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穿越從無敵開始討論-第八百四十章 謝安

穿越從無敵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無敵開始穿越从无敌开始
某处高耸入云雪山山顶之上,怒气冲冲的飞飞终于找到了在此堆雪人的灭世教教主梦秋。
“吱吱!你有病吧,吱!”
飞飞快速升空躲避飞来的一大蓬冰锥。
“你可不是你大王,说话小心点,”梦秋站起身,看着面前自己相貌相似的雪人,点头道,“还不错,……,说吧,找我什么事?”
半空中的飞飞有心一把火将梦秋和她那自恋的雪人烧光,不过知道自己不是对手,所以只好按捺住怒气,喝道:“大王问你,为什么强抢姓李的无神域提前不商量?!”
头号猎物:南少,疼我
“这事,呵呵,回头我自会和他解释。”
“不行!现在就解释,你,你想做什么?”
“切,”梦秋伸手一指,面前同等身高的雪人瞬间融化,“胆子这么小,配个复活能力,倒也是绝配。原因很简单,他身边那家伙耳目太多,提前商量就是提前通知,明白?”
“胡说八道,大王身边都是忠心耿耿……”
“话别说的太满,好了,你可以走了。”
“你!吱吱!”
飞飞小小的身影很快消失在漫天风雪之中。
片刻之后,梦秋自言自语道:“一只小麻雀怕成这样,走远了可以出来了。”
说话间,梦秋面前雪地凸起,很快一个人形雪人形成。
一女子的声音从雪人中传出:“你是否故意把他引到这?”
“是。”
“嗯?什么意思?”
“没意思,吓吓你。”
“……,还想不想合作了!”
“自然是想的,只不过你迟迟不给回复……”
“废话!李一然的阵法哪那么容易破解,你只管做好你自己分内之事,拖住他就行。”
“说得轻巧,你不知道昨晚姓李的直接派人荡平了我那总教坛!”
“真的?”
“废话!底层不少叛徒给带的路,姓李的这手玩得炉火纯青。”
“我记得你总坛可是有不少高手和大哥给你布置的数万阵法傀儡,这么容易?”
“呵呵,有什么用,那家伙直接派了近万的高手过去,还他爹的没有一个低于灵力三品的!!”
“生气了,难得,也是没办法他手下高手就是多,肯舍得花钱又有实力……”
“夸他?和他有一腿?”
“你还是没放下他,我的意思是,若是能找到他生财手段,截断它,或许不用费吹灰之力,笑什么,你不会真以为他那么多手下,都靠他实力和人格魅力……”
“狗屁人格魅力,他就是一神经病!”
… …
啊切!
李一然揉揉鼻子,笑道:“老禄你是不是骂我了?”
“李老弟你还有心情开玩笑,你看看我,”愁眉苦脸的禄高升扯了扯穿身上很是不舒服的囚衣,叹气道,“都这样了,哎,李老弟你可要想办法救我,我可是为你办事才……”
“打住,你为我办事不假,可是谁让你调戏有夫之妇的,还大庭广众之下,我说,就算晚上人少你也不能不顾忌吧,你又不缺女人。”
“老弟我我是被冤枉的!”
“你摸人家没有?”
“摸了可是可是我不是自愿的!”
“哈哈,这话倒是稀奇,难道是人家有夫之妇主动要求的?你长得像我这样帅气才行。”
“李老弟这个时候就别开玩笑了,是有人故意陷害我,当时我好像是被人给控制了,脑子恍惚,刚回过神就就,李老弟肯定还是因为你。”
李一然看了看一边角落默默站立的官差,笑道:“怎么会因为我,你倒是说说。”
“咳咳,没事,”禄高升一指那官差,“老蒙是熟人什么都当没听见的。”
“哦,你的人脉倒挺广,应该可以自己出去吧。”
“我是能出去可是原告丈夫不让啊,他说必须让我坐牢坐够十天,提前出去的话肯定把那事宣扬出去,老弟你知道我那及第楼可是做学子生意的,要是让他们知道我……”
“明白了,这倒是一个损招,以有伤风化罪名制住你,不让你出去,嗯,昨晚,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其它的?”
“有,就是查到李老弟你俩手下关在哪,刚准备去打通关系,路上就出了这么档子事,实在太巧,肯定是……”
“好了,明白,现在他们关在哪?”
禄高升没有回答,‘可怜巴巴’的看向李一然。
“明显想让我救你再说啊,嗯我想想,……,原告夫妇底细你查清没有?”
“还没,我又不太好意思托人查,毕竟问我原因我……”
“你这就是死要面子了,都被关在这谁不知道原因,按理说也没多大的事,你直接说自己喝醉了一时……”
“不行不行!这种事不能承认的,我好歹是都头有脸的。”
“扯淡,你都被关了,官府会没记录?”
“没没有,我让主管的压下来了,现在关键的是那对夫妇,他们不依不饶,我必须说服他们,哎钱也不要,明显就是冲老弟你来的,把我困在这,老弟你可要想想办法!”
“办法,嗯,”李一然心中想着既然是俞疏寒那六亲不认的丫头设的局,肯定没那么容易解开,把能帮助他的禄高升控制在这,明显是想让自己就范,不帮忙就不放人,无论是他的两个手下还是眼前的或者故意装傻的禄高升,自己都不能不管,也罢来都来了,不闹点动静还真说不过去,“可以,我来救你,那原告夫妇你现在能联系上吗?”
“联系他们?你想?”
“谈判啊,要钱给钱,谈好了你不就出来了。”
“可是他们他们不愿谈啊,我觉得还是要找出关键症结……”
“少啰嗦,带我去见他们!”
“哎,好吧,那个老蒙,你帮忙下。”
“嗯,”角落官差老蒙嗯了一声,走到门口,打开房门,回头,示意李一然跟随。
“李老弟麻烦了,老蒙人不错的就是话不多,麻烦了。”
“没事,我先走哦对了,他们不押你回牢房?”
“不用,我这都挺熟无所谓的。”
“呵呵,认识人多就是好,走了。”
跟着老蒙走了没多远,忽然迎面站立两人,其中一位闭着双目的年轻人,朝李一然恭敬行礼道:“恩公,别来无恙!”
“嗯?你是?”
“谢安,恩公曾救过在下一命。”
“有嘛,我怎么不记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