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e6vi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路人男主的自我修養》-第四章 詭異的戰鬥相伴-86kb0
By: Date: 18 8 月, 2020 Categories: 其他小說 標籤: , ,

路人男主的自我修養
小說推薦路人男主的自我修養
“别用那种的眼神看着我啦,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武也和妹红,两人一前一后走在寂静的密林中,尽管后者的目光如芒在背,但他这一次把口风锁得很紧。
“哼……”
不爽地把头转了过去,赌气式地沉默了好一会,妹红才忍不住开口道:“喂,就算你什么都不想说,最起码该把目的地告诉我吧?”
“……很快就到了。”
顾左右而言他,武也就像是一只滑不溜手的泥鳅,不让妹红有任何可以抓住的机会。
“啧。”
砸了砸嘴,妹红现也只好跟着武也一条路走到黑了,对于这个时代她的记忆还停留在当初那一次的奇遇上。
因为武也胡乱使用万宝槌的力量……不,现在回想起来,那其中阴谋的可能性似乎更大一些,总而言之,尽管这是妹红曾经存在过的时代,但她对于这里的了解也十分地片面。
简单来说,妹红所了解的只是这个时代的表面而已。
不管是小小妹红的她,还是现在的她,对于这里的认知程度都还太肤浅,就比如那个“辉夜姬”,究竟为何会出现,她到现在还不知道。
不过有一个人一定是明白的。
妹红紧盯着武也的背影,一度在幻想乡所有人的记忆中消失之后,又再度出现在她的面前的这个人,肯定知道些什么。
沙沙——
“什么人!”
虽说无时无刻不在思考着让武也开口的办法,可是在这么一个丝毫没有安全感可言的地方,妹红的神经还是保持着居高不下的警惕等级。
武也的脚步也停下了,在他们前进的道路上,出现了又一个拦路者。
这么说或许有些不太对,毕竟辉夜那算是被他们找上的。
武也没有说话,妹红只好自己去看,把目光移到前面的家伙身上,妹红的神情陷入了短暂的凝滞,那个人是——
“慧音?”
用疑惑的语气喊出了那朝夕相处的朋友的名字,只可惜,听到了妹红的呼唤,白泽状态下的妖兽慧音似乎并没有认出她。
两只朝天的牛角散发出了极度危险的气息,白泽状态中的慧音眼底没有丝毫的温柔,在妹红发现她的时候,她手中已经积蓄起了一股威力不弱的妖力。
“喂,这到底是……”
尽管知晓化身白泽的慧音比平时要冷淡许多,但妹红还是认真做着交流上的努力,毕竟那可是她为数不多的朋友。
她试着靠近慧音,却被一道剑光拦住了脚步。
几缕白发从额前落下,妹红不可置信地看着全副武装的慧音,从历史中将三神器全部召唤出来的白泽丝毫没有犹豫,直接发动了攻击。
“…….可恶!”
暗自咬牙,堪堪躲过了慧音的突然发难,身后的武也远远地退到了攻击范围之外的安全地带,看起来是没有加入战斗的打算。
混蛋武也。
心中怒骂着武也的无良,妹红将火焰覆盖全身,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慧音要对她发动攻击,但从眼神中她多少可以分辨出来,这不是她认知的那个人之里的老师。
想来也是她太天真了,她们所处的时代距离幻想乡起码有一千年以上,在这里遇到的慧音,不认识她也是理所当然的。
只是对方居然这么直接地发动攻击这是她没有料到的。
而且……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慧音曾经说过,她虽然作为历史的半兽接受了这片土地的历史,但却并没有到过这片土地的每一处。
起码京都她是从未来过,毕竟在妹红和武也闹出了那样的事情之后,京都附近的阴阳师就多了起来,甚至于后来还出现了晴明那种怪物级别的守护者。
人类可不会去管慧音是不是吉兽,对她们而言,妖怪就只有退治一条路。
作为朋友,妹红不认为慧音会对自己说谎,而且还是在这种根本没有什么意义的事情,那么既然如此,面前的这个“慧音”,是从哪里来的?
嗤啦!
妹红走神之时,慧音一剑划破了她臂上的袖子,顺便带走了一朵血花。
“……”
咬了咬牙,翻身向后撤了几步,慧音紧随而来,手中的天丛云剑并没有加入多少精妙的剑术,只是单纯再使用白泽之身赋予的强大体魄以力压人罢了。
光挨打不还手可不是妹红的风格,就算那个人是慧音也一样,更何况,她可没有那么矫情,既然已经确认了这个慧音浑身都是疑点,她的火焰可不会留情。
赤手空拳抓住了慧音斩落的宝剑,对于迸裂的手掌妹红也不过是皱皱眉头,随即另一只拳头便携着燃烧的赤炎砸向了慧音的胸口。
铛!!
八咫镜发出了苍白色的光芒,尽管是最接近真品的重现,但终究改变不了赝品的事实,妹红加大了拳头的力度,镜子很快就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声音。
慧音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点,她松开其中一只握住天丛云剑的手,拿出了最后一件神器——八尺琼勾玉。
妹红也知道对方虽然只有两只手但却可以同时操纵三个神器,所以她早也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是的没错,依靠复活的能力通过同归于尽的方式来取得胜利已经是妹红的惯用战术了,作为蓬莱人这没有什么丢人的。
可是就在她都准备死上一次的时候,忽然,慧音的胸口的八咫镜居然被自己打破了,没等对方用出八尺琼勾玉的力量,妹红的拳头就已经把对方狠狠地砸到了树上。
身为拥有吞噬历史之力的半兽,白泽很强大,但这份强大却是表现在她的能力上,而非肉体,充其量白泽的身体强度也就比普通的妖怪强上几分而已。
妹红这饱含妖力的一拳,直接将慧音打晕了过去。
她愣愣地看着自己的拳头,又看了看身后仍然没有丝毫动作的武也,这才确信是自己打倒了慧音。
不是,这个也太……
妹红倒不是在小瞧自己,凭着蓬莱人的特殊体质,击败慧音倒不是什么难事,可这么简答地就打败了对方,总让她有种荒谬的不真实感。
而且面前的慧音也是浑身透着古怪,和她所知晓的那个依靠头脑和阅历战斗的样子完全不同,今天的她仿佛就像是被什么奇怪的东西附身了一样。
虽然同样有着白泽的力量和身体,但战斗起来的精细程度却差得太远了。
和辉夜同样的,在妹红将慧音击败之后,武也同样从慧音那里得到了一颗奇怪的玻璃珠。
望着那晶莹剔透的小球,妹红有一瞬间的出神,一些陌生而又熟悉的画面在脑海中闪现而过,似乎是在人之里的回忆,熟悉的是这些画面都是她经历的过去,而陌生的则是——
这些画面里,都没有武也的存在。
她下意识地将手放在了头上——
刚刚,好像是什么从脑袋里溜走了一样,以丝毫不会被人觉察的细小程度,悄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