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9d4k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 ptt-第二千五百二十三章 京口丘八不讀書相伴-1oj9s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
刘裕平静地说道:“只要不影响北伐大业,一切都有的谈,从这段时间的江北经营来看,世家派来的由庄头们带领的整村民户,产出要比原来分地的单独军户和江北百姓要高出很多,这是我没想到的。还是你说得对,只有集中在一起生产,才能大大提高这个效率。单家小户,小农经济,是比不过这种庄园式生产的。”
刘穆之点了点头:“这需要有经验的人来组织,协调和管理,那种整村移民,听命于庄头,有时候可以为了全村之利而暂时牺牲一家一户的小利,所以发展得快,尤其是分肥料和灌溉,这决定了粮食产出的上限,现在你需要军粮产出,恐怕以前设想的人人自耕,国家分地到户的模式,暂时不能推广了。”
刘裕叹了口气:“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因为事实证明,大家一起耕作,集体化的庄园式生产,比小家小户要强得多,现在的问题只是这个组织由谁来,目前我们只能依靠这些听命于世家,经验丰富的庄头,但我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庄头们可以渐渐地积累财产,赎身自由,到了这时候,就可以真正地为国家所用了。”
刘穆之微微一笑:“不错,当年战国时,商鞅变法就是这种耕战政策,如果不当兵,但农活干的好,粮食产量高,一样可以出人头地的。这些庄头们现在欠了世家的钱,只能受其驱使,但现在到了江北,他们攒钱的速度会比以前快很多,只要我们再在政策上加以扶持,早点地帮他们赎身,那成了自由民之后,委任当村长,就象彭家村那样,这样全村就掌握在我们手中了。”
人魚之死
妾本红妆:萌妻要逆天 问柳
邪王獨寵:修羅小狂妃
刘裕正色道:“但一定要当心在这种时候,世家会用各种手段阻止庄头们自赎,如果他们发现最后江北移民,这些地和人都不再是自己的,只怕会跟我们反目成仇了。”
刘穆之平静地说道:“只要军权在我们手中,就不怕他们乱来,而且,可以到时候给世家一些钱,或者是给城中的产业,商铺,用来交换他们的这些农村田地,人口,如果北伐成功,那土地疆域能得到扩张,世家的利益,也会越来越大,我想,并不一定会起冲突的,我最担心的一点,其实还是上次我们谈的那个教育和印刷术上。”
刘裕的眉头一皱:“怎么,世家里有人意识到这会对他们大为不利,想要阻止了吗?”
海洋修士
岁月笑年华 天落落
TFBOYS之淺夏雨紛落
刘穆之摇了摇头:“印刷术我是秘密在弄,消息还没有外泄,有些可以刻三十个字的雕板,已经勉强可以印刷了,现在正在进一步地改进技术,精选油墨,能让一块板起码印上两百张纸,这样也省得雕刻时的人力,要知道,刻一块石板,现在还是挺耗人工的。”
刘裕微微一笑:“石板练好后,改刻木板,而且以后可以用活木块来代替整块板子,这样效率就会高出很多,此事你还是得抓紧点,早点试验出来,一旦印刷技术可以大功告成,那我们就可以迅速地制作大量的书籍,而全面的教育,也可以开展了。”
刘穆之点了点头:“那些是后话了,现在我们没有大量的书籍,却要让儒生,学究们去推进你的这些教育,阻力不小啊。我们现在只在京口重建了庠序,也招了三十个儒生过来授课,可是却没什么人愿意来。这就比较麻烦了。”
强宠成瘾总裁的小悍妻
刘裕微微一愣:“这是怎么回事?不是原来已经定好了按爵位和功劳,让功臣子弟优先来上学吗?现在庠序办了,先生也都到位了,他们为啥不去上学?”
刘穆之摇了摇头:“我们京八兄弟,多数还是武夫,粗人,觉得读书习字没啥用,只要有这么一把子力气,有国家赐的爵位和田地,就可以衣食无忧了,至于读书习字,那是士人的事,习了这些,就不会练武,不会农活,到时候跟那些世家子弟们一样,一个个都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废物。”
唐朝小地主
特工悍妻不好惹
冷情花少:惹火小情人
刘裕哑然失笑:“难道他们就这样看不上读书人吗?可我记得,以前我们村里,谁要是读书习字,那可是让人羡慕,值得骄傲的事啊。你不就是因为从小识字,所以哪怕不会打架,也没人会欺负你吗?”
刘穆之微微一笑:“那是以前的事了,以前其实大家伙儿不是说多看重读书人,而是因为掌权的都是世家,士人,在他们的印象里,只有读书习字,才能当官,才能有富贵。可是现在反过来了,建义的义士们,这些个大老粗,一个个分了田地,得了富贵,现在倒是觉得,读书多,会认字又有啥用,只要有一身好武艺,只要不怕死,肯拼命,那自然就可以保有现在的一切。”
刘裕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难道他们就不知道,读书可以明智,可以明礼,可以开阔一个人的眼界和心胸,只靠打打杀杀,最多当个低级军官,连爵位也未必有,但是只有心中有山川大河,知世间兴替,才能做大事,取大富贵啊。”
刘穆之点了点头:“那得是读书多才有这个道理,现在不就是因为读书太少,所以不明道理嘛,不少军汉们还觉得,孩子早早地练出一身肌肉,十四五岁就能上阵杀敌,至不济也可以在家务农,比读书要强。而且,他们有个担心是不错的,那就是士人们读书,是可以察举去当官,可他们的孩子读书出来,能做什么?是能多分点地,还是能给个吏员当当?寄奴,你如果不处理好读书识字有啥用这个问题,我怕你的一片好心,不会给兄弟们接纳啊。”
——————
刘裕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明白了,胖子,看来在我们去江北之前,还得跟老弟兄们一起见个面,如果在京口,这个兄弟最多的地方也不能让兄弟们送孩子去读书,那别的地方就更不用想了。明天,就在大校场,你请所有有资格送子入庠序的兄弟,全部到场,就说,寄奴哥请大家喝酒,叙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