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神級選擇系統 ptt-第1020章 神魔陵園推薦

神級選擇系統
小說推薦神級選擇系統神级选择系统
第1020章神魔陵园
“轰——!”
鳳凰 圖騰
幽暗时空隧道当中,惊闻一声巨雷炸响。
只见一道紫色雷电,宛若九天怒龙咆哮,挟带着近乎难以想象的庞大力量,呼啸着划破了虚空。
整个时空隧道,都在雷霆的震怒之中,轰然破碎。
叶晨的视线之中,唯独只留下了那道垂天而下的紫色雷柱。
“该死!”
田 乡村原野
致命危机瞬息而至,叶晨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一片惊骇之色。
那道垂天而落的紫色雷柱当中,所蕴含的恐怖威力,实在是前所未见。
哪怕是传说中的圣人都要畏惧的紫霄神雷……
恐怕也不过如此。
“起!”
心中丝毫不敢怠慢,但听得叶晨口中一声大喝,随之他的身形倏然间便暴涨至千丈大小。
迷蒙的混沌之气瞬间蔓延而出,只见叶晨双拳紧握,径直朝着那道恐怖的雷霆砸了过去。
“轰隆隆!”
甫一与紫色雷柱交锋的瞬间,一道好似开天辟地般的巨响便从其中迸爆而出,搅得整个时空隧道都动荡不已。
虽然紫色雷柱被叶晨一拳砸碎,然而那些残存的雷霆之力亦是随着他的手臂蔓延到了他的肉身体魄当中。
即使是叶晨如今已经突破桎梏的强横肉身体魄,也是不由的感到了一阵痉挛。
第三界乃是天阶高手的放逐之地,乃是天阶高手的囚笼。
存在于这里的都是古往今来最为强悍的高手,几乎每一个都曾辉煌过一个时代,盖压天下近乎无敌。
也正是因为如此,它外围的时空壁障之坚固,简直堪称无与伦比。
寻常修士想要进入其中已经极为不容易,更别说是从中出来了。
也就是叶晨这等存在,自身修为强悍,更是精通时空法。
方才能把握到时空震荡的瞬间破绽,开辟出一条通道从中离开。
然而想要离开第三界,终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直到现在,真正的考验才彻底开始!
天道既然想要囚困住第三界的天阶高手,自然不仅仅只是加固世界壁障。
守护在时空隧道当中的天罚神雷,才是真正的杀手锏。
其威力超乎寻常的巨大。
稍有不慎,即便是天阶顶峰的高手,也会直接消散在无尽雷罚的威力之下ꓹ 化作灰飞烟灭。
虽然如今叶晨凭借自身强横的体魄ꓹ 硬生生地砸碎了一道天罚神雷。
但是这天罚神雷,既然能够被天道作为囚禁第三界的杀手锏,又岂是如此简单的存在?
只见深邃幽暗的时空隧道当中ꓹ 突兀的传来阵阵轰鸣之声。
好似千军万马浩荡奔腾那般。
随即……
在叶晨头顶上方的虚空之中ꓹ 自有无穷无尽雷云迅速汇聚而来,可怕的威压弥漫在整个时空隧道当中。
耳边传来一声轰雷炸响。
第二道天罚神雷之力已然划破虚空,挟带着万钧雷霆之势ꓹ 猛然之间朝着叶晨轰砸而落。
见到这一幕,叶晨的心中也是一凛。
身形晃动之间ꓹ 已然再次握拳撕裂时空,迎面砸了上去。
“轰隆隆!!!”
仅仅是一刹那之间ꓹ 整个时空隧道都碎裂开了道道裂痕。
无穷无尽的时空乱流瞬间涌入其中,形成了团团巨大的时空风暴朝着叶晨席卷而去,威势汹汹,骇人之极。
但是顷刻之间ꓹ 便被那世界投影中所散发的浩瀚伟力ꓹ 尽数平定镇压。
虚空之上ꓹ 劫云不断地翻滚起涌ꓹ 一道道的神罚天雷,犹如紫色虬龙那般呼啸着穿破虚空,自九天之上倾砸而落。
恐怖的威势在不断地蔓延ꓹ 好似是要把叶晨彻底撕碎那般。
单单只是声势,便是已经足以让人骇然无比。
天罚神雷固然威力强大ꓹ 近乎让人感觉不可抵挡,不过叶晨的实力亦是非同小可。
那不断从天而降的紫色雷霆ꓹ 与叶晨所显化的千丈法身,在这时空隧道之中ꓹ 争相激斗起来。
一时之间,雷霆电光闪烁呼啸ꓹ 混沌之气纵横乱舞,激荡出朵朵刺眼的火花,绚丽璀璨而又凶险至极。
如此一番激斗,足足绵延了不知多少时日。
那天罚神雷不愧是天道布下的决杀之招,饶是叶晨有着一方世界的加持。
面临天罚神雷那源源不断的轰击,也将他劈的头昏眼花。
即便他那强横无比的肉身体魄,亦是浮现出了道道焦黑的烙印。
随着时间的渐渐推移,天罚神雷的威力亦是大大加强。
巨大的闪电,伴随着隆隆惊雷,狂劈不断,雷霆肆虐。
似乎要将叶晨硬生生的撕扯碎裂,使他他不得不咬紧牙关,尽力支撑。
然而无论任何事物,终究有一个极限所在。
随着叶晨肉身的承受缓缓达到极限,他的身上也开始渐渐被劈出了道道狰狞的伤痕。
“轰!”
虚空之中,雷云翻涌,又是一道足有数十上百丈粗细的毁灭雷霆劈落而至。
无与伦比的威压,无可阻挡的威能。
瞬息之间,使得整个时空隧道当中,都彻底被雷霆之力所充斥。
最为纯粹的毁灭之力降临,这是天道抽离了雷霆之中的创生之能,唯独留下的最为极致的毁灭。
“混沌钟,出——”
无奈之下,叶晨也只能祭出自己的先天至宝混沌钟,来抵挡这一道雷霆。
先天至宝,毁灭天罚,两者刚一撞击在一起。
霸爱疯丫头
瞬间便迸爆出了一团极为恐怖的能量洪流,激荡出源源不断的波纹,使得整个时空隧道都轰然破碎开来。
望门毒后
虽然混沌钟乃是一尊先天至宝,但是叶晨的修为终究无法彻底发挥出它的强横威力。
即使最后的毁灭天罚已然渡过,然而叶晨自身亦是身受重伤晕厥了过去,最终迷失在了永无止境的时空乱流当中。
…………
神魔陵园位于天元大陆中部地带,整片陵园除了安葬着人类历代的最强者、异类中的顶级修炼者外。
其余每一座坟墓都埋葬着一位远古的神灵或魔王,这是一片属于神魔的安息之地。
陵园内部绿草如茵,鲜花芬芳,如果没有那成片的碑林,称之为花园也不为过。
陵园外围是高大的雪枫树,唯神魔陵园所独有,相传为已逝神魔灵气所化。
雪枫树碧绿的枝叶郁郁葱葱,随着微风轻轻摇曳,仿佛在追忆那昔日的辉煌。
恋人一个月
雪白的花瓣洁白无暇,如雪花一般在空中漫漫飘洒。
这是神灵的眼泪,似在诉说那曾经的悲伤。
白天这里仙气氤氲,圣洁的光辉洒遍了陵园的每一寸土地,可以看到由远古神魔那不灭的强大神念幻化成的各种神祗。
甚至能看到西方天使起舞,能听到东方仙子歌唱,整片陵园处在一种神圣的氛围之内。
然而墓园的白天和黑夜有着截然相反的景象,如果白天这里是神的乐园,那么夜晚这里便是魔的净土。
每当夕阳西下,夜幕降临之际,暗黑魔气便开始自墓地中汹涌澎湃而出,令星月为之失色,令天地为之惨淡。
此时,可以看到传说中的凶神幻象、恶魔虚影在陵园内肆虐,可以听到远古恶灵那令人头皮发麻的凄厉长嚎。
唯有黄昏之际的神魔陵园方才最为安静,整片墓地静悄悄,没有一丝声响。
又是一个日落时分,又到了神魔异相交替的时间,落日的余辉将神魔陵园渲染的肃穆而又有些诡异。
每一座神魔墓都被人经心打理过,每座墓前都摆满了鲜花。
在高大的神魔墓群旁有一座低矮的小坟,小坟毫不引人注目,没有墓碑,没有鲜花,一个简简单单的小土包几乎与地齐平。
观其坟墓周围那仍旧透露着芬芳气息的泥土,显然这座坟墓初立不久,最多不过一年左右的时间罢了。
在晚霞映衬之下,神魔墓群显得更加高大,而无名坟墓则显得更加不起眼。
然而就在这一刻,这座低矮的小墓却是发生了异变。
小墓慢慢龟裂开来,坟墓上方的土块开始向下滚落。
“轰隆隆!”
但见得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迸爆而出,只见那座初立不久的新坟骤然间炸裂而开,惊起了原本栖息在陵园之内的阵阵飞鸟。
随即,便一道身影从那座新坟当中破土而出,冲天而起,端立于陵园上方的半空之中。
与此同时,一股滔天澎湃的浓重威压自那道身影之上四溢升腾,使得整个虚空都震荡不已,万里无云。
“轰隆隆!!!”
好似是察觉到了超出此方世界的力量,但见九天之上,顿时间风云涌动,雷霆奔走,一朵黝黑深邃的劫云缓缓汇聚而来。
“嗯?这该死的天道,该死的天罚!”
轻轻瞥了一眼头顶九天之上不断汇聚的劫云,只听得一声咒骂兀自响起,从端立于陵园上空的那道身影口中传出。
继而但见那人口中一声长叹。
随之,他周身所散发的那滔天澎湃威压开始徐徐收敛,最终好似化作了一位普通人那般平凡。
与此同时,原本九天之上那不断汇聚的劫云,亦是渐渐地消散开来。
待到劫云彻底褪却以后,那人渐渐自空中降下身形,落在了方才破土而出的坟墓旁边。
眼中目光横扫,视线所及之处,正好注视在了坟墓旁边的一块墓碑之上。
那块歪斜在地面上,通体由雪枫树削成的墓碑上赫然铭刻着‘无名大神之墓’,而落款之人则是名为辰南。
“没想到我叶晨纵横诸般世界,竟然有一天能够看到自己的墓碑,而且立碑之人还是此方世界的命运之子?”
望着墓碑上所铭刻的文字,那人足足呆愣了半晌时间,方才苦笑着喃喃自语道。
此人正是被天道重伤昏迷,而后重新恢复过来的叶晨。
当日叶晨破开第三界的时候,遭到了此方世界的狙杀,被其所施展的天罚神雷重创。
幸好有着本源至宝万宝鼎的护持,他才能够渡过天罚神雷。
即便如此,因为深受重创的缘故,叶晨也是陷入了假死的状态,迷失在了时空乱流当中。
好在当叶晨进入假死的状态以后,万宝鼎仍旧按照叶晨的意愿,破开了重重叠叠的时空壁垒,将他送到了人间界当中。
只是不知为何,叶晨却是正好坠落到了神魔陵园之内,好巧不巧的又被辰南埋葬在了墓地里面。
这神魔陵园虽然因为埋葬这诸多的神灵或者魔王,其中充斥着无尽的凶险。
但是也正是因为如此,神魔陵园的地底之下,亦是蕴含着浓浓的神魔精华。
叶晨虽然陷入了假死的状态,意识沉睡无法掌控自己的身体。
然而修为臻至他那等境界,肉身体魄自然而然的便会吸收天地之间所蕴含的元气。
有着浓郁的神魔精华的帮助,叶晨的恢复速度无疑加快了许多。
以至于他在短短的时间之内,便能够重新恢复清醒,破土而出。
“哎!不管怎么说,他都算是有恩于我,这无意中欠下的人情却是非还不可啊!”
抬手之间,将歪斜在地上的墓碑抹去以后,随之,叶晨口中便是忍不住的为之一声叹息道。
相较于叶晨这等修为越是高深的存在来说,越是不愿意亏欠他人因果,更别说对方还是此方世界当中的命运之子了。
好在这无意当中亏欠辰南的因果,只要等到伐天之战的时候出上一分力便足以了结了。
更何况,这方世界当中的天道本源,原本便是叶晨志在必得之物,他也绝对不可能错过未来的那方伐天之战。
摇头将心中的思绪尽数隐没,但见叶晨的身形轻轻一晃,瞬间便腾空而起,朝着神魔陵园之外飞了出去。
凌虚踏步,正当叶晨即将离开神魔陵园的时候,却是突然间顿在了空中,回身向着身后的雪枫林望了过去。
一时之间,叶晨的目光不由得穿过一片由雪枫树组成的林间小道,径直落在了雪枫林深处所屹立的三间茅屋当中。
嘴角浮现出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深深凝望了一眼以后,他方才再次转身继续飞行。
直到叶晨彻底远离神魔陵园,一位拄着拐杖,须发皆白,满脸镌刻着饱经风霜的皱纹,瘦骨嶙峋的老人步履蹒跚的走到了茅屋之外。
“没想到那小子竟然埋葬了一个如此恐怖的存在,希望他不会影响我等的计划吧!”。
随即。
只见那老人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惊疑不定的神色,口中喃喃自语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