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言情小說 《萬界點名冊》-第240章 這局我可能會死啊

萬界點名冊
小說推薦萬界點名冊万界点名册
“带她们去元素法则海去保养吧,在那里她们应该能更快的恢复。”最终,蛇女元素之祖轻叹一声,对元素使者下达指令。
元素法则海是‘元素之祖’诞生和成祖之地,如今更是整个元素界的中心,其中蕴含着实质化的强大规则之力。
亚圣想晋升圣境,最重要的便是对世界规则的领悟。
接触规则、学习规则、然后模拟规则的力量,只要模拟成功,并将自身力量附加上规则之力,那便是立地成圣的直通车。
元素界的规则池,对亚圣境界的成员来说是真正的圣地。九界中,也只有这片地方,拥有高质量的规则之力,接触就可以学习。
不过,元素海里的规则都是五行元素的规则,空间、死亡、机械、生命这些不在元素之列的规则只能从其他地方领悟。
元素使者听到元素之祖的命令时,没有马上行动,而是有些担心:“圣子和圣女目前是亡者复苏状态……进入元素海会不会被排斥?”
亡灵复苏后的银发双子身上,缠绕着浓郁的亡灵元素,和元素海内的规则会有冲突。
“无妨,这点程度的亡灵气息并不影响。”鳄人元素之祖摆了摆手。
况且,他也需要利用‘元素海’对银发双子进行最后的改造,让双子的身躯能更接近‘元素’状态。
听到两位元素之祖都这么决定,元素使者便点了点头。
他重新带着银发双子,引导着这两位意识迷糊的圣女、圣子,前往元素界的圣地。
……
……
银发双子被带入到了元素法则海。
说是海,其实也就是一个小湖泊大小。看起来也不怎么高大上,就是里面塞满了浓郁的元素能量,从外表来看就像是个将大量元素强行塞入到一个锅中的乱炖。
不过……当银发双子在元素使者的指导下,小心翼翼地泡入到元素海中时,她们眼前的世界就彻底变化了。
无数的法则,具现化在她们的眼前!
基础的水火土风雷,然后由它们演化出来的冰、雾、沙、木等等的元素,汇聚成一个世界,在银发双子的眼前不断游过~
没错,就是游过。
这些具现化的法则,就像是一条条小鱼,在这元素法则海里游走。
鱼儿有大有小,小的成群结队聚在一起,大的则在法则海中横冲直撞,如同贪吃蛇一样吸收和自己相同属性的法则小鱼,壮大己身。
在其他地方,亚圣级的存在光是要‘接触法则’这一步,可能就得花费数年甚至是更久的时间。但在这元素海中,法则之力触手可及~
银发双子同时伸手,轻轻接触这些游走的法则。双子的身躯境界,早就超越了圣境,是人祖的使者。她们如今的境界受限于许奇寂的本体,卡在亚圣境。但她们的身体,早就经历了‘领悟元素’的层次。
所以一泡入元素规则海后,海里游走的很多‘规则小鱼’就会主动被这两具身躯吸收过来,融入其中。
在融合法则的过程,许奇寂的本体可以接收到无数的数据信息,以及两种不同的感悟。
加上‘冥祖亡灵女巫传承’和‘神祖工具人传承’两大传承中所携带的信息,许奇寂本体对于‘规则’的领悟,飞速上涨。
这样泡下去,估计过不了多久,许奇寂本体和骷髅、眼魔两个小号,就能正式接触和自身相符的规则,开始为成圣做准备。
“这波助攻来的及时!”许奇寂内心为两位元素之祖点赞。
为了报答这两位元素之祖,回头他得想办法将自己的‘好友之法’传播到整个元素界,让元素界也成为他本体‘星海’的一部分!
时间飞逝。
银发双子在‘元素海’中已经泡了七天七夜。
期间,元素使者每天会过来一趟,看看双子的状态,收银员她们的亡者状态和元素海发生排斥现象。
借着七天的规则冲刷,许奇寂本体对于基础的元素法则已经了然于心,对它们有了很深的理解。
普通亚圣需要很长时间磨的‘接触法则、学习法则’过程,在许奇寂这里已经快要圆满。
等完成了‘学习法则’这个过程,就可以开始尝试着‘模拟法则’这一步。
“再有个几个月时间,基础的元素法则和元素法则的变种我应该都能摸透……也不知道本体和眼魔小号、骷髅小号会适合哪种法则。骷髅小号需要的死亡法则,这里也没有,可不可以先用‘冰系法则’凑和一下?”许奇寂一边领悟法则,一边思索着。
这时,元素法则海的入口再次开启。
【又到了元素使者每天检测身体时间了?】许奇寂的意识透过银发双子,往入口处瞄了一眼。
但今天来的,却不是元素使者。
而是鳄人元素之祖!
【这家伙怎么亲自过来了?】许奇寂连忙收敛自己的意识,将自己的意识沉入银发双子的最深处,只显露出银发双子自身那沉寂的灵魂气息。
鳄人元素之祖几步就来到了元素海的边上,它盘腿坐下,温柔地望着银发双子:“真是的,我们只是沉眠半个纪元的时间,你们两个小家伙就搞出这种阵仗。生命的意义,你们这些小家伙又懂什么?就这么不珍惜自己的生命吗?”
银发双子的身躯在元素海中沉浮,没有回答。
许奇寂更不可能回答——况且,他连银发双子到底干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牺牲都还不清楚,活着的意义啥的这种哲学性的问题,更不是他擅长的学科。
“其他的九界对待人族的确是圈养的态度,但我们元素界可是放任的让人族自己发展。你们到底为人族瞎操什么心?”鳄人元素之祖说着,抬头望天。
之后,鳄人之祖又和两个小家伙聊了些家常。
可能是上了年纪的原因,又可能是两位元素之祖最后一战即将开始,鳄人之祖仿佛有着说不完的话。
这一唠叨,就念了整整半天。
“聊着聊着就聊过头了,时间差不多了。”鳄人之祖突然伸手,轻轻将银发双子中的圣子抓了过来。
他伸手按在双子的脖子上,掌心在后脖子处留下了一个印记。
“这是我毕生的修炼经验和对元素规则的掌握……还留了一丢丢的魂力,足以在危险的时候保护你们。”说罢,鳄人之祖将银发圣子放回元素海,叹道:“也算是我为自己留的一点小退路吧。”
最终的一战即将开始,他和蛇女之间,注定只会留下一个意识。
他并不抗拒这件事。
而且,他内心深处隐隐有着几分‘让蛇女一局’的心思。别看前几天他说的很刚,拍着胸膛表示最后剩下的意识一定会是自己。
但事实上,他希望最后蛇女能成为二合一的元素之祖意志,彻底突破‘祖’的限制。
在最后的时刻,他似乎心软了。
所以,他将自己的修炼经验留给了银发圣子,甚至还留了一小点的魂力……这一小点的魂力,未来说不定能成为一个小小的意识体,让他可以继续存活一段时间。
做完这一切后,鳄鱼元素之祖拍拍身体,起身离开。
留下元素海中的许奇寂一脸迷茫。
月影落花情
不过,从银发圣子后脖子印记中,涌出的大量‘修炼经验’,让许奇寂对元素中的‘水、风’两种基础元素理解,更进一步!
而且,许奇寂发现银发圣子脖子上的印记,似乎还拥有更奇特的功能——它看起来不是一个完整的印记,而是半个。
【鳄祖留下的印记难道还有隐藏功能,需要我去开发?】
正思索间,却见元素海的入口又被人打开。
来的依旧不是元素使者……是蛇女之祖!
就跟约好了一样,或者说是心有灵犀?反正鳄祖在时,蛇女之祖就不出现。鳄祖前脚刚走,蛇女之祖就正好降临。
蛇女之祖扭动着腰蛇,滑到元素海边上,盘着尾巴,温柔地望着银发双子。
“可惜了,我们元素界没有‘生’的法则,否则一定可以让你们更完美的复苏。”蛇女元素之祖感慨一声。
然后,就和鳄祖一样,她也开始和银发双子聊起过往。
熟悉的节奏、熟悉的流程。
许奇寂内心突然隐隐有些期待起来!
再这么继续下去的话,蛇女之祖是不是也要给他的新小号留点什么?
果然!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聊了大半天时间后,蛇女之祖感觉时间差不多。
“聊的够久了,没想到我竟然聊了这么多话。”蛇女之祖自嘲地笑了笑,然后她伸出玉手,将银发圣女抓了过去,并将手掌按在她后脖子处。
来了来了,就是这个!
蛇女之祖如许奇寂猜测,在银发圣女后脖子上留下了她的印记,同样是包括了她的修炼经验、感悟的印记,还有一丢丢她的魂力,作为后路。
“这次最终一战后,我可能会彻底消失了……这是我身为元素之祖的宿命。待我消失后,元素界将诞生一位至尊级的祖,超越普通的祖之上。等突破了祖的限制后,一定能看清世界的本质,寻找出真正属于我们元素族的生路。”蛇女之祖轻声道。
她留下那一缕的魂力,就是想看到未来那一刻。
两位元素之祖,都心怀死志,都想着牺牲自己成全对方。
毫无疑问,这是非常感人的事。
但在感人的同时,许奇寂心思也开始活跃起来——两位元素之祖都为着对方着想,都想着成全对方,这是不是有操作的余地?
借用她们要为彼此牺牲的心态,自己能不能趁机,让她们相互牺牲,然后成全自己?
这想法虽然反派了一些,但真的很香。
而且,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但凭着他刚打入元素界内部的银发双子小号,要怎么插入到两位祖的中间,成为第强势的三者?
这插入的角度,要怎么入手?
“好好活下去吧,死了什么都没了。活着,才能为你和你在意的人争取到一切。哪怕是以复苏亡者的身份活着,只要能行动,你才能有机会。死了,就什么都没了。”蛇女之祖意味深长道。
说罢,她扭动蛇尾,很快消失不见。
待她离开后,许奇寂马上检查银发双子圣女后脖子上的印记。
【果然,蛇女之祖和鳄人之祖两者留下的印记,是可以合并的。合起来就是一个完整的印记!】
这就是隐藏效果?
蛇女之祖里面蕴含着雷、火的基础元素感悟,鳄祖里蕴含着水、风两种元素规则。
同时,两个印记的边缘处,都蕴含着‘土’的性质。
“果然能合并,不过要怎么将它们合成?”许奇寂好奇地研究起这两个印记。
这一研究,就研究了整整一天两夜。
加上两祖唠叨的时间,两天两夜时间就这么过去。
第三天一早,许奇寂本体长长叹了口气。
然后,他将这两个印记复制下来,向各位前辈求助去了。
哪怕他现在坐拥冥祖、神祖传承,但传承中可没有关于这‘印记’的知识……而且,这印记也是祖级存在鼓捣出来的。
许奇寂自己破解了大半天,才勉强破解了1%的进度,太慢了!
还不如花钱请高楼层的大佬出手相助。
先是求妙哥找高手,再请於乐圣女帮忙看看,甚至他还让眼魔小号处的女武神也帮忙琢磨。
凡是他能请到的帮手,他都找了。
鋒利
最后,他又将主意打到了目前接触到的最高楼层存在——面具前面的身上。
“想接触面具前辈比较难,碰碰运气吧。”许奇寂本体闭目,尽量将意识集中到面具上,试图透过面具去勾搭面具大佬。
他的意识开始飘浮,抵达到了一个上限。
啵~的一声,意识突破了某个限制!
许奇寂的意识睁开眼睛。
然后,他便看到了一位戴着眼镜的儒雅男子,正在缝衣服。
针线在儒雅男子手中像是活过来了一样,在一件长袍上飞舞……
“哟,末先生,好久不见。”许奇寂意识这次所化的是银发双子身影,戴着面具,朝着末先生招手。
末先生的爱好也很广泛,钓鱼、制陶,现在还会缝衣。
就不知道下回来见末先生时,他会不会在刷马桶?
末先生:“……”
夜色 卫悲回
缝衣服这种事情,正是他不太想被人看到的事情。
他抬头望向许奇寂的意识,镜片上闪起寒芒。
杀了灭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