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我有超體U盤》-537-推理看書

我有超體U盤
小說推薦我有超體U盤我有超体U盘
尖塔实验基地,某座五级生物安全实验室内。
十几名研究员站在指挥室内,默默看着窗外两名delta级实验人员躺在实验台上。
这两名实验人员被注射了大量镇定剂,早已沉沉睡去,而且他没有穿任何防护装置,完全暴露在实验室的空气中。
而这两人,一人之前已经感染了原生质液体,另一人却第一次被运进实验室,之前尚未被感染。
这项实验要求,是X-111亲自发来的,要求来自尖塔实验的最高权限者——陈晨阁下。
虽然不是很明白陈晨这么做的用意,不过这名实验室的主管依然打算尽忠职守的执行陈晨的要求。
“按照上面的吩咐,将那名感染者放入隔离舱中。”
指挥室内,研究主管吩咐道,随即几名仿生人立即照做,分工明确地将那名已经受到感染的delta级实验人员送入了隔离舱中。
所谓的隔离舱,便是一种由软性塑料组成,堪堪能装进一个人的封闭性睡袋,旁边放着氧气装置,能给内部自动供氧。
做完这一切,这名主管才继续开口,“现在释放一名神志清醒的感染者,让他进入实验室,同时让所有仿生人退出去。”
这些命令被仿生人一一照做,随即一名神色有些恐惧的delta级实验人员被释放进来,这是一名奥万博族人,他先是惊恐地看了看四周,见到那些挟持自己的仿生人离开后,他才有些惊疑不定的四下踱步起来。
可是,他只能看到实验室内大量的仪器,以及实验室中央两台担架车,至于二楼观察窗后的众人他却是丝毫看不见的。
因为观察窗在实验室内看去,就只是一面镜子罢了。
而实验台上,正躺着两名他的同伴,其中一人是完全暴露状态,另一人则被封闭在隔离舱中。
之前没有受到感染,完全暴露在实验室环境中的实验人员被标为1号,而那名封闭起来,已经受到感染的实验人员则是2号。
可是,当他看到隔离舱中的2号实验人员的时候,却突然神色僵直,他面孔微微扭曲,似乎在纠结着什么。
这种纠结只是持续了一瞬,渐渐地,他的眼神越来越僵直,与此同时他开始一步步朝着两座担架的方向走去。
看到这一幕,所有站在指挥室内的研究人员立即明白,感染者此时已经激发了融合状态。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果然,那名感染者对1号不闻不问,他径直来到已经受到感染,却被封闭在隔离舱中的2号试验台前,粗暴地撕开了隔离舱,当对方完全暴露出来的时候,这名感染者突然露出一抹满足的神色,他的嘴角微微翘起,同时整个人就朝着对方的身上躺去……
嘎吱吱……
随着一阵血肉蠕动的声音,两个感染者在众多研究员的注视中,缓缓融合在了一起……
“很好,接下来是对照组,那名昏迷的1号位置不变,将这具被融合的尸体清理出去,换下一组2号上场!”
星际之萌妈养包纸 飘摇的妮
最强纯情神少 洪昊天
随着主管的命令,又有一名同样感染,同样被打了镇定剂,昏迷过去的实验人员被抬了上来,并且也将他装进了一座新的隔离舱中。
不过这次,1号被灌入了几十毫升的原生质液体。
按照所有人已知的感染规则,此时1号绝对已经被感染了。
随后,众人等待了大约三个小时,尽量消除误差,然后才再次将一名神智清醒的感染者被放了进来。
在所有人的思维中,既然将一名神志清醒的感染者放了进来,那么按照优先原则,这名感染者必然会首先融合1号,虽然1号之前没有受到感染,可是如今在被灌入了原生质液体后却绝对是被感染了。
可令人诧异的是,最终这名感染者依然选择了2号。
“怎么回事?1号不是应该已经被感染了吗?”
实验室的主管顿时露出疑惑的神色,“难道是感染的不够深?”
为了解答疑惑,他们再次等待了三个小时,然后重复上述的实验。
可是,新进来的感染者依然选择了2号,就好像1号不存在一般……
“难道说,1号并没有被感染?”
整个实验室内的众人都露出惊疑不定的神色,“可是,这怎么可能……”
……
几个小时后。
这场实验被执行了超过十次,一开始许多人觉得会不会是误差,可是每次融合全都是感染者舍近求远,选择隔离舱的中的2号,而另一边始终暴露在外的1号并没有感染者选择融合。
一线杀机
到了最后,主管甚至将2号这个选择直接撤出,然后放一名神志清醒的感染者进来,可是结果依然相同,所有感染者始终不愿融合2号。
“这算是什么回事,昏迷的人员即使大量接触外星的原生质液体,也不会被这种液体感染?”
有的人顿时惊疑不定的问道。
“怎么可能……”
许多人杂乱无章地吵了起来。
可是他们并不知道,远在某一处地下深处,陈晨已经彻底露出了然的神色,他仿佛抓住了什么一般站起身,再次四处踱步,“原来真的是这样?我竟然之前一点都没有想到……”
“教父阁下?”
小X的声音传来,“如果这次实验没有问题的话,岂不是说失去意识的人员不会受到原生质液体的感染?”
“没错,感染者想要融合,可是面对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1号不理不睬,反倒是必须融合隔离舱内的2号,这代表了什么?”
陈晨反问道,“这不就代表了失去意识的人无法被感染?因为没有感染,所以感染者根本不会选择昏迷者成为融合对象?”
“那么问题就来了,为什么只要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就算直接饮用那种原生质液体也不会感染?昏迷的人和普通人有什么不同?”
“答案很简单,那就是他们没有意识!”
随着陈晨自说自话,他不禁深吸一口气,只感觉心脏砰砰跳动,说不出是兴奋还是畏惧,“抛弃一切不可能之后,剩下的那个选项无论有多么荒唐,那都将是最终的答案……也就是说,这种来自天外的原生质液体,它们感染的并非是我们的身体,而是我们的意识!”
“这是一种意识感染!”
“意识感染?”
小X低声喃喃,“难怪死去的人无法感染,动植物也无法感染,就连处于昏迷状态的人也无法感染,可是清醒的人即使穿着防护服,也无法阻止感染……”
这一刻,所有的线索如抽丝剥茧般显现出来,只有这种解释,才能解释出为何一些人明明有没被隔离,感染者却无视他们,反而挑选那些被隔离在隔离舱中的昏迷人员融合的原因。
可是,小X突然再次面色一变,“如果真的是意识感染,那么岂不是说,所有尖塔实验基地的研究人员也都被感染了?”
“不,应该不可能。”
可是陈晨却十分有信心的摇了摇头,“又不是模因,怎么可能在外界观察也会被感染?这种融合性死亡的现象绝对不可能依靠视觉传播,只有模因这种鬼东西才会以视觉听觉的方式传播,因此在我的推断中,至少需要达成两个条件,才能导致原生质液体的感染!”
“第一,必须是意识接触。”
“第二,则是距离!”
陈晨总结道,“无论再强大的感染能力,都会有距离的限制,无论是病毒还是细菌都是如此,因此能感染人类意识的原生质液体当然也是一样……明白了吗?无论是看到、听到、摸到或者是接触到那些感染后的死尸,乃至触碰原生质液体,都不会导致感染,真正感染的原因就是意识和距离,只有达成这两条,才会遭到那种原生质液体的感染!”
“竟然是距离?”
小X顿时恍然,她细细思索起来,“如果您没有判断失误的话,我想这种距离恐怕并不远,甚至可以说是很近,范围不超过两米半径,超过两米半径的话,即使意识清醒,原生质液体和那些融合尸体也无法感染人类,否则此时尖塔实验基地内,那些正在指挥室研究的科学家们早就中招了!”
“没错,我之所以判断出距离是一个因素,那就是因为意识这种东西很难界定。”
陈晨点了点头,感慨道,“人的意识是发散的,人的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身体触摸到的,同样也是意识层面的接触,如果没有距离限制的话,那么感染的人绝对不止这么一点数量,因此这个感染的限定距离绝对不远,我和你的想法一样,这个距离就在一米至两米之间。”
随着推断出这一切后,陈晨只感觉思绪越来越顺畅,在他的命令下,尖塔再次行动起来,开始使用更多delta级实验人员做距离测试,经过数十次实验,死亡超过百名delta级实验人员,最终测试出,这种原生质液体的感染半径,为118.36厘米!
也就是说,只要超出这个距离,即使站在旁边围观那些尸体,也是完全安全的!
“可是,为什么会有感染意识的病毒,意识也能影响身体吗?”
直至此时,小X依然有些疑惑,“如果是模因这很正常,可是它们却并非模因,完全只是一种普通的生物原生质罢了。”
“你是想说超自然?”
陈晨从思索中抬起头来,“不,这不是超自然,就好像我脑海中的力量——场能,虽然场能无形无质,可是它却能影响物质,能令我做出超出牛顿定律的动作。”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种原生质液体中,或许也有和场能类似的诡异力量,就算说它是超自然、超出科学范畴,那也只是超出我们人类理解的自然,我们人类理解的科学罢了……”
“人类对于不了解的事物,往往用超自然、神迹等名词来形容,可是实际上这一切真的超出了科学吗?就连模因也是在科学的体系之内,更不用说这种融合性死亡了。”
陈晨总结道,“所以说,我们面对的这种原生质液体,只是一种未知的科学罢了,而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找到对策,从而终止正在发生的一切!X,将我们推导出来的信息发送给黑光基金会吧,让世界各大洲区都得到这个消息,只要掌握这个规律,此次灾难就有可能被抑制下来。”
“明白,我已经将信息发送了出去。”
重生之帝后风华
小X回答道,“不过情况并不算好,融合性死亡事件依然处于爆发阶段,现在距离陨石坠落已经过去了一周,死亡案例超出十万起,那些原生质液体虽然落到地球上后三五天就失去活性,可是每感染一名人类,都会导致这个人成为新的感染源。”
“目前全世界已经停运了航线,封锁了港口,甚至连网络上都在不断封杀类似的言论,可是普通人也已经察觉出了不对劲,特别是许多城市和地区都被封闭了起来,按照调查组建的模型看来,整个社会都很可能在半个月后崩溃,我们必须抓紧时间找到抑制的方法。”
“而且,就连您也……”
小X突然停下了话语,语气中有些沮丧。
陈晨只是摇了摇头,他自己也感染了这种鬼东西,虽然如今依然在潜伏期,这也是因为他没有遇到第二名感染者罢了,一旦他离开这里,很有可能立即会出现意识不受控制地融合,到那时,自己就死定了。
可是,难道自己要一辈子待在这种暗不见天日的地方?
不仅如此,陈晨发觉随着自己每次进入睡眠,都会继续做那种诡异的噩梦,似乎冥冥之中有一个意志不断催促,令自己和其他感染者进行融合,只不过陈晨的意志较高,暂时影响不大罢了。
可是随着时间过去,他能感觉到那个意志越来越庞大,越来越不容拒绝。
陈晨怀疑,很可能随着死者越来越多,这些死者的意识都成为那个意志的养料,令它越来越强大……
虽然这个猜想听起来太过玄幻,甚至连陈晨自己都不愿相信,可是他却冥冥中感应到,自己的担忧即将变为现实。
某种现代科学无法理解的事物,正在以人类的生命为养分,逐渐苏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