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9hl1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我在秦朝當神棍 txt-第六百七十六章 弄巧成拙讀書-9s8oj
By: Date: 18 8 月, 2020 Categories: 歷史小說 標籤: , ,

我在秦朝當神棍
小說推薦我在秦朝當神棍
“丢人现眼啊。”
“斯文扫地啊。”
“没脸见人了。”
“……”
儒生们最近整天念叨这些话。
有些脸皮比较薄的,几乎想要自杀了。
齐鲁两地儒生的噩梦,竟然也在咸阳复制了。
现在在儒生圈子里面,开始流传一个说法,说槐谷子是儒屠。
专门屠杀儒生。
不是从肉体上消灭,是从精神上消灭。
可怜!
可怕!
儒生可怜,谪仙可怕。
儒生们又开始聚在一块开会了。
就像是他们在齐鲁两地的同行一样。
今日会议的主题,是讨论怎么应对槐谷子。
有儒生说:“在咸阳城,乃至于整个关中,百姓们对谪仙奉若神明,咱们与槐谷子针锋相对,肯定讨不了好果子吃。不如想个办法,与谪仙和解。”
另一个儒生不甘心的说道:“和解?槐谷子会与我们和解吗?说到底,还不是要我们赔礼道歉?”
之前那儒生说道:“道歉便道歉吧。这仙医,似乎真的有用。”
其他的儒生都不以为然:“一旦道歉,咸阳城中的风骨就彻底断绝了。”
“诸位,我们是咸阳硕果仅存的有风骨之人了。难道连我们也要屈服于槐谷子吗?”
“孟子曰,威武不能屈。我们难道真的要向槐谷子低头吗?”
很快,儒生们吵起来了。
有一部分人认为,不能向槐谷子道歉,一旦道歉,后果不堪设想。从此以后,怕是只有仙学,没有儒学了。
另一派人认为,这完全是扯淡。仙学儒学之争,和道歉不道歉有什么关系?
当初大家觉得仙医不能治病,因此大大的诋毁了丰田侯一番。
现在证明仙医有效,那就给人家道个歉,有什么大不了的?
一码归一码。
这也不算是给谪仙道歉,这是给相里竹道歉。
而且,此事和仙儒之争,更加没有关系。
如果拒不认错,那恐怕也不是儒家本色。
于是,儒生们分裂了。
最后大家闹得不欢而散。
一部分儒生坚决不肯道歉,另一部分儒生,则三三两两的向商君别院去了。
相里竹早就收到了消息。
她找到李水,说道:“有一群儒生来向我谢罪。”
李水嗯了一声:“这不是好事吗?”
相里竹一脸气愤的样子:“我不想原谅他们。当初这些人对我冷嘲热讽,现在一句轻飘飘的谢罪,就可以揭过去吗?”
李水说道:“既然你不想原谅他们,为何跟我说?那就直接将他们拒之门外不就好了?”
相里竹一愣。
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李水笑呵呵的说:“其实……你从内心深处,是想要原谅他们的。只是咽不下去这口气,对不对?”
相里竹点了点头。
李水说道:“我们的目的其实很简单,就是让我们的朋友变得越来越多,我们的敌人变得越来越少。有些事,做意气之争,无所谓。”
“你看本仙我,超凡脱俗,从来不做无谓的意气之争。刚刚来咸阳城的之后,只有李信一个朋友。现在还不是满朝文武都对我敬重有加?”
相里竹:“……”
道理是好道理,可是你别拿自己举例子行吗?这简直是反例啊。
她叹了口气:“我知道了。”
随后,心事重重地走了。
那群儒生在商君别院门口等了很久,牛犊就是不让他们进去。
并且声称,这些人已经被拉进商君别院的黑名单了。不仅他们不能进去,他们的九族都不能进去。
而且商君别院的各项产品,也不能卖给他们。和商君别院合作的商贾,也不会再和他们做生意。
儒生们差点疯了。
现在谁还离得开商君别院?
商君别院是最大的面粉生产商,书籍印刷厂,钢铁厂,造纸厂,农药厂,化肥厂……
如果被商君别院拉进黑名单,那就只能过以前的生活了。
以前的生活,儒生们虽然经历过,但是谁愿意回去呢?
首先没有厕纸这一项,就让人难以忍受啊。
除此之外,儒生们的九族,总有几个头疼脑热的,每天被亲人指着鼻子骂。
这谁受得了?
于是儒生们只好放下身份,对着牛犊好话说尽。
可是牛犊就是不松口。
一副“我只是按照规定办事”的样子。
这样一来,儒生们就更加无奈了。
终于,有人开窍了,交了双倍的门票钱。
牛犊答应放行了。
儒生们都彻底松了口气,有些无奈的说道:“你想要钱,就直接说嘛。”
牛犊一边收钱,一边做出一副两袖清风的样子来:“我不想要钱,只是想要看看诸位的诚意。”
儒生:“……”
特么的,这和想要钱有区别吗?
现在诚意看到了,你退钱吗?
儒生们脸上带着笑容,心里全都骂骂咧咧的。
然后,他们到了商君别院。
进了商君别院之后,剩下的事情倒还算顺利。
很快,他们见到了相里竹。
这些儒生很诚恳的向相里竹道了歉。
相里竹的反应淡淡的,不过倒也表示愿意原谅他们了。
随后,相里竹当着他们的面,吩咐了一个匠户,将他们的名字记下来,从黑名单上抹去。
儒生们连连道谢,然后离开了。
等他们走了之后,这些儒生的亲族,就迫不及待的寻求仙医治病了。
道歉的儒生,只占一小半,但是他们的行为,一石激起千层浪,很快因起了连锁反应。
原本咸阳城中的儒生亲族,都不能看病。
现在有一部分人可以看了,而另一部分人因为儒生不肯道歉,依然被拒之门外。
这些被拒的人心中火大,尤其是看着前两天还和自己一样愁眉苦脸的人,现在喜笑颜开。
那种嫉妒的心理,不可言说。
于是,这些人开始更加猛烈地指责剩下的儒生。
终于,有更多的人扛不住了,开始三三两两的去商君别院道歉。
有了之前儒生们的经验,这些新来的都准备了双份的门票钱。
结果他们发现,门票涨价了,他们得掏三倍。
剩下的四倍,五倍,以此类推。
这样一来,先前道过歉的儒生不仅不觉得难为情,反而有点占了便宜的心理。
于是他们在内心深处,忽然觉得商君别院有点亲切了。
最后,只剩下几个儒生中的老顽固,还没有来道歉。
相里竹对李水说:“他们应该不会来了吧?”
李水说道:“那也不一定,看看他们有多惜命了。”
相里竹好奇的问:“怎么说?”
李水说道:“最近变天了,城中很多人感染风寒。这东西是可以传染的。相信不久之后,就会传到那些儒生身上了。”
风寒,在现代不算什么大病,甚至算不上病。
但是在古代,一个没有抗生素的年代,那就难说了。
全靠个人的免疫力扛过去。
而那几位老儒生,年纪已经不小了,八成是没有这样的抵抗力。
果然,三天之后,儒生们的家人来了。
他们到了商君别院门口,就付了十倍的门票。
见到相里竹之后,这些人嚎啕大哭,希望相里竹能救命。
相里竹看向李水。
李水笑呵呵的看着相里竹:“记住咱们的原则,赌气不是目的。”
相里竹点了点头,对那些儒生的家人说道:“算了,带我去看看吧。”
于是,相里竹亲自出马了。
将军小报和大秦日报的记者早就等在外面了。
在相里竹跨出商君别院大门的那一刻。他们就给相里竹拍下了照片。
并且题了大大的标题:丰田侯不计前嫌,救治迂腐儒生。
那几个老儒生躺在病床上,已经很虚弱了。完全无力反抗。
其实在死亡面前,有谁不害怕呢?
就算有人拼着一死,不让相里竹救治,但是也拗不过家人。
而相里竹简简单单的给他们打了一针就走了。
第二天,大部分儒生已经康复了。
唯独一个叫窦涯的儒生,一命呜呼了。
窦涯的病情太严重了,拖得时间也太长了,神仙难救。相里竹没有把他救回来,情有可原,根本那不算什么。
世界上哪有能包治百病的神医呢?
只是没想到,窦涯的家人,竟然把这件事捅到了儒者大报,让他们报道出来,要相里竹给个说法。
儒者大报调查了一番之后,又暗中派人请示了李信、李水,相里竹。
相里竹表示无所谓。
于是,这篇报道便发出去了。
结果出人意料,这报道的内容广为传播,引起了一场大争论。
仙医,毕竟是刚刚出现的东西。
虽然它确实治好了很多人,但是更多的人是持观望态度的。
现在相里竹治死了人,他们就立刻开始怀疑仙医了。
相里竹也懒得理会这些人,并且告诉医学院的学生,有些人不想活了,就不用管他们。
这样闹了几天之后,有很多人蹿腾这窦涯的家人状告相里竹。
万万没想到,这家人还真的听了,并且把相里竹给告了。
告她庸医害人。
这下把相里竹给气炸了。
她开始反告窦涯家人诬告。
很快,事情的重点就变成了,窦涯的死,到底和相里竹的药有没有关系。
如果相里竹不给窦涯用药,窦涯会不会死。
相里竹给窦涯用药之后,是不是延缓了他的死亡。
最后,相里竹和窦涯的家人对簿公堂。
这本来是没有证据,空口无凭的事。
结果看热闹的李水和李信来了一句:“为什么不验尸试试?”
周围的人都惊奇的问李水:“怎么验尸?”
李水说道:“这窦涯到底是病死的,还是怎么死的,可以解剖尸体作为验证。”
窦涯的家人表示坚决反对,认为人都死了,绝对不能再破坏他的尸体。
不过,在李水的坚持下,窦涯的尸体还是被抬过来了。
不能解剖,也可以从表面上看看痕迹。
结果这样一看,顿时就发现不对劲了。
窦涯,不是病死的,而是被闷死的。
为了验证这一点,李信找来了几个待处决的死囚,当场做了示范。
最后证明,窦涯确实是被闷死的。
这下,窦涯的家人全都变成了嫌疑犯。
而那些家人,彻底懵逼了。
这时候,有个老奴站了出来,主动认罪,是他把窦涯闷死的。
窦涯,是当初主动接受打针的儒生之一。
当时他愿意打针,并不是向相里竹屈服了。
而是……他想用这种方式,诋毁相里竹的仙医。
当日窦涯打了针之后,就消极的等着自己死。
只要他死了,相里竹的名声就完了。
不得不说,窦涯真的很舍得下本钱。
只是令他没想到的是,他的身体竟然一天天好起来了。
这下窦涯就有点失落了。
于是……他决定殉道了。
窦涯带着崇高的使命感,让老奴把自己闷死了。
窦涯本以为,用自己的一条命,一定可以打击到相里竹了。
只要打击到了相里竹,就可以挽回儒生的声誉。
只是没想到,竟然还有尸检这东西。居然还把真相查出来了。
在场的人听了老奴讲的往事,看着窦涯的尸体,都唏嘘不已:这老头……白死了。
最后,真相大白。
相里竹和仙医的声誉,比往日又高了三分。
而儒生彻底偃旗息鼓了。
至于杀人的老奴,倒没有被判死罪。毕竟窦涯的死,是他自己要求的,老奴只是在旁边协助而已。
…………
咸阳城中的热闹,很快传遍了大秦。
但是在万里之外,有一群人却没有听到半点消息。
他们是以徐福为首的水手。
他们在海上不知道飘荡了多长时间,半数的人都生了病,在绝望至极的时候,终于看到了一片陆地。
随后,他们登上了陆地。
起初的时候,他们以为这是一座岛屿,但是勘察了一番之后,发现这确实是大陆。
徐福立刻根据天上的星象确定经纬度,最后激动地发现,这就是谪仙曾经说过的海外大陆。
徐福心满意足的躺在石头上,看着天上的星空,感慨的说道:“吾此生,心愿足矣。”
这时候,有一群本地人,手里面拿着削尖了的木棍,当做长矛。
正悄悄地接近他们。
处于兴奋中的徐福等人,对此浑然不知,他们已经落入包围圈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