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tx2超棒的小說 柯學驗屍官笔趣-第359章 操縱人心的魔女-kht6z

柯學驗屍官
小說推薦柯學驗屍官
许久之后。
林新一忙完在现场的工作,独自开车回到租住的公寓。
一推门,就看到那两位“药物试验搭档”已经早早地从试验室来到了这里,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等着他回来商量事情。
贝尔摩德脸颊两侧染着浓浓的酡红色,似乎还残留着不少醉意。
灰原哀则是时刻板着张冷漠的小脸,搭配上那一身刚刚从实验室里穿出来,在某童装店订做的特制白大褂,看着很有当初宫野志保那种,天才科学少女的气质。
只可惜,身边那个醉醺醺的女人正把她当成抱枕一样搂在怀里,让她脸上写满了嫌弃。
对方呼吸时吐出的淡淡酒气,也总是让她一双眉头紧紧蹙起。
而她脸颊上、脖颈上,那一枚枚尚未褪色的小草莓,更是严重地破坏了那种冰山小美人的高冷气质。
“志保,你的脸…”林新一目光微妙。
“被蚊子咬了。”灰原哀面不改色地回答道。
“额…蚊虫叮咬一般只会导致局部组织渗出形成水肿,可你这明明是毛细血管破裂形成的皮下出血…”
“这种蚊子品种比较特殊。”
“你不是生物学家,你不懂的。”
灰原哀敷衍得很是认真。
看她那一本正经的小表情,林新一差点真地相信,这个异世界里有什么身上长着皮搋子的大蚊子了。
而他也没来得及细想,灰原小小姐便不动声色地将话题转移走了:
“林,琴酒那边,真的应付过去了么?”
“应该是应付过去了。”
“事后琴酒又打来电话,向我仔细询问了一遍事件发生的细节。”
“我回答的都是真话,不怕他查证。”
“那就好。”贝尔摩德带着浓浓的酒意,懒懒地打了个哈欠:“我也给琴酒打过电话,帮着说明了情况。”
“这件事只能怪皮斯科自己做事不谨慎,对我们的安全不会有影响。”
“那么,boy…”她有些好奇:“你还有什么事情,需要跟我们特别商量?”
“有。”林新一认真地点了点头。
看着面前这两位组织的重要成员,他一番犹豫之后,还是问出了心中想问的问题:
“枡山宪三,也就是贝尔摩德你说的‘皮斯科’。”
“他有孩子么?”
“我不太清楚…”灰原哀跟那个老头根本不熟。
而贝尔摩德也在一阵沉吟之后,回答道:“皮斯科没结过婚,也没有孩子。Boy,你为什么这么问?”
“是这样的…”
“皮斯科死去之前告诉我,让我找到‘他的孩子’,让‘他的孩子’给他报仇。”
“他还留下了一句话,‘告诉他,他在我70岁生日那天说的话…该兑现了’。”
“这听上去像是跟他的那个‘孩子’接头,并取得对方信任的暗号。”
林新一详细地说明了情况。
贝尔摩德眼中的酒意为之一散,灰原哀也顾不得嫌疑身旁这个亲热过头的女人,目光悄然凝起。
她们都意识到了,林新一要当面跟她们商量的目的:
如果只是想询问皮斯科的情报,电话里就能解决。
而林新一要跟她们当面商量,要商量的其实是…
“你想沿着这个线索查下去?”
“然后借此机会跟组织对抗?”
贝尔摩德把怀里的灰原号抱枕放到了一边,摆出一副正襟危坐的严肃架势: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今天在皮斯科身上发生的事,你难道想在自己身上重演么?”
“我当然不想…”林新一有些头皮发麻:“但是,我担心的是,如果我们只是安于现状,而不想办法去摆脱这一切…麻烦也迟早会降临。”
“今天的事提醒了我:”
“我毕竟是个卧底,迟早会接到组织的任务,夹在组织和警方之间。”
“到时候我该怎么选择?”
“真的去帮组织去杀人,去违背自己的职业道德,在案件调查里造假吗?”
不明aoe 不明aoe
“这…职业道德?”
贝尔摩德眉头微微挑起:
“你真把自己当警察了?”
“我….”林新一一时语塞。
他突然发现,自己担心的那些事,在贝尔摩德眼里或许从来不是问题。
在她看来,杀人也好,篡改调查结果也罢,只要能够保护大家的安全,做什么都行。
只要老老实实地当组织的打手,不跟组织发生任何矛盾,自然也就不会有任何危险。
反正,她认识的那个林新一,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
不仅贝尔摩德是这么想的。
看灰原哀那略显纠结、欲言又止的表情,她似乎也更倾向于维持现状。
她也不想让林新一去拿生命冒险,即使,那代价是做一个坏人。
那些並沒什麽用的愛情
温柔公主遇上冰山王子
“可是,我…”
我真的是个警察啊!
别说是替组织杀人了。
就算是利用职务之便,帮着伪造调查结果,林新一都是无法接受的。
这是在违背他曾经许下的誓言。
跟是在践踏他作为法医的尊严。
可是…
如果守住尊严和信仰的代价,是把自己和自己身边的所有人,都卷入致命的危险呢?
贝尔摩德为了保护他冒了很大的风险,而灰原哀也是在历经百般磨难之后,才终于能跟姐姐过上团圆安稳的生活。
还有柯南、毛利兰、浅井成实、阿笠博士…
如果自己违抗组织的命令,或是贸然反抗组织,他们所有人都会遇到危险。
而自己刚刚也问过了贝尔摩德和灰原哀的意见。
她们都不愿意再让他冒险。
一想到这里,林新一就无比纠结,且痛苦。
“林…”灰原哀悄然攥紧了拳头。
她能读得懂林新一的痛苦。
因为她已经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不再是以前那个沉默寡言的冷血杀手。
在灰原哀看来,“失忆”后的林新一除了还残存着对她的爱意,就完全是一个全新的人。
是一个干干净净的好人。
而她喜欢上的,也正是这么一个,像阳光一样干净温暖的林新一。
那么…
“我又怎么能让你,再陷入那样的黑暗里呢?”
灰原哀悄然下定了决心。
她不能看着林新一沉浸在那种左右为难的痛苦。
不论结果如何,她都想跟林新一…
“一起跟组织拼了!”
神圣幻界 一个人走过
灰原小小姐酝酿许久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贝尔摩德就抢了她的台词。
“额?”林新一和灰原哀都微微一愣。
只见前不久还坚定地反对林新一继续往下调查,之前也始终坚持要保持现状的贝尔摩德,态度突发发生了180度的转变。
“别用这种眼神看我…”
“我没有你们想象中的正义感。”
她那双水绿色的眼眸里,写满了爱意,还有恐惧。
这两种反差极大的情绪交融在一起,使她的发言显得无比悲壮,且戚然:
“我只是没办法看到你痛苦的样子。”
“Boy,如果你无法容忍这样的生活,就不要再为了我们勉强自己。”
“接下来不管发生什么,就算是死…”
“我也愿意陪你一起。”
贝尔摩德说着这些看起来苍白浮夸的台词,却显得每一个字里的感情都是那么真实。
林新一脸色复杂,久久不语。
而贝尔摩德只是继续说道:
“皮斯科说的那个孩子,应该是‘爱尔兰’。”
“爱尔兰也是我们组织的核心成员,从小由皮斯科抚养长大,甚至把皮斯科视为他的父亲。”
“如果你想以他为突破口,去试着反抗组织,我可以告诉你他的联系方式。”
“当然,其实不需要那么麻烦…”
“爱尔兰能帮到你的地方,我都能帮到更多。”
贝尔摩德的态度无比真诚。
现在似乎只要林新一一句话,她就敢豁出性命,陪他一起跟组织决裂。
选择权完全交到了林新一手上。
可他却反而沉默了。
“让我想想…”
林新一没有给出答案,只是有些烦躁地站起身,跑到阳台上吹起了深夜的凉风。
客厅里只留下贝尔摩德和灰原哀两人。
“你…”灰原哀目光复杂地看向眼前这个完全超出她意料的女人:“你真肯为他做到这种地步?”
“哈哈…”贝尔摩德嘴角微微翘起,显得很是玩味:
先前那种坚定和决绝瞬间荡然无存:
“你真是完全不懂男人的心啊,小猫咪。”
“就这样还能迷倒我的孩子…真让人生气。”
妙手符师
贝尔摩德有些不爽地挠了挠灰原哀的头发,然后才意味深长地说道:
“男人一旦有了牵挂,就会变得‘懦弱’。”
“他之所以那么纠结,并不是因为担心我们不同意,而是在担心我的安全。”
“所以,你我越是无条件支持他的冒险,越是表现出对他的深情,甚至愿意为他付出性命。”
“他就会反过来更看重对我们的感情,更顾及我们的想法,更不舍得、也不敢让我们遇到任何危险。”
“这种牵挂会慢慢磨去他的棱角,甚至,战胜他一直所坚持的信念。”
“就像一个身上背着房贷车贷、还要养老婆孩子的中年上班族,什么出格的事都不敢干,只能老老实实上班。”
此时此刻,贝尔摩德就像是一个玩弄人心的恶魔。
她的笑容是那么让人浑身发冷。
“你…“灰原哀本能地感到不适。
“怎么?”贝尔摩德眉头一挑:“你难道真想同意他的想法,让他拿自己的命去冒险?”
“……”灰原哀不说话了。
这番争论似乎已经有了结果。
“不过…”
望着林新一在阳台上纠结沉思的背影,贝尔摩德的眉头也悄然蹙起:
“我没有说谎…我不想让他感到痛苦。”
“或许,是得想一个办法…摆脱这一切了。”
………………………….
翌日,早晨。
如贝尔摩德料想的那样,林新一昨天在纠结后做出的选择,仍旧是维持现状。
老老实实地接着当卧底,当警察。
最重要的,是尽量避免跟曰本公安发生交集,免得给自己惹来麻烦。
这就是林新一目前的行动方针。
抱着这种低调不惹事的心态,他以那平平常常的姿态,迎来这平平常常的崭新一天。
一切都像平常一样,他起床,洗漱,换衣服。
然后…
“砰砰砰!”
门被敲响了:
“林管理官,你在家吗?”
“谁?”
“公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