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我不可能是劍神-第五十一章 五百年後的華胥第一美男子……熱推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我不可能是剑神
“嗬——”
黑暗中一声顿喝,紧接着就是一阵拳肉碰撞的闷响。
轰通——
一道庞然的身影砸在地上,秘境第二重坚实的大地,竟出现了片片龟裂。
重生 軍婚
仔细看去,那身形竟似是一条通体闪烁着邪异红芒的玄甲蛟龙!身长超过三十丈!
可就在刚刚,一道相比之下极为渺小的几尺高的人影,跃上高空,一拳砸在了这蛟龙的龙头上。
下一秒,这巨大的蛟龙十分干脆的横向飞出,砸在地上。
那渺小的人影当空俯视,居高临下。
就见那蛟龙哀嚎着在原地挣扎,发出几声长长的龙吟之后,身躯居然彻底停止了扭动,接着轰然崩碎!
嘭——
漫天黑色光点散去,只剩下一颗血光留在原地。
这一拳,居然就将那一条蛟龙打死!
“哈哈。”
一声朗笑过后,有一个无比霸气的嗓音缓缓说道:“早就和你说别跟我硬碰硬,我受的是伤,你……丢的是命!”
这一拳屠龙的不是别人,正是天生霸体的楚家少主楚相羽。
霸气侧漏,鼓动大氅。
摆了稍许的造型之后,楚相羽才飞身落下,收起那颗血魔晶。
可以看到,在他身后也悬着一个不小的包裹,里面满满登登的血魔晶,颇为晃眼。
再继续向前,走不多远,忽然听见对面传来脚步声。
就在楚相羽再次攥紧拳头的时候,却诧异地发现,从黑暗中走出了李楚的身影。
“小李道长?”
“楚公子?”
李楚也有些意外,这样就遇到别的安全点的人了吗?这片天地也不算大呢。
上次他虽然也遇见过陈化吉,可那是陈化吉施展遁术一路狂奔的结果,与正常一路打怪前进的速度自然不能比。
如果两个人从不同的安全点出发,一边打怪一边前进都能碰头,那只能说明……这两个人很变态。
或者是其中一个人极度变态。
当然,眼前这个楚相羽的真假尚且存疑,所以李楚也没有贸然靠近,只是简单招呼了一声。
“挺巧的。”
“是啊。”
楚相羽瞥了眼李楚,见他左手似乎拎着一个包裹。
他的……虽然挺大,但还是比自己的略小一些。
于是问道:“小李道长收获不好?”
“嗯,今天运气一般。”李楚点点头,道:“我遇上至少十次实力颇强的邪祟,居然没有爆血魔晶。”
“这之前可没听过……”楚相羽笑了笑,接着想到了什么,猛一抬眼:“你杀的该不会是人吧?”
伍 薇
“应该不会。”李楚摇头,“它们都是在黑暗中潜伏,趁我经过时突然出手,无论是行为还是气息都与邪祟无异。”
我的冥妻大人是90后
“那就好,呵呵。”楚相羽又问道:“小李道长要不要来我这边,眼看时辰也差不多了,我正准备将血魔晶引燃。”
“不了,我还有朋友在那边。”李楚淡淡拒绝。
“好。”楚相羽也不多说,只是一摆手。
双方各自原路返回。
既然已经在这个方向看到人了,说明再继续走下去也不太可能有邪祟,
而这两个对于抱团也没有什么执念,毕竟弱者才会因为有人抱团而欣喜。
像是某陈姓玄衣卫那样。
真正的强者,反倒觉得有人同行会分薄自己的血魔晶。
何况在血魔晶之外,李楚还很介意别人抢人头。
楚相羽高价请李楚出手,主要是为了在第一重秘境中得到金凰接引的资格。在他心中,后续的华胥投影,还是自己进去最靠谱。
至于李楚没有接受他的邀请,在他看来,可能就是想要下班了,也无可厚非。
他掂量了一下手里重重的行囊,微微一笑。看来这次能进入秘境第三重的,就是自己了。
而且先前又消息传出,如今的华胥投影内已经发生极大变化,男人不再难有作为,反而可以兴风作浪。
那件宝物,还是要靠自己去争取。
……
李楚回到了安全点,将手中的小布兜放在地上。
而极为显眼的,在小布兜的旁边,还有三个大行囊。
娇悍妻,不可欺
没错,李楚先前已经回来过三次。他每次都是沿着一个方向斩杀邪祟,直到看不到什么厉害的邪祟,才返身回来。
方才遇见楚相羽的时候,只是他第四次的行程……
他所说的也不算错,这次收获的血魔晶确实一般——只不过是和他上次的收获相比。
“这个方向去得晚了,邪祟被别人杀了许多。”李楚说了句。
“无妨啊。”老杜笑道:“这么多的血魔晶,无论如何也足够为我们进入华胥投影了。”
“是啊。”赵良辰讪笑道:“每次跟着小李道长办事都是躺赢,搞得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大家都是朋友。”李楚不在意地笑了笑。
事实上,他确实更喜欢安心躺赢、不抢人头的队友。像上次排到的路人牛三刀,就非要跟着出去加戏,搞得自己还要浪费时间照顾他……
赵良辰便也坦然起来。
只需要躺着就能挣钱,唯一的困难就是要克服自己的羞耻心,这样的好事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可不多了。
老杜嘿嘿一笑,神色有些激动,还搓了搓手。
“上次陈化吉跟我说那华胥投影中简直是人间天堂,他一进去就到了一个全都是女子的宫殿里,整日里打交道的都是美貌女子,几乎看不到男人。听得人很想见识一下,也不知道我有没有这种运气。”
“嗯……”李楚想了想,道:“这么说倒也没什么问题,不过……”
犹豫了下,他还是没有直接戳破老杜的幻想。
反正待会他就会明白的。
“等下注意别晃到眼睛。”他特别叮嘱了小锦鲤一句。
“嗯!”小锦鲤点点头,然后瞪大眼睛期待着接下来的一幕。
李楚一抖手,将全部血魔晶投入其中。
轰——
这次的量虽然不如上次,但也相差不多,起码在那团烈焰升空的时候,看起来震撼人心的效果是差不多的。
霎时间,周遭十几个安全点都被照亮在了那仿佛太阳的光辉之下。
骤然响起的有邪祟的哀嚎、有惊讶的呼喊……隐约间似乎还有一声充满霸气的“卧勒个槽”?
在那些震惊的目光中,一道白色强光从天而降,笼罩住了火堆边的四人。
……
经过上一次之后,这次的降临投影李楚已经颇为熟悉。在睁开眼之前,他已经做好了看到什么都不会惊讶的准备。
不过睁开眼之后,他还是有些许的讶然。
战龙之王 l相心
倒不是因为眼前的景象变了,而是眼前的景象没变。
一个火堆,在空地上发出噼啪噼啪的响声。
火堆旁是一张白白净净、大眼水灵的小脸,虽然发型有些变化,多了些华丽的发饰,但面孔和呆毛是毫无变化的。
就是小锦鲤。
“诶?”小锦鲤也发出惊喜的呼声,“不是说投影之后我们会分散成为不同的人物吗?我们怎么又分到一起?”
“想来是运气比较好吧。”李楚迅速地接受了这个设定。
然后他提醒小锦鲤:“想一想你是谁、你在哪、你在做什么?再感受一下有没有那种冥冥之中的任务指引。”
“好。”小锦鲤乖乖闭上眼。
李楚也沉入识海,开始整理那庞杂的信息。
这里确实是华胥国,但是,已经不是从前那个华胥国了。
历史上的华胥国应该是在那一场浩劫中就灭国了的,但在上一次的华胥投影中,李楚消灭了那动乱根源,拯救了华胥国。
是以华胥投影朝着一个没有人知道的方向,继续演化了下去。
现如今,已经是那场浩劫之后的五百年。
“咦?”
李楚眉头皱了皱,他发现有些东西居然没有变化。
比如说,他的身份是五百年后的华胥国第一美男子……
唉……
李楚默默叹了口气。
这头衔怎么还甩不掉了。
有点烦。
当然有些东西还是变化了的,如今他的名字,现在叫作李三招。
这个奇怪的名字一度让他有些疑惑,但旋即就想起了为什么会这样叫。
因为他上面还有两个哥哥,大哥叫李招妹,二哥叫李再招,所以他就叫李三招。下面还有一个弟弟,叫作李绝招。
生完四个之后就没有了,到这里他的娘亲就因为生不出女孩儿,休了他的父亲,将父亲和四个孩子扫地出门。
父亲一个弱男子孤苦伶仃,拉扯着四个男孩儿长大,饱尝了生活的辛酸。
在华胥国里,如果说有什么比大龄单身男人更难过的,那就是带着孩子的大龄单身男人了。
万幸,日子也还是渐渐好了起来。
尤其是李三招,长成了华胥国第一美男子之后,数不清的女人上赶着给他送钱。虽然其中有许多是不怀好意的,但他洁身自好,从没被人占过便宜,过得也不算太差。
毕竟在这个世界里,男人的命运好坏,七成靠颜值,三成靠打拼。
原本也算是岁月静好,可是前日里,华胥国的小皇女突然找上门来,说要为李三招画像。
小皇女是国君最宠爱的小女儿,生性活泼,才华横溢,醉心绘画,尤其喜欢画人像。她笔下的男子,无一不是玉树临风、英俊倜傥。
小皇女要求,李三招自然莫敢不从。
谁知道这就惹上了事。
在最近百年里,华胥国兴起了一股“男强”之风,号召全国男人联合起来,反抗母系压迫,抵制歧视与不公。
此间女强男弱的根源,不外乎是女子能修行《华胥经》,而男子不能,是以女强男弱。
而前些年,不知何处传出一道奇方,能够让有天赋的男子也修习《华胥经》。
男子一旦变强,反抗便渐渐激烈起来。反抗者逐渐结党,建立“南墙教”,时常进行暴力活动。
而小皇女的这次出行不知被什么人泄露出来,南墙教望风而动,居然突袭了小皇女的队伍。
李三招与小皇女在逃亡中,逃到了这一片茫茫的大山里。
“……”
李楚沉默了一阵。
原来被拯救之后的华胥国,情况变得这么复杂吗。
而对面的小锦鲤也睁开了眼,嘻嘻一笑:“这里真好啊。”
“感应到你的任务了吗?”李楚问。
“没有诶。”小锦鲤摇摇头,“那是什么感觉?”
“如果没感受到,大概是还没触发。”李楚道。
上次他的任务,也是在听人提及了相关的信息之后才出现的,可能就是需要触发的。
“那我们现在要做什么?”小锦鲤懵懂地问道。
“嗯……”李楚想了下,道:“应该要先解决眼下的事情吧……”
就在刚刚,他以心目探察四周,发现在悄然之中,已经有无数黑影围了上来……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呼呼呼!
果然,下一秒就有成片的火光亮起,一群衣着破烂的男子从四周的林木山石间冲出来,将二人团团围住。
“抓到了!”
“哈哈!找到他们了!”
“让他们死!”
“……”
各种喧嚣的叫声顿时响了起来,一众男子挥舞着火把,面目狰狞。
李楚目光沉凝。
虽然他有几种方法可以带着小锦鲤脱身,可并没有着急。毕竟要多接触一些事情,才有可能触发任务。
“你们干嘛……”
小锦鲤接受脑海中的回忆本来就比较慢,还处于有点懵的状态,见到这个样子,顿时吓得靠近李楚。
“我们要将你这个敌视男性的恶臭女人凌迟处死!”人群中不知是谁大声喊了一句。
“我没有!”小锦鲤顿时瞪大眼睛,辩解道:“我对男人一向都很好的。”
“你只对英俊的男人好,根本就是贪图他们的美色,是不怀好意!”又有人叫道。
“上证据!这是你画的画!”
有人叫喊着举起一幅画,画面中是一个俊朗的男子在俯身耕种,挥洒汗水。
“这幅画怎么了吗?”小锦鲤弱弱地问,“不是画的很好看吗?”
“就是画得太好看了!”有人怒吼:“你在分明就就是歧视丑男人!”
“啊?”小锦鲤愣住。
“而且这画里的人为何在弯腰?这姿势分明是猥琐的女人视角!”又有人叫:“明明可以不这么画的!”
“嗯?”小锦鲤傻掉了。
“还有先前邻国使臣问你想要找一个怎样的夫君,你居然说……你这恶贼居然说想要找一个贤惠的男人!气死我了,你居然敢提‘贤惠’。”一个人目眦欲裂地指着她骂道。
“啥?”小锦鲤整个人都不好了。
眼见群情激愤,小锦鲤眼看就要被一众愤怒的男人围攻,李楚站起身来。
他举起手道:“大家冷静一下,我说句公道话。”
“闭嘴!你这个男人的叛徒!”
他的话还没出口,就被堵了回去。
“你长得那么英俊,穿得那么帅气,分明就是在媚女!”又有人叫。
“他就是想当女人的奴隶!”
“呸!”
“……”李楚也沉默了。
一方面,他被这些人不友善的逻辑搞得有些奇怪。另一方面,也是他感应到了这座山里,似乎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
轰隆隆——
李楚的感应丝毫不差。
几次呼吸之后,山体就陡然晃动起来,巨石如雨滚落,魔气汹涌澎湃。
轰!
一座山峰轰然炸碎!
“吼——”
怒吼声中,一道漆黑的影子从炸裂的山峰中猛地冲出!似乎是朝人群来的!
看它那威势,一经落地,恐怕在场所有人都难以幸免!
轰——
危急时刻,李楚戟指一扬,一道飞火流星倏忽飞出,一击便轰杀了那漆黑的魔影。
仿佛一朵烟花当空绽放。
“……”
不过短短片刻,从大地震动、山峰炸裂、魔影出世到一击毙命……
一切仿佛都是快进的。
但是身处其中的人,那种恐惧都是真真切切。
李楚收回纯阳剑,抬眼看向四周。
周遭忽然安静了下来。
顿了顿,才渐渐又响起了声音。
“我家里灶上还煲着汤,我走先啦……”
“这大半夜的,我得送孩子上学了……”
“等等我,我爹三年前死了,我得赶紧回去给他下葬。”
“……”
“等等。”李楚轻轻说了声。
那些所有想逃走的脚步,顿时全部定住。
李楚的目光扫过去,看着那些或讪笑或闪躲的面孔,微微点了点头。
这才是那个他熟悉的、无比友善的世界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