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2nd5好文筆的小說 維度魔神的代行者-第435章 我超兇的展示-z46ji
By: Date: 17 8 月, 2020 Categories: 科幻小說 標籤: , ,

維度魔神的代行者
小說推薦維度魔神的代行者
一个合格的工具人,不言不语,不挑刺,也不搞事,只是认真的完成交代给他的工作。
苏白觉得他就是一个合格的工具人。
伪萝莉交代给他的任务,每次都能顺利的完成,这要是不算合格的工具人,真不知道合格工具人的标准是什么了。
“作为一个合格的工具人,我只要听话就行了,其他的都不用去管。”
苏白瞅了一眼自得其乐的伪萝莉,在心里暗暗地想道。
伪萝莉明显是上头了。
还觉得自己伪装的特别好,岂不知早就被那个古灵精怪的上官雪儿给看透了。
上官雪儿的年纪不大,却是个聪明孩子。
或者说,江湖时代的少男少女,往往都是早熟的过分,跟现代社会差不多。
所以这是个轮回。
从早熟到单纯,又到早熟。
周而往复,轮回不止。
“姐姐,是谁把你给复活了?”上官雪儿睁着亮晶晶的大眼睛,没有长开的小脸上,露出了好奇地表情问道。
“当然是我复活了我啦。”伪萝莉洋洋得意地说道。
“……”
上官雪儿懵逼地看着伪萝莉,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接茬,一时间愣住了。
伪萝莉顿时不满地说道:“喂,小丫头,你不害怕我么?”
上官雪儿回过神来,马上笑着说道:“你是我的姐姐,我怎么会害怕你呢?”
“……”
伪萝莉瞪大了眼睛,一脸难以置信地表情,呆呆地看着上官雪儿,只觉得这个小丫头太过分了——死而复活,这么可怕,你居然都不害怕的!
好好好,小丫头,你给我等着,我今天一定要让你害怕!
伪萝莉在心里暗下决心,然后重整旗鼓:“小丫头,你知道的,我是个死人……”
上官雪儿点头道:“嗯,姐姐,我知道你死了,我亲眼看到你被埋了。”
伪萝莉面无表情地看向上官雪儿问道:“既然你亲眼看到我被埋了,当时为什么不救我?你知道我在地下待了多久么?”
——真是能装呀,你这是入戏太深出不来了么?
——算了,本姑娘就陪你演一场戏好了,免得你真的找本姑娘的麻烦。
——本姑娘这么小,可经不起你的摧残……
上官雪儿在心里腹诽了几句,然后小脸上露出了楚楚可怜地表情,低声啜泣道:“姐姐,不是我不想去救你,而是我不敢呀,他们好多人,我要是出去了,他们也会把我给埋了的,何况你那个时候已经死了,我又不是神医,救不活你的……”
这小丫头的演技真好。
小小年纪,就学会了骗人,长大以后,前途当真是无量呀!
苏白也听到了上官雪儿的鬼话,又看了看明显上当了的伪萝莉,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明明是个非常厉害的维度魔神,结果被一个小丫头片子给骗了。
她是真的不知道,还是故意的呢?
苏白不是很清楚,但却知道自己该说点什么了。
一个合格的工具人,在听话的同时,还要指出老板的错误。
“咳咳……老板,你被骗了。”苏白干咳了两声,然后传入了伪萝莉的耳朵里。
这是只有他跟伪萝莉交流的通道。
上官雪儿听不到。
“小白,你在说什么呀,我怎么被骗了?”伪萝莉一脸天真的看着站在旁边的苏白问道。
“老板,她知道你不是真的上官丹凤了。”苏白直言道。
“怎么可能?”伪萝莉不相信了。
“老板,我是认真的。”苏白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说道:“你要是不信的话,可以去试探她的。”
“好,我这就去试探她,但要是跟你说的不一样,我就……”伪萝莉话没说完,但意思已经表示的很清楚了。
“老板,你尽管去试探吧,我敢保证我说的都是真的,毕竟我没有欺骗你的必要。”苏白微笑着说道。
伪萝莉没有理会苏白,而是看向了上官雪儿,直接问道:“喂,小丫头,你是在骗我吧?”
“……”
上官雪儿当场懵逼了,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你这么的直接,让我怎么回答?
“那个……姐姐,我……我没骗你呀。”上官雪儿连忙说道。
虽然还没想好怎么解释,但先这么说一下是没问题的。
能不能糊弄过去,就看接下来她怎么发挥了。
上官雪儿开动脑筋,思考着忽悠的办法,最后一道灵光闪过,倒是让她想到了办法:“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觉得我骗你了,但我是真的没有骗你呀,我敢对天发誓的。”
伪萝莉撇着嘴说道:“对天发誓有什么用?”
上官雪儿忙道:“我要是骗你了,就让我被雷给劈死!”
“这么狠的誓言呀,要是成真了,你不就完蛋了么?”伪萝莉惊讶地说道:“我有点相信你没有骗我了,但是……”
话说到了这里,上官雪儿松了口气,正当她准备完全放松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个关键的转折词——但是!
凡是不要慌,遇到但是停一下。
一听到这个“但是”,上官雪儿就觉得有点不太妙了。
接下来的发展,也证明了她的想法。
“你要是没骗我,现在就告诉我,你害不害怕我?”伪萝莉装出凶神恶煞的样子,奶凶奶凶的看着上官雪儿问道。
“……”
上官雪儿不是一般的懵逼,只觉得眼前这个怪人脑子有问题。
像是这样的脑残人士,应该很好忽悠的。
但现在是怎么回事?
“快点说,你害不害怕我?”伪萝莉继续逼问道。
“我,我……姐姐,我不怕你的。”上官雪儿再三思考,在怕与不怕中徘徊,最终选择了不怕。
“啊~你居然不怕我,果然……你是在骗我,真是太可恶了!”伪萝莉怒气冲冲的看着上官雪儿说道。
“不是,姐姐,我怎么就骗你了?”上官雪儿很是懵逼的问道。
“哼,你要是没骗我,就该说怕我的,现在却说不怕我,这就说明你是在骗我了!”伪萝莉冷哼着说道。
“姐姐,你这是什么逻辑?”上官雪儿郁闷的要死。
“我这是正常人的逻辑。”伪萝莉没好气地白了上官雪儿一眼说道:“你这个可恶的家伙,居然敢骗我,真是罪大恶极,我要狠狠的教训你一顿!”
话音方落。
伪萝莉就要动手了。
但就在这个时候,上官雪儿突然就跪了下去:“姐姐饶命呀!”
伪萝莉顿时收手了,好奇地看着上官雪儿问道:“你这是做什么?”
上官雪儿忙道:“姐姐,我害怕了,真的害怕了,你就饶了我,不要教训我了……”
伪萝莉面色不愉地说道:“你早做什么去了,现在已经晚了。”
上官雪儿连忙抱住了伪萝莉的大腿:“不晚,姐姐,现在还不晚。”
伪萝莉低头看向上官雪儿问道:“你真的害怕我了?”
——你这个样子对待我,我能不害怕么?我敢不害怕么?
上官雪儿心里的腹诽,没有人知道,也不敢说出来,只敢在心里自己想想。
她连忙说道:“姐姐,我是真的害怕了,你真的好可怕呀,我……我都不敢抬头看你了。”
伪萝莉撇嘴道:“你要是害怕我,为什么还敢抱我的大腿?”
“啊~姐姐,你这么一说,我也不敢了。”上官雪儿表现的相当浮夸。
苏白都懒得去看一眼的。
但伪萝莉就吃这么一套,很高兴的说道:“不错,那谁曾经说过一句话,知错就改,善莫大焉,你就很不错了。”
上官雪儿脸上露出讨好的笑容:“都是姐姐教的好。”
伪萝莉满意的说道:“好了,快点起来吧,我虽然超凶的,但也是个好人。”
好人?
有你这样的好人么?
上官雪儿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了起来——我怎么觉得你就是个疯子呢?
“好了,小丫头,你现在知道我活了过来,之后知道该怎么做了吗?”伪萝莉看着上官雪儿问道。
“我……姐姐,我该怎么做?”上官雪儿觉得该怎么做,还是问问的比较好。
反正是不可能真的让她怎么去做的。
“怎么做,当然是你自己去想了,干嘛要问我?”伪萝莉疑惑的看着上官雪儿问道。
“呃,姐姐,你这么说,我知道了,但我还想请教一下你该怎么做。”上官雪儿说道。
“好吧,看在你诚心提问的份上,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好了。”伪萝莉笑着说道:“你现在就出去散播我复活了的传闻,越多的人知道越好。”
“姐姐,你这是为什么?”上官雪儿疑惑的问道。
这个不知道是谁的疯子,还真的把她自己当成了上官丹凤了呀。
但上官丹凤是个坏女人,害死了我的姐姐……为什么这个疯子说上官丹凤死了呢?
搞不明白呀。
这些人真是太讨厌了,说话就不能说完整了吗?
说一半,藏一半,实在是太过分了!
……
那是一个女人,一个美丽的无法用言语来进行描述的女人,她穿着一套白色宫装衣裙,站在祭坛的边缘,衣袂随着寒风舞动,气质飘渺若仙。
一头乌黑如墨的秀发被一根紫玉簪子绾起,腰间系着一根粉色腰带,衬托着她的婀娜之姿,别有一番美丽。
女人怀里抱着一个婴儿,神情哀伤,一双如秋水般清澈的眸子里满是通红,她没有说话,只是愣愣的望着男子的背影。
“你来了。”
站在祭坛中央的男子突然出声道。
“我来了。”
女人低头看了自己怀里的婴儿一眼,又把目光重新放到男子的身上,轻声说道。
男子没有说话,两个人之间沉默起来,不知道过去多久,祭坛之上出现纷乱的声音,细听之下,这是众生祈祷的声音。
“诸天世界,亿万生灵,众生之劫,避无可避……轮回之路,周而往复,无有穷尽……毁灭即新生,超脱则解脱,然……众生有罪,需渡无量劫……”
在这一刻,男子与女子的耳边同时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这声音带着岁月的气息,仿佛来自亘古蛮荒时代,跨越时间长河,带来一丝指引。
“时间不多了……”
男子转过身子,看向女子,只是他再也看不到女子的容颜,两行血泪不停的自男子的脸颊滑落,滴到祭坛之上,转瞬之间消失不见。
“一定要这么做吗?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女子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悲伤之情就好像被打开的水阀,一发不可收拾。
“没有了,的确没有其他的办法,你应该知道,在我预见的未来之中,天穹破碎,世界毁灭,凡是生灵,尽皆殆亡……”
“所以,我们只能这么做,为了我们的孩子,只能把他送走!”说这话的时候,男子心里仿佛在滴血,这是他的孩子,才刚出生的孩子,就要送走,他又怎能不伤心。
只是……面对这无法逃避的灾劫,就算他都无法幸免,更何况是一个刚出生的孩子呢,因此唯一能保全孩子的方法……
“送他去那个地方吧,那里是唯一没有被这场劫难所波及到的地带,只有在那里,就算没有我们的照顾,他也能活下去。”
男子深吸了一口气,长叹一声,勉强的笑了笑,对着女子解释道。
“把孩子给我,让我来发动法阵,将他送走……”
听到男子的话,女子想要停下哭泣,只是泪水却怎么也止不住,恋恋不舍的看了怀里的婴儿一眼,她狠下心来,走到男子的身边,把孩子递到他的手中。
男子用那双颤抖的手接过婴儿,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贴近自己的胸膛,缓缓的走向祭坛中央祭祀的位置。
“孩子,你不要怪我们……劫数之下,无路可逃,希望你能在那个未知的世界好好的活下去。”
男子怀抱里的婴儿懵懂无知,一张稚嫩的脸庞可爱无比,此刻他正闭着眼睛睡觉,嘴角边挂着一连串的泡泡。
或许是男子的动作太大,婴儿被晃醒,睁着眼睛,好奇的望着这个抱着自己的男子,嘴里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两只小胖手伸出襁褓之外,胡乱的摸索,想要抓些什么,可是却怎么也抓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