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z8d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張進的上進之路-第兩百二十章 起早排隊展示-py0zp

張進的上進之路
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
屋里,一盏油灯亮着,方志远正在提笔默写东西,朱元旦手遮住脸,躺在床上,张进拿着本书温习苦读,屋里安静的很,无人说话。
但其实,张进此时却是无心读书了,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朱元旦,他心里就是叹了一口气,暗道:“这志远和那位袁小姐的事情一波三折的就够艰难的了,没想到这胖子又看上了那卫家的九小姐,这就更艰难了!卫家的情况还比较复杂古怪,这胖子要是去追求那卫家九小姐,没成还好,要是成了这胖子恐怕又要掉进一个大火坑里了!”
“别听这胖子口口声声的说什么为了他姨娘,他也不会去做什么上门女婿了,可要是真喜欢,那也会情不自禁了,到时候冲动起来,未必就顾得上他姨娘了!”
“可是,这事情也不好劝,劝了这胖子也未必就听,倒是难了!只能够走一步看一步了,希望这胖子不会自己找死,明知道卫家古怪,是个大火坑,他还往里面跳了,那可真是拉都拉不回来了!”
他正如此想时,那朱元旦忽的就又是坐了起来,然后自顾自地道:“师兄,我今天累了,要早点歇息,就不熬夜读书了!睡觉!”
死神列车
说完,他就开始胡乱脱了外衣,又是脱了鞋子,就上床躺着去了,闭上眼睛,陷入了黑暗中,如此就好像能够逃避这现实中的烦恼似的。
张进看着好气又好笑,摇了摇头都不知道该说这胖子什么好了,也罢!由着他去吧,自己这做师兄的,也只能够在一旁提醒着而已,其实最后做决定的,到底要如何还要看他自己的意愿了,谁也不能强行干涉谁了。
天谴冥神
如此想着,张进又是摇了摇头,也没有再多想这事情,轻舒了一口气,就沉下心来温习苦读了。
红颜
宋时行 庚新
夜里,一盏油灯,伴着少年苦读,不知不觉间就已是到了深夜,困意渐渐上来,张进也是打了个哈欠,揉了揉脸颊。
然后,他凑到方志远面前问道:“志远,还没默写完吗?还有多少?”
此时,方志远已是默写了十几张白纸了,一张张白纸黑字地摊开,有的字迹已是干了,有的还是湿的,显然是刚默写完不久的。
方志远依旧下笔如飞,应道:“嗯!还有一点,师兄你要是困了就先睡吧,我默写完再睡!”
张进看了看外面的夜色,就笑道:“很晚了,志远!别熬的太晚,明日一早我们还要早起呢,没默写完也没什么的,就算记不清楚了,也无妨,找卫书借来看看就是了,你不必非要今天晚上就把那些东西全部默写出来了,这可是为难你自己了!”
方志远应道:“嗯!知道了,师兄!只剩下最后一点了,快了!”
听他如此说,张进失笑一声,倒不好再催了,又是打了一个哈欠,却是再也坚持不住了,他也就不坚持了,将书本放回书箱,就起身也是脱衣上床睡了。
方志远却依旧奋笔疾书着,又是过了许久,终于是把东西都默写出来了,他不由就是长舒了一口气,看着桌上铺着的白纸黑字,他心里也有一种成就感,自语道:“终于默写完了!如此一来,就不用再麻烦卫书了!”
然后,搁下毛笔,伸了伸懒腰,又是轻手轻脚地收拾了一番,他这才也是脱衣熄了灯火,上床睡下了。
圈寵前妻:總裁好腹黑
此时,已是很晚了,半夜三更的,外面的月亮早已升到了正空,寂静无声,撒下一层轻纱,笼罩着这座小院,这间小屋了。
可第二天,天朦胧亮,天上的月亮星星还未曾隐去,张进、张秀才他们就是起来了,早早地吃了早饭,就和梁仁、梁谦他们一起坐上了马车,离了这西城永家巷,往南城金陵书院而来。
腹黑悍妃 太花君
至尊劍仙傳 齊離霄s
總裁老公追上門
车厢里,张进他们都是打着哈欠,一副没怎么睡醒的样子,那梁谦见状,不由好笑地问道:“怎么,进哥儿,你们昨晚上都没睡好啊?还熬夜读书呢?那这接下来的一天一夜你们可就难熬了!”
张进失笑道:“还好!就是这早上起的早了一点,没睡够!”
七界纵横录
说着,他又是打了一个哈欠,掀开帘子向车厢外面看了看,就见这时候金陵城两旁街道上的店铺大都还没开门呢,也有的是伙计开门开始洒水打扫了,都是一副哈欠连连,睡眼惺忪的样子,和他们此时差不多了,显然这座城市还未曾完全苏醒过来。
可不想,等他们的马车到了南城金陵书院那边,就见那一条街上却是十分热闹了,灯火不熄,卖东西的小贩精神的很了,依旧在做着生意,各处小摊也全都有客人光顾,议论声,说笑声不止,嘈杂热闹,此时这里和金陵城别的地方却是完全不同了,这一大早上的就如此热闹繁华。
这时,那梁谦看了一眼那金陵书院大门前停着的一辆辆马车,以及在那大门前许多徘徊着等候着的读书人,不由唏嘘感慨道:“果然又是如此!三年前,金陵书院招收学生也是这样了,一天到晚的这大门前都不少人,连带着这条街一天到晚的都十分热闹了!”
闻言,张进、方志远他们也是伸头看去,果然就见那金陵书院大门前还是拥堵着许多人了,虽然书院大门紧闭,还没到开门报名的时候,但却不见这些人散了,依旧一个个都在耐心等候着,看这大门拥堵的样子,却是不比白日里人少了。
见状,朱元旦不由皱眉道:“还是这么多人,这我们该如何挤进去排队报名啊?”
梁谦失笑道:“那怎么办?都是这样了,我们也只能先在最外面排队等候着,慢慢地向里面走,等排到了书院大门前,再挤进书院去报名了!”
“啊?!”朱元旦瞪大了眼睛,看着那里三层外三层再外面三层再再外面三层,层层叠叠挤都挤不进去的人群,他不由垮着脸道,“这也太艰难了吧!等到我们到了书院大门前,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啊?这么多人!”
梁谦点头笑道:“所以啊,要想报名,排队都要排个一天一夜了,不然可就报不上名了!”
就在这时,距离金陵书院几百米远,他们的马车就停了下来,再也没法往前走了,然后他们就只能下了马车,鼓起勇气,汇入了人群中,在人群中的最外面开始排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