说道:“八月的掌柜也算是当年景平商行的一员吧,宛商之一,朕记得是一个有些小胖的家伙,当年是跟着朕立足在雒阳,才开了这一间八月酒肆,八月如画,饮酒论天下!”
他跨步走进去了。
这里的场景应该变了,周围还有一些烧焦的迹象,应该是重修过的酒肆。
这时候雒阳的气氛是有些紧张的,不过雒阳历经这么多年的战争洗礼,这种战争即将要降临的感觉,已经没办法让人看的太重了。
所以酒肆里面,有不少人。
“几位爷喝酒是吧,这边请!”一个小伙计倒是聪明的很,直接迎上来,看着牧景这一身不能低调的行头,笑的比花还要璀璨,直接把他们引入了二楼的一个包厢,从这里能纵观整个街道的精致,算是八月酒肆里面最好档次的包厢了。
地面上铺着竹席,周围是以屏风隔开一个包厢,密封性不太好,隔壁人说话,整层楼都能听得见,所以也不算是的安静的。
牧景跪坐下来了。
他倒了一盏酒,这酒味道倒是有些纯:“那胖子的酿酒能力倒是提升了不少了,果酒能有这样的味道,不错,不错!”
他说的胖子,自然是八月酒肆的老板,姓丁,就叫丁八月,他家是酿酒的,但是开酒肆,确是他干起来的。
酒肆不仅仅是喝酒,在这个时代,酒肆等于大酒店一样的,融合了喝酒,喝茶,吃饭,住宿的功能。
八月酒肆做的比较大,算是大明境内酒店业的巨头之一。
“陛……”马超本来想要尊称的,但是考虑到周围屏风没有多大的密封性,就改变了称呼:“公子,果酒始终是味道差点,这酒肆不会都是果酒吧!”
“其他的酒倒是不少,不过目前来说,粮食比较重要,所以酿酒方面,也比较紧张,他们未必有多少存货!”
牧景轻声的说道。
战争一旦爆发起来了,粮食就是硬通货,不要说各大诸侯了,就算是一些豪门世家,商贾大户,他们都会屯粮的。
酿酒就不要想了。
“果酒好,不耽误事情!”沉默了神卫营校尉金九笑了笑,轻声的说道。
马超又尝一尝,的确味道不一样。
这时候,屏风周围传来一些杂乱的声音。
“又要打仗了!”
这悲天悯人的声音,一听就是一个文质彬彬的读书人。
“天下乱,战争无可避免的!”有些沉稳的声音在开导好友:“谭兄不必太过于的在意!”
“为兄倒是不畏惧战争,这是战争波及之下,我雒阳百姓,还要死多少啊!”这悲悯的声音有些激愤:“这么多年了,雒阳已经死了多少人了,不,应该问,能活下来的雒阳人,还有多少个了!”
“这一次明军主力北上的,或许雒阳不至于受到波及啊!”
有侥幸的声音回应。
“呵呵,想的太美好了,战争既然爆发了,免不了会波及雒阳,明军虽有几分强势,可能应对天下诸侯吗,吾看,这雒阳,恐怕又要易主了!”
有一道冷静的声音在响起。
“那也未必!”
红颜乱世:异族公主倾天下
有人回应了:“天下诸侯,各有所强,然能一统天下,结束战乱,为明天子最有希望,明军兵力虽不足,却有强悍的战斗力,和惊人一筹的斗志,能打输他们,未必能打垮他们,哪怕这一次他们兵败了,早晚有一天他们能卷土重来的!”
“牧明不过只是一介乱臣贼子而已,何以称雄!”
有对汉室忠心不二的读书人的开口辩驳:“放眼天下,唯魏王可力挽狂澜,收拾山河,重铸辉煌而已!”
“笑话,魏王兵败宛城,才过去多久的时间,难道都不记得了吗,这世界,谁拳头最大的,谁才能一统天下,明军之强,谁有能掠其之锋芒也!”
“明天子乃是天之授予权柄,推翻旧秩序,重建新天地的人选,汉室早已成为了过去,明军必能把他们都击败!”
“明军底蕴过于薄弱,未必能挡得住三大诸侯联盟,此战若败,大汉或许尚有几分希望!“
“汉室之败,已在做难免,即使魏王能力挽狂澜,他终究是魏王,不是刘汉氏族之辈,他始终会和皇权对垒,如今又是一个主若仆强的局势,岂有汉室之明日,天下不也得继续乱,若能让大明一统天下,反而能让天下,早日恢复太平!”
“阎兄倒是对牧景信心十足,然吾不敢苟同!“
“何以请教?”
“一介贼寇,蔑视礼制,若能得天地权柄,吾等读书人,情何以堪也,老天爷恐怕都不会让他得逞!”
“笑话,英雄何须问出身,陛下英明神武,年少成才,以胯下马,手中槊,打下了如今大明江山,让吾等百姓,重临太平之日,何等功勋也!”
“阎兄,谭兄,汝等皆雒阳人,当初牧贼一把火,烧之汝等之家园,焚其之亲人,如今难道还要以仇为君父!”
“吾等亲人,死于战乱,雒阳之焚,昔日乃无奈之举,若说怨言,有一些,可怨恨,吾等亦无!”
“吾等就事论事,何须执着过去,战乱的天地,本无公平,若能结束乱世,往事可抛!”
“……”
争执声无处不在。
牧景只是听了一小会,嘴角不禁的扬起了一抹的淡淡的笑容,有人意见不一致,那是正常的事情。
但是他没想到,雒阳人能对他还有支持力。
他对这座城池,是怀有愧疚之心的,那一把火把他给救活了,但是却把这一座古都城给的毁掉了。
虽然大半百姓不是被董卓挟持南下,就是已经被他给赶出去了,然而还是有些人不愿意离开,最后被焚烧在火海之中。
那道理来说,这里百姓,应该最恨他的。
不过看这情况来看,雒阳的百姓,对他还是有一定的支持力的,这一点,让他很高兴,高兴之余,又有几分感动。
穿越之都市侠行 童话中的悲剧
百姓记住幸福,总比记住伤痛多一点的。
“陛下,前线急奏!”
一个身影从外面走进来了,速度很快,俯首在牧景面前,禀报说道:“上将军请陛下立刻返回长秋宫,商讨军情!”
这是神卫军的传令兵。
“走!”
牧景站起来了,这个传令兵的声音不小,已经惊动了一些人了,很多人都站起来,一双双眼睛都盯着他。
他笑着颔首回礼,然后带着马超和金九,迅速的离开了。
“刚才的那个,是牧景……”
“陛下名讳,岂能直呼,如此不禁,日后不许入我八月酒肆!”
一个胖乎乎的中年人走出来了,怒斥刚刚开口说话的人。
他就是酒肆掌柜。
他看着那一道远去的背影,心中百感交集,他作为一个商人,当年牧景处境,也不是他能抵挡的,景平商行解散,他们都渐渐的脱离景平商行,这没有错,而且并非一个人背叛。
然而不能同甘共苦,亦难有同富贵之言,牧景对景平商行旧人的感情,都已经被磨平了,他们这些本来地位就已经比较低下的商贾门,再也难以攀升上这个关系了。
“都说大明天子已莅临雒阳,还以为是误传,没想到今天亲自看到了,好年轻啊!”
“陛下如此年纪,打下这一番基业,未来可期,即使一战败,亦有希望,吾等皆支持大明一统天下!”
“陛下刚才是不是听到我们的话了,有没有说错话?”
“好像大家都说了不少!”
面面相窥之下,大家都有些尴尬了,毕竟刚才并非只有一个人明贼牧贼的喊着的。
……………………………………………………
从八月酒肆离开,牧景迅速的返回长秋宫。
长秋宫现在是牧景行宫,修缮之后,还算是有些规模,侧位的偏厅,被临时收拾出来,当成一个军情汇报中心。
最中间摆着一个巨大的沙盘,这两天斥候已经制作出来整个北境的地域。
牧景快步走进来了,张辽已站在沙盘面前,俯视沙盘了,陈宫等诸将,皆然都在了,一个个神色有些凝重。
看到牧景走进来了,众人纷纷行礼。
“陛下!”
四大名捕震关东:亡命
张辽拱手行礼之后,直接告诉了牧景一个消息:“刚刚河东传来消息,燕军南下了!”
“河东?”牧景看着沙盘,微微皱眉。
他问:“他们在上党南下,朕都不奇怪,但是在河东南下,朕倒是有些的感觉不太对劲一样的!”
“陛下,臣让人打听过了,张绣返回北地了!”站出来说话的是庞德:“今岁三月,北地之北,一些胡人部落出现一些遭乱,我们并不当一回事,后来又派人查探了,也没有发现太多的端倪,但是到了五月份,才感觉不对劲,景武司派人查询了,有可能是张绣率军返回了!”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北地?关中还没有动向,先拿北地开刀,那就好玩了!”
牧景冷笑:“这刘玄德想干嘛啊!”
超强兵王在都市 江城子
“直接吃掉关中,他们胜算不大,但是如果能蚕食西凉,然后东西夹击,加上魏军的主力从虎牢关入关而战,那么他们就有机会在关中,歼灭我们的主力!”
陈宫站出来,禀报说道:“刘玄德的想法不算是新奇,但是他既有这样的野心,必倾巢而出,而我们的斥候,迟迟未能查探出燕军主力的动向,这让吾等皆不安也!”
“谭宗?”
牧景转眼,看了一眼瘸腿的谭宗,问:“景武司方面呢?”
“还在差,目前能摸透了,是他们先锋主力!”
谭宗回答说道:“从河东南下的,应该是张飞庞统率领的两万精锐主力军,乃是燕军先锋主力!”
“张翼德?”
牧景嘴角扬起了一抹冷笑:“这个三将军倒是有点能耐,不过他既敢下河东,朕也得会一会他才行,谁愿去和他较量一下!”
河东之战,肯定是试探。
但是谁是试探谁,不好说。
“末将请战!”
雷虎站起来,道:“日月第一军,愿战!”
日月军是明军主力之一,比牧景嫡系的景平军没有半点逊色,而且在作战力上,更胜一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