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341j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正德崛起-第九百五十二章 是他嗎?閲讀-z13pg
By: Date: 18 8 月, 2020 Categories: 歷史小說 標籤: , ,

正德崛起
小說推薦正德崛起
醉宵楼门口。
一众站立在外的奴仆,自是看到了这狂奔而来的护卫。
奴仆之中的管事徐虎,一脸凝重的同时,却又不得不硬着头皮上前一步,对着奔跑而来的众护卫大声喝道。
“停下,尔等何人,速速停下!”
管事徐虎,强装镇定,一边大喝,一边作势上前阻拦众人。
可是快跑过来的一众大汉将军,岂会听从一个小小的管事吆喝。
根本未管未顾,速度都未减缓,继续朝着这些阻拦太子殿下的奴仆冲去。
管事徐虎见到这般态势,神情变的越发凝重,有些心虚的他,朝着身后的大门看了一眼,未见到自家公子身影的他,转头咬牙冲着对面奔跑过来的大汉将军吼道。
“竖子大胆,尔等何人?可知这里可是魏国公家的产业!”
厉吼完这句话的管事徐虎,见到未起丝毫作用之后,转头看向身后的一众手下,大声喝道。
“还傻戳在那里干什么,还不赶紧找家伙,把这些闹事的混蛋赶走,难不成你们还想等着他们闯进楼内,被公子训斥吗!”
身后的一众奴仆,听到管事徐虎的厉喝,顿时反应过来,四下找到趁手的武器,接着就在徐虎的带领下,气势汹汹的朝着冲将过来的大汉将军拦去。
身高,奴仆不如一众大汉将军。
体型,那就更是扯淡。
一众奴仆面对奔跑过来的大汉将军,就仿若孩童在面对大人一般。
几息之后,一高一矮的两波人,就瞬间交接在了一起。
管事徐虎等人手中的木棒等物,也在交接的瞬间,落在了一众大汉将军的身上,可是这些挥舞过去的木棍,根本就没对大汉将军造成丝毫伤害。
有些甚至还在凌空挥舞,就被对面的大汉将军出手抓住,在这些奴仆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手中的武器就已经落入到了对面之人的手中。
失去手中棍棒的奴仆们,顿时一脸呆愣。
还不待回过神来,原本在他们手中的棍棒,就开始落在了他们身上。
瞬间过后,鬼哭狼嚎的声音,开始充斥整个醉宵楼门口。
原本还嚣张跋扈的一众奴仆,全部倒在地上,不停的哀嚎着。
四周围观的百姓,见到这惊人的一幕之后,顿时张大了嘴巴,目瞪口呆。
除了惊诧于这些大汉将军的凶猛,更让众人震惊的是,这少年公子的手下。
居然比魏国公家的奴仆更加嚣张。
要知道在之前,这个少年公子也只是朝着门口走去而已。
根本未见其发号任何命令,可是他的这帮手下,居然在这少年公子没有开口命令的前提下,直接上前,将挡在前面的一众奴仆打倒在地。
要知道方才那个门口的奴仆,已经道明这是魏国公家的产业了。
可是对方依旧不管不顾,上前一顿暴揍。
这是何等嚣张!
何等跋扈!
而在那护卫之中的少年公子,居然无视这种事情发生,看那风淡云轻的模样,就好像根本不在意此事一般。
要知道这打的虽是奴仆,可也是打在魏国公的脸上啊!
对方这般不管不顾,任由手下胡乱施为,他家大人知晓吗?
想到这里的众人,看热闹的心态,变得越发热切起来。
所有围观百姓,踮脚抬头,根本想错过一点事情的经过。
就在一众百姓,殷殷期待,希望这些体型魁梧的大汉将军,在将这些奴仆打倒之后,直接冲入醉宵楼大闹一番的时候。
醉宵楼的门口,一个少年郎却从里面走了出来。
徐鹏举刚刚回到包厢之中休憩,香茗还不待喝上一口,就有奴仆回来报信,说外面突然出现了一个少年公子,看那模样似乎是之前那些户部小吏的帮手,现在正带着手下,朝着醉宵楼内走来。
徐鹏举听闻到这个消息,眉头一皱,暗骂这些户部小吏不识好歹的同时,起身快速朝着门外走去。
可是刚刚走出醉宵楼大门的他,神情顿时变得森寒起来。
在醉宵楼面前的地面上。
自己的几个手下,此刻正倒在地上,而且看那他们那鼻青脸肿的模样,分明比刚才那些户部小吏的伤势还要严重一些。
打狗尚且需要看主人。
更何况这些奴仆的主人还是当朝国公!
徐鹏举在看到这几个奴仆的惨状之后,顿时目光冷冽朝着远处望去。
在这些倒地奴仆的不远处,方才被他扔出去的那个户部给事中李德志,此刻正朝着门口这边大步走来。
在其身旁,还有一个少年公子,信步悠然,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
方才徐鹏举在醉宵楼内之时,并未见到这些体型魁梧的壮汉。
此刻他们突然出现,显然和那些户部小吏不是同行,既然如此,那这些后来的壮汉,多数就是跟着这个少年公子所来。
想到这里的徐鹏举,冷冽的目光,顿时全部集中到了朱厚照的身上。
徐鹏举的出现。
朱厚照自是看在眼中,神情自若的他,脚步未停,继续朝前走去。
跟在一旁的李德志,再次见到徐鹏举时,瞬间露出了胆怯的神情,偷偷望了一眼神态依旧的朱厚照,小声的提醒道:
“公子,站在醉宵楼门口的那个,就是魏国公家的嫡长孙,徐鹏举徐公子!”
朱厚照点了点头,丝毫不以为意,反而对着李德志问道:
“刚才将你们扔出来的,可就是他下的命令?”
李德志听到问询,神情变得有些尴尬,不过还是如实回答道:
“我们原本是拿着朝廷所发告示的,结果徐公子抢过了告知,然后说我等招摇撞骗,接着就直接将我等扔出了门外。”
朱厚照听到这里,忍不住冷笑了一下。
“胆子到是不小,置朝廷政令与惘闻,这是要干什么?”
李德志不明朱厚照的身份,见到他在听闻徐鹏举的身份之后,居然还是这般态度,对其身份越发好奇的李德志,忍不住又朝着朱厚照偷瞄了几眼。
可是本就是一个个小小给事中的他,又何曾见过太子殿下的龙颜,所以偷摸打量了半天的李德志,也未曾认出,身边的这个少年公子,到底是那家勋贵或者皇亲的子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