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小說 華夏一家 愛下-第三二零章 要吃兩腳羊熱推

華夏一家
小說推薦華夏一家华夏一家
李兴志兴冲冲的过来告别,他要前移参谋部了。
赵晓兵说:“去吧,敌人这一退怕要退过河去咯。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李兴志重重地点头,敬礼而去。
呵呵,这次他晓得了空军的厉害,居然安排了最好的运输队,派出一个特战团保护着随军运动了。
赵晓兵余兴未了,让莹莹换了一杯茶,继续在小山顶上凉快。西北的天空高朗,通透,感觉很不错。
中午时分,莹莹说镇戎县城里已经清理干净了,周登安请他下山去。
他说那就下山吧,正好去城里吃个午饭。
一路往县城里走,全是蒙军丢弃的粮草辎重和成群集队的俘虏。蒙古人几乎吃肉,对粮食需求不多,但是随着赶来的牛羊马匹却不少。
他们一路走来,吃牛,吃羊,没得了就吃两脚羊,是有啥吃啥,也不讲究的。
这个是赵晓兵很最佩服的,但是也很可怕,想象一下,一个连人都敢当食物吃的存在,心里的确压力山大。
县城已经打扫干净。
说是县城,不过就是一处关隘,周围再搭起些房子,小的可怜。
却也是收拾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
小而精嘛,赵晓兵心情好,看啥都舒服。
不一会儿,厨房便弄好了羊肉汤面送来。
赵晓兵大半天没吃饭,又接连喝那竹叶青茶,还是真的饿了,闻着香喷喷的羊肉汤味,埋下头去贪婪地吸着。
吃过饭精神头上来了,他上关口去查看。
关外的战士们还在清理,打扫呢。
此战彻底击败蒙军主力,歼敌五万,俘虏八万,警备师紧跟着上来接收俘虏。
武侠之天才 多脑鱼
敌人已经在比赛谁跑的快了。
因为,只要一停下来,他们就可能遭遇空中打击,那是只有哭着喊娘的份。
李兴志挥军北上尾随追击,连杨展的部队都撵过来咯。
他知道,如此进行下去,战事很快会结束了。
莹莹告诉他俘虏里面有一群白人,那脸就像摸了灰面,说的话一点都听不懂。
他叫找通译,有人听得懂的,应该是欧洲人了。
“欧洲?欧洲在何方?”莹莹问他。
“西边,这儿是亚洲,西去万里便是欧洲,哎。”赵晓兵有些感慨地说道。
“夫君为何叹息,他们可怜?”
赵晓兵说:“他们也是挺辛苦的,跟着蒙军走了这么远,最后还把命丢在这里。这些人里有的会筑城堡,就让他们来修复这些关隘赎罪吧。算是将功补过了。”
傍晚,赵晓兵收到军报,几路大军围追堵截,已经在大河边上将敌人兜住了。
赵晓兵叫提醒李兴志,敌人害怕挨炸,可能半夜就跑。也别全歼了,放主将回去。
莹莹一脸寒霜,问他为啥那么仁慈,还要放他们回去?
那可恶的北蛮杀了我们多少人了。
他给莹莹讲,放他们的主将回去是为了更好地消灭他们。
人啊,总爱犯同样的错误。
越是了解他,越容易打败他,若是换个不知出处的人来,你晓得他会先出那张牌呢?
那样的话,就够得军情司忙的了。
他们在这里战败,心里不服气,下次可能还走这里来雪耻,我们不是正好在这里消灭了他们。
莹莹说他歪歪道理还多呢。
他掐了一把女人的屁股,叫她认真练功,两人不再说话,专心修炼起来。
神受异界之旅
第二天,军报传来,甘肃骑兵跃进灵州,缴获了敌人粮草辎重,沿着河套去九原了。
这是谁指挥的,那么精明,不打敌人,只劫掠粮草,等到九原敌人醒来,粮草也被劫了,几大群牛羊啊,陈吉山的队伍吃都吃不完。
因为蒙军还没有得到平凉战败的消息,才没有逃,现下新宋军开始反包围蒙军了。
让他们在城里待一会,先吃马再吃人,等他们吃完老鼠再打仗。
第三天,阔端果然半夜出逃,李兴志继续追击,等他们逃进灵州,发现只能吃马肉,才知道刚逃出笼子,又钻进了新的笼子。
他知道新宋军在步步紧逼,得想办法跑。
还没有等到他们商议出结果,新宋军的热气球已经升空了。
这个东西如怪物,又似神仙,高高在上太恐怖,躲都无处躲。
一阵狂轰烂炸,新宋军从蒙军此前早已炸坏的城墙处突进城里,蒙军只得分成两路突围,一路沿着河套往北吸引新宋军去追,一路出东门朝九原奔逃。
李兴志都不知道是哪一路在打掩护了。
反正兄弟们都想吃肉,既然他分两路跑,咱就分两路追,一直追了下去。
蒙军心里很憋屈,他们出来一趟跋山涉水的也不容易,都是想有所获的。
过去一直都是很顺利,杀人放火干女人,没人敢裆。
甚至那手里的弯刀一举,别人就马上投降,送酒送肉送女人的好不快活。
怎么走这边来和新军打仗就不灵了。
麻麻得,太累了。
有的千户,万户逃得不耐烦了,干脆停下不跑了。好嘛,你不跑了我正好抓两个。
于是,隔不了多远便见新军抓的一堆堆俘虏。
其实,不是他们不想跑,是人家实在跑不动了,你不让人喝水,不让人吃饭,连坐在马上吃风干牛肉都不行,还不如停下等你来抓。
新宋军此次投入五十万步骑,有的部队等了一年多没捞上仗打,也是着急的,再等两年又老一头了,谁不想建功立业。
新宋军的骑兵溜溜的在前面跑,挡获俘虏交给后面的步兵又往前面追。
于是,河套大地上以旅团为单位争先恐后奔赴战场的景象出现了,新宋大军由南向北,如一张大网般由西向东兜了过去。
蒙军做梦都没有想到,怎么会有这样的遭遇呢?
这次,残余蒙军崩溃了。
他们以为进入大草原就是自己的天下,哪想到连甘肃的新宋骑兵都跑过来参战了。
这些没有捞着仗打的骑兵养了大半年的膘,正好来了个健身运动,将外逃的敌人全部兜住。
一场急促的遭遇战下来,跑脱的所剩无几,逃到九原又被困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