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小說 緣定你 愛下-第二百五十八章 是袁禾(2)鑒賞

緣定你
小說推薦緣定你缘定你
离开监控室,他一边快步往自己的休息室走,一边在心里琢磨着该跟谁求助。
司华诚,不行,估计这会儿他已经在机场了。
记得当初跟司华悦刚开始接触时,司华悦就是为了见狱友的妈不想让褚美琴知道,才打电话向他求助让他帮忙撒谎的。
这事能让褚美琴自己查出来,也不能通过他的嘴泄露。
顾颐不帮,司华诚不能求,他的朋友里有能力找到余小玲的人除了这两个人,其他都不行。
进入休息室,反手关上门,他走到办公桌前,从手机通讯录里调出“太上皇”。
第一遍没人接听,第二遍铃声刚起,对方就接了,“什么事快说,我马上要去开会!”
边杰一度以为自己是不是重拨了顾颐的电话,将手机从耳边拿开,看了眼通话对象,太上皇没错。
顺带确认下日期,五月二十五号,周二。
鬼刀之秦皇秘藏
一般行政事业单位都会选择在周一和周五开会,这周二开的什么会?连部队上也选在这一天开会?!
月下鬼吹灯5:骷髅遗画
“爸,我这边丢了一个病人。”边杰说。
“丢病人你找我干嘛?”
“这个病人现在有可能面临生命危险,我想让你帮我找人。”
“那你还不去汇报给你们院领导,让他们赶紧报警找人?!我又不是警察。”那边传来吸溜喝水的声音。
“老边!”边杰一着急,也不喊爸了,“一句话,你帮还是不帮?”
“不帮!”话筒里传来咚的一声放下茶杯的声音,显然对方因为边杰这声老边和要挟的口气而非常生气。
“行,你可别反悔,我去找顾老头帮忙。”
“等等,这病人是谁?”边福民一听不对,赶在他儿子挂电话前问。
“小悦的狱友!”边杰的音量低了三分。
“我真怀疑当初我和你妈生的孩子在医院里被人给掉包了!”老话长谈,边杰知道太上皇这是同意了。
“你去找老顾头,这不是上赶着给人送媳妇吗?!笨!把丢的人的情况发给我。”
放下电话,边杰轻舒了口气,打开桌面的笔记本,输入个人账号和密码,切入妇科内部网,调出余小玲的入院档案。
由于余小玲没有身份证,也没有将户口落入当地派出所,入院档案里只有性别年龄等信息,没有她的照片。
他只得将手里现有的资料通过微信发给他老爹,微信后附言:一会儿小悦就过来了,我看看她手里有没有照片。
边福民给他回了个:照片我能查到,但你得管那丫头要!
这是变相在鼓励边杰跟司华悦多接触。
边杰有些无语,匆忙关了笔记本离开休息室,赶往余小玲的病房看看人有没有回来。
刚拐过走廊,他就见到急火火从电梯大堂里跑出来的司华悦。
这是飞过来的?
他赶忙招手,“小……”半个月了,他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再未喊过她的名字。
司华悦其实是抄近路赶来的,走马路太绕,还有红绿灯,只可惜了她的重机,剐蹭了两三次。
见到边杰,她隔着人群问了句:“找到人了吗?”
边杰回了句:“没有。”
司华悦抱着一线希望跑进余小玲的病房,里面只有31床的女人在焦急地往楼下观望。
见到司华悦进来,她忙往司华悦身后看了眼,没有。
对余小玲能自行返回这事,司华悦本就不抱太大的希望,见到31床的表情,她心一紧。
“小玲出去时没带手机?”她看了眼余小玲的病床,问。
“没有,她的手机放在枕头底下。”31床回:“我没动,不过是我帮她设置的密码。”
司华悦走过去,从枕下摸出手机,问:“多少?”
“123456。”31床补充了句:“我怕她忘了,就输入了个好记的,让她回头自己改。”
司华悦输入密码,屏幕亮了。
画面停在照相功能,一张在拍摄时,被余小玲的手指遮住了半拉摄像头的照片出现在手机屏幕中。
虽然只看到了半张脸,但司华悦一眼便认出,画面中的人是袁禾!
果然是她把人给带走了!司华悦有些绝望地闭了闭眼。
她不住地在心里安慰自己说:袁禾是一个善良的人,不会做出伤害余小玲的事。
更何况袁木是否真的死于余小玲之手,连余小玲自己都不确定。
在走廊里被病人家属拦下询问手术时间的边杰,终于得以摆脱,匆忙赶进来。
进来后恰好见到司华悦手机里的照片,“这人是谁?”
司华悦眼睁一线,心情沉重地回了句:“袁禾。”
边杰嗯了声,察觉到司华悦情绪不对,他低声说:“走吧,去我那边,我有事对你说。”
司华悦点点头,收起手机,对31床女人道了声谢,让她打电话把她丈夫喊回来,不用在医院里空找了。
她很确定余小玲已经被带出了医院,她不敢想袁禾会对余小玲做些什么。
如果对打,余小玲不是袁禾的对手,因为她在监狱里的时候,手把手教给袁禾一些武功。
但余小玲,她只是给她一些日常用品,并未与她有过深交。
说白了,她在监狱里的时候,对余小玲一直是出于一种可怜才与她走动。
可自从袁木事情后,她发现余小玲是一个坚韧的女人,尤其在得知她亲人的情况后,她感觉命运对这个女人太不公平了。
她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双手给她带来些心灵上的慰藉,生活上的帮助。
她不希望她受到任何伤害,尤其不能因为袁木的事受到伤害,因为这一切都是因她而起。
但究其因,她也是为了保护袁禾。可袁禾岂会信?她现在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啊。
她在心里哀叹了声,跟随边杰走向他的休息室。
“我看了监控,袁禾是七点零七分过来的,身上穿着……”
看了眼司华悦的穿戴,发现她已经换过了衣服,边杰续道:“穿着和你昨天一样的衣服和鞋子。”
司华悦颓然坐到办公桌前的椅子里,她突然感觉那么累。
“你手里有没有余小玲的照片?给我一张。”
边杰不忍地看着眼前的司华悦,曾经那个不服输、不怕死,朝气蓬勃的女孩,如今竟然被世事磋磨成这般模样。
“有。”翻开手机,司华悦将她、仲安妮和余小玲的合影通过微信发给边杰。
这还是昨天刚照的。
因为当时得知余小玲三天后就可以出院了,仲安妮恰好过来送饭,三个人一高兴,想着留个纪念,便照了这张照片。
这是司华悦手里唯一的一张余小玲的照片。
她希望她没事,她也希望袁禾不要伤害到余小玲,那样的话,她不知自己该站在她们俩哪一边。
边杰将照片存到手机,然后转发给太上皇。
一夜 危 情
没一会儿,太上皇回了句:三个女孩,只有这丫头最耐看。
边杰知道太上皇嘴里的“这丫头”指的就是司华悦。
司华悦不知道边杰把照片发给谁了,或许是顾颐吧?她想,因为他们俩是发小。
“我让我爸帮忙找人,放心,他一定能找得到。”边杰说。
司华悦点了下头。
没问边杰他父亲是从事什么工作的,或许也是警察吧,她现在最不放心的是余小玲的安危。
边杰推掉了所有的工作,陪着司华悦在休息室里等消息。
时间在煎熬的等待中跳到中午十一点半。
边杰和司华悦的手机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振动。
司华悦的电话是司华诚打过来的。
而边杰的电话是太上皇,他赶忙接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