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ptt-第191章:前妻成首富後變海了(12)推薦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小說推薦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快穿之男神又苏又甜
温伏南一言难尽地看着她。
能够面不改色地抱起一个成年男人,这还不叫力气大?
她怕是对自己有什么错误的认知。
唐果觉得他这人莫名其妙,推着箱子进了别墅,将温伏南行李推进一楼的卧室,扭头说道:“这里没装电梯,你住一楼。”
甜蜜伤痕
温伏南停在走廊上,定定看着她:“你也睡一楼。”
“我睡二楼。”唐果直起身,斜睨了他一眼,“我怕你半夜发神经把我推下床。”
温伏南觉得她的眼神侮辱性极强,咬牙道:“我不会。”
“你觉得我会信你?”唐果双手环在胸前,振振有词道,“你可是有前科的。”
唐青和他发生关系后第二天早上,他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把唐青扔下床。
温伏南显然也记得这事,脸冷得厉害:“现在的情况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唐果对他的辩驳嗤之以鼻。
她才有没有热脸贴人冷屁股的爱好。
温伏南胸口起伏,一字一句道:“我们已经结婚了。”
“所以呢?”
“照顾我是你的责任,也是你不让带护工的。”
温伏南靠在轮椅上,将她脚边另一个行李箱也推进了房间:“所以,你得跟我睡在一起,我晚上起来不方便,还要你帮忙。”
唐果双手压在他轮椅两侧,身体压低将脸怼在他面前:“你再说一遍。”
温伏南:“再说一遍也是这样。”
唐果舌尖抵着后牙槽,眼神变得充满侵略性:“你就不怕我半夜办了你?”
听她这么说,温伏南反而自在了。
“如果你需要,我可以。”
“在婚姻期间,我的确应该履行夫妻义务。”
唐果挑眉,目光肆意地在他身上扫过,掠过他胸口,慢慢往下落在他腰腹处。
“你能行?”
温伏南被她气笑:“我是腿断了,不是命根子断了。”
“这话不是你说的吗?”
唐果被他反唇相讥,意外地抽了抽嘴角,转身将两个行李箱推进卧室内,不打算再跟他讨论一些少儿不宜的东西。
……
温伏南觉得自己可能是被唐青给逼疯了,不然他怎么会大白天的和她讨论自己行不行的问题。
唐果没有再反对睡在一楼,他的目的已经达成,便没有再揪着不放。
进了卧室后,就看她一个人在整理行李,温伏南坐在落地窗边,发现她带了很多裙子,里面还堆着一套书。
“你带的什么书?”
唐果将书捡出来放在桌边,谑道:“菜谱,要看?”
温伏南拿了一本,的确是菜谱,书封看起来很破旧,像古籍,但内页却有九成新,看起来不伦不类,感觉就是本做旧的假古籍,做旧的工艺还非常不走心。
……
唐果将自己的衣物放进了左边的衣柜,又打开了温伏南的行李箱。
清一色的白衬衣黑裤子,她盘腿坐在地毯上,惊叹道:“你这个人可真是,古板又无趣,衣服都全是一个款式的。”
温伏南抬头睨了她一眼,淡淡地说道:“不好看?有意见?”
唐果挠了挠后脑勺,拎起他的一条内裤,笑得有些不怀好意:“连内裤都是同一个牌子,还全部是黑色……”
温伏南闻言倏然抬头,看着她两指拎着的内裤,脸上瞬间跟火烧似的,急忙呵斥道:“你无耻不无耻,把东西放下!”
说着,他推着轮椅过来,唐果将内裤丢到他怀里,笑眯眯地说道:“还害羞?”
温伏南恼羞成怒:“唐青!你想死是不是?”
唐果跳到床上,看着他坐在轮椅上火,心情实在美妙:“你要不要这么纯情,睡都睡了,你的身体我早看光了,现在有什么好害羞的。就这样,你晚上还想跟我睡?”
温伏南捡起箱子里的袜子丢在她脸上,气急败坏地又捏起一件东西要丢,突然发现手感不对,低头一看发现是个黑色方形小盒子,上面写着dures。
他捏着盒子觉得烫手,暗暗地在心底骂了管家一句,整个人简直要窒息了。
唐果注意到他僵硬的动作,注意到他手上的小盒子,然后诡异地安静下来。
她不禁感慨:“没想到你竟然准备的这么全面。”
温伏南抬头瞪她:“你闭嘴!东西不是我准备的。”
唐果摊开手:“那更不是我准备的,它可在你的行李箱里。”
温伏南耳朵已经红透,连修长白净的脖子都漫上粉色:“是管家准备的。”
“我们结婚后基本没有同房过,家里哪里来的这东西?”唐果实在不想信他。
“我哪里知道!”
温伏南将小盒子抛进垃圾桶,赶紧转着轮椅离开卧室。
唐果趴在床头,将小盒子捞出来塞进抽屉里,回头奸猾地笑了笑。
小样儿,跟她斗!
……
枣枣震惊地看着她:【你花了一个积分兑换小雨伞,就是为了捉弄他?】
唐果哼哼了两声:“不然呢?明明是弱鸡,还非要在我面前演大王,不欺负一下我都不好意思。”
枣枣:【你这样会很容易失去他的。】
唐果:“你只个统子,不是男人。这个世上,了解男人的,永远是女人。”
枣枣默了两秒:【你能算女人吗?】
唐果活动着手腕:“我看你是皮痒。”
枣枣立刻下线遁了。
……
温伏南在客厅冷静了一分钟,准备给自己倒杯水的时候,一低头发现腿上还有一条黑色内裤,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将东西塞进裤兜里,揉了揉自己气得发疼的额角:“该死!”
“唐青这个混账!”
唐果从卧室走出来,伸手敲了他后脑勺一巴掌:“骂谁呢?”
“接下来这几天我可是你的衣食父母,对我礼貌点。”
温伏南端着杯子的手一抖,水泼在裤子上,脸瞬间黑了。
唐果走到他身侧,看着他腿上的惨状,无良地笑了笑,没有诚意地道歉:“啊,刚刚没看到,我推你去卧室换条裤子吧。”
温伏南感觉自己的脾气又上来了。
唐青将窗帘拉上,把灯打开,从柜子拿出一条黑色休闲裤,在他面前晃了晃:“要不要我帮你换啊,温少?”
温伏南将裤子夺过来,将她驱逐出房间:“出去。”
唐果露出惋惜的神色,目光留恋在他身上,温伏南心情更差了。
离去前,她扭头扒在门口,再次问道:“温少,真的不让我帮你换啊?我会很温柔的,让我多做两次,以后我肯定会很熟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