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第878章 敏銳的男人最可怕了【春節快樂,加更】推薦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毛利兰没有劝铃木园子‘不想去就别去’,有时候这还真不是自己能选择的。
“你们这些人还真是累,”毛利小五郎语气漫不经心道,“不过,这就是场婚礼,当做去旅游也行啊。”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我也不是不愿意去,大贺家的长子大贺真哉和我小时候就是一起玩大的,早些年我们两家的父母还说让我们长大之后就结婚呢,”铃木园子用手撑着下巴,看着车窗外,“不过我和他只是朋友,根本没想过要结婚,我也希望他能够幸福……”
池非迟没吭声,他大概明白铃木园子郁闷的原因了。
一开始,铃木家是把性格温和大方、稳重有条理的铃木绫子作为继承人培养,等铃木绫子到了一定年纪,最好的结果是在财团内部找个有天赋的年轻人入赘,实在不行,就找个对铃木绫子好的结婚对象。
而铃木园子作为小女儿,就放任其自由发展,之后嫁给某个财团继承人,也算是门当户对,还能加强两家的联系,有了姻亲关系之后,大家携手共进。
只不过,铃木绫子上学期间就跟富泽财团的三公子看对了眼,铃木史郎夫妇考虑女儿的感受、考虑跟富泽家的关系,也就乐意让大女儿嫁过去,临时改变策略,转而培养小女儿。
这对于跟京极真看对眼的铃木园子来说,不算是坏事。
因为如果铃木绫子留在家,铃木园子和京极真在一起的阻力会很大。
但相对的,现在铃木园子也要接过铃木家的未来,以后铃木家面对外界、人际来往的活动中,需要铃木园子去参与、代表的时候会更多。
铃木园子大概是不想京极真放下自己的爱好,为了他们这段感情去做那些应酬,至少在没结婚之前,可以让京极真去做自己想做的事,至于责任,就由铃木园子自己担起来。
现在他和铃木园子都还在‘轻松期’,他算是毕业之后的‘游学期间’,重担一时也压不到他头上,而铃木园子大概还能慢慢适应,等大学毕业之后,面对铃木财团的事务和人际来往差不多也能游刃有余了,不至于累到头秃。
铃木园子郁闷,不是因为不想去参加大贺家长子的婚礼,而是想想未来要应付的事务,压力山大……
毛利兰没想那么复杂,笑道,“那你还真大方耶!”
“那是当然啦,”铃木园子回神,不想把负面情绪传递给好朋友,也不想让负面情绪主导现在欢快轻松的度假生活,积极邀请道,“小兰,你到时候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池非迟没揭穿铃木园子之前的小焦虑,这些也没必要说出来让大家感慨唏嘘。
“哎?”毛利兰指着自己,“可以吗?”
“那里到处荷兰风格的城堡,你也去看看嘛,”铃木园子凑近毛利兰,神秘兮兮地压低声音道,“就算是为了以后结婚地点选址做考察啊~”
“结……”毛利兰一噎,有些不好意思地压低了声音,“知道啦,我陪你去。”
“小哀,你呢?”铃木园子又笑眯眯问灰原哀,想想浪漫而值得憧憬的事,心情果然会好很多,继续低声唆使,“那里的景色很好,作为小女孩的游乐园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呢?”
灰原哀半月眼,“我为什么不能去考察以后结婚的选址地点?”
太看不起人了。
毛利兰一汗,干笑着低声道,“小哀考虑结婚的事,好像还太早了一点哦。”
……
还没到轻井泽,天上就下起了雨。
铃木园子接过毛利小五郎递来的伞,撑伞下车,无奈道,“这样网球场里根本不会有人了嘛。”
池非迟也下了车,撑伞等柯南蹦下来,“园子,我都没急,你更不用急。”
“咦?”柯南蹦下车,疑惑看向池非迟。
铃木园子愣了一下,很快笑弯了眼,“谢谢你啊,非迟哥,不过我也没有很急。”
“你们说什么急不急啊?”灰原哀下车钻进铃木园子撑的伞下。
“结婚的事还早,不急着考虑,”池非迟没打算说透,“特别是对于一个八岁的小女孩来说。”
他是希望灰原哀多了解世界,但这些就算了,以免灰原哀想多了钻牛角尖、比铃木园子还焦虑。
他家可没那么在意传承和延续,就连人际来往,这些年都没怎么上心。
“哈?”灰原哀无语,“偷听女孩子间的谈话是不对的。”
“不小心听到了。”池非迟道。
铃木园子心里持续羡慕灰原哀,忍不住心里的恶趣味,摸着下巴思索道,“可惜我没有弟弟,我大伯也一直没有稳定下来,不然可以给小哀安排个青梅竹马,这样她开始考虑在哪里结婚就不算太早了哦。”
灰原哀黑了脸,“不用了,谢谢。”
异界投资公司 回锅猪头
她不要跟小鬼头做什么青梅竹马。
铃木园子嘿嘿笑了笑,比出胜利的手势,不过心里也在认真考虑。
要是铃木家有年龄适合的男孩子,她觉得真的可以考虑给灰原哀安排个青梅竹马,先从小相处、培养感情嘛。
她就是表达一点小郁闷,结果非迟哥就看出了她最近感觉压力大……
敏锐的男人最可怕了,她才不想以后跟非迟哥谈利益和竞争,最好是谈交情解决问题~
“喂,你们还不走吗?”毛利小五郎催促。
“来了!”毛利兰撑伞关车门,追了上去,“不过爸爸,你不锁车门吗?”
毛利小五郎解释道,“先去看看网球场上有没有人再说吧……”
池非迟转身,撑伞遮着柯南小鬼头过去。
铃木园子作为一个十七岁的女孩子,不让未来的压力影响现在的生活,一天到晚嘻嘻哈哈的……
坚强乐观的女人最麻烦了。
还好,安布雷拉有人工智能作为高速发展的作弊器,他们也没打算先对日本境内的财团下手。
……
网球场上冷冷清清,只有一个撑伞的人影站在场上的雨幕中。
毛利小五郎注意到雨幕中的人,打开网球场的大门,期待快步走过去,“该不会是我的女大学……”
场间的人是一个身材高而匀称、有着古铜色皮肤、脑后束着马尾的年轻男人,撑伞看着雨幕走神。
毛利小五郎失望停下了脚步。
毛利兰走上前,主动问道,“请问,您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吗?”
“啊?”男人回神,转过身来。
铃木园子眼睛一亮,低声喃喃,“不一样的风格的帅哥耶……”
“不,我是回想起跟我太太在这里第一次相见的时候,”男人走上前,“对了,如果你们是来这里打网球的话,我可以指导你们一些打网球的诀窍,其实我是一个网球教练,我家里离这里也非常近,方便的话……”
“咳咳!咳咳!”毛利小五郎一阵咳,示意别浪费时间,赶紧把人打发了。
毛利兰一愣,对男人笑道,“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看还是算了。”
“是啊,不好意思,”铃木园子听男人说自己已经有妻子了,果断没了勾搭的想法,干笑着凑近池非迟一些,“我们的朋友也能教我们打网球,而且现在还下着雨,也不方便打网球。”
明初灭魔志 天山阳仔
“也对,那就没办法了,”男人没有纠缠,摆摆手转身离开,“那再见。”
……
一个小时后,河边。
“我就说不如来钓鱼吧!”
毛利小五郎兴致勃勃道,“你们看着吧,我一定钓到一条大鲶鱼做晚餐!”
由于下着雨,钓鱼的只有毛利小五郎、毛利兰和池非迟。
柯南帮毛利兰撑伞,灰原哀帮池非迟撑。
铃木园子也接过帮毛利小五郎打伞的任务,无语在心里碎碎念。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说好了来钓帅哥,结果变成了钓鱼……
晚餐有她家别墅的女佣准备,根本不需要钓鲶鱼做晚餐嘛……
池非迟握着鱼竿,眼观鼻鼻观心,等着鱼上钩。
虽然这里河水流速有点快,但这种阴雨天很适合钓鱼。
水面混浊,有雨声作为噪音隔离带,能让鱼不那么警觉,不是暴雨,也就不会吓跑鱼,而且下雨涨水的时候,鱼为了吃土里泡水而钻进来的小虫子,会靠近岸边。
他就不信以他的技术,这次还是一无所获……
“啊,我的浮标又漂走了!”毛利兰看着沿河水流动方向漂走的浮标。
“是不是你绑的方法不对啊?”毛利小五郎没打算起身,直接召唤徒弟,“非迟,帮帮忙啊。”
池非迟放下钓竿,到毛利兰那边,帮忙重新绑浮标,顺便给毛利兰讲解了绑钓鱼线的正确方式。
灰原哀跟过去帮忙撑伞,心里叹了口气。
看吧,她家非迟哥明明很有经验,但去静山大师那里那一次,她和柯南拉小网都网了几条鱼上来,唯独池非迟一天到晚都没什么收获。
其实她刚才就想跟池非迟说:今天钓条鱼上来没问题吧?要是再一无所获,稳住心态、保持好心情也没问题吧?
“大叔,你的鱼竿在动耶!!”盯着毛利小五郎钓鱼的铃木园子兴奋叫了起来。
“感觉是个大家伙啊,好!看我把它……”毛利小五郎站起身准备收竿,然后懵了,“啊?”
河面上飘下来一辆车,鱼钩就钩在那辆车子上,而车顶随着河水沉沉浮浮,看起来很眼熟……
池非迟转头看河面,一眼就认出那辆车来了,“老师,你租的车。”
这大概也是钓鱼活动中奇特的乐趣,奇特到钓鱼的人永远猜不到,钩子另一边是一只虎鲸还是一辆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