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言情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 ptt-1053、“修羅場”裡的紕漏(上)展示

我真沒想重生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重生啊我真没想重生啊
“孙教授去美国了?”
陈汉升看到信息突然愣住了,马上走到外面给陈岚拨了过去:“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今天上午过去的。”
陈岚气呼呼的说道:“确认孙教授登机后,吕姨才肯说出来,她就是担心我泄密,所以之前一直猫猫祟祟的瞒着。其实我陈岚不是那种人,嘴巴可严实了,立场也很坚定,不是那么容易被收买的······”
陈汉升没心思听妹妹标榜自己,他现在只有一种“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的感觉。
孙教授去美国,这是陈汉升预测之中的,并且有反制措施;
但是孙教授偷偷去美国,这是陈汉升意料之外的,情况太突然都来不及准备。
现在萧容鱼和小小憨包的感情羁绊已经越来越深了,只要再等一等,当陈子佩那一声“妈妈”叫出口以后,陈汉升就打算放她们回去的。
搖滾 教父
老太太没事不在家享福,为啥掺和进来嘛!
“哥,咋办呀。”
陈岚担忧的问道,难道没过几天,小鱼儿嫂子就要丢下陈子佩回来了?
“还不知道,我也要先去美国看看情况······”
陈汉升午饭都没兴趣吃了,返回包厢后随便找个理由搪塞一下,又叮嘱了两句黄立谦关于工作的事情,然后从粤城白云机场直飞美国。
因为这是临时决定,私人飞机都来不及安排路线,在候机大厅的时候,陈汉升先联系了朱赛雯。
“seven,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陈汉升没说具体问题,只是像往常一样关心。
“一切都挺好的呀。”
朱赛雯语气很放松:“我们白天带着宝宝去了动物园,现在萧主任已经带着宝宝休息了。”
“哦。”
陈汉升点了点头,继续问道:“小鱼儿有没有什么异常举动?”
“异常举动······”
朱赛雯想了想:“好像没有唉,不过萧主任明天上午要出门,还借了我的车。”
“知道了,我大概明天下午到达。”
陈汉升默默的放下手机,小鱼儿出门应该是去接孙教授的,等到拿到了身份证,再去补办了签证等手续,“换孩子”的操作很可能就到此为止了。
接下来为了获得更多的信息,陈汉升又联系了边诗诗。
边诗诗是萧容鱼最好的朋友,又是王梓博的未婚妻,凭借这一层关系,在其他人都不方便打听的情况下,她是最好的人选。
电话“嘟嘟嘟”的接通后,边诗诗似乎一点都不意外陈汉升的电话,平静的打个招呼:“中午好啊~”
“诗诗。”
陈汉升劈头盖脸的问道:“孙教授去美国送身份证,你知道吗?”
我建了个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给大家发年终福利!可以去看看!
“知道啊。”
边诗诗坦然的回道。
“那你怎么不告诉我呢!”
陈汉升有些懊恼,他差点忘记了,边诗诗不是“陈党”,她可是铁杆“小鱼党”。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呀。”
边诗诗哑然失笑:“大家担心你从中作梗,孙教授和吕姨都让我别说的,还有啊,你一会也别去责怪我们家王梓博了,有些事情如果我不想表现出来,梓博根本察觉不到的。”
“切~”
陈汉升心里心里腹诽一句,还我们家的王梓博,真是酸掉牙了。
不过“修罗场”发生后,诗诗同学的确通过“中间人”王梓博,暗中传递了一些信息,目的是期望陈汉升、萧容鱼、陈子衿一家三口能够团圆。
在这一点上,陈汉升还是心存感激的,当然他也很清楚湘妹子吃软不吃硬的性格,放缓了语速说道:“诗诗,你误会啦,我没有强求一定要告诉我的,我陈汉升不是那种人,向来通情达理,一点都不霸道。”
异界之仙人也疯狂 绝恋死神
“嗬嗬~”
边诗诗笑了一声,这人挺有意思的,居然还能自己骗自己。
束婚无策 水羽白函
“就是有些遗憾吧。”
陈汉升叹了口气:“我一会也要飞美国了,不过今天已经16号,你和梓博打算520领证,原来我还想给你们准备了一个惊喜的,现在看来是没有办法实现了。”
边诗诗和王梓博春节见完了父母,感情也很深厚,事业也很稳定,所以决定5月20日不办婚礼,只是把结婚证给领了。
“你不要大张旗鼓的宣扬。”
边诗诗拒绝道:“本来就是要瞒着小鱼儿的,你这样一闹她就知道了,那还有什么意义呀。”
“梓博毕竟是我最好的兄弟······”
陈汉升仍然很坚持。
“好啦好啦,陈董,你也别煽情了,我承认还是有些感动的。”
边诗诗顿了一下,斟酌着说道:“不告诉你呢,除了吕姨她们的叮嘱,还有我觉得意义也不大。”
“你当然觉得意义不大了。”
陈汉升苦笑道:“老太太很快就要带小鱼儿回去了,难不成我还敢扣下孙教授?”
其实陈汉升只是嘴里这样说,在原来的计划里,如果孙教授真去美国的话,陈汉升打算直接找到大使馆,利用人脉关系延缓签证等手续的办理,这就是反制措施。
这种无耻的事情他是做得出来的,当初沈幼楚把身份证补办好,她本来可以直飞美国的,结果仍然留在了建邺。
一方面是小小鱼儿需要照顾和哺乳,另一方面就是陈汉升从中作祟,导致沈幼楚被拒签了。
这个年代出国的拒签率很高,而且都不需要什么理由,就算是莫珂托人询问,也是没有什么进展。
痴情相公,惹火侠妻
面对陈汉升的苦笑“示弱”,如果是以前的话,边诗诗通常都愿意透露一点内幕,不过今天她没有说太多,只是留下几句话给陈汉升参悟:
“我觉得意义不大,因为结果未必就是像你想的那样糟糕。”
“陈汉升,你不要老以为自己掌控着一切,任何事情都是不断变化的,只不过小鱼儿和沈幼楚太善良了,所以才心甘情愿的被你利用,她们真的为宝宝牺牲了很多。”
“有些情况你现在可能不明白,等到以后才会明白的。”
······
“不是,你说的清楚一点啊!”
陈汉升听得一头雾水,不过边诗诗那边已经挂了电话。
“靠!”
陈汉升心想什么叫“现在不明白,以后就会明白”,听起来玄妙又有些耳熟,有点像“懂的都懂,不懂的说了也不懂,利益牵扯太大,只能说水很深,网上的资料都删了······”这种傻吊梗啊。
没过多久就登机了,在头等舱的座椅上,陈汉升也慢慢琢磨出一些味道。
当下最糟糕的结果,那就是孙教授和小鱼儿回国了,不过听着边诗诗的意思,难道会有转机?
其次,在“调换宝宝”这件事情里,有些地方很可能挣脱自己的操控。
陈汉升这种做亏心事的,习惯性要掌控全局,不然心里总是七上八下的忐忑。
“到底是哪里出现纰漏了呢?”
陈汉升深深皱起了眉头。
······
(今晚只有这一章了,明天加班也只有一章,不过正好趁机梳理一下情节,顺便求个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