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2kbo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諜海王牌討論-第1364章 弄死看書-i029y

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
钱金勋拿着电话,接着说道:“情报处,钱金勋。”
接线员转接后,钱金勋又道:“……哎,老哥,哈哈,是我……你看看,一开口就要喝酒,说的好像多能喝,是我的对手一样。哈哈哈……还较量较量呢!最近恐怕是不行喽,等忙过这一阵的吧……我逃什么逃啊。我这次给老哥打电话,就是因为现在手上忙的事……我跟你还客气什么啊,行,那老哥帮我从人口普查,还有外来人口登记系统中查一查,从昨晚,不!前天晚上开始,有谁到现在,已经消失了……是啊,我知道有难度,要不然我能找你吗……对,完事直接告诉我就行……你看看,行,我必须请你个大的,到时候带上嫂夫人……哎呦,你敢这么说嫂子?我回头就告密去,你就等着挨收拾吧……哈哈哈,得了,不跟你扯了啊,老哥这事千万帮我抓点紧啊。行了,拜拜吧您内!”……
百分之零
在接到南京的命令时,赵青山就知道,自己的好日子恐怕要来了。现在没人愿意在重庆潜伏。那种压抑感,随时可能会被逮捕的危机感,是非常折磨人的。吃不香,睡不好。仿佛每天都处在煎熬当中。
这样的日子实在是太过于难受了,但是这一次南京的命令下来,赵青山明白,只要顺利完成,那就没有任何问题了。
無賴神醫 財高八鬥
他立刻召集了手下,开始选择目标。话说现在选择目标不难。难的是,应该怎么尽可能快速的,将对方拿下并且消失。而带着这样一个人,在重庆现在的局势下,想要真正的带对方跑,那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首先一点就是,这个人不能长时间的失踪,在这个大前提下,自己想要彻底的让对方顺从,就几乎是不可能做得到的。你说你带着个大活人,出不出门吧。出门对方只要喊一声,那就立刻要完蛋。藏在货物里就更别想了,那等于是把主动权让给对方。全凭着临检人员的眼力,能不能发现全看对方的态度。这不是等于撞大运呢吗。因此要想带着对方走出去,那就要抱着全军覆灭的危险。
但好在任务的主要目标,是让对方消失一段时间,并造成叛逃的假象,这样一来就比较简单了。
赵青山知道,自己的一名手下,代号琉璃的一名特工可是老刑侦出身了。如果是干掉一个人,并且让他消失,同时现场布置成对方从容离开的话,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于是他立刻召集琉璃,两个人开始研究这方面的工作。最终,计划定制的很简单。首先是一辆车子,这辆车子肯定不能是自己的,买一辆,用一次就等同于扔了,那根本没什么必要。
重生1980之强国崛起
我是如此依戀妳 少年與貓
——————
届时只要偷一辆就好。偷车太轻松了,对于他们这种专业人士,手拿把掐简单至极的。
动手的时间最好是晚上,但不能太晚,因为太晚的话,没法藏尸。毕竟让一个人失踪,并且至少要在一段时间内不被发现,藏尸的时候自然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行。
野后 冉冬夜
蘭心宇柏
往嘉陵江里一扔,倒是方便了,但嘉陵江水路那是不短啊,扔在浅水区,达不到至少一短时间内不可以被发现的要求。万一谁看见呢。要是深水区,就需要在江心。那也就是说需要一艘船,太麻烦了。搞船可不比搞车简单。毕竟船只比车子要少的,码头就那几个。你说你是租还是偷啊。哪个对于潜伏着来说都是麻烦事,容易被注意。所以在水中抛尸,直接被否决了。
琉璃直接建议改成掩埋。只要找个地方,挖好坑,把尸体往里一埋就得。短时间内想要发现,同样是比较困难的。
是以他们直接选定了一个地方,那就是东郊外的大野地,然后回来呢,直接不坐船走,而是做火车,先出了城再说。
毕竟船只,除了货船晚上依旧会航行之外,客运船只,晚上是不发船的。抓紧时间离开本地才是重点。等下了火车,天也就亮了,并且已经出了南京,这时候,怎么走都是比在南京安全。
情人不是未婚妻
总结下来还是非常简洁的,有老刑侦就是不一样,无非是几点。第一,偷车。第二,是到目标家里瞬间拿下目标。第三是,琉璃布置现场。第四,埋尸体。第五,坐火车开溜。
冰晶星的救援 愛拍小八雲
别看整体有五步计划,但是几乎是一条线的动作而已,就好像是,整理着装一样,要求是帽子,衣领,纽扣,皮带。看起来要求挺多,但是从头开始往下整理的话,你的手,其实只是一个动作就能下来。自上而下罢了。因此非常简洁。
異欲天下 月菲
当天晚上,偷好了车子,掐着时间,赵青山带着自己的小组直接来到了单道林的家,进门瞬间就制服了对方。
这个也很简单,进门后直接先打晕。然后将对方的脖子绞断,或者勒死,不要流血就成了。要不然清理血迹那就是个大麻烦,达不到自己的目的。
是以弄死人之后,众人拿着手电,注意点不能照射窗户之类的,能把光亮透出去的地方。在老刑侦出身的琉璃指点下,拿走了几件应季的衣服,并且翻动的时候手上要轻一些,不能弄得太乱。
就仿佛是这个家里的主人,要拿什么东西,自然知道自己的东西都放在那。最后把房屋里面的贵重物品,比如说手表,钞票之类的玩意,统统带走。这些就要像是真的一样,装在了屋内的一个行李箱里。
最后琉璃又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地面,还有光滑面家具上的情况,他们是带着手套的,是以没留下什么痕迹。就这样,确定了门外的动静后,直接快速的抬着单道林的尸体,从屋内走了出来。
其实也就是这个时候,那个魏无病刚刚看到了那辆停在交汇之地的黑色雪铁龙,并且十分好运的,在大路上行来了几辆车子,要不然,那个留在雪铁龙车上的特务,还真是可能会弄死他直接一块带走。