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小說 劍骨 ptt-第三十六章 熾日閲讀

劍骨
小說推薦劍骨剑骨
至道真理的辉光,从树荫之下掠出。
穹顶大日投落的炽光,与其会合。
黄金城门的三人,逆着炽光的视线刹那模糊……等到一切清晰。
白发道士和黑槿,已经消失不见,勾勒成门户的丝丝缕缕金光也在此刻缝合,消弭。
“师妹……”
姜麟神色失落,心中总感觉少了些什么。
“周游若要杀她,早就出剑了。”火凤拍了拍师弟肩头,柔声安慰道:“不要忘了……龙绡宫,可是师妹的故乡。比起你我,她要熟悉这里万倍,既然她做出了决定,便值得我们尊重。”
或许在踏入龙绡宫的那一刻,她便面临着这么一个问题……
抵达黄金城之后,该如何?
而古木下的最后一礼,便是黑槿对自己,也是对两位师兄给出的答案。
“周游走了,你可以留在这里等陛下。”
火凤望向紫凰,伸出一只手,捂住肩头,道:“若你真的想清楚……便要做好为自己选择付出代价的准备。”
他与周游一战,付出的代价,便是一条手臂。
女子明白了火凤的意思。
她摇了摇头,“那道士再强,难道还能强过陛下?”
虽是如此说着,但她显然没有之前那般坚定了。
是心湖声音消退的原因。
不知为何,紫凰心底的欲念,在那白发道士开门,炽光荡漾之后,竟然缓缓消散了。
整个人,心境都变得平和下来。
火凤抬头望向黄金城上空悬挂的那轮大日,意味深长道:“陛下也是会输的人呐……不然那条腿,是如何瘸掉的呢?”
说完,他哑然笑了笑,回头道:“无意冒犯。”
火凤回头位置,黄金城城门,风沙呼啸,裹挟着一枚狭长黑金手杖,缓缓点出,手杖落地,紧随其后的便是一道高大伟岸的中年身影。
“陛下。”
紫凰面色惶恐,连忙揖礼。
龙皇面上挂着淡淡的笑容,手杖点落之后,四周风沙凝滞,时空仿若僵滞。
“世上哪有真无敌?”
老皇帝摇了摇头,气态宽容地摆了摆手,对火凤的调侃并不在意,但紫凰知道……瘸子这个称呼,乃是大忌中的大忌。
若换了一人开口,恐怕是直接被株连九族的大罪。
火凤敏锐捕捉到,龙皇鬓发苍白了些许。
此行出发前,龙皇从十二妖神柱那,借到了巅峰时期的战力……但方才与白帝一战,有所磨损么?
看来那时之卷,也不是万能之物。
“陛下与白亘一战,结果如何?”紫凰屏气,小心翼翼询问。
“未有结果。”
龙皇神情微妙,并不避讳这个问题,若有所思道:“将分胜负之时……黄金城异变,破坏了这场战斗。”
他站在巨城的缝隙中,望向那株参天古树,眼神颇有些感叹。
当时分开他和白亘的,就是这巨大古树的根茎……执掌龙骨棋盘,将妖域命运都握入掌心的龙皇,从来就不相信巧合。
所有的命数,都是算计。
他更愿意相信,自己和白亘的战斗,是被这核心城巨树主导意识所分开的。
“陛下……接下来的战斗,火凤无法陪同了。”
火凤将核心城发生之事,说了一遍。
听到周游二字之时,龙皇眉头微微挑了挑。
斩掉自己妖念的,果然不是宁奕……对于这一点,其实他已经有了预感,在分别之前便给了火凤提示。
“以你如今境界,竟然伤得如此严重……”
他凝视着火凤断臂,还有破碎的铁翎羽。
除了那把古天尊仙剑,他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宝物,可以将天凰翼切斩开来……事已至此,龙皇没有阻拦,只是再度确认地问了一遍。
“你当真要抛却龙绡宫造化?”
校花攻略 九月阳光
说这句话时,龙皇目光投向了火凤身旁的女子妖圣。
他本尊已经来到核心城。
距离那株古树,也只差一步。
若得他庇护,取得造化……不是难事。
“不了。”
火凤回答地很是坚定,他摇了摇头,会心一笑,道:“火凤已得到了属于自己的造化。”
这条被周游斩断的手臂。
还有破碎的天凰翼。
没有人比他自己更清楚,停滞在最后一步,欠缺的是什么。
只差一败。
今日之败,对他而言,不是坏事。
能活下来,活着回妖族天下,便是一桩天大造化了。
“既如此,我便不拦了。”
龙皇转首,道:“你呢?”
紫凰咬了咬牙,目光游离在黄金城地面上的炽烈光斑。
她费了极大力气,压制住心中欲念,声音沙哑道:“陛下……紫凰有自知之明,这黄金城造化,并非等闲之辈,可以染指之物。若无他遣,便……就此告退了。”
伏天
说出这一番话,便让她后背浸湿。
这是与心底执念搏斗,字字耗费心神。
龙皇笑着点头,如此来看,她也算是得了一桩造化。
……
……
黄金城的城门,只剩下龙皇一人。
披着暗金色华服的皇帝,默默站在巨门的缝隙中,他既没有前行一步,也没有后退一步,就站在黄金城的入口处。
他在等人。
在那个人到来前……无论黄金城内,有天大的造化,他都不会先行染指。
仙 傲
这就是龙皇执掌北方疆域的太平法则。
制衡之道,对敌对己。
在那株古树中,究竟有什么?谁也不知道。
造化也好,杀阵也罢,在龙皇面前,都不重要。
若白亘不来,此刻选择离开龙绡宫……那么即便先天灵果就放在他面前,只差一步就能摘下,龙皇也不会去摘。
只要还存在千分之一的骤变可能,龙皇便会退一步求稳。
因为他很清楚……自己博弈多年的对手是白帝。
若当真有一枚先天灵果,摆在二人面前,白帝弃之不摘,自己动了贪念,那么这千分之一的骤变概率,便是百分之一百。
飘荡的风沙,一阵阵吹起。
暗金色手杖抵在粗糙地面,向内抵出一个细小凹坑。
黑暗的另一半 斯蒂芬·金
一蓬蓬的风沙被风吹起,却只有吹起的那一刹画面——扬起尺余之后,这些砂石便僵硬凝滞在龙皇衣袍附近,围成一圈又一圈的黯淡沙尘。
他极有耐心地等着,以时之卷囚押沙尘来打发时间计数。
当第九蓬沙尘扬起,连带着先前的所有尘埃砂石,一同落地,纷纷扬扬,在黄金城门缝隙之处,下了一场不大不小的沙瀑。
凤凰花湾
沙瀑中,隐约多出了第二道身影。
“来得有些晚啊。”
龙皇的语气带着些许调侃,像是与老友见面。
“等急了?”
白帝淡淡道:“逛了逛白银城,毕竟核心城前,一定会有人等我,不必担心造化被提前窃走。”
他太了解这位老对手了,自己不到,龙皇绝不会先行。
两人的语气都很平和,没有杀意。
完全看不出,这是半柱香前,在白银城长巷中,生死厮杀,只差一线便分出胜负的两位仇人。
接下来,白帝说了一个有意思的讯息。
“白银城中,宁奕的气息彻底消失了。”
这个人族小子,来无影去无踪……没有人知道他接下来会出现在哪里,此刻又身处何方。
就好像,他踏入的龙绡宫,与自己踏入的,不一样。
“……宁奕?他可能早已逃了吧。”
龙皇淡淡道:“摘了先天灵果,没理由留在这龙宫了。若他有胆踏入核心城,遇上你我,便只有死路一条。”
说到这,龙皇又道:“先前的妖念,是道宗周游斩杀的……拔罪在他手上,此人已经先行一步,进入古树洞天了。”
接着,他抬起头,指了指黄金城上空。
“那轮太阳,是否觉得眼熟?”
这就是他未曾踏入核心城半步的原因。
白亘眯起双眼,凝视穹顶。
这整座古城都坠沉海底,怎么还会有炽日悬挂……这分明就是一轮人为制造的太阳。
阵纹么?亦或是符箓?
等等……龙皇开口之后,白帝仔细感应,神情有些僵滞。
“纯阳气。”
华服男人轻声开口,道:“这是一枚,纯粹由‘纯阳气’凝聚的太阳……”
纯阳气,乃是不朽特质当中,最为坚韧和独特的特质。
它无法通过参悟来获得。
生死之劫,方得纯阳。
想要凝聚一缕纯阳,便需要经历一场生死洗礼……黄金城上空这轮太阳的主人,该是经历了多少场死劫,才能手握这般浩荡炽日?
龙皇神情肃然,缓缓挪首,轻声问道:“白亘啊。你说……这样的人,会死在龙绡宫内吗?”
若还活着……
……
……
龙皇的话语,没有得到回应。
白帝沉默凝视着黄金城地面上的某块光斑……那是先前孔雀所停留的地方,阳光猛烈,万物寂灭。
孔雀,已经死在核心城中了。
长久思索之后,他也没有迈出那一步。
黄金城门,让两位皇帝止步不前的,不是那株浩瀚莫测的巨大古木,也不是手持拔罪的周游。
而是那轮悬挂的纯阳大日。
当你知道,那意味着什么……便会觉得恐怖。
白亘缓缓挪首,望向身旁华服男人。
而龙皇,等的就是这一刻。
“你我联手,何惧于他?”
龙皇轻声笑道:“要么在这黄金城前,分出生死,了断恩怨。要么便摒弃前嫌,一同联手,看看那树后面……到底藏着什么。”
……
……
(继续求一下月票。一百月票加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