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言情 我的重返人生 線上看-第788章 暗流涌動(盟主‘隨風飛揚’+1更)展示

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我的重返人生
那些流于表面的小改变尚未引发舆论动静,暗流已至。
且远比预期中来得更快。
不过大家严肃归严肃,却不意外。
要不然也不会有这个简会,简会的重要目的之一就是讨论暗流涌动所带来的难关。
不片刻,关秋荷开口打破了沉默,冷淡的说了句:“还真是一点不意外,只要欧美巨头级企业放出合作风声,都不用太上心,形势立马大变。”
“……”
众人脸上露出各式笑容。
像是温叶跟谷雨就带有明显的嘲讽意味。
她们俩在办公室往往直截了当的表达情绪,尤其像是‘嫉恶如仇’这类情绪。
方年看看吴伏城:“说说具体的情况。”
吴伏城见状,稍作整理,道:“原本承接nwK内核二次裁剪开发的几个小公司率先停止了相关计划;
显示芯片研发任务承接商里除景嘉微以外,已停止相关计划;
Bzloong指令体系生态任务承接商里除龙芯等数个单位外,全部单方面停止相关研发计划;
部分核心单位态度略显暧昧……”
“……”
由苗为提议,工信部牵头,数个大部委配合的国产操作系统应用生态小组的工作指导范围其实并不仅限于操作系统本身。
一如国内部分资深工程师、院士、学者挂在嘴边上的话:
中国不可能基于任何指令体系建立新的、完善的应用生态。
因为操作系统毕竟还是归属于软件类,最终核心问题还是会收束到硬件上。
所以,应用生态小组还包含多个电脑核心硬件的国产配套研发工作。
其中当然包括以Bzloong指令体系为核心的应用生态完善。
指令集才是最底层的核心部分,无论是操作系统还是应用软件如果想要最大限度调用CPU的性能,都得经过指令集。
当然,因为前沿的强制保密约束,虽然应用生态小组在9月下旬就成立了,却也拖到十月初才被相机曝光……
此外,甚至还包括图形处理芯片的国产替代研发工作等等。
毕竟这背后是前沿在推动,且有方年在总体把控,不至于会留下关键漏洞。
可惜很遗憾。
如今……
仅因为微软等企业私底下放出风的合作可能,前沿好不容易推动聚集起来的这个泛技术联盟,绝大多数关键企业表示放弃,‘背叛’阵营。
如果要以最严苛的道德标准来形容现状。
还真不是不可以说一句:
隐藏型美式舔狗原来这么多。
其实就也无非是利益因素。
之所有欧美巨头级企业有些许表示,立马有人乐意上赶着去全方位合作,就是因为有可预见的利益。
成熟的生态体系,成熟的商业模式,触手可及的钱途……
都是一般商人最向往的。
“……”
听吴伏城说完,方年左右看看,淡声道:“都说说什么想法,要以什么样的形式应对?”
方年的话语落下后,有那么片刻的安静。
温叶斟酌着开口:“要不再等等看?”
“现在形势很明朗,不合适再等下去。”关秋荷插了句。
“……”
最后是陆薇语接过话头:“前沿科学倒是有些预案,要不基于这些预案来商榷个办法。”
“……”
方年暂时没表态。
他也在想应该以什么样的形式应对。
这可能将是前沿遇到的最大难关。
如果白头鹰那边当时一鼓作气直接给前沿发一个entity list,甚至是Denied Persons List(被拒绝交易方名单);
哪怕照样出现这样的情形,前沿应对起来也要灵活许多。
这事情其实很简单,女娲MindOS崛起之迅速,令欧美方面都没有完全反应过来;
现在又要推动女娲DeskOS发展应用生态,欧美上上下下都不太可能再给前沿同等机会。
从另一个角度上来说,欧美其实也是给了时间窗口。
DeskOS是五月份推出的。
但这还真不是女娲实验室不给力。
MindOS的成功,一是因为智能手机才兴起,相关专利壁垒,乃至硬件层面的壁垒并不牢固;
二是方年客串了产品经理,利用了后世的经验进行类降维打击。
人生如果有彩排
短时间内前沿一举冲破桎梏,很正常。
DeskOS就不太一样,电脑的发展时间太长远,方方面面都是知识壁垒。
最简单的例子,AMD和NVIDIA之前不合作,就是不推出配套的驱动程序;
女娲实验室就是只能缴纳巨额的专利费用,以安卓Java虚机的形式挂了Windows相关模块,才让系统可以用起来。
这也是DeskOS始终没有给力进展的部分原因。
方年其实是早就看穿了欧美资本家的嘴脸,根本就没想过要通过合作解决。
还是那句话,一旦中国有足够能力,不可能基于任何它国的体系来建立自己的生态圈。
所以早早的准备了自研显示芯片等一应核心硬件。
无非表面看起来前沿是在被逼无奈之下不得不如此选择……
“……”
前沿科学的应对预案很完善。
涉及了各个方面。
而且还有1、2、3、4套可供选择的的备份预案。
整体上都还不错。
几人也讨论出了个结果,然后方年插了句嘴:“这么详细的内容无关形式啊。”
好家伙,谷雨直接愣住:“啊这……”
连关秋荷都眨了眨眼。
末了,陆薇语开口道:“请方总定个基调。”
方年并没有很快回答,而是字斟句酌道:“现在表现形式是暗流涌动,起码如果不是老吴说,我们都不知道;
我在想,要不然应对的形式就也以暗面来推动。”
话音刚落,办公室立马响起一片狐疑的反问声。
毒妃倾城:王爷,你被休了!
“?”
“嗯?”
“啊?”
“???”
“……”
方年分明从一双双望着自己的眼睛中看到了成片的问号。
搞得他都愣了。
怎么个意思?
还是陆薇语开口说了句:“方总对前沿的规划一直都是强势型,怎么忽然变了?”
“就这?”方年愣了下。
然后语重心长道:“好像是比尔盖茨还是谁说过,他的公司距离破产永远只有18个月;
而前沿从成立至今,距离破产最长也就6个月;
强势也只是为了某些利益摆出来的姿态,现在的情形对前沿来说可能就是破产倒计时。”
虽然方年说得很道理,看问题的角度也非常精准。
但……
关秋荷一本正经道:“可是方总,现在好像水面之下的较量更具有风险性吧?”
闻言,方年大手一挥:“关总别打岔。”
关秋荷:“我……”
“你就说你认不认同就行了。”方年干脆道。
迎着方年的目光,关秋荷最终还是点了下头:“认同。”
“……”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于是,基调就这样定了下来。
大家也都看出来了,方年的目的并不单纯,有意的将竞争和较量由明转暗,显然是有额外的计划。
最后方年也坦诚了缘由。
“一般来说,立起一个强势的靶子,很容易把魑魅魍魉招出来,可惜过去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并没有招出来太多牛鬼蛇神,趁着这次机会顺便试试看。”
方年刚一说完,谷雨就忍不住道:“方总,咱前沿那些明里暗里的竞争对手还不够多啊?”
“……”
方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接下来简单商定了大方向上更具体一些的策略。
包括在某种情形下的推波助澜等等。
总之……
如果这次这些巨头企业用惯用老套路成功限制女娲、白泽的更进一步发展,甚至掐住前沿推动产业链上下游大战略的脖子;
那么,前沿就真有可能进入破产倒计时。
因为,前沿的根基真的十分薄弱,其它业务也完全有可能被欧美以现在的形式依样画葫芦给整死。
包括发展态势最好的MindOS。
怎么说呢……
研发投入跟营业收入不一定有线性关联。
研发投入高,产出确实会多,但不一定意味着是正确的方向,很可能是一条岔路,导致竹篮打水一场空。
无人区研发尤甚。
这也是方年举那个例子的起因。
就好像资本巨鳄一般是不会选择重仓投资研发比重高的企业。
…………
随着时间的推移,暗流涌动越来越明显。
前沿内部的整体处境还好。
但工信部牵头的那个国产操作系统应用生态小组的情况就有点不太妙了。
代表前沿出面的吴伏城倍感压力。
于是关秋荷推掉了其它工作,暂时性将工作重心转移到了这件事情上,充当吴伏城的‘靠山’。
新的一周刚开始,小组首批40家企业中,出现单方面完全终止配合工作的对象。
坠吼的尸人
吴伏城跟关秋荷先后出面协调也无济于事。
以及有小道消息讲说,有些人私底下抱怨工信部等单位的资源单独倾斜度过高,全球化时代,应当考虑多样化发展云云。
当天傍晚,方年接到了苗为的电话。
“苗部晚上好,您吩咐。”方年客客气气道。
苗为说话前先叹了口气:“唉……方总,是部里的工作没做到位。”
“我代表部里给你和前沿道个歉。”
一听这话,方年连道:“苗部言重了,与部里无关,终究是我们前沿不够优秀。”
“……”
苗为当然不是想要跟方年来互相包揽责任的,很快话锋一转:“不同意见总是会存在,对于这些发生的事情,你是怎么考虑的?”
“我觉得……其实是好事。”方年斟酌着道。
苗为:“嗯?”
方年平心静气的解释:“一方面前沿获得的支持确实太多,另一方面市场可能真的需要多样化选择。”
那边厢苗为还是很奇怪:“我记得你比较推崇资源整合。”
闻言,方年叹了口气:“是,但与其这样离心离德、出工不出力,不如趁这个机会进行一轮筛选。”
说着,方年略作停顿:“企业存活的根本是有足够的营业收入,不同时候会有不同选择,这很正常;
只不过我还是那个观点:
随着时代的发展,在计算基础科学等关键核心科技领域,我国企事业单位必然是会走上抛弃幻想,用尽一切办法实现自主可控的道路。”
听方年说完,苗为沉默了片刻,含蓄道:“部里暂时没有资源冗余安排。”
方年并不意外,不同意见确实存在,也确实有人想借机切断上层对前沿的支持力度。
树珍
但这都不会妨碍苗为等人支持前沿的决心。
“……”
临挂电话前,苗为忽然说了句:“方总,前沿是不是从来没考虑过跟国外企业深度合作的可能性?”
闻言,方年眨了下眼睛,一本正经道:“你猜。”
苗为:“!”
哐当一下,他就挂了电话。
跟这玩意通话,苗为还是有一定思想准备的。
“……”
看着挂断的通话,方年笑笑,没放在心上。
…………
前沿的N+B战略捆绑才宣布不到一个月,就开始面临着严峻考验。
不过这些都被埋在了水面之下。
自打进入十一月份以来,跟前沿相关动静最大的事情是:前沿天使全球。
正儿八经的开始了全面针对唐特集团。
而且每天都会冒出新的小道消息。
可把唐特忙坏了,都快急得跳脚了。
因为最近一次小道消息是,前沿天使全球将管理一支数十亿美元的私募基金。
总之,自由美利坚,热闹每一天。
然而……
‘好景不长’。
很快,国内公共网络空间开始流传出一些传闻。
在某些专业性质很强的论坛上,有知情人士表示:
前沿在美诉讼带来了许多利好消息,不少企业获得了与微软等大公司合作的机会。
当然,免不了要正经感谢前沿。
这些消息,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是针对前沿的。
倒是里面的感谢起码有9成9的真诚度。
因为起因确实是前沿带来的。
在公关部门汇报这些消息后,温叶依照应对预案,对舆论进行了推波助澜。
很快……
这些知情人士的感谢被推送到了各大门户网站。
有好事者进行了深挖。
然后有各类消息甚嚣尘上。
微软、AMD、NVIDIA等官网上悄然推出的相关内容,也被大肆曝光。
很快,微博、逼乎、论坛、贴吧等地均出现大量讨论热帖。
尤其是逼乎,有好事者对这忽然冒出来的一大摊子事情进行了整合,综合进了一个问题。
不少人进行了回答,正经的偏少。
大抵算是前沿再次收割了一波排面。
“嚯呦!之前那一堆堆给前沿正当声明泼污水的人呢?怎么不说话了?现在怎么说?呵呵!
我就一句话,前沿牛逼!”
“也就是说,DeskOS完全可以单独使用了?无论是NVIDIA还是AMD,还是其它硬件厂商都推出了配套驱动程序是吧?!那……
现在是不是购买零度·X-A1血赚?下单去了!”
“……”
重生 之 公 府 嫡 女
“没想到之前女娲实验室苦苦等不来的合作,忽然就到来了,看样子,这是连美利坚自己的公司都看不过去了!”
“还连带着帮助了其它企业,有了更好的合作与交流,果然,前沿还是牛逼!”
“……”
“我就想问问,这排面还有谁?!”
“……”
当暗流涌动,表面上吃瓜群众还为前沿喝彩时,方总难得的换上商务西服,坐上了迈巴赫62S,启程去参加影响力俱乐部全体会议……

======
感谢隨風飛扬成盟,祝阿姨新年快乐,事事顺利~
(我破碗终于找到了一个富婆阿姨,可惜阿姨看不上我)←(开玩笑的~逃了~)
PS:可能还有一更,但别等了,明早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