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我真的是反派啊 線上看-第1242章二十八煞黃泉陣,真正的黑手分享

我真的是反派啊
小說推薦我真的是反派啊我真的是反派啊
“你想要什么法则?我都可以给你,”徐子墨回道。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白骨本就是阴森的力量之一,纵使他不惧火焰,但雷霆乃是天地间最至阳至刚之物。
正是它的克星所在。
此刻,雷霆暴动而起,幽蓝色的光芒犹如死神般,“噼里啪啦”炸响着。
一丝丝紫色电弧让人胆战心惊。
“混蛋,放我出去,”万雷囚笼中,白骨王一边惨叫着,一边在大骂着。
徐子墨浑然不在意,打了一个响指,顿时雷霆湮灭,那白骨王的身体连带着雷霆全部被粉碎其中。
这时“轰隆隆”的脚步声响起。
鼠王带着一众白骨骷颅从洞府中狂奔了出来,它的身后扛着一根巨大的狼牙棒。
这狼牙棒上,满身倒刺狼牙,威势极强。
“是哪个宵小敢在我们这闹事,”鼠王大大咧咧的喊声传来。
当它站在徐子墨面前时,就如同巨鼠般,俯视着徐子墨,高高在上。
“一个人类,敢闯我们乱葬谷,”鼠王冷笑了一声,二话不说直接拽起狼牙棒朝徐子墨砸了过去。
“轰”的一声,巨响仅仅是声音,便震碎了四周无数的白骨。
刀棒相撞,一股股强大的气浪不断的波动着。
两人的身影分开,鼠王看了看自己的狼牙棒,只见上面已经出现了浅浅的刀痕。
“好厉害的刀,”鼠王冷哼了一声。
他的双眸圆鼓鼓的转着,两鬓的胡须刚劲有力,再次抡起狼牙棒。
徐子墨轻笑了一声,这鼠王虽然力量十足,但因为身躯肥大的缘故,每一次动作都十分的缓慢。
徐子墨看准时机,直接欺身上前,霸影带着凛冽的火焰,狠狠的捅入了鼠王的屁股上。
一声惊天地的惨叫响彻整个白骨林。
那鼠王一跳几十米高,大喊道:“小子,你玩阴的。”
“兵不厌诈罢了,”徐子墨说道。
他霸影朝上,又是一道刀气从手中迸发而出,只听“轰”的一声,那鼠王直接被炸飞了出去。
“乱风流星棒法,”鼠王尖锐的叫声从虚空上传来。
只见它手中的狼牙棒犹如流星坠落,上面星星点点。
他的动作也变得熟练了起来。
每一次挥舞手中的大棒,都是流星花火四溅,地面被锤出无数的大坑。
棒风密不透风,只是撕裂沿途的一切,徐子墨的身影快速后退。
他双眸微凝,看准时机,霸影快速刺出,直接卡在了狼牙棒旋转的间隙中。
网游之重现神话
似乎是被卡了,狼牙棒的威势直接一滞,徐子墨去势不减,霸影依旧向前用力刺去。
只听“轰”的一声,刀尖直接刺入了鼠王的胸膛内。
绿色的鲜血顺着胸口留下,那些血液仿佛带着腐烂感。
不过显然,霸影并不惧怕腐烂,这些血液根本无用,霸影在体内绞杀着。
“倒是可以试试那招八方裂天,”徐子墨自语了一声。
他的体内,猛然迸发出裂天般的刀意。
都市超级医圣
之前吕圣化作的那柄小刀飞了出来,直接钻入鼠王的体内。
无坚不摧,无物能挡。
刀意爆发出璀璨的光芒,从鼠王的体内绽放了出来,连天都能裂开的刀芒一往无前。
那鼠王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脸色惊恐,但它没办法说话,时间仿佛就定格在这一刻。
只有无穷无尽的光芒,还有让人难以直视的裂天刀意爆发而出。
白骨林皆是一震,光芒映照整个林间,随即又快速消失。
无数白骨再看时,鼠王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有徐子墨的身影站在原地。
当徐子墨一步步走来时,仿佛踏着死神的步伐,叩在无数的心旋中。
白骨小妖们顿时一哄而散,四处逃窜起来,互相踩死者都不下其数。
“这些东西也能统治乱葬谷,”徐子墨有些疑惑的说道。
下一刻,似乎是要驳回他的疑惑般,只见原本就阴气重重的乱葬谷突然刮来一阵阵的邪风。
这邪风说来也怪,飞沙走石,天昏地暗。
席卷了整个天地,徐子墨一头黑发被吹得凛冽飘扬。
而那些落荒而逃的白骨好像被特意针对,全部被吹上了天空。
无论是活的白骨,还是白骨架子,一同混合在一起。
黑风、白骨,夹杂着的邪风将徐子墨团团围了起来。
“敕,”不知从何处传来一道威武的声音。
四周的虚空都跟着变换了起来。
“是阵法,”徐子墨喃喃自语了一声。
飞沙走石中,白骨凝聚在一起。
“二十八煞黄泉阵,”黑暗中的声音再次响起。
煞气在头顶已经初具规模,黄泉之水若隐若现在阴风中。
偶有“哗啦啦”的声音响起耳边。
“既然来了这乱葬谷,不如试试我这阵法,”那声音再次说道。
“阵法是好阵法,可惜………,”徐子墨微微摇头。
他左手天衍星盘,右手罗盘无踪。
这天下之大,也鲜少有不能去的地方。
两大星罗盘悬挂头顶,此刻旋转时,周天星斗,八卦、天干地支全部移动起来。
徐子墨一步步朝前方走去。
如果从普通人的角度去看,他只是简单再走,但若是懂阵法之人。
就会明白,他所走的步伐中,带有阵韵。
一道阵法千变万化,他的每一步却都在变化中,其中奥妙只有个中之人能懂。
就算是阵法大师也不能每一步都精确无比。
徐子墨的身影踏入阴风中,只见煞气朝他涌动而来。
他往前走一步,身影不偏不倚,正好躲过了这一击。
无论这阵法有多凶险,徐子墨都是坦然自若,煞气碰不到他,黄泉不沾衣身。
白骨沦成枯竭,二十都天煞气方位可见,徐子墨就这般平静的走了出去。
他身后,滚滚煞气和黄泉在咆哮着。
徐子墨抬头时,只见面前有几棵大树,漆黑的乌鸦展翅几片黑羽,阴霾的看着他。
“倒是很久没见过这么强的存在了,”乌鸦开口,口吐人言。
“为何不露真容,借物说话呢,”徐子墨说道。
他看得出来,眼前的乌鸦只是受人控制罢了。
根本不是那幕后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