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小說 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 風風醬-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回到未來

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
小說推薦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明日方舟也太真实了吧
夏风和痛失父亲的黄义不认识,可这并不妨碍他非常不爽的心情,虽然没有记忆,但身在这武林之中,拔刀相助本就令人神往。
至于萧离,这小子的心情可是要比他还不爽。
….
从小在青云山过着独居生活的萧离虽然不是什么残忍大恶之人,可也称不上什么慈悲豪杰。
对萧离来说,生死的意义并没有那么透彻,也没有那么重要,别人敬他,他报以微笑,别人妨碍他,那他就直接动手。
侠肝义胆,快意恩仇,在某种意义上,萧离才真正怀有最纯粹的武林之心。
据黄义所说,杀害他父亲的帮派在隔壁镇子势力很大,拥有多家当铺以及镖局,成员足有几百人。
只不过,后半句话萧离和夏风根本没听进耳朵,他们关心的只是这个帮派在哪。
当天晚上,他们二人便离开了黄家,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那一夜,注定是不平凡的夜。
…..
第二天早上,当他们浑身是血的回到黄家时,心情低落的黄义才刚刚把粥煮好。
“吧嗒!”
萧离将一颗被布包裹的血淋淋的头颅扔在院子里,语气轻松的说道。
“喂,你爹的仇我们帮你报了,这颗人头就是那个帮派老大的,你可以拿去你爹坟前让他看看,也好瞑目。”
看到这颗人头,本以为他们两个已经返乡的黄义整个人怔住了。
“难道你们昨晚…….”
夏风抹了一把脸上的血,非常认真的说道。
“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不光要偿还,还要数以百倍的还,既然你现在没能力讨债,我们就帮你讨了。”
…..
事后,黄义从街坊口中得知了发生在隔壁镇子的惊天大案。
一夜之间,那个势力颇大的帮派惨遭灭门,从当铺到镖局再到居所,一路尸横,血流成河,当家帮主更是被割了脑袋。
大仇得报后,黄义整个人泪流满面。
料理完一切后事,他回到院子里,“扑通”一声跪在了夏风和萧离面前。
“二位大侠,你们帮黄某报了杀父之仇,从今天开始,黄某这条命就是你们的了,我愿意给二位当牛做马,以报此恩!”
萧离无所谓的挖着鼻孔道。
“当牛做马就算了,我平时不喜欢骑东西,对了,你会铸剑吗?”
黄义跪在地上十分严肃的回道。
“我从小跟在父亲身边学习,虽然没有父亲那般手艺,但如果萧大侠需要,我必定倾力而为!”
“那太好了,你就帮我铸一把剑吧,我还等着回去开宗立派呢。”
重重的点头应下后,黄义又看向夏风。
“夏大侠,如果您不嫌弃,也让黄某为您铸一把剑吧,虽不足以报恩,但也算是我的一片心意,或者您有任何要求,只要黄某能做到,必定赴汤蹈火。”
夏风走上前,将跪在地上的黄义扶起。
“我不需要剑。”
“可是……”
“真不需要,而且这件事只是我们的举手之劳,你不用太过放在心上,只要帮阿离好好铸把剑就行了。”
抹干眼泪,黄义满脸的感动。
“萧大侠,夏大侠,在我眼中,你们是真正的英雄!”
萧离对这种话完全不在乎,无所谓的踱步到一边。
“什么英不英雄的,你赶快准备铸剑吧。”
看着黄义比萧离还要青涩的面容,夏风露出笑微。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黄义,相遇就是缘分,我们三人年龄相仿,就别叫什么大侠了,你可以叫他阿离,叫我一声夏兄,这样也方便。”
“好!”
旁边的萧离又不乐意了。
“哎哎哎,凭啥到我这就阿离,到你那就夏兄了,不行,黄义你听我的,就叫他阿风。”
…..
之后的一段时间,黄义开始了认真铸剑。
夏风和萧离无处可去,只能像两条没有梦想的咸鱼一样宅在黄义家。
三人同吃同住,渐渐的,彼此的关系也变的亲密起来。
夏风就像个老大哥,萧离像个喜欢闯祸的老二,黄义则是懂事听话的弟弟。
为了打造足以称之为传世之宝的剑,黄义几乎倾注了全部的心血,这个漫长的过程,也足足耗费了数月之久。
直到天空飘起了大雪,剑,终于铸好了。
以黄义的手艺,这把剑还不足以称之为所谓的名剑,最多只能说是强过大多数凡品,但萧离却很满意。
这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把剑,也是未来青云门掌门的传世之剑,拿到手后,他立刻将此剑命名为【青云剑】。
至此,黄义大仇得报,萧离也得到了梦寐以求的剑。
…..
事成后,黄义决定离开这个充满悲伤回忆的镇子,回到母亲所在的老家,叙拉古。
临行前,萧离不知道搭错了哪根筋,突然提议邀请黄义去他的青云山坐坐,就当旅游了。
“阿义啊,这一别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再重逢,反正你又不急,必须要随我们去青云山看看,那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风景特别好,到时候我和阿风打猎给你吃。”
数月的相处,三人已经建立了深厚的感情,面对分别,黄义自然也是有些舍不得。
“那好吧,我就随你们去见识一下青云山的风光。”
“好!”
……
回去的路上,他们依旧像来时一样走走停停,虽然天气愈发寒冷,但因为队伍多了个人,彼此间更显温暖。
路过某个镇子时,跟在后面的黄义盯着夏风背后的赤魔剑,无意间问道。
“阿风,你身上的一刀一剑很特别,是出自哪位名家之手吗?”
再次被问到随身的刀剑,夏风的眼中只有迷茫。
“我不知道它们的来历。”
“那它们有名字吗?”
夏风轻轻摇头。
“不记得了,我没有来到青云山之前的记忆,除了我自己的名字,我什么都忘了。”
在这个群雄四起的混乱时代,很多离奇的事都会发生,对此黄义并没有太过好奇。
“没关系,阿风你一定会想起来的。”
“呵,或许吧。”
萧离在前面传来呼喊。
“喂,你们两个怎么走那么慢,快点,走过这个镇子我们就要到青云山脚下了。”
面对萧离的催促,黄义马上屁颠屁颠的追了上去。
冰棺女尸
“来了。”
正当夏风也准备加快脚步追赶上时,忽然,路过的街角出现了一个售卖小玩具的商贩。
在那辆扎着各式炎国传统小物件的推车上,夏风的目光忽然愣住了。
他看到推车的最边缘,立着一支用纸制作的风车。
…..
天空飘着细雪,行人匆匆而过,就像是见证了这乱世冷暖一般,风车就轻轻的旋转着。
这一刻,夏风耳中的声音消失了。
目光跟随着这支风车,大量与之相关的回忆,犹如洪水般将他顷刻淹没。
————
————
直到三人成功登上青云山的山顶,神经大条的萧离都没有发现夏风的异常。
黄义更是一直被青云山的美景吸引,一直和萧离兴奋的并肩攀谈着。
回到峰顶那间破旧的茅草屋后,萧离将随身的行李往草席上一扔,拿着他心爱的青云剑,当即在空地上比划了起来。
“嘿嘿,这把剑真不错,阿风你快看,悲秋离雨的招式是不是顺畅多了。”
一套完整的剑技舞完,萧离忽然一拍大腿。
“等等,我有一个提议!”
黄义好奇的探过头。
“阿离,你有什么提议?”
萧离若有所思的说道。
“我从小父母双亡,阿风没有记忆,也是无依无靠,现在你爹也死了,这样的话,我们三个不就是同病相连了么。”
“额,好像确实是这样的。”
“既然如此,不如我们三个就在这青云峰顶,由天地日月见证,结为兄弟怎么样?”
这个提议立刻得到了黄义的赞同。
“好哇,能与你和阿风结为兄弟,是我今生最大的荣幸!”
随后,急性子的萧离收起剑,快速跑到悬崖边上,选了一块平整的区域,朝着夏风猛招手。
“阿风,阿义,你们快来,我们三个就在这里结拜。”
“啊?不需要准备一下吗。”
“有什么可准备的,结拜重要的不是仪式,而是内心,你说对吧阿风。”
抬起头,夏风恍惚的神情最终露出了微笑。
苏氏修仙录 苏幕鹧
只不过没有人注意到,他此刻的笑容中,夹杂了太多太多复杂的情感。
“对。”
……
青云峰巅,面对着茫茫云海,三个年轻的男人举行了简单的结拜仪式。
虽然朴实无华,但这一刻凝聚的情感,却胜过千言万语。
没错,他们是兄弟,在这个时代,他们是彼此相依,最好的朋友。
然而,对夏风来说,这个时代终究是一场梦,而他,只是这场梦的过客。
“阿义。”
“恩?”
“你之前问过我,我身上的刀和剑叫什么名字,现在我可以回答你了,刀名神月,剑名赤魔。”
“啊?”
说罢,夏风将身上的神月刀和赤魔剑取下,直接交到了一脸茫然的黄义手中。
“阿义,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你这是……”
“你说过,你的老家在叙拉古是吧。”
“是啊。”
“等你回去后,请帮我把神月和赤魔埋葬在一座雪山上,这是我唯一需要你为我做的事,拜托了。”
听到这番莫名的话,黄义和萧离同时愣住了。
“喂,阿风,你在说什么,你这是怎么了?”
夏风看向萧离,目光温柔的注视着他青涩的脸庞,这一刻,这张面容已经与记忆中的那位忘年之友发生了重合。
“阿离,我也想拜托你一件事。”
萧离眉毛紧皱。
“喂,你到底要干什么?”
闺暖 安瑾萱
不顾萧离的质问,夏风自顾自的轻声说道。
“几年之后,会有一位号称永生之人的紫发女孩找到你,她会拜托你,帮她寻找一位大人。”
“哈?什么鬼?”
“阿离,你一定要答应那个女孩的请求,陪她游历这个美丽而残酷的世界,原谅我的自私,拜托了。”
…..
站在峰巅,舍弃了刀与剑的夏风孑然一身。
回首数个月的时间,他将发生在这个时代的故事铭记于心,不想忘记。
脚步轻移到悬崖边,回过身,他把萧离与黄义的样子深深的记在了脑海里。
与此同时,他的身上也浮现出了虚幻的光点。
戰 龍 在野
“阿离,阿义,天下无不散的宴席,虽然有些突然,但我们就要在这里说再见了,请记住我的话,千万不要忘记。”
萧离瞪着眼睛向他伸出手。
“喂,喂,你怎么回事,喂,你到底要干嘛?”
夏风露出一个既满足,又遗憾,同时又带有无限憧憬的复杂笑容。
“不用寻找我,放心好了,火羽夏风不会死,我只是想回到未来,再次见到他们,阿义,我会看到了你的剑冢,阿离,我会看到了那片樱花林,过去既是未来,曾经便是永恒,谢谢,谢谢你们。”
……
夏风最后的声音飘向了天空,他的身体,也随着最后的话语跃下了悬崖。
人在半空坠落,光点已经将他包围,顷刻间,他在这个时代的痕迹化为了点点碎屑。
利用力量最后的余韵,他再次进入了时间长河中。
…….
一次一次的跳跃,他不知道是否有其必要的意义,但是每当最后时刻回想起发生过的往事时,他都十分确定。
火羽夏风,不枉此行。
因为“家”的距离,越来越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