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大唐孽子》-第983章 不講武德的李世民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大唐孽子
当你觉得两个人的关系出现问题了,那么不用怀疑,肯定是真的出现问题了。
同样的,当杜楚客觉得眼前的情况出现问题了,那么不用多说,肯定是真的出现问题了。
人的直觉,有的时候还是很准确的。
不到一个小时,青雀葡萄酒铺子中售价九百九十九文钱的特价葡萄酒就售罄了。
这还是杜楚客及时调整策略,一人只能购买一瓶的情况下的结果。
可想而知,外面排队抢购这款酒水的人有多少。
要不是账房的伙计收款速度不够快,可能连一个小时都坚持不住。
“各位,很抱歉,九百九十九文钱的这款产品,已经售完了,我们会尽快的调配货源,你们可以再去看看我们其他的产品。”
杜楚客亲自出来帮忙维护现场的秩序。
好在外面排了那么长的队伍的时候,警察署的警员有在那里帮忙维护秩序,要不然杜楚客还真担心出点问题,那就郁闷了。
“怎么就没有货了呢?我这都排了半个小时的队了。”
“就是啊,新铺子开业才一会就说没货了,你们怎么回事啊?”
“广告打的满天飞,结果卖了一会就没货了,这不是坑人嘛。”
人群之中,不少人开始骂骂咧咧。
杜楚客心中很是生气,这还是他第一次碰到这种场面,不过却又是没有什么办法。
谁让这一次是他们自己理亏呢?
好在人群之中,不管是托也好,还是真正的消费者,除了骂一骂,倒也没有做出太过分的举动。
在杜楚客表示明天开始,每天还会重新投放一批九百九十九文的葡萄酒出来之后,人群慢慢的就散了。
“郎君,一个小时,只花了一个小时,青雀葡萄酒铺子就从摩肩接踵的状态变成门可罗雀了。虽然他们在广告上花费了不少的钱财,但是对于勋贵和富商来说,他们受到广告的影响是比较有限的。反而是那个特价款,可以吸引一部分真正有需求的人去购买。
除非他们把其他款式的葡萄酒进行降价售卖,否则短时间内应该不会给我崔氏红酒造成太大的冲击了;看来我们找了一些人去抢购,还是很有效果的。”
崔祥坤安排了好几个伙计去盯着青雀葡萄酒的动静,自然很快就了解到了他们的情况。
“嗯,现在看来我们都不需要安排人去市面上回购特价的青雀葡萄酒,长安城的百姓们自己就开始抢购,倒也省了我们不少事。”
能够不让人感到崔氏红酒在针对青雀葡萄酒,这肯定是崔庆希望看到的局面。
眼下的情况,显然比他预想的还要好一点,这让他紧张了好几天的心情,稍微放松了下来。
“现在就看看青雀葡萄酒下一步还有什么措施,看看他们到底能不能让勋贵富商们去买他们的高端葡萄酒了。”
“嗯,跟说书人之间的安排,你要抓紧,尽可能让更多的说书人都把红酒需要窖藏,越好的红酒需要窖藏时间越长这个观点给宣传出去,彻底歇了他们超越我们的心思。”
对付奔富葡萄酒,崔庆没有什么信心。
但是对付今年刚刚冒出来的青雀葡萄酒,他还是很有信心的。
……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陛下,青雀葡萄酒铺子今天开业了,刚开始的时候还是非常火爆的,但是他们的九百九十九文钱的那款酒水售罄之后,就变得冷清了很多,没有几个人买其他高价的葡萄酒。”
宣政殿中,李忠主动的把自己今天了解到的情况跟李世民进行了汇报。
自从前几天李泰安排杜楚客送了两马车的葡萄酒给李世民,李忠就知道李世民很关心青雀葡萄酒的情况。
领导关心的事情,就是最重要的事情。
李忠在李世民身边待了这么多年,这点觉悟还是有的。
所以今天一大早,百骑司就安排了好几拨人马,分别前往西市、东市和杨氏茶叶大厦,及时的把握青雀葡萄酒铺子的情况。
果然,开业第一天,就发生了意外。
“我看这几天的《大唐日报》等报纸上都有刊登青雀葡萄酒的广告,那些广告词写的也很不错啊。并且刚开业的时候人气很旺,怎么一会就不行了呢?”
果然,李世民还是非常关心这事的。
废物修真 一言不合就王
“就青雀普通酒的售价来说,除了最便宜的那款,其他的各款产品,基本上都跟崔氏葡萄酒的价格持平,只是比奔富葡萄酒低而已。所以这个定价就决定了他们的目标客户是勋贵和富商。偏偏这几天有不少报纸上刊登了如何品鉴红酒相关的文章,话里话外的表示高端的葡萄酒,一定是经过了至少一年的窖藏的。
再加上酒楼客栈等地都还没有习惯喝青雀葡萄酒,所以除了九百九十九文这个性价比很高的青雀葡萄酒,其他的都卖的不好。”
“九百九十九文钱一瓶的话,也不算便宜了吧?买得起这个价格的葡萄酒的人,应该也买得起五六贯钱一瓶的葡萄酒吧?”
诸王之上
李世民不是那种会说出“何不食肉糜”的无知皇帝,经常微服私访的他,对于长安城里的物价以及百姓的收入,还是比较清楚的。
“因为坊间传闻,那一个酒瓶就价值一贯钱,所以九百九十九文钱购买葡萄酒的话,相当于买瓶子免费送酒;甚至今天还出现了一些没有买到这款葡萄酒的人,额外提高了一百文钱从其他人手中求购的情况。”
重 生成 神
“还有这种事情?那个杜楚客就不知道多安排一些酒水拿出来售卖吗?”
李忠听了这话,苦笑了一声,“陛下,这款产品是青雀葡萄酒铺子拿来吸引顾客的;按照属下的推测,每卖一瓶,他们都会亏一些钱,所以自然不会放开来随便卖。
另外,坊间有一种说法,就是青雀葡萄酒的各款产品,其实都是差不多的,甚至是从同一个酒窖之中酿造出来的,只不过分装的瓶子和标签有所不同而已。
这么一来,大家自然就更加不愿意多花钱去买价格高的款式了。”
“朕怎么感觉背后有人在动手脚?”
李世民是什么人?
论起玩阴谋诡计,他是最擅长了。
从李忠的话里面,他很快就嗅出了一股阴谋的气息。
逍遥小神农 东方邵康
“陛下,商业上面,不管是什么铺子开张,肯定都会有人不高兴,都会损失一部分人的利益。长安城中,喝葡萄酒的人暂时还是相对比较少的,每个月的销量也是相对有限的。
在此之前,高端的葡萄酒主要就是楚王府的奔富葡萄酒和清河崔氏的崔氏红酒,如今青雀葡萄酒突然进入这一个领域,肯定会引起对手的反弹。青雀葡萄酒是在楚王殿下的支持下发展起来的,所以这个事情肯定不是楚王殿下安排人做的。”
李忠这么一说,李世民就秒懂了。
清河崔氏,着实有不怕李泰的本钱。
再说了,商业上的事情,各显神通,李世民也没有理由去干涉啊。
总不能因为青雀葡萄酒铺子是自己儿子开设的,就要让其他人给他让位吧?
到时候御史台那帮御史还不得疯了一样的跳出来弹劾,抓住这个表现自己的机会?
“除了散播流言之外,你觉得崔家还有什么手段?”
“陛下您看《曲江日报》等报纸上,最近几天都陆续刊登了一些品鉴葡萄酒的文章,话里话外的都是透露出了葡萄酒的窖藏时间越长,口味就越好,就越显得尊贵的意思;而青雀葡萄酒是今年才开始酿造的,他们根本就没有窖藏超过三个月的酒水可以售卖。
属下觉得,这应该也是崔氏在背后推动的原因;除此之外,长安城好些酒楼的说书人,这几天也开始在那里讲什么红酒相关的故事,背后也都是或明或暗的在告诉听众,新成立的葡萄酒作坊,是酿造不出好的葡萄酒出来的,这个事情我觉得可能也是崔氏的手笔。
一代枭雄 狐颜乱羽
另外,今天青雀葡萄酒铺子售价九百九十九文的产品在一个小时内就销售一空,属下也怀疑背后有崔氏红酒铺子的推动,甚至里面买这款酒水的人,有不少都是崔氏红酒铺子的伙计或者他们的家属。”
看到李世民居然对这件事情这么上心,李忠也暗暗庆幸自己的准备工作做得足够充分。
要不然到时候主动的汇报了消息,结果李世民一问问题,自己却是答不上来的话,就弄巧成拙了。
“那你觉得在这些手段的压制下,那个杜楚客能够想到什么好的方法来应对吗?”
很显然,李世民是不希望看到青雀葡萄酒被打压的情景的。
“杜楚客虽然颇有才华,但是平时应该比较少接触商业上的事情;如今崔氏红酒铺子多管齐下的给他施加压力,属下觉得短时间内他除了继续加大广告宣传力度之外,可能没有什么特别有效的反制措施。”
李世民听了这话,沉默了片刻,然后开口道:“如果要让青雀葡萄酒的所有产品都热销起来,有什么方法吗?”
听了这话,李忠心中忍不住把李泰的重要性拔高了一个等级。
很显然,哪怕是李泰做出了那么多让李世民失望的事情,也没有彻底失去李世民的喜爱啊。
指不定什么时候,李世民就把他官复原职了呢。
自己还是要注意一点,免得哪天不小心得罪了李泰。
“陛下,青雀葡萄酒作为一款定位比较高端的葡萄酒,购买他们的主要都是各个勋贵和富商,以及准备给他们送礼的人;要想青雀葡萄酒的销量增长起来,那么一定要让长安城的勋贵富商们认可它的品质,认可它的价值,让大家感受到喝青雀葡萄酒,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情;让大家感受到赠送青雀葡萄酒,是一件让对方感到自己有诚意的事情。”
有些提议,李忠不大适合说的太过直白。
不过,李世民听了他的话之后,心中也立马就有了主意。
“兰和,你去安排一下,给朝中的大臣府上都送上一箱青雀葡萄酒,就说是朕赏赐的;另外,大明宫和颐和园中所有的宴席,都优先使用青雀葡萄酒;从今天开始,朕每餐也尝一杯青雀葡萄酒,你可以让《大唐日报》把这个事情也进行一下报道。”
李世民不想看到李泰好不容易搞出来的葡萄酒作坊,就被崔氏给打压了。
既然高端葡萄酒的销量,跟勋贵们的认可程度有很大的关系,那自己就让勋贵们认可青雀葡萄酒的价值。
这对其他人来说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但是对于李世民来说,恰恰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贡品嘛!
只要他喜欢,他可以帮一般商铺提高自己产品的附加价值。
崔氏既然各种手段齐出的对付他的儿子,就不要怪他不讲武德,直接下场帮忙咯。
……
“杜长史,我去打听了一下,外面现在有好多关于我们青雀葡萄酒作坊的流言呢。”
一名伙计小心翼翼的来到杜楚客面前,准备汇报打听到的消息。
“什么流言?”
杜楚客觉得有点困惑。
自己只不过刚来长安城没几天,青雀葡萄酒也才刚刚面世,怎么就会有那么多的流言呢。
“有人说买我们九百九十九文的那款产品,转手之后可以挣钱,让大家每天都去我们铺子抢购;还有人说我们的各个价位的葡萄酒,其实是一模一样的,只是为了想多挣钱,所以才故意的分成了好几种;还有人说好的葡萄酒,都是需要窖藏,窖藏的时间越长,口感就越好,说我们的青雀葡萄酒,没有一款是真正的好酒。”
伙计一口气就把自己打听到的消息全部说了出来。
“这……这太过分了,真真假假的,故意引起百姓们的误会,这不是故意坑我们吗?”
没有人回答杜楚客的这个反问。
很显然,哪怕是再笨的伙计,也感受到自家铺子被人针对了。
“登报!我现在就去《大唐日报》刊登广告,要把这个情况进行澄清,不能让人在那里混淆视听。”
杜楚客心中很是生气,但是可以想出来的办法却是非常有限。
毕竟,专业的事情,还是要专业的人来做才行啊。
杜楚客虽然最受李泰信任,但是他明显不是东莱郡王府上商业头脑最发达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